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四章 老苏的传奇故事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258 2013-07-10 14:10:25

  老苏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的路,那段路面有些坑洼不平,那是近来的山体滑坡造成的。他就尽量找平坦的路面开。过往的车辆也在这里慢下来,摇摇晃晃的从他们的车身旁驶过去。“快到汶川了。”他说。“我爸要我买点黑木耳回去呢。”姜玲笑嘻嘻的说。她刚跟她爸通完话“我爸跟我妈一样啰嗦呐!嘻嘻!”

老苏心里想“你也好不了多少,没话找活的就说了十几分钟。”正想着,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肯定是我老婆的短信呢。”他说。玲玲拿过手机打开看“一定还是那句,哈哈!这次还多了一句呢。她要你在山寨摘一束杜鹃花送她哪。”

“她很喜欢杜鹃花。”老苏说。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也喜欢杜鹃花,可惜城里很难买到。”玲玲说。王军对电脑很着迷,“到了老寨子,我送一束给你嘛。”他两眼盯着电脑显示屏说。玲玲回头瞪他一眼“谁要你送!我不晓得自己去摘吗?”王军就默默的微笑。

老苏的心情舒畅,话也就多了“玲玲。你了解羌族的历史吗?”他问。玲玲摇了摇头说“不太了解。”老苏就说“其实,我们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悲壮历史呢!”他就像讲故事那样,边开着车边讲。

他说那个天神大禹战胜了四条妖龙后,看见这里变成了一个土地肥沃的大盆地,就从大西北带领羌氏部落的牧民,翻山越岭的走了好几年才来到这里。大禹又领导着他们开渠种田,养蚕放牧。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才把四川建成了现在的天府之国。

玲玲听得很入神,她心里油然升起了对身边这个男人的敬重感,“想不到他平时少言寡语,心里还有这么多学问哪!”她感慨的想。王军听了却有些不耐烦,就阴阳怪气的说“哥子。好生开你的车嘛,这条路上很危险,你别把我们送上一条不归路呀!”

“呸呸呸!眼镜狗,闭上你那乌鸦嘴呐!”玲玲温怒的骂他。老苏也不高兴了,他本来还没有把故事讲完,就闷着头不吭声了。玲玲最怕寂寞的长途旅行,就说“苏大哥。你别理他。”老苏知道玲玲喜欢听他讲故事,他沉默了一阵才说“其实。羌族人才是正宗的四川人哪。”

玲玲点点头说“这个我晓得。我妈说我们的祖先在广东呢!喂。眼镜,你的祖宗是在哪里?”王军抬头看了她一眼,正要说甩话,老苏开口说“他的祖先一定在湖南。”王军问“你咋晓得?”老苏就说“因为,因为湖南人都喜欢养鳖嘛。”

玲玲明白老苏的意思,她知道王军也喜欢养鳖,就开心的笑。王军想了好一阵才明白“好哇!哥子。你骂我是王八。”说着就举起拳头要朝老苏身上擂。老苏乐得哈哈大笑“别闹。前面是危险路段呢!”

王军就收起拳头朝前面看,果真看见他们的车子正行驶在陡峭的悬崖上。“这一拳先给你哥子记着。”他说。玲玲笑得更开心了“四眼王八。”她乐滋滋的说。王军没理她,“好男不和女斗。”他心里说,就又埋头玩他的电脑游戏了。

采访车驶过了那段危险的山路,就来到宽敞的山谷里。一座城市出现在前面一片烟雨朦胧中,“那就是县城吧?”玲玲惊喜的问。老苏只点了点头,他在想着其他的事,“如果要认祖归宗的话,我的祖先也在湖南呢!”他若有所思的说。

姜玲问“你查过百家姓吗?”老苏摇了摇头“我是根据历史上记载的‘湖广填四川’推论的。”玲玲说“历史上把那次事件记载得很模糊。”老苏叹了口气说。“唉!是张献忠这个战争狂人,仅仅一年时间就把四川几千万人杀光啦!一个天府之国被变成了一片悲惨的大荒原。后来清政府从湖南广东大量迁徙人口入川,用了几十年时间,才恢复了四川原来的摸样。”

王军听着两人的谈话,总觉得老苏今天有些古怪。“这哥子今天的话咋这么多呀!”他心里想,就冷嘲热讽的说“你哥子还晓得不少历史嘛。”老苏没听出是在讽刺他,就说“我读过两年大学,是历史系。”玲玲问“为啥只读了两年?”

老苏的脸色变得有些愁苦,心里像吞噬着一枚酸果。“交不起学费。”他淡淡的说。他的家在偏僻的农村,父母亲都是老实的种田人。老苏不忍心看着他们起早摸黑的劳累,就坚决不读书了。“可惜了。”玲玲同情的说。老苏只长长的叹了口气。

车子驶进了县城。老苏看了看时间说“已经十一点过了,是不是在城里吃了饭再走?”王军伸展着发麻的双臂说“还没有走到一半的路,到老寨子恐怕要天黑,就在哪里买点干粮吃吧。”

老苏打着哈欠说要得,玲玲没有吭声,她正在观赏着城里的景色,心里油然升起憧憬和遐想。“这里一定很好耍吧?”她问。老苏把车停靠在一家商店门前,“当然好耍。这里从春秋战国起就成了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呢!”他说完又打起哈欠。他已经很累了。

“这哥子昨晚一定熬了个通宵呢。”王军想着就说“老苏。过了县城就让我来开吧。”玲玲咕噜着说“又想过车瘾了。”王军说“他这几天太累了嘛!”老苏听了就觉得有些温暖。

玲玲开了车门下去买东西,她观望着周围的景色,那街道两边满是琳琅满目的商铺,那些青灰色的瓦房,陈旧的雕梁画柱,象征着这个城镇远古的历史。“哇!果真很美哪!”玲玲惊叹的说。“这里是老城,新城还在前面。”老苏说。

王军关了电脑,坐进驾驶台“你已经不能再开车了,到后面歇一阵吧!”老苏笑呵呵的说“哎!倒是真想睡一觉呢。”就一头倒在后排的座位上了。

玲玲提了一大包食品上车来,就看见老苏已经打起了呼噜“哈哈!这个老苏呀!”她盯着老苏那张熟睡的脸又喊“快起来吃东西啦!”王军把车开动了“就让他睡嘛。他熬了三天三夜的通宵呢。”他瞟了一眼玲玲,又补充一句“新婚男人都是这样。”

玲玲瞪他一眼,笑着塞一块酥饼在他嘴里“闭上你这个烂嘴!”王军就美滋滋的笑。“我没有机会看奥运会了。”老苏咕咕噜噜的说。玲玲回头看他还在打呼噜“嘻嘻。他在说梦话呢。”她悄声说。王军听了心里一沉,“他今天很古怪,这句话他已经说过两遍了,难道他会···”他不敢再往下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