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很霸道

总裁很霸道

老二的世界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6-10上架
  • 8503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邂逅1

总裁很霸道 老二的世界 7265 2013-06-11 11:57:29

  ‘‘不要,求你了哥哥,不要走,不要扔下我,欠的钱,只要我们努力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就一定能还上的,你不说过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不是吗?哥哥······’’乔安妮哭着在门口抓着哥哥乔安泽的手,紧紧的握突住,不让他离开,一边焦急的说着,生怕一松手,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离开自己。

‘‘安妮·····我···我····哥哥对不起你····’’说完,乔安泽用力掰开她的手,安妮被他不小心用力过失而摔倒在地上,无力的哭着祈求他。"妹妹,哥哥只希望你一直平平安安,发生了这么多事,哥哥也有错······哥哥只能谁说句‘对不起’我的小公主······"就这样乔安泽转身,对于妹妹眼里的无助和祈求,让他心里更是难受,不愿再耽误一刻的时间,就这样离开吧,离开去逃避吗,呵呵,他自嘲的一笑,眼里微湿,也没有去扶倒在地上的妹妹,快步向楼下走去。

乔安妮想站起来去追,却在此时发现头特疼,眩晕,眼睛突然有些模糊,只是一震,又好了,轻轻拍了一下头,不在意的向楼下跑去,街道两边的树叶遮挡着阳光,路上树的影子伴随着微风摇曳,路上空无一人,乔安妮望着街的尽头,哪里还有哥哥的影子,凉凉的微风吹在脸上,泪水已干,她的心此时已经经不起伤害了,为了安慰自己,她无力的蹲着原地给自己一个温暖怀抱,心里默默的道:我知道哥哥永远不会离开的,他说过就算再远,他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刻出现的,哥哥,我一直相信你,妹妹知道你累了,没关系的,你的小公主不怪你,愿你早点回家。

乔氏企业一家是对外开放经营的贸易企业公司,乔安妮的父亲也就是乔氏的总裁乔振,为人和善,是个典型的慈善家,经营公司的同时,会经常带女儿一起做一些公益活动,募捐的很多孤儿中,有大部分长大的孩子都进入了他的公司,这些孩子不为别的,只为感恩。乔振老来得子,对于儿子乔安泽并不像对女儿那般宠爱,一切顺从女儿,乔安泽自然对于妹妹也是万般喜爱,总是喜欢称她‘小公主’,他的老伴乔振的老婆是个完美的家庭主妇,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总得来说很和睦的一家。五个月前,安妮生日,父母正好出差,为了宝贝女儿能够开心过个完美的生日宴会,老两口紧赶夜航班,当夜飞机出了事故,坠入海底,一直没有父母的尸首,过去这么久了,警方多次搜索已经确定那架飞机已经坠入海下,无一生的希望,乔安妮不相信这样的事实,每天都去找关系人帮忙,一边暗自自责自己,觉得一切是自己的过错,每天夜里看着书桌上的全家福照片,默默的流泪。公司的处理,乔安泽毕竟是新手,这么多年乔父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为未来去继承公司而去学习关于经贸的一切,只是说未来的路谁也无法为你做主,你喜欢做什么趁着年轻就去创吧,乔安泽心里对于父亲是很崇拜的,学习设计的他,对于公司的经营一无所知,家里的事情发生过于突然,公司是上市公司,商场竞争对手,谁不是弱肉强食,没坚持两个月公司实在无法经营下去,即将面临倒闭,就这样被一家徐氏企业收购了。乔安泽为此自责,觉得自己无能,尽然保不住爸爸的公司,每天开始赌博嗜酒。欠了一屁股的钱,乔安妮劝说,让他振作起来,为此把父母的住宅也给卖了,为了生活,兄妹两搬进了先住的简陋房子里,乔安妮为了节省,一边打零工一边还要继续自己的学业。

