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古灵精怪

第十章 懊悔

穿越之古灵精怪 静稀 3675 2013-07-20 16:58:43

  换巢鸾凤·制作群片尾

弃剑封刀大隐归闹市

自觉逍遥断江湖旧梦

任六界风飚金窗绣户看妖娆

情丝暗生心事难描

佳期晚怕流年暗消年少

春到人难老

回首仙家自是人间好

旧雨新知两难分付

别有一丝烦恼几度轮回误尘缘

换巢鸾凤教偕老羡鸳鸯

纵千金难买一笑

傍晚间——

塞里木湖渐渐变成了深蓝色,天和湖连成一片,分不清是天把湖水染蓝,还是湖水把天染蓝。

水仙趁着逆水寒愣神间将他带到此处,一挥袖,她恢复了原有的样子,月圆当空,一袭白衣飘渺,面纱随风摆动,楚楚依然,鲜花一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待她转过身来,才见她方当韶龄,不过十八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额上两小小的心型记,更明确的表明了她的身份。

惊讶之余更多的确实惊喜。是她,真的是她,我终于找到她了,十五年了,从我懂事开始就在找了,我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相见的,她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的美,当她当年从母亲的手里救下我的时,我就发过誓了,我要用我的这一辈,这一生,来呵护她,但是十五年过了,依然没有她的半点消息,为了找到她,我创建了玉血教。找她,已经是玉血教的一项的贯列了,玉血教不单单只是杀人,还是个情报组织,就在我要死心的时侯,她又出现了,是她救走了林如风,她又出现了,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十五年来的功夫种算没有白废,我亲自去找她,但是她又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很心痛,但是我也很喜庆,因为我有了冷以为的表情,为了她,我会感觉到了心痛,我还是人,还是人,不是魔……

仙儿走近了湖边,月光照射湖面,一闪闪地,仿佛水面上附了一层银光。手也似乎耐不住了,轻轻伸入水中。酶!那股沁人心脾的感觉真是不可言表。

呵,我知道,他需要时间。不过,也太久了点吧。

刚站起来转过身看他就被一双很强大而有力的手臂给紧紧抱住了,他的全身都在颤抖,微微的颤抖着,只要我一动,他就抱的更紧,就好象很怕我会随时离开他似的,但又像在紧紧呵护着一个易碎的娃娃。

我知道他在害怕,害怕我会离开他,但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和那时侯的我认识?真难搞懂啊!那时侯的我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能和谁认识啊,我还是前几天刚从未来来的呢!是他认错人了吧!哎,看着情形,他还要抱还一会儿呢……

半刻钟都过去了,怎么还不放开啊,该不会是睡着了吧!睁开眼,看见他还是抱紧自己的这个动作。

水仙很没有形象,粗鲁到了极点的把人给推开,瞥了他一眼,说到:“我肚子饿了。”哼,你力气还真大。

回过神来的逆水寒扬起温柔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看见她微微皱着眉,然后就用手轻轻的帮她抚平,不知你心里是否有我?不管有没有我,现在的你,是属于我的,永远的属于我。

揽紧怀中的她,向东南方向飞而去……

一座雄伟的大殿,盟主府三个大字气势磅礴,周围没有围墙,却好不掩盖他们的自信傲然,府内的有大大小小的演武场,分东西北南院,院内有假山水池,桃花林,个个不同,却都美不胜收。

东院内——

“这可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林小子失踪的消息就要被透露了,哎……”中年男子风一正烦燥的走来走去,只见他身着雪白的直襟长袍,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风师弟,稍安勿燥啊,盟主他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相比之下,排行老二的风灿,去不那么注重于穿着了。

“放心吧,他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他。”坐在大堂上说话的是他们的大师兄林安心,年纪颇为年长,足足有三百多岁了,他们都是林如风的师兄,也都是当过盟主的,算是老辈中的老辈了,天下之大,无人不敢不敬。也称得上是这世上的老妖怪了。

在这诛山门派里,听说要练这不朽剑法是要练个五十年才有那么的二层功力,但往后却练的很快,只要在练个二三十年的话,你就足已称霸武林了。这不是人人都可以练的,你的体制必须要符号条件,什么样的条件我就不知道了,因为这是诛山里的秘密。

林如风乃诛山门派里的掌门人所收养的,据说是掌门人的得意门徒林如玄与峨眉派的风飞飞的儿子。他们不知从哪里惹到了哪个门派,他们被那门派所派的杀手追杀,能请到那些杀手的,那写人一定下了不少重金吧,那些杀手正是当年红于半边天的神秘组织,阎魔。

他们的武功很高,善于用毒,杀人不眨眼,他们所做的事从未失败过。但是现在却早已不负存在了,就在十年前被一个叫玉血教的组织一之间全部杀死了,而且就连阎魔教的教主都避免不了,玉血教也就一夜间成明了。有人说,玉血的教主是个小孩,也有人说,玉血魔的教主是个白发苍苍的糟老头,更有人说,玉血魔的教主是个英俊不凡的翩翩少年……

就在阎魔教被毁的那晚,林如风的父母也在里面,他因为被送到了自己的师公诛山里,所以这才避免了他的灾祸。从小林如风就是个练武的难得其才,是百年难得一出的,只要你在他面前演试一遍,他就记住了,不但如此,他还可以把你刚刚所使的剑法,分毫不差的在你面前演试一遍,短短的十五年间,他可以说是青出于蓝更甚于蓝。

“谁——”大厅里的三位老顽童齐声赫道。谁在那里而我们却还没有发现?!难道是他回来了?!是他!肯定没错,这熟悉的感觉!

