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四十七章 纪痕婉莹互生情愫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891 2013-02-20 19:14:48

  医院里纪痕受伤卧床静养,家里舒婉莹心里惴惴不安,她总感觉纪痕去调查证据会出些什么事,几经犹豫,舒婉莹终于拿起手机拨通了纪痕的电话,电话那头,纪痕正在休息,所以电话是徐毅接的,徐毅对这个舒婉莹也是有印象的,当初纪痕就是让他去调查舒婉莹的资料的,徐毅也知道这个女人在自家boss心里是与众不同的,因而也不敢怠慢了。徐毅摁下了接听键,“喂?你好。”舒婉莹一听声音就知道不是纪痕,她的不安加重,“你是谁?纪痕呢?”

“舒小姐,我是纪总的属下,我叫徐毅。”

“纪痕呢?他在哪?我找他有事,他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徐毅瞟了一眼病床,见纪痕没有要清醒的迹象,就回绝了舒婉莹,“很抱歉,舒小姐,纪总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会在他方便时转告他,让他给您回个电话。”

舒婉莹的心中依然充满疑虑,她隐隐约约觉得纪痕一定是出事了,于是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痛快地应道:“好,那就麻烦你了,拜拜。”书婉莹放下电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记恨前天说要去港口调查,今天打电话他的属下就说纪痕不方便接电话,他....该不会是受伤了吧?舒婉莹越想越觉得害怕,她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从联系人中查找着自己认识的在医院工作的人的电话号码,一个个打过去,“喂?是阿秋吗?我是婉莹啊,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昨天你们医院有没有收治一个叫纪痕的病人?”

“你等一下啊!我去查一下病历。”

舒婉莹头一次觉得等待是一件如此折磨人的事情。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声音,“喂?婉莹,我是阿秋,我们医院没有收治过叫纪痕的病人,他是你什么人啊?”

舒婉莹垂下头,“他...是对我来说很重要,不可或缺的人。阿秋,谢谢你,你去工作吧,改天请你吃饭。”

“嗯,拜拜。”

阿秋是医大附属医院的护士,再往市人民医院打个电话问问看,想到这,舒婉莹又拨打了大冲的电话,“喂?是大冲吗?我是婉莹啊,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下昨天你们医院有没有收治过一个名叫纪痕的病人?”

“好,你稍等一下,”.......过了几分钟,”喂,大冲查到了吗?“

“婉莹,是有这么一个病人,昨晚送到医院来的,是后背中枪。”

舒婉莹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你....你说什么?后背中枪?”

“是啊,病历上是这么写的,不过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在加护病房观察呢!”

舒婉莹像疯了一般,拿起车钥匙就冲出家门,管家太太还有仆人都惊讶的看着夫人,还没来得及问夫人要去哪,舒婉莹就冲出了家门,紧接着就听见夫人的奔驰车的发动声,舒婉莹从没将车开这么快过,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亲眼看到纪痕,越快越好,因为焦急忐忑,愧疚,舒婉莹的眼中已经容不下别的了,突然间前面的车一个紧急刹车,舒婉莹的车又一直在加速,就这样,“砰”地一声与前面的车追尾了,舒婉莹头也撞到了挡风玻璃上,这阵痛让她失去了知觉,直到有人“啪啪”地敲车窗,舒婉莹才清醒过来,她“啪”地一下打开车门,看着眼前的人,男人看着舒婉莹的额头正往外渗血,本想就此打住,毕竟也是自己紧急刹车,才会导致追尾,但是这小妞开的可是奔驰s350,不狠狠地宰一笔,难道还要自己掏修车费?想到这,他也横起来了,“这位小姐,我是看到红灯急刹车,你在马路上开这么快,你的车撞了我的车,你不得给我个解释吗?来来来,你过来看看你把我车都撞成什么样了?”舒婉莹也没往前走,只远远的看了一眼,她感觉自己的头似乎是要炸开了一般,她也没那个耐心在这里听这个可恶的男人像个苍蝇一样“嗡嗡嗡”地乱叫,她打开车门,从手包里掏出一沓钱扔到那个男人脸上,“你拿着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姑奶奶我今天没心情听你像个疯狗一样乱吠。把你的车给我挪开,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说完就想开车门。