这天上完课后乔安妮收拾着课本准备离开,哥哥走后,乔安妮总是很担心他,这么久都没回来看看她。

‘‘安妮,你哥还是没回来吗?’’好友冰蓝跟乔安妮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而且还一直是一个班的同学,两人到大学了之后感觉可能就是缘分吧。彼此成了好姐妹,总是无话不谈,无话不说的总是腻在一起混日子。冰蓝的家里并不比乔安妮家富裕,应该说冰蓝的父亲也在乔氏工作,是一个总监,一开始冰蓝并不知道乔安妮的真实身份,她不像那些富家小姐那样到处炫耀自己是千金,或者狗眼看人低的去诋毁比自己无能的人,没有,从来没有,她完全不像那些女孩子,长的并不是特别好看,也不爱打扮,普普通通,这样的人在外面晃悠,有谁能知道这是个千金公主呢。冰蓝的父母也是有一次公司特殊安排,宴请每一位公司职员带全家参加商务酒会,冰蓝遇到安妮才知道,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啊。安妮很喜欢她的潇洒性子,两人后来就这样一直,一直到现在,完全可以说比闺密还要闺密。冰蓝得知乔安妮家里发生的事,为她感到难过,为了安慰她,每天陪着她,试图让她从忧伤中走出来,其实安妮的性子她是了解的,虽然总是不爱多言语,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但是她不会明显表露出来,正能量让她总是精神振发,她总是说要像头牛一样努力前进。

‘‘嗯,自从那次走了就一直没回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我有点担心,哎······’’

‘‘好了,别不开心了,也许你哥哥现在已经找了一份好的工作了,你就别为了他再伤心难过了。’’

‘‘希望是这样的,其实我知道哥哥一直想努力做到最好,可是一个只精通于设计的他,公司让他着手,确实压力蛮大的的,他一直希望为帮忙爸爸出一份力,可是力不从心,······’’看着乔安妮又忧伤的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友冰蓝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好了,好了,别这样了,走,带你吃点东西去,你看你最近瘦成什么了都?不要去想了,走吧。’’

学校附近有一家很特别的蛋糕奶茶店,据说是拜年老字号,它的历史很长,可是比学校建立起来的时间相比还要远些,奶茶店里的设计据说是一个老外巴黎人设计的,很特别,周围显得总是有浪漫的气息流动着,这也映衬了店里的名字‘爱尚’,如果你见过巴黎圣母院,那么这里可以说是和它有点想象,很大的空间,所以这里会经常被有钱人短时间包下来某一个特别的小区域举行活动或者可以说是婚礼等等。老板自然也同意,生意吗,来钱了就得转呀。学校的好多大学生经常也会来这里吃点甜点,喝喝茶,聊聊天,或者找个安静的躲在角落看书,两个小情侣谈谈恋爱,总之在这样的地方真的佷舒服。乔安妮和冰蓝两人走进‘爱尚’,看老板娘打了声招呼,老板娘是个东方美人,人又和善,却非常喜欢用西方文化打招呼,看见她们俩进来,直接上前送上一个拥抱,亲吻她们的脸颊:"安妮,冰蓝,你们可是很久没有来了,来老地方坐,我去给你们准备甜点。"。“好的,谢谢老板娘,您越来越漂亮了。”冰蓝打趣的说到。“你这小嘴可真甜,是不是天天都在摸蜜呢?呵呵,不过我可是很喜欢听的噢,呵呵……,好了,不跟你们说了,赶紧过去坐吧。”就这样两人又坐在了以前经常坐的地方,这是一个简单的小庭院,院子铺满草皮,中间是以石头铺满的小道,周围都是高高的竹叶围着的。还未走近,就已经闻到很熟悉,很香的百合香味,绕过竹子,看见摆了几张桌子的庭院,桌子上依然摆放着一束漂亮的百合花,桌子周围都是沙发座,被竹叶遮着,这会儿这里没有什么人,显得很安静,要是平常会碰到熟人同班的学生来此享受着闲散的时光。乔安妮和冰蓝来到这里,找了一个稍微靠角落的地方,老板娘让人送来了一人一杯香芋奶茶,一份巧克力蛋挞,‘‘安妮,你的最爱,老板娘都把咋俩的味蕾摸透了,你的蛋挞,快点吃吧。’’

‘‘没办法,太熟了你懂的,怎么,你又不吃吗,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减肥。”乔安妮真的是不用问她,就猜出怎么回事了。其实冰蓝长的也不胖,169的高个子,才120斤,一头的乌黑长直发披肩到腰,再加上那张圆圆的笑脸,活脱脱的一个大型洋娃娃,不知道班里有多少同学都说她长的真是可爱极了,偏偏冰蓝很不喜欢自己的这张脸,觉得显得不成熟,所以让自己瘦一点,更主要的是小脸变瓜子脸,那就更好了。冰蓝瘪了瘪嘴,嘀咕“你可真不愧是我肚里的蛔虫。本姑凉要的是火龙般的身材,你懂吗?!”

