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一章 盛开的山杜鹃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588 2013-07-10 14:10:25

  杜月兰照完相就回到幼儿园里,拿了个饭盒又走出来,看见邱凤兰还呆怔怔的站在操场上,“邱书记。还没回家哪?”她热情的问。兰嫂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她脸上的笑“哈哈。杜老师是去看你表姐呀!”杜月兰点了点头“她快生孩子了,我给她煮了点荷包蛋送去呐。”

兰嫂晓得她跟杜月娥是表姐妹“哎呀。看我忙得把这件事都忘啦!”她说,就挽着杜月兰的胳膊,两个女人笑谈着,朝诊所走去。“杜老师。大家对你的工作很满意哪!”兰嫂说。她也很喜欢身边这个从川西坝来山里教书的年轻姑娘“只要你愿意,我就跟镇干部们商量,把你转成正式教师。”

杜月兰是她表姐介绍来这里代课的,她刚满二十五岁。她那张脸庞不算漂亮,却有一副曲线优美的娇媚身姿,还有一条秀美的长辫子,披在她那柔丽的肩上。老师们都说她的身材像模特儿。“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哪能不愿意呢!再说嘛,这里就像天堂一样美丽,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是我一生的愿望呢。”杜月兰深情的说。

兰嫂听了就打哈哈笑“好哇。等你的工作稳定了,就在寨子里找个小伙结婚吧。我们羌族小伙是最听话的男人哪!”兰嫂说。杜月兰听了就脸红,她心里已经有了人,就是兰嫂的侄儿崔洪。兰嫂也听人说起过,她看着杜月兰那羞答答的样子,就乐滋滋的在心里说“难怪娃娃们都说她是天上下凡的天使呐。”

两人到了诊所外面。杜月兰深切的说“兰姨。您慢走!”兰嫂听见她改口叫她姨了,更乐得打起了哈哈。“我吃过饭再到诊所来看你表姐。”她说完就朝老寨子走去了。杜月兰目送着兰嫂那个健美的背影消失在山湾里,才转身走进诊所。

“我们的天使来了。”刘玉娇看见杜月兰就笑着说。杜月兰亲切的说“刘医生才是真正的白衣天使呐!”杜月娥已经开始产前阵痛,她躺在里间的病床上痛苦的呻唤,听见杜月兰的声音,才勉强支撑着坐起来,“兰妹子。”她喊。

杜月兰微笑着走进来,见她脸上尽是汗水,眼角还挂着泪珠,“表姐。快当妈了呀,应该高兴嘛。”就用毛巾给她擦着脸。杜月娥指着她那个挺得像山一样的大肚子说“这小东西一阵阵的乱动,像是在里面练拳脚呢,踢得老娘好疼呀!”

杜月兰扑哧一声就笑了。她把那个饭盒盖子揭开,用汤匙舀起一个荷包蛋喂进杜月娥的嘴里“来,吃点东西才有力气抵抗娃娃的捣乱呢!”她笑着说。刘玉娇走进来,看见那饭盒里尽是香喷喷的糖水荷包蛋,就笑眯眯的开玩笑说“看来兰妹子对生娃娃还挺有经验嘛,晓得你表姐该吃啥了呀!”

杜月兰脸上又红了,“我表姐平时就喜欢吃这个嘛。”她说。杜月娥只吃了几口,一阵剧痛又使她叫唤起来“啊哟!你娃娃又踢我啦,等你生出来,看老娘不煽你两巴掌才怪呢!”她忍着疼痛叫骂。杜月兰和刘玉娇都乐呵呵的笑了。刘玉娇又给她检查了一下说“还看不见羊水,恐怕你两娘母还得打一阵肚皮官司呐!”杜月娥觉得又不疼了“看看,骂他一声还听话了呢!”她笑嘻嘻的说。“表姐。你真逗趣呀。”杜月兰笑得满脸通红的说。她笑得差点把饭盒里的荷包蛋倒出来。

杜月娥一把端过饭盒,自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得赶紧吃饱,才好跟儿子斗一斗。”她刚吃完,又觉得腹部一阵绞痛“哎呀!他又练起拳击来啦!”她疼得咬着牙根,在床上翻滚。刘玉娇上去按住她的双手说“你忍着点,别伤了胎儿啦!”

杜月兰看着她表姐那痛苦的样子,脸上就失去了笑容,她心里又紧张又焦急,又有些害怕“这生娃娃就真的这么痛苦吗?”她喃喃的说。“等你以后生娃娃就知道了。”刘玉娇说。杜月娥听见了,就忍着痛说“你们两个,都逃不了这一天的,唉哟!”

