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古灵精怪

第六章 被绑票了

穿越之古灵精怪 静稀 2899 2013-07-20 16:58:43

  宜男草·紫萱

碧水连天静无浪

转东风

滟纹微涨

个中趣

莫遣人知

年年日日

兰舟共上

平生书癖已均恙

解名缰

更逃羁网

春近也

梅柳频看

花间闲度

细雨流光

玉血教——

一道悦耳的琴声传来,在大厅里,一道纤丽的身影摆弄腰肢舞着,视线不曾离开过坐在虎皮椅上的男子。

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向着他靠近,妩媚的神情,小而巧的朱唇微微张开,靠在他的胸堂在他耳边吹着气,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抚摸而下。

“怎么?想要本座了?碧姬?”逆水寒冷笑着拉扯着她的头发,眼里丝毫没有连香惜玉,对他来,女人也只不过是如此。

碧姬就像没有感觉到疼痛般的攀上他的脖子,与他双唇接触,炙热如火。

“墨冰,有事?”逆水寒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与身上的美人纠缠着。墨冰走了进来,低头不语。

逆水寒将身上的人推开来,她吃痛的了声,看到他正走像自己,被他踩过的地方,都结成了冰块,害怕的向后退,泪水飞溅,让人见了都心生连惜。

可惜他不是人,是魔,连自己都承认自己是魔,魔会又启会心生连惜?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人还是魔,哼,情?连自己的亲人都是自己亲手杀的,还谈情?

“哈哈哈……你在害怕?你在害怕?哈哈……”

墨冰知道主人又要开始杀戒了。只见他用手运起内力往她的脑袋打下,鲜红的血自她的口喷出,绚染了地面,倒地不起。尸体被人抬了出去,他拿起手帕擦着手,玩味的看着。

“禀教主,那位姑娘找到了,正在忆厢阁。”

“哦?不是说查不到此人吗?”哼,连我的人都查不到的人,又突然出现了,她到底是谁?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是我要的人,就不可能得不到。

“是属下刚好经过一个小胡同里遇到的,此人颇为神秘,该如何处置……”

“就先让她待在那里,观察几天看看吧。”。

“林如风有何消息?”

“禀教主,属下也觉的奇怪,那名救了林如风的姑娘与他现在都还下落不名,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不过属下会竟力追查下去的,请教主放心。”

“嗯,下去吧。”

“是。”

忆厢阁——

“给她喝了吗?”

“是的,教主。”

喝?喝什么啊?假装醒过来的易水仙缓缓坐起了身,看着这陌生的地方,与陌生的人,陌生的一切。是他们说的忘忧草吗?我的确是喝了,可是,我并没有忘记啊!他想让我忘记什么吗?我并不认识他啊!既然他想让我忘那就忘吧!呵,不就是演戏嘛!——

可是——林如风是谁啊?

奇怪,我怎么会想到这名字呢?而且总觉的有些火大——

答案——无解——

“我——是谁——”楚楚可怜的仙儿佯装后怕的往床尾移去,眼角微微泛泪,此时的她,一双凤目静静的凝视上弦,在烛火的映衬下,美目之中流光溢彩,被这样一双眼眸看得,几乎三魂七魄都要被她勾走了。

“姑娘,你叫冷冰心,是我花钱买来的奴隶,以后,我将是你的主人……!”

一张极为俊逸的脸上有着狂妄不羁且冰冷的让人发麻的气息的人,出现在了眼前。哇噻!极品啊!他的那种狂妄不羁和让人望而怯步的眼神,还有他那超极模特的迷人身材,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有张俊逸非凡的超极俊恋,虽然比不上风逸轩,对呀,我们家的逸轩可是极品中的浸品啊!哇噻!养眼啊!‘砰,砰’心里直冒爱心,却还是之前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向他看去,双眼冒出的一片明亮却还是出卖了自己。

“哼,满意你看到的吗?”

不理会他的冷言冷语,继续‘观赏’着他的‘全部’——

“嗯,嗯——”猛点头——

他捏着我的下巴,我有点吃痛的发出声,对上了他的黑瞳,哇,近看他好像跟俊了呢!哇卡卡,偶喜欢!可是——

“你弄痛我了拉!”啪,我拍掉他捏着我下巴的手,嘟着可爱的嘴说道。靠,这应该是我对你做的吧!

