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很霸道

她不记得他1

总裁很霸道 老二的世界 4046 2013-06-11 11:57:29

  乔安妮将自己的衣服叠好装进袋子里,用吹风机吹了吹自己长长的黑发,看见屋里没人,可能是出去了,一直没有注意屋里全是黑色的,落地窗帘以及床上都是,看来他好像比较喜欢黑色。这个房间居然虽大,可是摆设却很简单,看向用浅灰色印花黑色花的窗帘拉着,露出一条刺眼的缝隙,乔安妮站起身朝着落地窗走去,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景色,放眼望去都是各式各样的树木和花草,而且最多的还是薰衣草,却始终看不到围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房子?是宫殿吗?这简直是翻版的普罗旺斯。赤着脚拉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九月的天还是很炎热,现在是中午,太阳更是高高的挂在天空,可是周围绿化太多的关系这里却感觉不到那股窒息的热气。俯在阳台上看着外面,任风吹乱着她的长发,昨天发生了太多事,让她都来不及消化,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昨天她为了躲避那些要债的人,闯进了他的视线,而她居然就这样跑到了她的身边无理求他帮助她,当她以为她的人生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帮了她,而她居然为了还钱稀里糊涂的睡了一晚,这不就是等于上了他的床,对于她来说感觉女孩子家的脸真是丢尽了,突然嘴角滑过一抹自嘲的笑容,最后她还要以陪他七天来还那五百万,只是对象从多人换成了他一人而已,这七天要怎么熬呢?

坐在客厅吃着午餐的徐天翼看见乔安妮从楼上走了下来,衣服很合适看起来,看着她长长的直发以及那身粉色系的连衣裙,徐天翼走神了,恍惚了一下‘‘彩林······’’喃喃道。

乔安妮看他换了一件简单的衬衣,不过穿在他身上依然有种王子般的矜贵,他很美,美的好像书画里的妖精,有时太过美,也是件很恐怖的事情。他眼珠像乌黑的玛瑙,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深深让人妒忌,只见他薄薄的唇角有末奇异的笑意,似乎在看她,又似乎不在看她,恍若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

‘‘那个,我······我可以走了吗、?’’乔安妮站在他面前,有些尴尬的缓缓开口问道。

他不再看她,静静的喝着那桌上备好的牛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拿起林嫂递过来的报纸,认真的看着,眼珠透明的有些淡漠,过了好一会儿,乔安妮感觉自己站着腿都要麻了,心里都快把他祖宗八辈骂完了,什么人,太不礼貌了,好歹别人问话呢,也不回答,还当没听见。

‘‘林嫂!···’’徐天翼突然抬头看向她,凌厉的眼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走?走哪儿去?以后就住在这里!坐,用餐,胖点好看。’’他邪恶的说道。

‘‘哦······那个······那个我想先回去拿点东西,我·····’’乔安妮红着脸微微道。

‘‘早去早回!希望你不会溜掉。’’徐天翼打断她的话,伸手手指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冷冷道。

“痛……”下巴好痛,该死的,咱俩有仇吗?安妮皱眉,身子微微向后倾斜,想远离他的毒爪。

他松手,起身拿起旁边衣架上挂着的外套,转身离开,没再看她一眼。

见他走了,乔安妮稍微拍拍胸口呼了一口气,好紧张,下巴好痛死了。低着头赶紧吃东西,突然旁边林嫂和蔼的说道‘‘乔小姐,你要是不够,我去厨房再帮你弄点菜。你慢点吃,别着急。’’

‘‘不了,不了林嫂,已经够了,我快饱了,谢谢你,林嫂。’’看着林嫂又在旁边给她往碗里夹菜,心里有些酸酸的,有些思念父母了,现在自己只有哥哥最亲的人了,可是,哥哥你在哪儿?妹妹好想你。

吃过饭后,上楼拿着自己的东西和林嫂道别,走了出去,这里基本都是大户人家,所以打车真的很费劲,在路边来来回回好半天看见了一辆小的车,打车离开后,先给冰蓝打了个电话,那天和冰蓝一起找了一份工作,恰巧是那家蛋糕奶茶店里缺人手,就去了。

‘‘····喂·····怎么了?安妮。’’

‘‘冰蓝,你能不能帮我请个假?’’

电话一头的冰蓝摆放着货架上的咖色的蛋糕,歪起头,‘‘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o⊙)…呃,今天她轮休吗?‘‘哦,呵呵,我给忘了,那不说了。’’

‘‘嗯。’’

挂上电话,乔安妮看着快到家门口了,下车回去收拾收拾之后,写了一张纸条‘哥哥,家里这几天我不在,可能会去学校住,你回来之后别忘了给我打个电话,想你的妹妹。’。这个家是后来和哥哥一起买的,空间不是很大,但是足够两人住,父母走后,原来的家里的大大小小的家具能处理的都处理了,那所房子钱给哥哥还债给买了,后来两人剩了点钱买了这么一个小地方。本来安妮想着从此以后能和哥哥安安稳稳的生活,谁知道哥哥好赌的钱太多了,所以好日子总是不长,债主上门了。

徐氏帝国大厦,徐天翼正在审批者合同资料,坐在对面的好友南宫飞羽一直笑咪咪的看着他。突然抬头看着好友‘‘怎么闲的不行,看我笑话。’’

‘‘没有,没有,我只是好奇,那丫头怎么样了?不会真被你吃了吧’’南宫飞羽正紧的说着。

徐天翼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工作,秘书给南宫飞羽泡了一杯茶,他喝了一口,又道‘‘咱说正紧的,那丫头看着那么善良,你别·····’’