“呵呵……你平常上课零食一堆一堆的,不是姐妹儿我说你,你说你竟吃些没营养的垃圾。能长出火龙般的身材,也垮了,不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排毒不好。”乔安妮此时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晃了晃手里拿着蛋挞,往嘴里送,一边还不忘说她。冰蓝瞪了瞪她,一副无语的表情:“亲爱的,怎么吃也堵不上你这张可怕的嘴呢?”。

“没事的,你可以少吃一点,我一下子也吃不了这么多的’’。乔安妮看着盘子里的蛋挞大约六七个的样子,心想自己哪能吃下这么多呢,浪费也是可耻的。

‘‘没事,你吃吧,待会儿剩下的,我拿走,这样行了吧。’’冰蓝翻了翻白眼,心里念着我是想减肥来着,呼呼~~可就是瘦不下来吗,前段时间刚买的新裙子还没穿,还计划着打算改日把头发做个造型,时尚一下呢。

两人从“爱尚”用完餐点出来之后,已经正是傍晚时分了,远处的夕阳西下,还有一些落日的余晖,片片云朵形成不同的形状,将天空点缀的那么美,令人陶醉。对面的学校沐浴在余晖的晚霞中,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在校外漫步,晚风吹来一阵阵花草的清香随着飘来,使人心旷神怡,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人们常常说到的那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乔安妮叹息的望着这一切,笑了笑,看向冰蓝:“这一天就这样又要过完了,人生真是苦短呀。”冰蓝敲打了下她的头:“喂,我说你这是在干嘛,年纪轻轻的,说这话多讽刺啊。”“事实真的如此,蓝,我要老了,呵呵……”说吧,大步迈开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冰蓝顺道紧随其后,缠着安妮的胳膊:“安妮,我想说你是个奇怪的动物,你脑袋里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那你是不是应该感到自豪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动物和你成为闺密了。要不晚点你帮我把你最近主课的笔记给我抄一份。”乔安妮突然很认真很认真的站住,另一只闲着的重重的搭在冰蓝的肩上,口气坚定的说到。“该死的,你就祸害我吧吧。”两个人在路上就这样有说有笑的继续走着。

刚到家,乔安妮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突然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她努力针扎着,却被人拖着往外走,心里却是很害怕第一次遭遇绑架,还在自己家门口,让谁见着都会害怕紧张。楼道口不知何时停留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乔安妮回来时也没注意到,就这样自己被拖进车去,不管她怎么针扎,腿上膝盖处刚才不小心被磕伤了,‘‘你们要干嘛,放开我,救命啊··救······’’话还没说完嘴被一个东西捂着,晕过去。

乔安妮迷迷糊糊醒了,看了一眼周围很陌生的地方,心想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大哥,他醒了。’’突然耳边有人说道。

‘‘啪···你哥哥呢?哪去了?还钱,欠我的钱还不还,MD,人呢?’’只见一个刀疤脸的男人走近她,伸手甩了一巴掌给她,说道。

原来是找哥哥的债主,乔安妮心里想着。

‘‘不知道······’’乔安妮声音颤抖的小声说着,被打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嘴角还渗出一丝血迹,安妮心里火大的不行,却又不敢动。

‘‘啪···不知道,赶骗老子,活腻了,不说实话是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你哥哥在哪儿?’’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乔安妮稍微动了动身子,微微说道,这再来一巴掌可够难受的,该死的竟然打女人,简直不是男人。

