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古灵精怪

第二十章 呕吐白沫的only you

穿越之古灵精怪 静稀 2360 2013-07-20 16:58:43

  会仙诗

彩凤摇摇下翠微,烟光漠漠遍芳枝。

玉窗仙会何人见,唯有春风仔细知。

烟霞迤逦接蓬莱,宫殿参差晓日开。

群玉山前人别处,紫鸾飞起望仙台。

易水仙走了进去,就看到了一位眼神犀力,长像还不错的男子,哼,一看就知道是易了容的,他身上的王者霸气告诉了我,他的身份不简单。看来,这逆之国的国君不简单啊~

“呵,在下易公子……”水仙看着逆行天做自我介绍。

“公子……”逆天行撇了眼水仙,长得这么俊美,哼,不以为然的喝着收中的酒。

“啊?……”我晕,这都行。哼,“哦,原来你叫公子啊?”水仙故意说道。

“大胆——”他身后的一侍卫立刻拔起刀朝向我。

“哇,想杀人啊~偶好怕怕啊。”我给了那侍卫一个‘有本事你来啊’的眼神,气的他想立刻砍过来。

“楚卫——”逆水寒冷冷的撇了眼那侍卫,他立刻收起了刀,仿佛没发生过一样,也看了眼水仙。

怎么那么无趣啊,水仙走上前,夺走了他手中的酒杯,不理会他身边气的要杀人的侍卫和他那冷冷的眼神,一饮而进,“哇,这酒怎么那么难喝啊?真不明白你们就怎么那么喜欢喝呢?”水仙得逞的笑着,把空了的酒杯放回他的手中,玩着扇子,“诶,你们怎么不说话啊?”

哼,有趣,看来他刚才是故意要气那楚卫的,是因为有别人在的关系?“楚卫,你们退下——”

他们恭了恭手,就从命的退下了。水仙看人已走了,就豪不客气的坐到了逆行天的身旁,“啊哟,累死我了。”大大咧咧的。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水仙摇着扇子,玩味的看着他。

逆水寒也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眼光,眼神也变得很深邃的说道,“行天——”

“行天……”逆行天……好名字啊,不过就不知道他人长得这么样,看了看他的那张脸皮,穿透了,是张长像俊美的男子。

真是帅啊,“哇咔咔卡,偶要钓凯子……”指这逆行天。呃……我好像反映过度了,看了眼呆懈的雪海,和一双不解的眼神,看来他是被吓倒了吧,刚才那么大声,“咳咳,我说的凯子是个人名。”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雪海嘴角抽搐着,还好是在逆行天的后面,不然的话那还得了,她那花魁变得这副模样,那可是件大事啊。

“我说行天,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听琴音的吧,不如我弹一首曲子,保证让你震撼到连你爹妈都认不得,怎样?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个条件。”水仙心里贼贼的笑着。

行天?叫的还真是亲啊……雪海无语,还说脏话……『某人抗议:爹妈哪算脏话啊』

逆水寒眉头一皱,眼神在次看在水仙身上,调孼道:“好,如果你输了呢?”

“输?我会输吗?”水仙调皮的望着雪海问道,雪海则无语。

“好吧,要是我真的输了的话,随你处置,怎么样?”水仙看他点了头,得逞的摇着扇子,笑的很邪,雪海和逆行天也看到了,觉得他很不简单,也很不平凡。

逆行天则怀疑起了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了,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有所质疑,逆行天很是讶异。他到底是什么人?看他的那拿琴的那姿态,那妩媚的眼神……他是女的……在一次震撼了。

水仙很满意的看着他的那表情,可是……还不够,嘿嘿,你们死定了。

“那我要开始咯……”水仙心里先偷了个乐。

蹭,噌噌,水仙将琴当了吉他噌了噌,又将衣服撕下了一小块布的帮在了额上,挥毫的一摆手,蹭着唱道:“onlyyou~~”这时,雪海噗嗵倒地,全部人不解的看她,她然后站起来说道:“没事没事,继续。”

水仙不理的继续前进:“onlyyou~”噌噌噌,“cantakeme取西经”噌噌噌“onlyyou能杀妖精鬼怪”噌噌噌“onlyyou能保护我唔驶俾d蚌精蟹精dap我只有你咁劲就是onlyyou”噌噌噌“onlyyou~”噌噌噌“莫怪师父暗沉戴番个ku~”噌噌噌“莫怕死米发titeng碰到钉米惊iunderstand要全力地去do要惊就两份惊喃呒阿弥陀佛”噌噌噌“onlyyou莫怪师父暗沉戴番个ku莫怕死米发titeng碰到钉米惊iunderstand要全力地去do要惊就两份惊喃呒阿弥陀佛…………”

水仙唱的有声有色,心想,这粤语可比国语吓人多了,唉,还真累啊,擦了擦汗。嗯?他们怎么了??

水仙心理偷乐的看着小菊他们『当然,除了香雪海以外』个个呕吐白沫,脸色差的要死,哇咔咔阿卡,还真厉害啊~~啧啧~

逆天行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碎开了,可以想像的到他现在的脸色是多么的,多么的…………难看~哦嚯嚯嚯~~

“呕~……”他们看了眼水仙,水仙做试要唱时,逆行天那快要崩溃的眼神,呕~他们又继续呕吐了起来,而逆行天则呼了口大气,哇咔咔卡~~~超精典啊~水仙和雪海对眼一笑。

“可以服输了吗?小天天~~”哦嚯嚯嚯~~水仙那得呈的嘴角,邪魅的看着他,等他的回答。

逆行天经过沉思过后,就从腰间上取下了块玉配,眼神也已恢复了以往,“你拿着这块玉,三天后,我派人来这里接你,你知道不来的后果吧。”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

“哇~`这玉还真是好看啊,不愧是皇帝啊,你知道吗?这玉可是只送给未来的皇后~~”水仙拉着雪海欣赏着。

“不会吧,你说的他——会是逆之国的国君?”水仙看着雪海的一脸不可至信,啧啧,真是可爱啊。

“难道你刚才唱那歌是为了……”雪海指着水仙手中的玉配。

“对啊,真聪明。”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会是偶滴亲亲老公,当看到他的真面目时,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见钟情。哇卡卡卡,真爽啊,赚了个老公。

“你连皇帝都敢算计?你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会给你这快玉呢?”

“哦,直觉——”雪海听了只能无语中。这当然不是直觉拉,这可是水仙设计很久了的陷阱呢,不然,你说,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何啊?当然不只是来这里和雪海叙久怎么简单。

逆行天——你是我的拉,哇哈哈哈~~水仙笑着。

御书房——

“皇上,您的茶。”

“嗯,放这吧。‘

“是。”

“你退下吧。”

“喳。”

逆行天站了起来,心思无法停下来,她姓易?~糟糕,朕忘了问她的名字了。逆行天在御书房里来回的走着,心理想着的都是与易水仙相遇的场景。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为什么会对一个我不认识不熟悉的人是如此的思念呢?这样威胁她来宫里,是对的吗?她应该还不知道朕的身份吧,解释?不,让她来宫里,已经是她的荣幸了,那就封她为朕的爱妃吧。皇后这个位置,看来是无法让她胜任的,虽然她很聪明,但是……宫里的暗挣明斗……还是无法胜任的吧。为了能让你在我身边,就只好这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