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五十一章 是他亲手将她推离他身边(二)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085 2013-02-20 19:14:48

  守在旁边的姚苏一注意到动静,忙走过来,话语里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老婆,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一晚上了!”

可是病床上的人张大的瞳孔找不到焦点,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不言不语,仿佛是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样的舒婉莹让姚苏一忍不住的心疼,他微微的张了张嘴,继续说着:“老婆,真的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跟我说句话吧,你打我你骂我啊,求求你说句话!”

姚苏一看着依旧一脸木然的舒婉莹,迟疑片刻,才轻轻地关了门离开。

舒婉莹听到落锁的声音,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倾泻了下来,她曾经是一个护士,她知道那股来自下体的撕裂般的疼痛是因为什么。那些美丽的构想终究是竹篮打水,生活的变故总是把幸福击得粉碎,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她的生活才踏入正轨,伤痛便接踵而至。

姚苏一倚在病房外的墙壁上,点燃了一根香烟,怎么就这么混蛋?不是承诺她要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父亲和丈夫的角色吗?不是说要全心全意地爱她吗?为什么自己不能给她多一分的信任?那是他们的孩子啊,才在母亲的身体里待了刚刚一个月,就这样因为他,没了......

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自骂道:“姚苏一,你他妈就是一个混蛋!”他缓缓擦干从眼眶涌出的泪水,掏出手机让阿虎开车给她送点清淡的流食,然后自己则开车去了公司交代一下相关事宜,因为他最近要留在医院照顾她。

阿虎在姚苏一离开大约二十分钟的时候,就到了医院,他拿着保温桶走进病房,舒婉莹缓缓睁开哭得红肿的眼睛,舒婉莹看了看阿虎,无力的一笑,算是打了招呼,阿虎将提来的保温桶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打开桶盖,他的声音很轻,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夫人,你不要多想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先把身子养好,否则,先生看到你这样会难过的!”

舒婉莹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他?他还会在乎我好不好吗?

阿虎自知说错了话,于是把盛着燕麦粥的勺子放在了舒婉莹嘴边,安静而期待地看着她。

就在这时,接到徐毅报告说舒婉莹也住进医院的纪痕也来了,阿虎放下勺子,警戒的问道:“你是谁?进来这里做什么?”

舒婉莹却厉声说道:“阿虎,不得放肆,你先回去吧。”

阿虎只得朝舒婉莹躬了躬身,走过纪痕身边时还狠狠瞪了他一眼,纪痕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迫不及待来到舒婉莹床边,他做到椅子上,伸出手去摸了摸舒婉莹凌乱的头发,眼眶都泛红了,“他怎么敢这样对你?你知道吗?我听到徐毅跟我说你流产的时候,我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舒婉莹仿佛像个纸片人一样,眼睛里也没有任何神采。

纪痕见状,心都慌了,“婉莹,婉莹,你可别吓我!孩子没了,还会有的,你如果不想再跟姚苏一过下去了,我会尽全力帮你脱离他的,你来我身边,我会好好照顾你宠爱你。”

舒婉莹的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滴落进枕头里。

纪痕将舒婉莹从床上捞起,揽入自己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想哭就哭出来吧。”

舒婉莹积蓄了这么久的软弱忽然像是找到了宣泄的缺口,她趴在纪痕的怀里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还用纪痕昂贵的阿玛尼西服擦鼻涕,许久,舒婉莹从纪痕怀中探出头来,她看了看被自己弄的皱巴巴的西服,扑哧一笑,纪痕果断的将西服一脱,豪气地说“能用三万块钱换你一笑,值了!”

纪痕将盛着燕麦粥的勺子递到舒婉莹嘴边,劝慰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无论接下来要做什么,都得先把身体养好。”

于是舒婉莹就就着勺子喝了口粥。

纪痕有些出乎意料的感到惊喜,连忙舀了第二勺。

与此同时,姚苏一拎着刚出锅的灌汤小笼包也走到了病房门口,没想到却看见了这样一幕,他捏紧了手里的便当盒,转身离开。

纪痕将保温桶放在一边,牵起舒婉莹的手,“身体有没有好一点,如果不是太难受,我们出去走一走好吗?”

舒婉莹将目光慢慢移向窗外,久未放晴的天空难得停了雨,上午的阳光斜斜的照进这方狭小的空间。她眯了眯眼,望着碎金子似的阳光,沉凝了许久,长叹了口气,用手撑着床,缓缓将腿移到床边。纪痕急忙将她搀下床,给她穿上拖鞋。

纪痕叮嘱她道:“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借一个轮椅。”

舒婉莹的唇无奈的勾了勾,原来报废的不只是她的精神,还有她的身体。

纪痕很快就推着轮椅进来了,纪痕将舒婉莹抱着坐上了轮椅,自己则在后面缓缓地推着,两人乘电梯下了楼。被雨水洗刷过的医院外面,攀墙的爬山虎,肆无忌惮地蔓延,一片郁郁葱葱,满院子叫不出名字的花,开得恣意昂扬,阳光下,满目都是生机盎然,可是为什么伤痛依旧在她心里发酵发霉,丝毫不能风干?

她转过头对纪痕笑笑,“我们回去吧。”

纪痕调转轮椅的方向,两人又回到了医院里,舒婉莹闻着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无奈的苦笑,兜兜转转,自己还是回到了医院,自己还真是与医院有着不解之缘啊!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头正好看到对面的门牌——育婴室。仿佛是被某种欲念驱使着,她蹒跚地走下轮椅,走到那扇巨大透明的玻璃窗前,眼睛里闪着特殊的光芒。

那些美丽的宝贝躺在温床里,那样纯洁,那样无暇,有的闭着眼安静的睡着,有的睁着星星一样明亮的眸子,小手小脚闹腾着,她只觉得那些细小的生命仿佛是降临人间的天使,坠入凡尘的精灵。

她拼命地忍着流泪的冲动。

舒婉莹仿佛觉得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就连这样站着都觉得费力,她的额头抵着冰冷的玻璃,全身只觉得有些冷,眼角那么酸,心里那样疼,恨不得缩成一团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