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四十四章 黑洞(三)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189 2013-02-20 19:14:48

  第二天一早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一开门,舒婉莹的白色奔驰s350就在写字楼前缓缓停下,车门啪嗒一声被打开,一双纤纤玉腿踏到柏油路面上,只见舒婉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雪纺连衣裙,配了一双同色系的高跟鞋,衬得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如雪,十足的明艳不可方物。她看着众人惊羡的神色,满意的勾了勾唇。

前台小姐已经认识了这位大美人,热情地与舒婉莹打招呼,舒婉莹勾了勾唇,算是对前台小姐的回应,“纪痕律师大约九点钟会来,舒小姐您先到纪总的办公室等着吧。”“好。”

前台小姐殷勤地替舒婉莹打开了门,又做出了“请”的手势,“舒小姐,请问您喝什么?”

“一杯果汁,谢谢。”

很快,前台就把果汁送来了,然后无比恭敬地询问舒婉莹“请问舒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舒婉莹抬头给了前台一个明艳的笑容,用戴着价值320万的蓝宝石戒指的手撂了一下头发,“没有了,谢谢你哦!”

“那我先出去了,舒小姐您慢用。”

舒婉莹站起身,端着果汁开始参观起纪痕的办公室,很快,她的目光就聚焦在墙上的一幅照片上,拍的是一条火车轨道,背景是青灰色的天空,似乎用了滤光镜。那条黑色的铁轨绵延开来,直到世界的尽头。从不同的角度看去,能看到不同的景色,一边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田,一边是民居,都是农村的平房。构图简洁大气,却有种单纯的冲击力,这正是舒婉莹喜欢的类型,质量确实不错,只是似乎还是缺了一点什么。

舒婉莹把目光投在了旁边的一幅照片上,那是在铁道边的那片房子里拍的。画面的中间是一个老人,正靠在躺椅上,双手拢在袖子里,半眯着眼睛晒太阳,那边蹲着一条黄狗,也是懒洋洋的,半趴在地上。他们身后的远景,是一列呼啸而过的火车,速度快得几乎成了一个影子。

对比如此强烈,却又如此和谐的一幅画面。舒婉莹突然懂了“心境”两个字。在诺大的风景里,找到自己的安稳,她一直在寻觅这种独特的感觉。

舒婉莹微微抿了口果汁,浅笑着转身,却没曾想纪痕站在她的背后,舒婉莹不禁吓了一跳,手中的果汁也晃出了一些洒到了纪痕洁白的衬衫上,舒婉莹捂住嘴,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却还是憋住笑,将手中的果汁放到了办公桌上,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一包纸巾,准备要给纪痕擦衣服,转过身时,已经看见纪痕在用手帕擦拭衣服了。舒婉莹不禁脱口问出:“现在竟然还有随身带着手帕的男人?纪痕,你以为你是16世纪的英国公爵啊?”纪痕似笑非笑地瞥了正在喋喋不休的舒婉莹一眼,舒婉莹只好闭嘴。

等到纪痕擦拭完毕,他优雅地朝沙发走去,“不知舒小姐今日来可是为了昨天的那个案子?”舒婉莹也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正是,不知道纪痕大律师心中可是有方案了?”

“这件事棘手之处就在于它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是如果只是为了惩治王国富,证据倒是不难找。”

舒婉莹一听这句话,立刻坐直了身体,眼睛有了夺目的光亮,“只要你能帮我把王国富拉下马,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你。”可谁知,纪痕听到舒婉莹的这句话,却是冷哼了一声,“难道你以为我纪痕是缺钱的人?”舒婉莹一看见他的脸色变了,急忙站起身,连连摆手说:“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纪痕痞痞地挑了下眉,“如果我说,我要的是你呢?”舒婉莹一听这话,惊讶的看着纪痕,似乎是要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这句话的真假。纪痕从沙发上站起来,皮鞋与地板相撞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纪痕的身高有一米八,他站在舒婉莹的面前就好像一堵山一样,舒婉莹惊恐地抬起头,极其迷人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纪痕尘封已久的心瞬间被这温热的泪水融化,律师界商场上无往不胜的金牌推手纪痕竟然被眼前的这个有些刁蛮任性的小女人征服了。他伸出手,拂去了舒婉莹脸上的泪珠,故意用调笑的声音说:“好了,不逗你了,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去收集证据。”舒婉莹狠狠瞪了他一眼,用穿着高跟鞋的玉足狠狠地在纪痕的脚上踩了一下,纪痕疼的龇牙咧嘴,心里暗忖:孔老夫子的话简直就是哲理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王国富现在虽然依旧身居高位,但是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在任职D市经济区区长前期,国家为建港口播了巨额的款项,按照他那个有钱必贪的作风,我们从这里入手,一定会揪住他的狐狸尾巴。”顿了顿,纪痕又说道,“但是婉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那样一个在官场上左右逢源的老狐狸,肯定与黑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没让他被彻底打趴下之前,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行的话,就雇两个保镖吧,我害怕这个家伙会狗急跳墙玩阴的。”

舒婉莹一听纪痕这么说,顿时白了脸,“真的要是这么危险,你怎么办?”纪痕看着舒婉莹满脸都是对自己的担忧,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婉莹,你放心,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律师,也该是为民除害的时候了。而且,这是你的事,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很高兴,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舒婉莹凝视着纪痕深情款款的眼眸,心跳几乎要停止了。舒婉莹上前一步握住了纪痕的手,真诚的说:“谢谢你,纪痕,你对我的好,我会一辈子都记得。”

“婉莹,寻找证据的任务就交给我,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今天,就先这样吧。”

舒婉莹拿了自己的手包,飞快的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往纪痕怀中一塞,就红着脸跑开了。纪痕看着手上的纸条,看着远处跑远的小女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记下了舒婉莹的电话,然后又拨出了一个电话,“喂,徐毅啊,我是纪痕,你帮我查一个人,叫舒婉莹,我要她的详细资料。”挂了电话之后,纪痕抬头注视着刚才令舒婉莹陷入沉思的那两幅照片,原来我一直要找的知心人,就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