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二章 龙的传说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906 2013-07-10 14:10:25

  采访车驶过了都江堰,正往汶川方向开。“前面是映秀镇啦。”老苏说。他刚说完就来了个急刹车,那车轮在路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车头还差点撞到前面一辆军车的屁股上。“咋个了,堵车了么?”王军抬起头问。“好像是吧。”老苏说。

老苏开了车门到前面去看情况。姜玲也下了车,王军放下电脑也跟着下了车。就看见公路两边都停着上百辆车,那辆军车上的司机是个年轻英俊的士官,他笑嘻嘻的跟玲玲打招呼。玲玲就走过去跟他搭话。王军瞟一眼那个兵哥司机对老苏说“这个哥子长得很帅。”老苏说“当然啦。不然姜玲会理他么!”

王军回头向玲玲哈哈的笑了笑,玲玲的脸刷地就红了。“眼镜狗。”她轻声的骂了句。“前面滑坡了。”年轻士官对她说。“哦。会堵很久吧?”玲玲问。

“也许吧!”年轻士官看了一眼前面说“我经常跑这条路,没有一次不堵车。”他开了车门,从驾驶台里跳下来,就站在玲玲面前,很想跟这个美女记者握握手,却又不敢伸出手来,“我叫马文兵。”他说。

姜玲觉得自己面前立着一尊神,她有些情不自禁,还有点心慌意乱,“哦。我叫姜玲。”她说。那马文兵眼里流露着敬慕的情感,目光盯着玲玲那张温柔漂亮的脸说“在电视上见过你,很喜欢看你主持的节目。”

玲玲不敢正视他那火热的目光,却又想多看他几眼。她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样激动,这在其他年轻男人面前是没有过的呀!“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她心里想着,却脱口就问“你是消防兵呀?”话一出口就恨自己怎么这样问人家嘛。在人们的观念里,消防兵是最普通的兵种呢。

马文兵却很自豪的说“是啊!在州消防中队开车,可惜刚入伍,还没满两年呢。”他的声音也很温和,很好听。“为啥不去考空军呢?”玲玲问。她觉得这么一个英俊男人当空军很合适。“考过。身体不合格。”马文兵笑着说“我的血小板偏少。”

玲玲瞟了一眼他的脸,发现那张脸有些苍白,像天空灰蒙蒙的云。她的心情开始平静下来,不像刚才那样热血沸腾了。“可惜。不过没关系,凭你这样的资质在哪儿都能有前途。”她安慰他说。

马文兵点点头问她“你们这是去哪里采访?”“羌寨。”玲玲回答。她望着前面一动不动的车辆,又喃喃的说“不晓得还要堵多久哪!”“如果就这样一直堵个三天三夜就好了。”马文兵心里想。

老苏和王军走到前面,就看见一块大石头横在公路中间。十几个修路工在清理路上的泥土,一辆推土机拼命地把那块大石头往公路边推。王军惊讶的说“好险哪!幸好没有砸到车顶上呀!”“那就车子和人都砸成肉排啦!”老苏说。

老苏看了看前后两边的车辆,焦急的说“恐怕会堵很久呢。这条路经常堵车,有时候要堵几天。”王军听了更着急“完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如果堵上几天,不被饿死也被吓死了。”

“慢慢等吧!”老苏点然一只香烟吸着说“这是一条通往川西北山区的生命路,就像人的大动脉,一旦堵住了,整个西部就成了个孤岛了。”

两个男人说着话就往回走。王军看见姜玲正和那兵哥司机谈得火热,就要上去凑热闹,老苏拉了王军一把,两人就不声不响的回到车上,从车窗口悄悄看着她和马文兵。玲玲那清亮悦耳的笑声打破了大山里的沉寂。

等待了好一阵,才听见前方传来轰轰隆隆的巨响,是那块巨石被推土机推下了山崖。一群白鹭惊飞起来,鸣叫着向禄色丛林里飞去。

前面的车终于慢吞吞的移动了。玲玲带着一脸朝霞回到车里,老苏和王军就盯着她笑。老苏微笑着说“那兵哥司机长得真帅。”玲玲脸上带着灿烂的笑说“他叫马文兵。是马尔康消防中队的,才刚入伍。”

“哎!可惜不是宇航员。”王军说完就嘻嘻的笑,老苏乐得笑起来。玲玲才晓得两个同事在取笑她,“好哇!你们,”她羞怯得捂着红彤彤的脸。

采访车驶过了那个危险地带,老苏轻松地开着车。王军见玲玲还不住地回头望那辆军车,就打着拍子唱起了歌:“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三个男人都想她,”玲玲也拍着手唱:“眼镜狗,四条腿,四只眼睛一张嘴。”

两人正唱得欢快,老苏突然又来了个急刹车。王军没防备,就一头撞在前排的椅背上,“哥子。你有毛病嗦!”王军护着他鼻梁上的眼镜喊叫。玲玲也惊问“没堵车嘛。你刹车干啥?”