“是我,林如风——”说道,一位让他们熟到不能再熟,身穿蓝色衣服的戴着面具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风一激动地跑过去与他拥抱,不料他一闪,差点让他跌了个狗吃屎,没错,果然是他。众人心里想着。

“回来就好,没受伤吧!”风灿看了看他担心的问道。

“什么?受伤?我看看!”

“我看先的。”

“我看……”

“我看……”

“我看……”

你一句我一句的……

大师兄林安心皱起眉头越过他们,伸出他的手帮他把脉,“嗯,你的伤明显已经刚好,只是还有些虚弱,赶那么久的路,也很累了吧,去休息吧!”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孩子。这次回来,总觉得和以往的不同,就好像多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嗯……”点点头,林如风便往内堂走去,根本不理会身旁还在吵架的他们。

另一边则——

“我看先的。”

“我看……”

“我看……”

“我看……”

哎,林安心无奈的摇摇头,装作看不见的越过他们,朝内堂走去。还是去看看他比较妥当。

“盟主,您回来了。属下没有尽到责任,请盟主责罚——”

坐在房间里的林如风,看着对自己跪在地上的侍从,冷冷道:“本盟主不是滥用直刑的人,这事与你无关,你先退下吧。”

“不,属下……”侍从还刚想说什么时,却被来人林安心给打断了。

林安心边走向他们边说道:“他叫你起来就起来吧。”

“是,属下告退……”

看着他走了出去关门后,就看一脸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师弟林如风,希望能给他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在追小雪的路上而不见了,还连一点的消息都不没有,很奇怪,他的武功那么高,到底是谁能将他伤成这样。这一切的种种问题,也就只等他来替自己来解答了。

“风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如风看了眼着急的师兄,就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下,有管自己被救的部分也告与他知。

林老头听了后,暝着眉不语,手摸着胡子思考着,原来是这样啊,小雪是他们派来的卧底,与那几十个一流高手用计将风儿引入了陷阱中,还好风儿他命大啊,还能得贵人相助,但那还只一名少女就能从他们的手中救下风儿,不简单啊,小小年纪就如此,真不简单……玉血魔那老鬼还真是诡计多端,深不可测啊,一下子就派了这么多的高手,一下子死了大半,想必他现在是很气妥吧,哈哈哈……想到这里就笑了起来看着他。

只见他胸前似有什么东西在动,眼神就跟着犀利起来,正想要伸手去抓时,林如风却笑着从胸前将‘那’东西拿了出来,抱在怀里,深怕摔着了。

兔子——

雪白白的一只兔子——

天啊,林老头愣了一会,然后呆呆的看着他,一向讨厌动物的他居然会抱了只兔子,还抱在怀里摸——到底是什么事情会令他这样,他真的是林如风吗?难怪刚才回来的时候觉得他不同了,原来是这只兔子。可是,这兔子……

突然闯进来的风一和风灿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还几遍,还将的袖子拉开,嗯,有胎记,又捏了捏他的脸,嗯,是真的脸。

“你们这是干麻啊?师兄——”不耐烦的打掉他们的手,眯着眼说道。

他们顿时觉得一股寒气逼人,打了下冷颤后,就很识像的说:“啊,我突然想到我要和他去下棋,你先休息吧。”拉了拉风灿的衣袖,就很快的走了出去,他生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快走为妙。随后,大师兄林安心跟他交代了些事情后也走了。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林安心看着眼前的林如风愣了一愣,随即紧皱的双眉瞬间松开,带着笑意的朝他摆摆手,走出了房门。

林如风看着怀里的兔子,眼神露出了一丝的迷罔。你的主人为什么会不告而别,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不可能,她不是说要我赔她什么精神损失费,会选择不告而别?这不是她的作风,虽然我只是和她相处几天。她——时而像个调皮的精灵,让人猜不透,抓不着,时而又很粗鲁,也很温柔,到底哪个才是真正她。林如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她不见的原因难道是被玉血教的人给抓了。想到这里,自己就一阵的懊悔,不该和她吵架的,不该一气之下而让她独自出去,明明知道玉血教的人不会放过我们。她为了我而踏进了这一片血染了的世界,她救了我……

今夜,注定无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