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三十七章 倾城之恋(二)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727 2013-02-20 19:14:48

  忙到深夜的时候,我才觉得肚子饿了,从大清早在医院出发到现在,几乎是水米未进,我摸索着拿出包里的面包,就这样就着冰冷的矿泉水,把面包咽下了肚子,如果是搁在平常,晚餐我一定会吃得十分丰盛,并且我一定会喝温水,因为我从小就胃肠功能不好,一吃凉的就会腹泻,从小到大,就算是在炎炎夏日,我也从来不敢买冷饮,我不得不承认。我的身体真的很娇弱,可是现在我们是在灾区,环境异常艰苦,连手机都没有信号,更别提喝上热水了。摸了一把被窝,湿冷的。我只好穿着衣服钻进被窝,把身体蜷缩成一团,抵御灾区湿冷的气候。

第二天天亮,我就和救援的队伍一起到邻近的重灾区进行救援,因为道路阻塞,一般的车都开不过去,所以我们只能徒步。

一路上余震不断,路边的崖壁时常滚落大大小小的山石,偏偏天公也不作美,狂风卷积着暴雨就这样劈头盖脸的打在我们身上,我用雨披保护好随身背着的医疗箱,山路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大部队,可是还是一不小心踩空了,步子踉跄了一下,我们医院的一个年轻医生手疾眼快的拽住了我:“婉莹,小心一点。”

一场灾难中总有痛,也有感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许不相信这世上,竟然真有一种爱可以比生死还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幕带给我的震撼和感动。

当所有的救援人员都说废墟下面没有了生命迹象,那个中年男人依然徒手挖着那瓦砾堆,磨掉指甲的指头血肉模糊,似乎还看得见里面的白骨,而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只是嘴里念念有词:“我要带她回家.....”任凭几个大男人联手拉都拉不动。

地震发生的瞬间,妻子推他出门,把那一秒唯一的生存希望留给了她挚爱的人,自己长眠废墟......这种故事在这场灾难中似乎寻常的很,可是在那一瞬间所表现出来的不假思索的爱有多么悲恸,只有当事人明白。

那一刻,我想起了赵卓尧,那个让我一见倾心的人,下一秒,他的映像变成了二哥,那个对我说:“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的人。

我蹲下身子,在他身边问:“要不要先停下来?”

那人看了我一眼,继续喃喃着:“我要带她回家....”

忽然一瞬间四周的人慌乱了起来,也不知谁喊道:“余震了,余震了......”我只觉得蹲都蹲不稳,头顶那斜挂着的横梁摇摇欲坠,我在反应过来的刹那,伸手去拉旁边的那个人。慌乱中好像被什么绊到,踉踉跄跄地跑到旁边安全的空地。

我被刚才的那一幕吓得好久才回过神来,等到平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右脚的脚踝肿了好大一块,周围的人围过来问我们是否还好,我看了看自己的脚,无奈地笑了笑:“可能脚有点崴了。”

简易的医疗站,本来等着救治的人就多,一时之间也没有顾得上我,我也不想给同仁们添麻烦,于是坐在帐篷外等着。

“舒婉莹,那边好像有人找你”有个小护士跑过来叫我。

我顿时就诧异了,怎么可能?这是在灾区,怎么会有人找我?我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我要怎么相信此刻的情景,疮痍的废墟上,站着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二哥不复之前的风度翩翩,甚至看上去有几分萧索倦怠,但又分明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仅仅只是看着,也让人莫名的安心。

我单脚站着,调整了呼吸才相信对面站着的是我二哥,嘴里呜咽着发不出任何声音,有劫后余生的后怕,有匪夷所思的惊喜。

看二哥怒容满面,我缩了缩脖子,二哥本来想好好数落我一番,可是看着眼前灰头土脸。脸上身上都带着伤口的我,所有的重话都说不出口了,只是压着嗓子问:“有没有哪里伤着了?”

“就是脚崴了,其他都好。”我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若有似无的哭腔。

“活该,做事这么冲动。”二哥有点生气地白了我一眼,可是眼里却是显而易见的心疼,他小心翼翼的拭去我脸上沾着的血迹,又检查了我全身上下,看到我手肘处那还在渗血的伤口,不由得皱眉,“这里是怎么回事?”

我看了看,那里只是小小的破了一块皮,“哦,没事,可能是不小心磕掉的。”

“你怎么会来这里?你现在不应该是在日本吗?”我迟疑的问出口。

二哥似乎有片刻的脸红,可是瞬间又恢复如常。“我在日本看见网上有关于地震的报道,我猜到你们也会参与救援,给你们医院打电话,你们医院的人说你来前线救援了。”他看了看我脚踝的肿块,“我陪你过去把伤口处理一下。”

他干脆打横抱起我,往医疗站走去。

我也不像以前一样拒绝这般的亲密,反而自然的用手勾着他的脖子,以我的角度仰视他比以前光滑了好多的脸,线条很冷,却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柔。那一刻,心里所有的不安和恐惧莫名地消散无踪,剩下的只是满满的感动。

因为我的脚受伤了,也不适合在灾区长途跋涉进行救援工作了,二哥就替我跟医院医疗队的领队请了假,准备带我回市里。我们临走的前一天,灾区运来了一批救援物资,包括矿泉水,面包,方便面,还有一些衣物,被褥,价值20万,没想到,这批物资竟然是二哥派人送来的。我当时拽着二哥的手,问他:“你抢银行了?”

二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傻瓜,我在日本这两年不是白混的,我决定回国发展了,因为现在公司在日本已经初具雏形了,我可以把业务拓展到国内了。”

我顿时以一种顶礼膜拜的神态看着二哥,真的好有手腕儿哦!

我们是乘坐第二天的航班回去的,从灾区到机场,也幸亏有二哥照顾着,需要我的脚着地的时候,一律都有他背着抱着,倒真是辛苦他了。

二哥帮我把脚安置好,而我则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病人的待遇,我又困又累,这么多天在灾区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担心余震的来临,担心病人病情会突然恶化,我调整了姿势准备闭眼小睡一会儿。

窗外的阳光,像金色的薄纱,笼罩着绵绵的云层,湛蓝的天幕上,那些云块慢慢的流过,低得似乎触手可及,看得让人心境淡然。炫目的阳光,亮的让人睁不开眼,恍惚间,我才发现自己的头竟然不知不觉间靠在了二哥的肩上,仿佛是极其自然出自本能一般,心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安全和温暖。

人生似乎就是那样变幻莫测,前一刻还在生死煎熬,水深火热,可是转眼又是风平浪静,晴空万里。

我伸手去握二哥的手,他的掌心很宽厚,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许我一生的幸福。二哥也用力的回握住我的手,我们就这样十指相扣。

“宝贝,我们结婚吧。”

我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二哥一字一句地说:“我说......我们结婚吧。等回去就给你买海景房,我一定会给你一场盛世繁华的婚礼。让你像公主一样生活在城堡里。”

我看着他充满企盼的眼眸,用力点了一下头,“好”。

灾区一行,我明白了很多,想起那个废墟前的男人和那个母亲,我只觉得震撼,生死面前,人人都太渺小,人生不过百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谁又知道下一秒魂归何方。

那么久以来,我一直控制着和二哥相处的尺度,可是认识他以来,我每每有困难,二哥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身边,他仿佛一抹光,照亮了我内心的孤独和惶恐。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幸福太遥不可及,可是此刻的那种感觉却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触手可及。既然姚苏一已经走进了我人生中的重要段落,而下一段也未必有更合适的等着我,那么就这样吧,顺其自然也顺理成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