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四十二章 黑洞(一)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1647 2013-02-20 19:14:48

  结束了在香港的蜜月旅行,我和姚苏一就返回了D市,他有公司的事务要打理,我也要着手惩治一个与我有着深仇大恨的高官。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从小生活在天天爸妈打得鸡飞狗跳的家庭中,如果没有他,我的父母就不会离异,如果没有他,我妈就不会在离婚之后带着我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饱尝世间辛酸,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在结婚典礼上被伴娘而不是我的父亲牵着走上红地毯。这个人,就是历任D市轧钢厂厂长,渔业局局长,省级重点开发区区长的王国富。

我三岁那年,那时我的爷爷还健在,因为家境殷实,爷爷和爸爸准备翻盖新房,王国富当时是轧钢厂厂长,而我爸是他的助理,因为盖房子要用钢材,所以我爸就去找他,想让厂长照顾一下员工,给点优惠政策,他当时也很爽快,他说我的爷爷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我们家盖房子用的钢材,需要多少就从厂里拿多少,他分文不收,以报我爷爷对他的救命之恩,知道这个消息时,我们全家都对他感恩戴德,我爷爷也欣慰地说:“这小子心眼儿好,出息了也不忘报恩。”因为王国富的豪气承诺,我家盖房子在轧钢厂拉了几吨钢筋,整个房子固若金汤,那种房屋质量不是现在的建筑可以比拟的。就在全家人满心欢喜的要在新房里欢庆我们乔迁新居的第一个春节时,一天下午,我爸去厂里开上一年的工资,可是回来之后却一分钱都没领到,他说王国富不是东西,答应好的事情又变卦了,不声不响的就把他一年的工资充作钢筋款了,当时家里的开销全指着爷爷在医院里的薪水和爸爸在轧钢厂当厂长助理的薪水来负担,这一下,家里的经济支柱倒了,家里连年都过不去了。

爸爸一时气不过,就向纪检委递交了匿名信,举报王国富贪污受贿,可是因为王国富在D市很有势力,几乎可以达到只手遮天的地步,所以纪检委在接到我爸的诉状之后,只是象征性的派了调查人员来走个过场,因为我爸长年累月不工作,家里只剩我妈挣钱,境况也十分窘迫,爷爷因为一股怒火,也得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和糖尿病,经常到我大伯所在的青岛海军疗养院去治病,每输一次血就要花费两三千元,可以想象两三千在二十年前是什么概念,尽管我们全家人都在尽全力救治爷爷,可是爷爷还是在我六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人世,爷爷是在青岛病逝的,据我的姑姑说,爷爷去世的那天下午晴空万里,爷爷食欲大增,吃了好几只螃蟹还喝了一小碗米粥,她和我奶奶正高兴着呢,我爷爷却出现了脏器衰竭的情况,我大妈紧急将我堂弟从幼儿园接了出来,在医院送了我爷爷最后一程,而我爷爷最爱的孙女也就是我本人,却和他天人永隔了。

爷爷的离开,让我爸对王国富的怨怼又多了一分,可是人家依然是厂长,我爸却成了无业游民,我妈不止一次的劝说我爸,让他不要再跟王国富作对了,胳膊怎么能够拧得过大腿?可是我爸却像走火入魔了一般,非要扳倒他,为此,家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因为打官司告状需要在外面住店吃饭,而我爸又没有经济来源,只能跟别人借钱,最后把人都借遍了,再也借不到钱了,只好拿房产证抵押,跟放高利贷的人抬钱。

我家那时因为我转到城镇念书,所以就在一个新开发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交了首付,就在楼盖好之后,需要交余下款项的时候,我妈却发现存折上的一万八千七百块钱不见了,我爸连我开学的学费都没留下,就这样,我从五岁的时候就知道父母要离婚,我妈为了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无论多苦多难,她都忍耐着跟我爸凑合过下去,这一次,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过下去了,这段格外维系了7年的婚姻最终走向了尽头。

2005年9月6日,我的父母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我爸这么多年在外面流浪,我和我妈相依为命,每年春节,对别人来说都是其乐融融阖家团圆的日子,对我而言却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光,家里冷冷清清的,就我和我妈两个人。

我们一家人这么多年的痛苦是时候跟这个罪魁祸首算个总账了,以前是我没有能力与他抗衡,一介平民,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拿什么扳倒一个在官场上混迹多年的老油条?可是现在我有了足够的金钱做支撑,而且我的身后还有姚苏一和他的整个家族,我无所畏惧。就算他已经年近退休,我也不会让他这么舒服的回家颐养天年,他注定要在监狱的铁窗内了此残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