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四十六章 婉莹,我愿意用我盛世的繁华换你一世的阑珊(二)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642 2013-02-20 19:14:48

  纪痕与婉莹通完电话的第二天,他就和自己的好拍档徐毅开车前往D市的港口,纪痕的身家背景很是复杂,他是京城里的红色家族纪家的孩子,纪痕的爷爷纪军山是老将,纪家,是真正的世家豪门,纪老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老大是一省大员,老二在军队,老三在中纪委,纪家的两个女婿,一个是驻外大使,一个在公安部,也都是世家出身,而纪痕之所以没有走仕途,是因为他厌恶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纪老对于这个孙子很是偏爱,也就不逼他了,所以纪痕顺应自己的喜好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攻下法律硕士学位之后,就回国创办了天地人律师事务所,短短四年,纪痕已经成为D市乃至全国都闻名的律师,无论是地痞流氓还是恶贯满盈的官员,他都敢于为自己的委托人伸张正义,因此也被外界称为铁面纪公子。

纪痕在海关有熟人,便让对方给行了个方便,纪痕仔细翻阅着货物的出关进关记录,他发现有一家名叫宏宇国际物流的公司在记录上频繁出现,而且每次的货物都相同,都是红酒,汽车,纪痕越发觉得这家公司有猫腻,将集装箱编号记到手机里后,纪痕就和徐毅离开了海关,在车上,纪痕一脸凝重的神情,“徐毅,我想我们这次是碰到了铁板,这个王国富的水很深,如果我们要调查他,可能随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为了你的安全,徐毅,你就退出这次的案子吧。”徐毅一听这话,急眼了,他“啪”地拍了一下方向盘,“纪痕,你丫的还当不当我是兄弟,说的这什么屁话?我徐毅如果是贪生怕死之人,我会跟着你这么多年吗?”纪痕拍了一下徐毅的肩膀,“好兄弟,我果真没有看错人!”

“纪痕,你打算怎么查那个宏宇物流?”

“搜集这家公司的资料的任务就交给你,我今晚准备夜探港口,去集装箱那里看看它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

徐毅担忧地说:“纪痕,我陪你去,我在外面给你放风。”纪痕看了徐毅一眼,“好吧,今晚你把枪拿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纪痕从小在爷爷纪军山的训练下,虽然没有去过军队历练,但也是身怀绝技,近身格挡,擒拿,散打,射击样样精通,徐毅其实是纪家管家的儿子,从小与纪痕一起长大,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是一个有名的黑客,纪痕需要什么证据,徐毅都能给纪痕弄来,自纪痕回国之后,徐毅就加入了纪痕的团队,两人配合十分默契。

晚上夜深人静之时,纪痕与徐毅穿着黑色运动服潜入港湾,用手电筒照着一排排的货柜上的编号,纪痕最先发现了宏宇物流的集装箱,箱子是用锁锁着的,不过这样的锁头对于徐毅来说太小儿科了,只见徐毅蹬蹬蹬窜上集装箱,用解锁器和针三下五除二就把集装箱打开了,纪痕跳进集装箱,打开一个密封的十分严实的纸箱,里面是正常的红酒,又打开一个里面还是红酒,纪痕仔细查看着木质的包装盒,发现里面暗藏玄机,盒子底部有一夹层,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看,竟然全都是冰毒,纪痕连忙掏出手机进行拍照,然后又把东西迅速归位,跳下集装箱,指挥徐毅再把锁安上,正当两人准备撤离时,后面被手电筒晃了一下,接着就有人喊道“什么人?”纪痕拉着徐毅就开始跑,对方喊了人,四面八方都涌来打手,纪痕在集装箱上奔跑,下面是拿着大砍刀的打手紧追不舍,突然纪痕感觉后背一阵钝痛,纪痕脚步一软,从集装箱上滚落,眼看着后面的人越追越近,纪痕一咬牙,跳入海中,他可以确定自己是被枪击中了,不知道徐毅现在怎么样了,他奋力地游着,想游到离港口稍远一些的岸上,月黑风高,岸上的打手光听见人扑通一声掉进海里,却看不见纪痕在哪,纪痕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了,他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把住了岸边的缆绳,上了岸,模模糊糊的看见有人朝这边走来,纪痕想要呼救,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纪痕醒来时,入目是一片雪白,一个小护士正在为他换吊瓶,徐毅,还有他的父亲,母亲,爷爷都守在他的病床前,看他睁眼,纪妈妈急忙抹掉眼泪,握住纪痕的手说,:“儿子,你总算醒了,你饿不饿?妈妈叫人去给你买点粥喝。”纪父一脸严肃的样子,“纪痕,早就跟你说过,不让你当什么律师,不让你单枪匹马的跟那些黑社会恶势力斗,你说你也不是警察,手中也没有权利,人家想整死你不跟捻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次是你命大,才在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医生说子弹离你的心脏只差一公分,你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你妈你爷爷怎么活?等你好了之后,你那个律师事务所就赶快处理掉吧,听我的话,进入政界,咱家也能助你一臂之力。”

纪痕一听这话,别过脸,纪老一看孙子这个样子,瞪了儿子一眼,“有什么事等痕儿好了再说。”纪痕意志坚决的说“爷爷,不用等到那时候了,我现在就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我这辈子除了律师,别的我不会从事的,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要翻一翻闯一闯。我们纪家享受着常人所不能及的荣宠,就应该肩负起常人所不能担的责任,我一定要收拾王国富,他简直就是官员中的败类,他竟然与物流公司勾结,走私毒品,简直是丧尽天良。”

纪老听到孙子这样说,很是欣慰,“痕儿,你放心,走私毒品这可是动摇了国之根本,有什么需要爷爷帮忙的,就尽管说,爷爷支持你。”

“谢谢爷爷。”

“痕儿,你记住,这样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另外,你的安全必须得到保障。你可是老三的独苗,可得传承我们纪家的香火啊!”

纪老转过头对警卫员小刘说,“以我的名义给D市军队的孙团长打个电话,让他从手底下挑选几个身手过硬的战士保护痕儿的安全。”

纪痕满怀感激地看着纪老,“爷爷,你真是太好了。”

纪老摆摆手说,“我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这江山是我和我的兄弟们一手打下来的,不能让它葬送在败类手上。”纪老这番话充满气势,一股霸主的威严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痕儿,你好好养伤,我们明天再来看你。老三媳妇,你跟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纪妈妈本来想留下来照顾纪痕,纪痕抓着他妈的手说:“妈,你留在这,没日没夜的照顾我,我多于心不安啊?这可更不利于我康复啊!所以你还是跟爸他们一起回去吧!医院有医生有护士,还有徐毅陪我,我没什么事的。”

纪妈妈站起身,拨开纪痕额前的碎发,叮嘱道:“儿子,你乖乖的,妈妈过两天再来看你。”

纪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病房,纪痕示意徐毅上前,“我手机呢?那里面有我拍的集装箱里的毒品的照片。”徐毅从兜里掏出纪痕的手机,“少爷,在这儿呢。”

“你把它秘密冲洗出来,保存好,它会派上大用场的。”

徐毅微微颔首,“是”

纪痕脑海中浮现出舒婉莹的袅袅身姿,又问道:“舒婉莹那里情况如何?”

“回少爷,舒小姐那里一切正常。”

“哦,那就好,你先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徐毅把手机揣进兜里,脚步放轻,出了病房,如一个门神一样保护着自家主子的安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