可是那男的看见舒婉莹当着满大街那么多人的面,拿钱羞辱他,也恼火了,他一把揪住舒婉莹的头发,“你个臭娘们,你他妈的就以为你有钱啊?”舒婉莹的头发被拽得生疼,她也来了火气,直接一脚踢向了男人的胯下,男人瞬间撒开了手,捂着自己的下体疼得直跳脚,舒婉莹从手包里又拿出一叠钱,扔在那男人身上,“你给我听着,今天这事是你不对在先,我因为有急事不愿跟你纠缠,你非得在这撒泼耍赖,这钱是给你看病的钱,但是你今天违反交通法规又出手伤我,我是必须要报警了。”说罢,舒婉莹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喂,警察同志,这里是中山路黄河大街富丽华酒店门前,发生了一起轿车追尾事故,请派交警来。”舒婉莹打完电话就靠在车门边上,冷冷地睨着地上的男人,不几分钟,交警便骑着摩托车赶来了,舒婉莹向交警说明了情况,又说道,“因为我今天有急事,我不想与这名车主计较,但是因为他紧急刹车,导致我的车撞上了他的车,我也因此受伤,交警同志,您看我额头上的伤,我会到医院去做个验伤证明,稍后送到交警队,我还有事,车您可以拖走,我打出租车走就行,我一个朋友在医院急救,我要去医院看望,拜托您了。”舒婉莹朝交警微微颔首,打开车门,拿了钱包和手机就飞快跑开,打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市人民医院。”

到了市人民医院之后,舒婉莹快速打开车门就朝住院部狂奔,大冲说纪痕是在五楼vip病房,终于,舒婉莹在门玻璃前看见了纪痕,她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纪痕听见门响也回过头来,看见眼前站着的正是他豁出命要去守护的舒婉莹时,惊讶之情溢于言表。舒婉莹走到纪痕身边,坐下,舒婉莹拉着纪痕的手,心绪万端的跟他对视,“为什么?纪痕,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们明明才认识了不到十天的时间,你为什么要为了我差点把命都丢掉?你知道,你这样我有多难受吗?”说到这里,舒婉莹已经泣不成声,纪痕看着满面泪痕的婉莹,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一枪挨得很值,起码他看到了舒婉莹为他焦急为他痛哭流涕,这是不是意味着在舒婉莹心中他纪痕的地位与姚苏一的位置不相上下呢?想到这里,纪痕的心情豁然开朗,他的手轻轻抚摸着舒婉莹耸动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舒婉莹抬起手,慢慢地摸到他的后背,感觉到薄薄的衣服底下,那包扎的极厚的纱布绷带。

“疼不疼?”,她压着哽咽的声音问。

“还好。”纪痕小心地松开一只撑在背后的右手,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整个手臂轻轻一颤。婉莹条件反射似的伸手出去,握住他冰凉的手。

婉莹略带嗔怪的对纪痕说道,“为什么那么冲动,单枪匹马的就跑到港口去找证据,你说你万一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家里人该多伤心啊!你干嘛要为了我这么一个你刚认识的女人去冒这么大的险?”

纪痕目光灼灼的凝视着舒婉莹,“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舒婉莹一听见这句话,急着要逃离纪痕的怀抱,却被纪痕搂的更紧了,“婉莹,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有老公,可我还是无法说服我自己死心,你就像那穿肠毒药一般,让我越陷越深。婉莹,我不求你答应我什么,我只求你别逃离我,就让我这样喜欢你就好。”

舒婉莹小心翼翼的放开他,又不敢松手,只好微微用力,托着他的腰问:“要不要躺下来?”

他很慢很慢地摇了摇头,字斟句酌的说,“你这样,算不算给了我答案?”

舒婉莹一怔,随即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你觉得呢?”

纪痕依旧神色认真:“我不知道,或许你现在只是同情我,或者是感激。愧疚。”

“当然不是。”舒婉莹脱口而出的说,说完了,却脸色一红,接不下去。

她对他的感觉,复杂深刻的超过她的想象,甚至让她说不出口。

沉寂的病房里,安静的似乎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