‘‘噢?是吗?那好,既然你不知道,那也不废话了,正所谓父债子还,那兄债自然妹还,那就用你来抵你哥哥欠我的债吧,小妞长得不错嘛,爷也挺喜欢的,做老子的女人也不错。让爷我看上你,也是妞你的福气到了。’’脸上露出色迷迷的刀疤脸盯着乔安妮那美丽的脸说着,手也摸向她的脸。

乔安妮厌深深的感觉恶心,心里害怕再一次袭来,却又不敢动,怎么办,得想个办法,不然就完了,看看周围摆设特别乱,应该是个不用的废弃的屋子,突然灵机一动,乔安妮幽幽的,小声柔柔的看向眼前的人,带着哭腔说道;‘‘好啊,爷你要是喜欢,我就跟着你混,得了,你看我什么也没有了,父母去世离开自己,哥哥不要自己了,既然如此我跟你也很好啊,你说的也对,我真是沾福气了,不过你说,咱们既然就这么决定了,不如我们先离开这,好吗,好脏呀,这里·····。’’

‘‘嗯,不错,妞这性子够爽快,好吧,既然你这么识相,你就跟着我吧。走,也带你去个更好的地方。’’满脸恐惧的乔安妮稍微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深吸一口气,然后看那男人转身往外走,自己倚在墙上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这时看见身旁有个微粗的棍子小心翼翼的拿起来走到他的旁边,在他还未反应过来,重重的打在他的脑后勺上,大汉瞬时到了下去。

‘‘啊。死丫头,你敢偷袭,你·····外面你们都是废物吗,快进来。’大汉捂着受伤的脑袋喊道(大汉其实是他们的老大,他手下刚才在外面守着)。突然听见老大急促怒吼的声音,赶紧闯进来,看见老大躺在了地上,头上还流着血,几人赶紧围了上来‘‘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乔安妮看见门口的几个人都去扶那自称老大的人,自己看准时机打开门夺门而出。

‘‘死丫头居然敢跑,赶紧给我追,傻愣着干什么!?快呀,废物,废物,快追去,先别管我····’’屋内男子气急败坏的吼着,这帮没用的废物,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人,怎么能这么让她白白的跑了。

乔安妮出屋后发现这里原来是拆迁过后留下的的废屋,看着周围的环境,心里不知所措,撒腿慌忙顺着旁边乱七八糟的堆上踩过去,突然看见一个破烂的大竹筐,心想天助我也,顺势钻了进去用它盖住自己。

‘‘MD小丫头骗子跑的倒是挺快,跑哪去了?人呢?’’只听见那些人里有人嘀嘀咕咕,慢慢的声音越来越远。乔安妮悄悄站起身,看了一眼四周,好像远处有倒塌的废墟,扔掉筐子,试着往另一边慢慢的走,黑乎乎的夜里,让人害怕,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七拐八弯的附近好多胡同巷子,乔安妮一个人在黑乎乎的夜里慌乱的跑着。

徐天翼心情很不好,最近公司的事情让他显得很累,正好叫上了几个好友一起去“蓝夜”放松放松,刚把车开到停车场,准备下车的他突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一个头包着花步的女子一瘸一瘸的在停车场外,向这边慌乱的跑着,一身的衣服有些凌乱。徐天翼本来不打算管闲事的,冷笑一声,下车锁好车大步向蓝夜走去,手机此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到了,马上,你……哎!……”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用力撞了一下,措手不及手机掉在地上,徐天翼脸一黑瞬间怒吼:“找死!”。嘭···不会吧,累死我了,又要倒霉被抓了不是?乔安妮回头看了一眼。咦?帅哥?不会吧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只见这个人一身黑色风衣,黑色长裤,个人很高,脖子上挂着一个镶着红色宝石的骷髅,他怎么怎么会这样看自己,满脸的怒气,等等,他说找死,完了,不会吧,又要被抓了。

“老大,找到了,这妞在这儿呢。”刚才的那几个人一起冲了过来,受伤的那个人头部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看见乔安妮傻愣愣的看着他,那老大得瑟道:“怎么,怕爷了,那就乖乖跟着我走吧。”完全不看一眼徐天翼那副地王爷震怒的表情,就伸手去拽乔安妮。乔安妮向徐天翼一点点的挪动,她的害怕已经不是言语可以表达了,肩膀微微颤抖着,眼里的泪强忍着不让流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乔安妮突然转身拥抱着徐天翼,祈求的说着,眼泪一下子全部涌出沁湿了他的外套。