‘‘你多嘴了,还有你跟她很熟吗?!’’这一口一个丫头,听的他想揍他,心里有点不爽,丫头只能他自己叫,她现在是他的。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知道你做事自有分寸,但是我今天来是告诉你彩林快回来了。’’说完就走了。

徐天翼手拿着笔,突然一顿,回来了,回来了,不是说永远不会回来了吗?为什么、?当初那么倔强,他求她留下,她连头都不回就走了,其实自己完全可以用‘罗刹’的势力找回她,留住她,‘罗刹’是他背后的一个强大组织,应该说是黑道上最厉害的组织,想知道的事无所不能,每个强大的企业背后都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像他是‘‘罗刹’’的幕后掌权人只有陈子俊和南宫飞羽知道,就连彩林都不知道。其实既然走都走了,强留也无济于事,就这样放手何尝不好呢。从那以后,自己一直以为能忘记她了,人都不是说‘初恋是最难忘记的’吗,就算她背叛了自己,可是心里依然还是放不下她。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时间,起身站在窗前望了望,已经很晚了,马路来来回回的车子的路灯朦朦胧胧,好像有雾气,就像自己的心一样压抑喘不上气来,哎····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小女人,她,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自己,感觉好奇怪,才认识没两天分开就一下午的时间,就有点想她了。

乔安妮离开家后很晚了,准备打算回到乔安妮的住处,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胃不舒服,可能又是不按时吃饭又难受了,这个习惯真的很不好。一路上都是呼啸而过的车辆,只有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乔安妮难受的蹲在地上,额头的细汗留着,脑袋也开始犯迷糊,刚要坚持试着站起来,没想到就晕过去了,看来要与硬邦邦的大地接吻了。突然落入一个好温暖的怀抱,是谁救了她?她想试图看清楚一些,眼睛始终睁不开,最终还是没如愿。

‘‘喂,是你?醒醒,你怎么了?醒醒……’’陈子俊刚从朋友那边参加完宴会,开车往回走,突然看见路边熟悉的背影,好像是她,赶紧把车停路边,速开车门冲出去接住了晕倒的乔安妮,‘‘醒醒······’’看她这个样子,赶紧抱进车里,开着车往医院跑。

看着床上躺着的乔安妮,陈子俊再次确认了这个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人,先前一直不敢去认,一直以为是错觉,看着有些熟悉的她,没想到五年的变化,她好像比以前更漂亮了,真的是长大了,只是怎么会事,她的身体怎么那么弱,而且那次她怎么会欠钱而受伤会呢,怎么回事,她你这些年遭遇了什么?

‘‘嗯···’’乔安妮微微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我怎么了,这又是哪里?转头看见背着她,倒水的男人,‘‘你是······?’’

砰·~·!玻璃杯掉在地上,一向很冷静的陈子俊转身,以为是错觉,激动的看着她,突然抓着她的双肩‘‘乔安妮,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吓着我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头还痛吗,你说话,你怎么了?’’

乔安妮愣愣的看着他,‘‘哦……我,没事,不过你这样子,把我倒是吓着了,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吗,我好像记得我······’’

‘‘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还有钱的那件事?’’陈子俊急急地打断她的话,这会儿像个孩子一样,这要是被认识他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眼花了。

‘‘呃······?’’乔安妮微愣,这是怎么回事‘‘先生,我们以前认识吗?我记得你不过是那次和他在一起的救过我而已。我们很熟吗?’’她意有所指的问道。

这时陈子俊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麻木,她不认识我了吗?‘‘你不记得我?’’

乔安妮点点头,疑惑,我们以前认识吗,为什么我没有印象。

“好吧,没事,你先休息一会儿,昨天在路边见你晕倒了,我把你送到医院,你整整昏迷了一晚上,现在又是空腹,我让下人帮你弄点清淡点的粥。’’说罢向外走去,看着他的落寞背影,乔安妮说不出来的歉意。

半小时后他提着弄好的清淡小粥,手里还拿着一朵玉兰花,走进她面前‘‘送给你。’’

‘‘给我的?谢谢你,这我最喜欢白色的玉兰花”。她闻了闻又说道“记得在上高中学校时特别喜欢闫达蔚的现代题材《白色玉兰花》了,里面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现在我都还记得。我说给你听。’’乔安妮笑着闭上眼睛,回味着‘‘····当春花初放的惊喜在人们的意识里渐渐淡却,柳叶已经疯长到无人再怀着踏春的心情去采撷时,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雨后的夜晚,白玉兰的椭圆的花苞静静地立在了枝头。不久,花朵静静地绽开了。嫩黄的花蕊紧紧地抱成一团,在花朵的中心,显得是那样地慎重而妥帖。淡淡的清香随风阵阵沁入人心,仿佛让人回到了年少的时光,那些纯情如水的岁月在心底一次又一次地被重新唤起。当爱情的果实开始悄悄地孕育,白玉兰纯净而丰腴的花瓣也开始静静地衰黄和低垂。原来,生命本是无怨无悔的。短暂而静美。······怎么样好听吗?’’她尴尬的脸红的问道,自己脑袋怎么老断片,这是在做什么,干嘛傻乎乎的说这些,而且还不是很熟的人。

陈子俊迷恋的看着她,温暖一笑,听到她问话,直接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其实她说话的声音更好听‘‘来,赶紧喝粥,别凉了。’’

‘‘哦,那个我们一会儿就出院把,我已经没事儿了。我今天学校还有课,所以……’’乔安妮不好意思的说。

‘‘陈子俊。我的名字。’’陈子俊摸着她的头,笑着说‘‘你身体刚刚好,不能太累,先休息会儿,我待会儿送你到学校,不用担心迟到的事。’’然后将小粥端给她。

“谢谢你,陈……子俊。”她同意的点点头,开始吃着小粥,心里暖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