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四十三章 黑洞(二)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474 2013-02-20 19:14:48

  让王国富伏法这件事情暂时还不能让姚苏一知道,等到我把证据收集齐了之后再让他帮忙,二哥现在公司越做越大,事情也越来越多,我不能用自己的这点破事儿来烦扰他。抱着这个想法,我开始自己行动,找律师,回老家,收集证据。可是我和姚苏一新婚燕尔,我就离家也有点不像话,可是没想到还没等我跟他开口,星期五的晚上,苏一就打电话跟我说:“抱歉,大宝贝,公司在日本那边出了一些事情,我现在要和助理去日本,你在家好好呆着,不要乱走,等我从日本回来,作为补偿,我会带你去吃大餐。”

听到这个消息,尽管内心雀跃不已,但是我嘴上还是装作很难过很惋惜的口气,“啊?一定要去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很棘手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听到我一连串的发问,二哥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怎么就这么想我吗?放心,等我回来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你在家可要好好休息,不然,等我回来,你可会累坏了。”

听到苏一说了这样的话,我的脸就像刷了红漆一样,我跺了一下脚,装作生气的样子,“你太色了,大色胚!”苏一哈哈一笑,“好了,大宝贝,我到机场了,先挂了。”

“嗯,拜拜。”

放下电话之后,我就在客厅光滑的地板上转起了圈圈,我已经在网上查好了,D市最有名的律师就是纪痕,他在D市最繁华的的万达写字楼开了一家法律事务所叫“天地人”,他的顾客上至亿万富豪,下至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这个纪痕,刚刚三十岁,就如此有魄力,有成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就冲着他的不简单,我就断定他是能够帮我惩治王国富的不二人选。

现在是下午两点,距律师事务所下班还有一段时间,我必须要抢在他们下班之前见到纪痕,我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冲出家门,打开车库,坐上我们结婚时二哥送我的白色奔驰,自从苏一送了我这辆车,我还是第一次开呢!白色的奔驰s350,非常的高雅,苏一还真是了解我的喜好和品位,开着我的新车,我就去了万达写字楼。

将车开进停车场之后,我就进了一楼大厅,服务台的小姐告知我天地人事务所在21层,我就进了电梯,与我一同进电梯的还有一位男士,我伸出手要按21层的按钮,可是没想到我们的手指触碰到了一起,他本来是在打电话,这时却转头冲我笑了一下,看到他如明月清泉一般的笑容,我突然想到两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或许是一旦偶遇之后,本来素不相识的两个人之间便会生出某种奇怪的联系。出了电梯,我看到他也往天地人事务所的方向走,难道他也是这家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我快步走到服务台,前台小姐看到我之后,起身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看到她那么有礼貌,我也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我想找一下纪痕律师,”

“刚刚进去的那位先生就是我们的老板纪痕。”

“什么?”前台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律师纪痕竟然长得那么帅气!“那请问你们老板现在有空吗?我有一个案子想委托他办理。”

“请您稍等,我打电话问一下。”

“请你进去吧,前面左转最后一间就是纪总的办公室,”

“好的,谢谢。”

走在天地人事务所里,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很有秩序,东西放置的有顺序,各部门人员都在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最后一间了,门牌上写着“首席律师——纪痕”。我“咚咚咚”地敲了三下门,门里传来温和而又带着磁性的声音,“进来”。

我推开门进去,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影逆着光,像一张曝光过度的旧照片,在那样金黄色的强光下,我几乎看不清他的面孔,只能眯起眼睛,他似乎感应到了我的窘迫,朝我走了过来,“你好,美丽的小姐,”

他朝我伸出了手,我慌忙握住他的手,因为紧张,嘴皮子也变得不利索了,“你~~~你好,我叫舒婉莹,”他松开手,朝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在他的引导下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

“是这样的,纪痕律师,我听闻你在D市律师界首屈一指,我现在有一个案子,可能会有些危险性,因为我想扳倒的人是政府高官,现任省级经济开发区区长的王国富。”说完之后,我不安地看着他,说实话,对于他能否接这个案子,我一点把握都没有,而他好像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微微一笑,“舒小姐,现在很紧张?”

我慌忙否认,“不,不,我不紧张,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他也不反驳我,而是歪着头看我,“舒小姐认为我会接这个案子吗?”

听到这里,我不禁苦恼的皱了一下眉头,“其实,我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我恳求你能接了他,除了你,我不知道谁还会有这个胆量跟高官作对。”

“舒小姐好像太高看我了,我没有舒小姐想的那么一身正气,我是个律师,但我同时也是个商人,对我没有好处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与一个身居要职的官员作对,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搞不好,我努力奋斗的来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

“要什么条件,你才会帮我?”

“名利我都不缺,我没什么渴望的。”

听到纪痕这么斩钉截铁的回复,我慌了,焦急,心慌,二十多年的恨意一齐涌上心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滚落,纪痕看见我哭得这么伤心,急忙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翻箱倒柜的找纸抽,然后递给我好几张纸巾,“大小姐,姑奶奶,您别哭了,我最害怕美女在我面前掉眼泪。”听到他这么说,我哭得更大声了,哼,一哭二闹三上吊百试百灵。

“好了,我答应你当你的律师还不行吗?”纪痕颇为无奈的看着我的头顶说了句。

“真的?”我惊喜的回头瞅着他,破涕为笑。他也笑了,摸了一下我的头发,“你的心理年龄到底是多大?真幼稚!”感觉到他摸我的头发,我也愣了一下,好像我和他也不熟吧?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急忙收回手,说了句“抱歉啊。”

看到稳重的他有这么孩子气的举动,我也“扑哧”一声笑了,“我们来研究一下怎么收集王国富贪污受贿的证据吧?”“好”。

谁知我们这一聊就聊到了天黑,纪痕和我相视而笑,他拿起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对我说“走吧,舒小姐,我送你回家。”我白了他一眼,“我都叫你的名字了,你还叫我舒小姐,也太见外了吧。”他很无奈的笑了一下,“好吧,婉莹。”

进了停车场,他要送我回家,我指着我的白色奔驰s350,冲他吐了下舌头,“我开了车来的,谢谢喽!”他站在他的黑色保时捷卡宴旁边,冲我摆摆手,“那我看着你上车”,“好吧,我先走了,你也在路上注意安全啊!”

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有了纪痕的鼎力支持,我复仇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