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第五十五章 舒婉莹的人生告别会

那些年,我们的懵懂爱情 2673018828 2300 2013-02-20 19:14:48

  第二天下午,舒婉莹终于清醒了过来,姚苏一一看见她醒来就急忙凑上前去,“老婆,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舒婉莹虽然感动他的出现,但是她又害怕自己对他态度太好,会给他希望,违背对姚妈妈的诺言,所以只得故作冷淡,“你怎么在这儿?”姚苏一抓住她的手指放在自己嘴边,“现在还能感受到你的温度,真好,婉莹,我们不要吵架了,人生苦短,为什么要让自己过得那么煎熬呢?我已经知道你和我离婚是被逼无奈,其实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不是吗?”

舒婉莹垂下眼眸,略带惆怅的说“原来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啊”,姚苏一起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就你,我还不了解吗?”

舒婉莹看着自己的病服,才想起来问:“大夫说我得了什么病啊?”姚苏一的面部表情极不自然,他支支吾吾的说:“没什么啦,你就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才会昏倒的。”

舒婉莹一听就知道他没跟自己说实话,她眼睛一瞪:“姚苏一,你当我是傻子吗?我好歹也学了这么多年医学,在医院也当了几年护士,你竟然敢蒙骗我!好,你不说是吧,我自己去找大夫问去!”说完就掀开被子要下床。姚苏一急忙把她摁回床上,安抚她说:“你别着急,我告诉你,你听完之后不要太激动。”

舒婉莹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足够强大了。”

姚苏一缓缓开口道:“医生确诊你是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舒婉莹听到这个噩耗,丝毫没有惊讶之情,这倒是出乎姚苏一的意料,舒婉莹缓缓将手放到姚苏一脸上,轻声说:“不要为我难过,起码我这一生有你这样的老公给我幸福,我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知足者常乐啊。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缅怀人生,而是enjoythetimeleft,早在高一的时候,我就看过冯小刚的那部电影《非诚勿扰二》,里边孙红雷饰演的角色罹患绝症,就为自己开了一个人生告别会,我也想为自己短暂的一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老公,帮我,好吗?”

姚苏一最不能抗拒的就是舒婉莹用那样眼神看着自己,他只得不由自主的点头说:“好”

姚苏一帮舒婉莹包下一架飞机,海南医院的医生护士全程陪同,飞回D市,在D市的威尼斯假日酒店举行舒婉莹的人生告别会,她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以及毕业之后在医院的同事,还有在商界认识的一些朋友,都悉数到场,舒婉莹坐在轮椅上,身上围着巴宝莉的披肩,姚苏一推着舒婉莹上了台子,“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的妻子舒婉莹的人生告别会,她出生于一个海边渔村,成长于单亲家庭,她擅长英语,不擅理化,因为这样,她高考失败,考入一所医学院学习专科护理,我和她是高中同学,虽然我们高中时的关系暧昧不清,班级同学都以为我们是一对,但是我们那时的关系真的是清白的,我们是在双方都步入大学,大一下学期的3月9号才正式确立恋爱关系,我们享受着异地恋的欢喜与伤痛,终于在她进入医院工作的第三个年头,我们在香港的半岛酒店举行了我们的婚礼,而她也从医院辞职,享受着我对她的保护,可是,命运就是这样的不公,就在前天,我的妻子被确诊得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在她即将告别人生之际,她提出要效仿《非诚勿扰2》里面的李香山,举行人生告别会,就是想再看她的朋友们一眼。”

台下的人早已泣不成声,舒婉莹接过话筒,轻声细语的说道:“朋友们,不要为我觉得悲伤,对于我的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其实老天爷已经很眷顾我了,还记得高一那时,我因为中耳炎引发的血管神经性疼痛而去输液,结果做完皮试不过敏,扎上十分钟之后,我就出现了过敏性休克,在场有不少同学都是学医的,应该了解药物入血的速度有多快,就是在那种情况下,阎王爷都没有收我,还有一次是在大一上学期也就是2012年的11月26号早晨,我突发血管神经性水肿,引发呼吸困难,气管狭窄,心脏功能异常,我也坚强的挺了过去,在我生命的前十九个年头,我一共与死神有过两次亲密接触,而如今,我二十六岁了,老天爷再次要把我推入鬼门关,这也是一件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了,我妈看见我高考时考的那几分,无奈之下给我报了高职护理,她也对我没有抱有太大希望,可是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我的良人,我的老公,姚苏一,我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的老婆,出行开的是奔驰,住的是海景别墅,我这辈子唯一的梦想就是开餐厅,他也帮我满足了愿望,简康连锁餐厅现在在沈阳,大连,锦州,营口,旅顺,还有我们的高中母校都开设了分店,让学生以及普通大众花很少的钱就能吃到营养美味的食物,我觉得我这一生已经圆满了,我可以从容的迎接死亡。”

场下掌声雷动,告别会结束时,每位来宾都送了一束百合给舒婉莹,舒婉莹不停地说着谢谢,终于在送走了最后一个人时,她终于不堪重负的从轮椅上栽倒在地,鼻中,口中都流出鲜血,姚苏一抱着舒婉莹的身体狂喊着:“快叫救护车!”可是当他们将舒婉莹送进医院,当手术室的灯熄灭之后,大夫依然是万年不变的那句话:“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顺变。”姚苏一从墙壁慢慢滑落在地,他的眼睛呆滞的看着距离他几步之遥的病床上,踏步敢相信此时那具用白布盖着的冰冷的尸体,会是他的大宝贝,舒晨雪,张笑语慢慢地将姚苏一从地上拉起:“二哥,去跟婉莹做最后的告别吧。”

姚苏一踉跄着揭下盖在舒婉莹身上的白布,抱着她失声痛哭。

三天后,舒婉莹的尸体被装进一具千年冰棺内,放置于她和姚苏一的望海名居的地下室,整个地下室温度是零下30度,可以保证冰棺不化,每当姚苏一想她时,他还可以穿着防护服去看看她。

姚苏一将舒婉莹的那枚价值320万的蓝宝石结婚戒指戴在了舒婉莹的无名指上,随她一起进入了冰棺,“婉莹,十年后,二十年后,四十年后,当我已经白发苍苍人见人嫌时,你依然还是像现在一样年轻貌美,你老说,你不要死在我后面,这样你会孤单会痛苦,现在你终于如愿了,婉莹,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一定还会用这枚戒指套牢你,让你生生世世的都做我的老婆。”

ThemomentIseeyou,Ifallinlovewithyou.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