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章 危险信号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234 2013-07-10 14:10:25

  王军开着车刚出县城,玲玲突然眼睛一亮,她看见了那辆军车,就停在前面的三岔路口上,那个马文兵站在车门前,好像特意在那里等她。“快停车。”她欢喜的说。王军早就看见了,他没有把车停下,反而加大车速,从那辆军车旁边冲过去了。

玲玲着急得瞪着他喊“叫你停车嘛!”她晓得王军是故意不停的,就只好从车前的反光镜上,看着马文兵向她挥手告别。“眼镜。你给我记到起!”她气呼呼的说。那双俏丽的眼里差点滚出泪水来。

王军知道她真生气了,又想逗她,就说“不能耽误时间了嘛。再说呢,他又不是宇航员嘛。”玲玲就用普通话大声骂“眼镜狗!你管得着吗!”那眼泪就真的流出来了。

老苏被她的叫骂声惊醒了,就翻身坐起来,睁开朦胧的眼睛问“老婆。你叫我做饭么?”

玲玲扑哧一声就笑了。王军笑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车子在公路上弯弯拐拐的冲出十几米,他赶紧减慢了车速,好在出了县城,路上的车辆少了许多。“哎哟!你哥子真是个活宝呀。”他把稳方向盘说。

老苏清醒过来,看见自己还在车里“我说梦话了么?”他问。玲玲和王军又大笑起来。老苏嘿嘿的憨笑了一下,就又倒在座椅上,很快又打起了呼噜。

王军把车开得很快,车子就像在公路上飞。“看不出你哥子的车技还不错嘛。”姜玲嘲讽的说。王军就乐呵呵的说“哥子不才,开120码在山路上跑不在话下呢!”“吹牛皮!这个速度我也能开。”玲玲说。她也会开车,刚刚拿了驾照。

“我爸说要拿十万元给我买辆新车呢。”她说起她爸脸上就露出自豪的笑容。王军听了就笑“哈哈!十万能买啥车哟。买辆奥拓车吧。”玲玲听了有些生气“我妈说还要给我十万哪!”王军瞟了她一眼,心里有些惋惜“唉!谁得了这个又有钱人又漂亮的女人,那才是三生修来的福啊!”他感慨的想。

老苏一觉就睡到太阳落山。他从座位上坐起来,望着车窗外的山景,“过凤仪镇了么?”他问。玲玲回头看着他笑“苏大哥。又做了一场美梦吧?”老苏嘿嘿的笑了“在车里睡觉,就像睡在席梦思床上一样舒服呢”

王军开玩笑说“要是抱着肉滚滚的嫂子睡,那才叫舒服呐!”老苏就甜蜜的笑。玲玲却脸一红“怪物!四眼狗。”她羞涩的骂。

采访车离开了国道,驶进了白龙河峡谷里。王军没有减速,车子就像一匹奔腾的野马,在白云飘逸的山谷里飞驰。车里颠簸得很厉害,玲玲望着车窗外飞速流逝的悬崖峭壁,心里有些害怕。“你就不能开慢些吗?”她大声呵斥王军。

“哈哈!这样才过瘾嘛。”王军乐得直笑,他是故意让玲玲害怕的。沉闷了一阵的老苏开口说“别拿生命开玩笑,这条路上弯路很多,容易出事呢。”王军没有听他的,继续乐哈哈的飞车疾驶。

一辆大客车缓缓的从前方开过来,“赶快减速!”老苏惊慌的喊。王军急忙换了档,并使了个缓刹。他想让过大客车,但路面太窄,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根本让不过去,车子仍然急速的向着大客车冲去。王军急忙踩了急刹车,却已经来不及了。

采访车被挤在了悬崖与客车中间卡住了,车身擦着崖壁,发出嚓嚓嚓的怪声,被挤裂的碎石从峭壁上滚落下来砸在车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把玲玲吓得抱着头惊叫。

客车上的司机也惊吓的急忙刹住车,从车窗上伸出头来气愤的喊“你会不会开车哪!”车厢里开始混乱起来,有些乘客在惊慌的问“会不会翻车呀!”有个女人就大声招呼说“大家不要慌,都坐在自己位置上。”“糟糕。车身一定被划破了,回去得挨骂啰!”王军无奈的说。

玲玲捂着被吓得蹦蹦乱跳的胸口,白了王军一眼“是你闯的祸,挨骂也是你担当!”两辆车都不能进也不能退了,来往的车辆也被堵在了公路两边。王军有些着急了,他回头问老苏“哥子。现在咋办哪?”

老苏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沉着脸,眼里有些茫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幻觉,好像看见那些悬崖轰轰隆隆的崩塌下来,把他们都埋进了泥土里。王军见他闷着头发呆,就又大声问“老苏。苏大哥。现在咋办呀?”

老苏从幻觉中惊醒过来,“哦。我出去看看再说。”就从车顶上的天窗口翻出去,“幸好还有个逃命窗口呢。”他喃喃的说。那客车司机见了他,很生气的责备说“你早一点刹车,也就都过去了嘛!”老苏就陪着笑脸,递一只香烟给那司机“对不起。开车的是我徒弟呢。”

他又恭敬的给那司机点燃烟,就跳下车顶,到公路上去查看。他发现客车的一个后轮已经悬在了半空,如果再偏移一寸,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啊!他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反身又跳进车里,一把推开王军“快滚到后面去。”他生气的说,就慢慢地把车子退出了狭缝。

“完了。这车身又得花钱修补了。”王军说。老苏把车开到宽一点的路面停下来,王军就急忙跳下去观看,却发现车身上除了有几处污泥外,并没有被划破的痕迹。“哈哈。哥子。我算服了你了!”他又钻进车里,高兴的说。

老苏已经下了车,向那个客车司机打着手势,没有理睬王军的赞叹。大客车在他的指挥下,慢慢地开出了那段危险路面。他就回到车里,心有余悸的说“刚才好危险哪!如果那个司机再把方向盘偏移那么一点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啊!”

老苏那张胖乎乎的脸上满是汗水,玲玲知道他是被吓着的,就递给他一条毛巾擦汗。王军却像没事似的说“不会有那么严重吧!”玲玲斥责他说“你就晓得逞能,那车上有几十个生命哪!”

被堵在公路两边的车辆都开过去了。老苏也继续往前开。“怎么样,车皮没有划破吧?”他问王军。“你咋晓得呢?”王军愣着眼问。老苏只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姜玲想了好一阵才明白,原来那峭壁上的石头都是柔软的风化石,老苏下车观看时就发现了这个秘密。

玲玲看见王军盯着老苏的脸发呆,就高兴的哼起歌来。王军知道她是在嘲笑自己,就气愤愤的在心里骂“你别给老子幸灾乐祸呢!”他只敢在心里骂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