在场的人都抽气着,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仿佛她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天大错事一样,然后又一副看戏的样子。

“哎呀,你们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我知道我看起来很清秀佳人,很可爱拉,但是……你们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很不好意思拉!”易水仙佯装很害羞,娇妮的不理会众人一副倒塌的样子道。哼,敢更跟你姑奶奶我斗?练个八百年在来吧,看着他们倒塌的样子。

双手叉腰,嘟起小嘴,发丝微乱,玉颊潮红,一双凤眼水淋淋的,却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有没搞错啊,太不给面子了吧!”

哼,有趣,有趣,真有趣,——逆水寒大笑着走出了房门,留下惊的目瞪口呆的一屋子人。

从来都没有见过教主有笑成这样,看来,他对这次的猎物感到很满意,这事从没有过,是好,是坏,无从得知。对待自己的玩物,越残忍的手法,他也就越笑的鬼魅,越邪,玩厌的,他会用毒,让她笑上一天,痛上一天,哭上一天,不到第三天,她因忍受不了,悲痛的看着看管他的人,那人就因为了一丝的动摇,她一头撞墙而死去,而看管她的那人,则是被扔进蛇窟里,蛇窟里有一头巨大的蛇王,乃教主从小培养,除教主外,别人一亲近它,都会被它一口吞下腹中,蛇窟就是为它所建,没天都按时送上食物,亲自看着他们被蛇撕咬过程中的无比的快感,那笑容永远是那么的冷,那么的邪,那么的鬼魅。上一次被劫来的心蕊格格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她爱上她不该爱的人,因为凡是爱上他的下场,都只有死,而且还会是生不如死,他会冷眼旁观的看着,只到你死去的那一秒,就好像在欣赏自己的精心杰作一样。

他喜欢上了看别人那种痛苦无比向他求救的表情,而且还只是针对爱上自己的女人,他只那种感觉,那种露着无助,软弱,害怕,痛不欲生的表情,喜欢极了,因为他不懂什么是爱,也不想懂,更不想爱,女人,对他来说,就只是个能让发泻他欲望的工具,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列子,一个活生生的列子。他爱上了一个花心多情,贪慕虚容的女人,自己的母亲,那天,父亲哭着跪下来,苦苦哀求着她不要离开,不要抛弃我们父子,而她则是露着无比丑陋的贪婪的笑容,对着我们冷笑到道,“我已经厌倦你们了,更讨厌这里的一切,包括你们,我要去当王妃,而不是要当你这个没用的人的妻子,你,还有你,你们只能够是我的累赘,你给我听好了,你有多远就滚多远,最好是死掉,对啊,只要你死,我就不会再有累赘了。”我想挽留她,我以为我是她所生下的孩子会是特别的,但是我错了,错的离谱,她无情的打了缠住她脚不让他离开,爱着她的男人,还冷笑着说他没用,以前也只是一时的迷恋他的英俊,霸道的他,也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才会嫁给他,也就才会生下我,她拿着刀,亲手杀死了父亲,鲜红的血液飞渐的染上了我的全身,她激动的用着刀对着我,怨恨的看着我,她说她不该生下我的,更不想会有我,我已被眼前的场情吓主了,当时的也就只有6岁,我跌坐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她杀死父亲,眼睁正的看着这一切,没有泪水,没有怨恨,更没有悲伤——她,还想杀我。

在镜子中,看着离心脏边有着不到一厘米皱皱的像极了蜈蚣的伤痕,冰冷的笑容中显露着一丝的讽刺。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解脱了吗?我可敬的王妃,不,是母亲大人——呵,冷笑着。

你与那位德高望重的王爷——为他所生下的女儿——啧啧——还真是美味极了呢!是啊,特别是那让人销魂的傲人的身子,呵,多么美的皮肤啊,吹服可弹,还真是个敏感可口的小人儿呢!她的身子,可不止我一人享用哦!呵呵呵——

哼,你以为我会这么的轻易就放过你?不,我不会。哼,我这么对待你的女儿,很心痛吧,很伤心吧,在你要杀死我之前是否也会有感到心痛,不舍?可是你没有,你没有,所以,我活了下来,我发誓,你们,将会是我的仇人,你欠我的,你永远都还不够,也还不起,母——亲——

你死了,那么你欠我的,当然是要由别人来还,哼——冷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