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三十五章 生生世世爱(二)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1829 2013-02-20 19:14:48

  第二天早晨,安以若醒来看见池清龙,扑到他怀里就开始哭,把池清龙吓了一跳,他连忙安抚着她。池清龙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她和文修远之间出了什么事情?果然,安以若泪眼朦胧地对池清龙说,她怀了文修远的孩子,可是文修远自从3天前知道这件事之后,就没来过学校,打电话也不接,去他的公寓找人,房子已经易主了,文修远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池清龙顿时心就凉了半截,他拥着安以若,安慰她说:“没事,我帮你一起找他,一定会让他给你个交代。”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文修远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到学校档案室查,他是美国华侨,上面也没有他在中国的住址,池清龙清楚地知道,他心心念念保护了二十年的女人是被别人玩弄了。一股莫名的怒火从心底升起,他生拉硬拽着安以若,要让她把孩子打掉,可是坐在医院手术室外,安以若就犹豫了,这是自己的孩子啊,就算他的出生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可是他毕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她苦苦哀求池清龙,想留下这个孩子,可是池清龙那时就好像魔怔了一样,一门心思地要让安以若打掉文修远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的孽种,他恶狠狠的甩开了安以若的手,对她说:“如果你要是不打掉这个孩子,我们以后就是陌路人,以后你的事也别让我搀和。”

安以若就这样被他逼迫着进了手术室,可是做完人流之后,安以若的精神就不太正常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让她呆在学校一定会出事的,以防万一,池清龙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房子,自己也从学校搬了出来,照顾安以若。可是就像古话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没过多久,池清龙发现安以若经常鼻子和口腔出血,毕竟也是念过这么多年书的人了,也有点医学常识,他感觉事情不是十分好,于是把安以若带到医院,挂了内科的门诊,做了十多项检查,最后确诊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池清龙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这么大的事情,想隐瞒也瞒不住了,只好往家里打电话,通知了家长,让他们尽快把钱凑齐,以便给安以若办理住院,虽然他心里也清楚,这种病的治愈几率十分渺茫,可是也不能眼看着安以若就这样死去,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努力一把,即使是让自己倾家荡产。

可是像急性粒细胞白血病这样的恶性疾病,病情发展十分迅猛,自然病程仅数月,就算是用化疗的方式,也只是在延长病患的生命而已,看着安以若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池清龙心如刀绞,他多么希望此刻躺在病床上替安以若承受病痛与化疗的双重折磨的人是自己啊!如果最初他能够坚持一些,对他和安以若的感情坚定一些,以若她就不会被那个花花公子所欺骗,也许她现在还快乐的过着大学生活,享受着别人的敬仰与钦羡。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以若的病情也每况愈下,一开始只是鼻腔和口腔出血,现在是遍及全身,并且出现了头痛,抽搐,视力模糊等白血病细胞浸润表现,而且发病频率越来越高,终于在14年前的那个除夕夜,安以若最后一次被送进了抢救室,经过了一番抢救,最后医生还是对池清龙说了那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池清龙像疯了一样的冲进手术室,抱着安以若尚有余温的身体,嚎啕大哭,这个自己爱了22年的女人,最后死在了自己的怀里,这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不幸?池清龙吻了安以若的额头和嘴唇,这是在安以若生前,他想做却没敢做的。这是他认定的妻子,一辈子都是。

池清龙打电话到婚纱摄影楼,给他和安以若订了礼服,影楼的化妆师都不敢给死人化妆,池清龙给那位女化妆师都跪下了,哀求她给以若化妆,他不想让以若的婚纱照不漂亮,这份深入骨髓的爱连天地都为之动容,最后影楼的老板亲自出马,给以若化妆,并且给她穿上了自己收藏多年的一套洁白的婚纱,婚纱照上,安以若依偎在池清龙的怀中,画面唯美,有谁能够想到照片上的新娘,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

安以若的生命永远静止在二十二岁,这个花一般的年纪,当年,池清龙还是一个两袖清风的大学生,也没有太多钱为安以若找一个好的墓地,后来等到大学毕业之后,他就投身高科技农业的研发中,发家致富之后,他把安以若的骨灰迁到了市里的一处高档墓地,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他说以若喜欢在树下安静的看书,这里环境好,的确,五月末的时节,满目都是新绿,空气中清爽的一尘不染,各色的花朵缀在成片的绿意中,花满枝丫,在红霞的晕染下,朵朵泛着羞涩。

傍晚的微光落到墓碑上,投下星点斑驳,氤氲起薄薄一层明黄,以若身处其中,笑颜如花,池清龙心底沉寂已久的那些年少时的记忆也被入目的景致勾起,他的唇边不由得染上笑意。

以若,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还好吗?如果不幸福,请一定托梦告诉我,我结束了这边的事情就去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