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五十章 是他亲手将她推离他身边(一)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223 2013-02-20 19:14:48

  姚苏一到浴室冲洗了一下身体,就换上衣服出了门,看都没看床上的女人一眼,管家看见先生这么晚还要出去,就上前问了一句:“先生,还要准备晚饭吗?”姚苏一冷着脸,“不用了,”说完就开着路虎一路呼啸着出了庭院,管家明白先生和夫人这是吵架了,她摇了摇头,进了屋,左等右等都已经晚上八点了,也不见夫人下来吃饭,管家终究还是不放心,她上了二楼先生和夫人的卧室,敲了几下门,没人回应,管家便斗胆推门进去了,可是眼前的场景让她整个人就僵硬在了原地,动也没有动弹一下。

夫人趴在床上,身下全是红色的血液,有的血液已经干涸,将雪白的床单都给染成红色的了,管家看到这样的场景,足足愣了大半晌,才颤颤巍巍地回了神,她迅速上衣柜里找了一件衣服给要给夫人穿上,可是一翻过夫人的身体,夫人脖子,锁骨,胸前到处都是淤青,管家含着泪给夫人穿上了衣服,这才着急忙慌的下楼喊人,“阿虎,李嫂,小麦,快点上夫人的卧室!”阿虎是姚苏一的保镖,平时也负责望海名居的保全工作,是特种兵退役,他看见管家泪流满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撒丫子就往二楼冲,一进门,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一把抱起舒婉莹“蹬蹬蹬”跑下楼,高声喊道“老王,快去开车,送夫人去医院!”管家也一路小跑跟着上了车。

阿虎抱着舒婉莹风风火火地冲进医院,高声喊“医生医生!”,一群医生护士迅速将舒婉莹推进急救室,管家跪在急救室门前,双手合十,“夫人,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阿虎将管家扶起来,询问道:“管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管家呜咽着说:“先生晚上一脸怒气的出了家门,我寻思先生是和夫人吵架了,夫人直到八点也没下来吃饭,我就想上楼看看,谁知夫人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下全是血,我就帮夫人穿了衣服,下去喊你们了。先生怎么能这么对夫人啊,造孽啊!”

阿虎一听事情经过,义愤填膺,掏出手机拨打姚苏一的电话,可是那时姚苏一正在酒吧里买醉,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哪里还能听得见电话?阿虎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气的都想把手机摔了。

经过漫长的等待,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大夫出来之后,拉下口罩,“谁是病人家属?”管家站起身,“我是他们家的管家,我家先生现在联络不上。”

“病人因为遭受了粗暴的性侵,导致子宫强力收缩,流产了。”

管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家夫人她流产了?”

大夫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是啊,病人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但是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病人要好好休养,她清醒之后情绪可能会不稳定,你们要密切注意她。她待会会推到加护病房,你们可以去看她,谁跟我去办一下住院手续?”

阿虎自告奋勇,“大夫,我跟你去。”

一行人经过一夜的折腾也都累了,管家便让小麦回去休息,自己和阿虎留在医院就好,“阿虎,还没联系上先生吗?”阿虎垂下脑袋,“是,管家。”

管家叹了口气,说道:“先生这么对夫人,早晚有他后悔的一天。”

阿虎垂下眼眸,“管家,你留在医院照顾夫人,我开车去先生常去的地方找找他,我就算是绑也要把先生绑回来。”

管家挥挥手,“去吧”

阿虎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boss的朋友们,但是他们都说姚苏一没跟他们在一起,没办法,阿虎只好把老板常去的酒吧,会所都找了一遍,终于在“梦里花”会所找到了boss,阿虎看着boss不醒人事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夫人还躺在医院半死不活,他却在这里消遣,姚苏一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竟然是阿虎,“阿虎,你疯了啊?”

“老板,夫人都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了,你还在这里喝酒!”

姚苏一没听懂他的话,“你说什么?”

阿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夫人都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了,老板你怎么还在这里消遣?”

姚苏一顿时酒醒了大半,抓起车钥匙就往外面冲,阿虎也紧随其后,一路上,姚苏一把车开得像飞一样,等到他冲进病房时,看见的就是他的宝贝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皮肤苍白的仿佛没了生气一般,他踉踉跄跄的走到床前,伸出手去探了探舒婉莹的鼻息,管家阴阳怪气的说道:“先生,夫人还没死呐!”姚苏一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坐在椅子上,捧起舒婉莹的皓腕放到自己的脸上,感受着她的体温,管家略带责备的说道:“先生,您晚上一脸怒气的出了家门,我就寻思您和夫人是吵架了,直到八点,夫人也没下楼吃饭,我不放心,就上你们的卧室去看,结果发现夫人躺在血泊中,大夫说,夫人是遭受了粗暴的性侵之后,导致子宫强力收缩,孩子流产了。”

姚苏一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孩子,他们的孩子,竟然就这样没了。

他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趴在舒婉莹身边嚎啕大哭,管家本想训斥他一番,但是看见他这么痛苦,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悄悄地出了病房,带上了门。

她好像行走在迷雾里,没有方向,一团一团的云雾迷蒙着她的双眼,耳朵里充斥着一阵一阵没有间断的哭声。

是谁在哭?谁在哭?她仓皇的转身,四周的云雾一下子变成满目的殷红,逃不开,甩不掉,看不清来路也看不到归程。

她一定是在做梦,对,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她只是被梦魇镇住了,只要拼命的睁开眼睛就会好的!可是现实会比梦境好一点吗?意识混混沌沌,浮浮沉沉,始终找不到着陆点,迷失在时间里,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就这样吧,长梦不复醒未尝不好!

身边有一些走动的声音和压得很低的说话的声音,但渐渐又归于平静,她就又在这样的平静中沉沉的睡过去。

可是舒婉莹终究还是从梦境中疼醒过来,身子微微的移动扯到了被撕裂的下体,疼得无以复加。

疼痛让她混沌的意识一下子明朗起来,之前的一幕像是电影倒带在脑中回放。

她睁着眼对着惨白的天花板,莫名觉得失去了什么,眼泪就在那一瞬间跌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