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很霸道

原谅

总裁很霸道 老二的世界 2707 2013-06-11 11:57:29

  时间说快也快,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乔安妮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在陈子俊家里待着。整个人也瘦了一圈,徐天翼也一直没有出现,说没有出现倒不如说是乔安妮一直没有注意到他。她心里时常问自己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经常听人说‘有缘无分’,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天,乔安妮在学校的课程忙完之后,觉得无聊,又不想着急回家里,只好为了排解忧愁,去学校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一直没看时间。没想到等出了校门已经接近晚上,十月中旬的天气,在北方晚上已经有些冷了,路边也没有什么人出来散步了。街道边银杏树微黄,随风枝叶莎莎响。

乔安妮一个人走在街道边,陈子俊因为临时有事情没来接她,要是平常总是会亲自来接她,本来想打车回去,但是想了想,不想那么早到家,于是步行着回去。但是此时的她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远处的路灯下站着几个男子在聊天,乔安妮看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向自己这边看,心里有些害怕,于是加快脚步跑了起来,谁知那几个人竟然追了上来,抓着她的肩:‘‘小妞,跑什么,大爷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

‘‘没,没,我是在??????我是在那个锻炼身体呢!’’乔安妮故作镇定的说道。心里想真是的,女孩子再怎么跑也不如男孩,而且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刻,看来要完了,自己平常为什么不好好锻炼身体了,真倒霉。。

‘‘是吗?那大爷我们几个陪你一起吧?’’只见那几个男子围着她,好似怕她有逃跑的机会。

‘‘放开她!’’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乔安妮的耳朵里,心里一暖,眼泪差点掉了出来。在她还没来得及转身看一眼那个熟悉声音的主人时,就见那几个围着自己的男子,有几个突然就冲去将他围住,其中一人伸手拍拍他的肩,笑道:‘‘放开她?小子,你是在跟爷说话吗?你算老几,凭什么让大爷我放开她,你说放就放?!小子有多远滚多远,你?????’’,话还没说完,徐天翼打断他的话:‘‘安妮,你没事吧?’’他此时什么也不关,眼里的担心,紧紧的盯着安妮。

‘‘天翼?!……你来做什么,你走,你们放了他吧!我不认识他。’’乔安妮看到了他的身影,没想他又一次在危险中来救自己,自己凭什么要让他这么对自己,他不是应该在他前女友身边吗?他现在来做什么,干嘛在我危险的时候出来,既然半月都没出现,现在这又是在做什么,她不需要他的帮助,不想让他处于危险中。

“安妮!”徐天翼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心里很生气,这么久,他的心如同着了魔,天天想着她,如果不是她生病了,他不愿让她受伤,每天偷偷在远处看着她,看她出事,赶紧来救她,而她却这般说,不愿见到自己吗?是这样吗?他不愿相信她就这样把自己踢出她的世界了,越想越生气,他怒吼道:“你就这么不愿看见我……”

‘‘哎吆,看不出来,怎么都在爷跟前演深情呢!妞,你不认识他,是吧?!好,哥几个,给我狠狠的揍那小子。’’乔安妮听到那人这么说,更是着急了,拼命的开始挣扎“天翼,你快走,快走啊!别管我……”

可是徐天翼怎么可能眼睁睁的不管她呢,其实这几个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他完全能对付,但是此时他心里却有一计,他不想还手对付那些人,他想看看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有没有位置,就赌了,他知道自己好傻,可是他就是想这么幼稚一次,如果她能回到自己身边,眼看着几个人上来拳打脚踢对他。

乔安妮心痛的看着被打的他,想要走到他的身边,自己却被那个抓着她肩的男人死死揪着,眼看他们那么多人和徐天翼一个人拼,多人欺负一人,怎能被打过呢,就算徐天翼三头六臂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最后被几个人打晕呼呼的,鼻青眼肿。乔安妮见状狠狠踩了一脚挟持自己的那人一脚,在他松手的那一刻,迅速跑到徐天翼的身边,抱着他的头,哭喊到:‘‘天翼,天翼,你醒醒,你快醒醒,你可别吓我??????’’一边摇晃着他,一边哭喊道。

远处有路人见此有人打架,好心人帮忙报了警,警车嘀鸣声由远而近,那几个人听到之后,撒腿慌忙逃跑了。

‘‘安妮?????对不起?????’’徐天翼听到她哭着喊自己,心里如涌入蜜般甜蜜,知道她如此担心自己,开心的傻看着她,糟糕,挨揍太狠了,浑身难受,痛死了,就这样努力的虚弱的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晕了过去,手却紧紧抓住她的右手,不松手。

‘‘不??????不??????徐天翼你给我醒醒,听见没有,我让你醒醒,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你给我醒来??????’’乔安妮看他又晕了过去,瞬间感觉这半个月依靠自我催眠打造出来的世界在一瞬间土崩瓦解,想要忘记,却偏偏记得很深,人即使能预感到将会有影响自己命运的事情发生,也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反映。

医院陈子俊接到电话赶来,看着病床上的两人,叹了叹口气,一个伤得那么严重,一个现在还是昏迷不醒,两人的床紧挨着,彼此的手紧握着。早上高博告诉他安妮被确认为白血病,唯一的救治办法是换骨髓,因为发现比较早无生命危险,但是救治风险60%,能尽快找到合适骨髓的进行移植是最好。为此,陈子俊去了乔安妮父母的朋友家打听了一些关于他们家的事情,只是知道的都说她有个哥哥,想想也是不可能,毕竟他们不是亲兄妹,唯一的办法只有去国外找那个金律师,听说他不只是她父亲的律师,也是多年从小到达的知己。也许从那里会有很大的发现。谁知道中间竟然会出现这事,看到病床上的乔安妮梦里絮叨着:‘‘天翼,天翼,不??????啊??????天翼!??????’’突然真开眼看到陈子君看着她,眉头紧锁,慌忙抓住他的胳膊:‘‘子俊,快,救救天翼,他出事了,快??????’’

‘‘安妮,他没事,你看他就在你旁边。’’陈子俊见状赶紧安抚她。

乔安妮看着徐天翼竟然也在这里,自己的手被他紧握着,眼里破涕为笑:‘‘子俊,他的伤势怎么样,会不会很严重?’’

‘‘没事的,他只是轻微的受伤,因为太累,所以还没醒过来,休息一下就好了。’’陈子俊说道。

‘‘哦。’’乔安妮下床坐到徐天翼的病床前。

‘‘你也再休息一会儿,等他醒了,我叫你。’’陈子俊不愿意她这样总是为别人着想,却总是不顾自己,何况她的身体也不好。

‘‘不了,子俊,我不累,我想就这么看着她醒来。’’陈子俊本想再阻止她,又听到她说:‘‘没事,我会好好听话休息的,只要他醒来。我不再那么担心着急了,我这次一定会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让你再担心。你可以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等他醒了,我就回去。到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陈子俊和她相处了这一段时间,也知道她是个固执的人,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摇摇头不再说什么,笑了笑,转身出去。

看着徐天翼胳膊处缠着绷带,脸上也有伤的地方,还有嘴角的淤青。乔安妮有些心疼的唠叨:‘‘明明是一个人,你干嘛逞能,装英雄救我,现在倒好,躺在这里让我担心。’’

‘‘可是我不救你,谁救你,难道要眼睁睁看那些人欺负你吗?’’徐天翼刚醒就听到她在说自己,不满的说道,看看了周围,知道在医院里,皱了皱眉头,自己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在医院待着,真的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好像也没吃亏,他深情的看着乔安妮,心里暖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