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三十二章 如果医务工作者与病患能够和平共处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261 2013-02-20 19:14:48

  虽然有二哥陪我去看病,但那也只是情感上的慰藉而已,因为从医院出来之后的第二个礼拜,我又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上了一节英语听力课,我一咳嗽,同学们就听不清录音,本着牺牲小我奉献大家的精神,我只好跟老师请假去学校外面的医院输液了,我以为这次我能躲得过针头的摧残,可惜最终还是没躲得过去,一般人做皮试都能做出对头孢或者青霉素等药物是否过敏,可我偏偏是假阳性,也就是说在皮试的时候没有皮肤红肿的反应,当把药物输进体内随着血液循环的时候,我才会出现过敏,这很吓人吧,这可不是我信口开河,有我的亲身经历为证的。

还记得那是高一的时候,连续几天我的后脑勺里都像针刺一样疼痛,还是间歇性的,我在下午间操之后跟主任请了假,去了医院,初步诊断是由中耳炎引起的血管神经性疼痛,开了头孢类药物注射,皮试结果一切正常,可是扎上之后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全身像被火烧了似的,燥热的很,心脏在胸腔里跳动十分剧烈,我感觉自己嘴也麻了,脸也大了,意识也不太清醒了,可是我还能够说话,我喊了一声:“妈,我感觉心跳老快了。”我妈凑到我跟前一看,就连忙出去喊护士,我看见有个护士冲进房间,把我输液器的底端拔掉了,好像是推进脱敏药物了,然后把药撤了,扎了生理盐水和葡萄糖,也就大约片刻功夫吧,我又感觉心悸,然后就是不受控制的“哇”地一声吐了一地,总而言之,我从医院出来之后,我是眼睛也红了,脸蛋也浮肿了,晚上也没胃口吃饭了,我妈在饭馆买了我最喜欢的烧茄子给我吃,这一下我是吃伤了,从那以后我看见烧茄子就避而远之。

吸取教训,我就直接让大夫给我开点阿奇霉素输液,现在咳得这么厉害,扎点滴还能见效快点,要不然我真就成了今夜无眠了,天天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体重直逼高考之前的94斤,我自己一个人到收费处缴费,到药局拿药,然后到输液室扎针,城市医院跟城镇的一点也不一样,城市的医院护士就在换药室呆着,患者把袖子撸起来,把胳膊伸进小窗,护士把针给你扎上,你再自己拎着吊瓶到椅子上坐着输液,我还是头一次享受坐着扎针的待遇,完全的自助式的,我们教材上还有上课时,老师都讲让护士活跃在病人中间,哪里需要我们,哪里就有我们白衣天使的身影,可是现在我自己亲身去体验了一回,也不是这么回事吧,甚至是与我们印象中的白衣天使的形象大相径庭的,果然,只有深入基层,才能了解事实的真相,而且城市的医院,也挺不人性化的,阿奇霉素是一种很刺激血管和消化道的抗生素,扎上会有恶心,呕吐,腹痛等不适症状,如果再兑药时加入一组维生素B6,就会减轻病人的痛苦,可是无论医生还是护士,谁也没有设身处地为患者考虑的,还没有我们城镇的护士人性化呢,也可能是医务工作者被一些无理取闹的患者及患者家属伤透了心,害怕出现医患纠纷,所以让自己谨小慎微?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所以这些内幕我还不是太了解。不过高三的时候,那部大热的医疗剧《心术》倒是给了我们很多警醒,也让我们反思了自己到医院就诊的言行上是否有不得当或者过激的地方。

在学校外面的医院输液两天,遭罪遭了不老少,无论输液之前是不是吃了东西,我的不良反应程度都很严重,一直恶心甚至呕吐,我妈在家也很着急上火,我妈说:“老闺女啊,不行就回来治疗吧,”我等的就是我妈的这句话,去年过敏,出现血管神经性水肿的急症,回家一个礼拜,这次跟辅导员请假,他又说只给两天假,两天?能干啥啊?耽误在路上就是一天,输液也得有个过程吧,最后磨叽了一下,我们达成共识,导员同意我从3月20号也就是周三请假,直到周五,但是因为我们学校正常周六周日也是放假,所以我可以在家养病到周日再坐着快客返校。

周三早晨,舍友们背包去上课,我背着电脑还有换洗衣服上了出租车,还正好赶上早高峰,私家车,出租车,公交车在马路上排成长龙,就算我给出租车司机加钱他也不送我到快客站了,只把我送到地铁口就让我下车,我还得背着大包,跟上班族,上学族一起挤地铁,这感觉真的很不爽。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D市的客运站,我要在那里换乘车回家,没想到我还在人潮涌动的客运站有了一段艳遇。

我在候车区域的长椅上坐着,旁边的一个人穿着黄色的羽绒服,看侧脸还挺俊秀的,他问我是到哪,我说孤山,“还没开始检票吗?”

“刚才我去检票地方,票务员说还没轮到孤山的检票。”说到这里,我还装作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我这才发现,这男的长得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我不禁色心大起,又犯了花痴病了,听口音他好像不是本地人,而且他膝盖上放着一个斜挎包,好像是到孤山有什么买卖,看样子,年龄也就在20多岁,唉,这样的花美男,为啥我就跟他们只是路过呢,咱虽然不是魅力女人,好歹也是清秀的邻家妹妹,怎么就没有一个帅哥看上我呢?就连我二哥也是长得比实际年龄沧桑,想到这里,我不禁悲从中来,这花美男起身到检票口与票务员交谈了什么,然后就冲我招手,说“孤山的,走了。”与他脚前脚后的上车,我们中间只隔了一条过道,我不时地就回头瞅一眼,想问他的联系方式也没好意思,耳边不时的传来他打电话讲货物单子的事情,我越发好奇这人到底是干嘛的,客车快要行驶到孤山的时候,我终于绷不住了,我扭过头问他:“你到孤山是干嘛啊?听口音你好像不是本地人。”他说他到庄河去,问我到孤山干什么,我说回家养病,本来想趁热打铁问问他的手机号或者qq号,可是车上的售票员跟他说,“小伙子,前面那辆车就是开往庄河的,你快点还能赶上,他背起包就要下车,临下车的时候,还特地回头跟我说再见,虽然我到最后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是因缘际遇,是老天给我安排的一次最美好的邂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