徐天翼看着怀里的女人,抬眼看去几个大汉冲了过来,手臂抱住怀中的女人,轻轻的安扶:“乖,别怕”。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见不得女孩子哭哭啼啼吧,心里有些不忍心看这个女孩子受到伤害,看她无助的样子,徐天翼对于手机的事情早忘了,眼神伶俐,不懈的冷冷的口气:“看来你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

那老大看见自己中意的女人竟然在一个小子怀里苦,说话口气如此狂妄,眯起危险的小眼:“小子,你谁呀,识相的给爷让开,不然有你好看。”

突然远处传来声音,“吆~~是谁这么胆儿大,尽然和我们徐大少甩架子。啧啧……来,让我仔细瞧瞧这是谁呀,吆!?……这不是……你小子够胆儿。”说话走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起约好的在蓝夜等待中的南宫飞羽,徐天翼的好友,半天没见人来,谁知听手下人说徐少在车场出了点状况,想看热闹,又怕被徐大少修理,索性拉着子俊一起来,这不刚过来,就发生这好事。徐天翼是个洁癖,怎么会容许这么凌乱不堪的靠近他呢,有意思,有意思,看来好戏要来了。徐天翼也不说话,依然冷酷的站着,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有怀里的女人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南宫飞羽看着受伤冲动的大汉;‘‘各位有什么事吗?’’

大汉不理会他,向兄弟们示了一眼色,目标很显然就是徐天翼怀里的女人,一小子抢词道‘‘小子,把这女人交出来。我们老大你惹不起的。’’

徐天翼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冷冽,南宫飞羽揉揉太阳穴,完了,看来有人又要倒霉了······

这时就看到负责管理治安的保安与经理匆匆忙忙的赶来,恭敬的向南宫飞羽鞠着躬。‘‘南宫少爷,对不起,打扰您了。’’经理连忙转头瞪向那群大汉,这些个没脑子的,眼睛长着是做什么的。怎么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往里闯闹事。‘‘还不离开,这里也是你们可以胡闹的’’怒斥着那些不动的的大汉。这时他们的老大走了过来‘‘韩经理,我的人怎么就不能来这里了?’’经理看了一眼进来的人,原来是李麻子这个不要命的,他也是这附近有了名的小混混头儿,直接过去道‘‘李老板给个面子,有话咱们随后慢慢说。’’李麻子拂开他的手,看向徐天翼,然后眯起眼看着他怀里的女人,‘‘只要带走人,我李某绝不伤和气’’

在徐天翼怀中的乔安妮瑟瑟发抖,原来身边的这人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可是虽说碰到好人了,也不能连累别人一起倒霉吧,不行,再这样下去这些人也会被自己连累的,大不了被抓后再想办法逃,想要支起头来,却被那男人紧紧地拥住。不解的抬头看他,只见他抬起头看向李麻子。‘‘飞羽,问清楚什么事,解决掉。’’徐天翼从口中吐出没有温度的一句话。

‘‘这丫头的哥哥欠我们老大钱,现在把我们老大打伤了,人就跑··’’一个没眼力见的小混混嚣张的说到。话没说完徐天翼向边上一直不动的陈子俊看去‘‘子俊’’

‘‘知道了。’’说完掏出支票刷刷的写下,站起来走向那人。李麻子狐疑的拿起支票看了一眼吓得哆嗦,五百万的支票,而且那个男人居然是徐氏帝国的徐天翼,哼!便宜这个女人了,下次走着瞧!

‘‘拿了还不滚。’’南宫飞羽不耐烦的说道。‘‘是是是,得罪了徐少,得罪了南宫少爷’’李麻子连忙笑脸相迎,转身被手下几个扶着离开了。‘‘老大,刚刚您·····”“以后看见他们远点,尽量不要惹火上身,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商界三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那站着的三个人居然是徐氏帝国总裁徐天翼和地产界南宫府的大公子南宫飞羽,还有金融界的冷面人,陈子俊。所以吩咐下去弟兄们别招惹他们。那个小女人咱们随后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