老苏额头上惊出了汗珠“路上有只大鸟,我好像碾着它了。”他说完就开了车门下去看。玲玲急忙下车去,两人就在车前车后埋头找。“奇怪,我明明看见一只大鸟站在路上嘛。”

玲玲也觉得有点怪,她抬头看天,那灰蒙蒙的天上有几只老鹰在盘旋着飞。原来老苏看见了老鹰的影子。玲玲回到车里,笑着对王军说“他看见的是老鹰的影子呢。”王军没笑“这哥子今天有点怪。”他说。

老苏上了车,他脸上挂着微笑说“可能是我眼睛花了。不过,开车还是小心点好。”玲玲和王军都笑了。老苏又开起了车。行驶了一阵,他见姜玲沉默不语,好像在想心事,就问“玲玲。你晓得四川这个名称的历史么?”

玲玲漫不经心的说“晓得,三国时候四川是一个大国。”老苏盯着前方,沉稳地握着方向盘。“还有更远古的历史。”他说。王军听了就笑“远古么?四川盆地是一片汪洋大海。”老苏接着讲“对。是一片汪洋大海。海里还住着四条龙呢。就是青龙,白龙,金龙和花纹龙。”

王军听了又笑起来“哈哈!龙也有花的呀!”玲玲回头瞪了他一眼“眼镜。你别打岔好不好。”王军不敢吭声了,只顾埋头弄着电脑。“那是一条母龙,”老苏说“那三条公龙都爱着这条母龙,于是就展开了一场生死决斗。”

王军又插话了“哟。还是三角恋爱关系哪!”玲玲又生气的骂他“眼镜。闭上你那乌鸦嘴!”

王军只敢悄悄的笑。“后来呢?”玲玲问。她喜欢听老苏讲故事。老苏又说“那三条公龙的争斗,直搅得海浪翻滚,天摇地动。很快就惊动了天庭,玉皇大帝就派天神大禹下凡。那大禹好生厉害,他用一把神斧劈开巫山,让海水流进了大海,这里就变成了一片宽阔的盆地。”

“这点儿知识连小学生都知道嘛”王军怪声怪气的说。老苏听出王军是在嘲笑自己,就闷着头不吭声了。玲玲望着老苏那张圆胖的脸说“苏哥。别理他,你讲你的嘛。”老苏是怕玲玲路上寂寞,就笑了笑说“后来那四条龙就逃进了大山谷的四条河里隐藏起来了。那四条河就是现在的青川,北川,金川和汶川。”

姜玲惊讶的说“原来四川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呀!”王军看了一眼老苏“这哥子今天有点怪啊。”他心里想。老苏平时不爱说话,他今天的神情的确有些怪。

公路上的车很多,一辆接一辆,像一条滚动的长龙。采访车就夹在这条长龙里慢慢行驶。老苏又讲起了他的故事“那四条龙不甘心被困在深山里,就经常跑出来兴风作浪,残害生灵。天神大禹就用他那把神斧,劈起一座大山,把四条龙锁进了深山峡谷里。那座山就是这龙门山。”

龙门山就在他们头顶,山顶上飘忽着乳白色的云,山谷底就是那条奔流不息的岷江。玲玲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她还在想着那个神话故事“这座山恐怕锁不住那四条恶龙吧?”王军说“按逻辑推理,一座大山怎能锁住四条妖龙嘛。”

“人家天神大禹也晓得锁不住它们,就向玉皇大帝要了两把神剑插在龙门山关口上。还在那里修起一座镇妖阁呢。”王军插话说“那个关口就叫剑门关,镇妖阁就叫剑阁,那个县也叫···”玲玲听出他的话有些怪声怪气,就回头冲他喊“眼镜。你多嘴呐!”王军就笑。

“就到映秀镇了。”老苏说。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明白王军是瞧不起自己,就闷着头只顾开车了。“人家是本科生嘛。”他想着,就加大车速,朝前面那个朦胧的小镇上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