杜月兰听了又脸红,“我才没机会生孩子了呢!”她羞怯的说,那脸色有些沮丧。刘玉娇心里一惊,不明白她为啥会说这样奇怪的话,但又不敢多问。“也许这是人家姑娘心里的秘密吧!”她想。

“妹子。你跟那个崔洪进展如何啦?”杜月娥问。她又恢复了平静,从床上坐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杜月兰。刘玉娇笑着说“人家两个已经恋得热火朝天啦!”杜月兰羞得低着头,“莫得这回事。”她怩喃的说。

杜月娥开心的笑起来“妹子。你已经算个大姑娘了,却还像个小姑娘似的不好意思呢。恋就大胆的恋,爱就大胆的爱嘛。别把情感闷在心里,耽误了青春呐!”

杜月兰点点头,默默的想了一阵心事,看看已经中午,就对她表姐说“我回去吃了饭再来。”刘玉娇把她送到诊所门口,杜月娥又在里面呻唤起来。“刘医生。我表姐她,该不会难产吧?”她担心的问。刘玉娇莞尔一笑说“放心吧,妹子。我给她做过全面检查,胎儿和宫盘都很正常呐!”

“她那个痛苦的样子真让人揪心呢。”杜月兰说。刘玉娇又把她送到公路上,“哪个女人生娃娃都会这样子嘛。有的还要痛上三天三夜呢!”她说。杜月兰听了就有些迷惘“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样子啊!”她想着,就朝回学校的路上走去。

一个熟习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她已经走到半坡上了,一抬眼就看见了那个人。他高挑的个子,健壮的身材,英俊朴实的脸庞。但大热的天,他却扎着腰带,穿着羊皮褂子,只是头上没有缠头帕。“崔洪!”她想喊却没喊出声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那人就是老俞头的儿子俞刚。

两个小伙子是从下沟的小寨子走来的,两人像在争论着什么,根本没有看见半坡上的杜月兰。她真希望崔洪能看见自己,就那么情意绵绵的看着他们从眼前走过去,一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寨子后面的树林里。“唉!”她失望的叹了口气,就一步一回头的走回了学校。

寂静的学校里空无一人,只有一群黑老鸦停在学校的房顶上呱呱的叫个不停,那凄惨的叫声让人听了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杜月兰望了它们一眼,“这两天的乌鸦为啥这么多?”她心里想着,就走进幼儿园里。

幼儿园是按羌族风格修的,教室外面那个宽敞的院子周围栽满了羊角花。杜月兰今天无心观赏那些开得红艳艳的花朵,她有些神不守舍,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像要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那样。“该不会有啥意外的事发生吧?”她心慌意乱的想。

兰嫂吃了午饭,丢下饭碗就朝屋外走。“东东。在家陪着奶奶,把作业作好。”她对东东说。崔奶奶在收拾桌上的碗筷,“对呢,再陪奶奶半天嘛。”她喃喃的说。东东还在吃饭,他闷着头不高兴。兰嫂已经走到门口,她听了崔奶奶的话心里一凉“今天到底是咋个啦。尽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她心里想。

她满怀心事的走出了家门。风停了,空气却更加闷热,兰嫂走到公路上时就满脸冒汗了。她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担心的想“往年没有这么热呀。是暴雨前的征兆吧?”

一条狗突然从她脚下窜过去,把她吓了一跳。“兰嫂。快帮我拦住它!”一个女人在她背后喊。兰嫂认出那狗是徐素贞家的花花。它身上有好看的黑色斑点,是一条很通人性的母狗。老寨子的人都很喜欢它,说它是天上的花白龙下凡,是条神狗。

“花花。你别跑,给我站住!”兰嫂就追着那狗喊。那花狗却不理她,继续往前奔跑。它跑到一块大石头上停住了,回头看了一眼追着它的兰嫂和徐素贞,就昂起头,朝着前面的山谷嚎叫。那声音很悲哀,像狼嚎。寨子里边的狗听见它的叫声,也一起跟着嚎叫起来。

恐怖的狗叫声霎时间笼罩在老寨子上空。兰嫂听了有些惧怕“这花花今天是怎么啦?”她停在那块石头下面望着花狗,战惊惊的说。徐素贞气喘喘的跑拢来,“它今天,有点怪,脾气暴燥,还不吃东西,到处乱跑。”她喘息着说,那张标致丰润的脸上淌着汗水,她就把头上的绣花帕子解下来揩着脸上的汗水。

兰嫂盯着花花那嚎叫的样子想了想,“兴许是它发情了吧!”她说完就打起哈哈笑。徐素贞也笑着说“它以前不是这样的,总是想往房子外面跑嘛。”她用手上的绣花帕子往脸上扇着风,“这天气热得真怪呐!”

“嫂子。你就别管它啦,它找到感觉就会回去的呢。”兰嫂笑哈哈的说。徐素贞听了就笑“哎呀!都说你邱凤兰很通人情,想不到你还通畜牲情哪!”两个女人就红着脸笑了。

徐素贞笑了一阵就回去了,兰嫂望着她的背影说“晚上在学校坝子里搞舞会,你穿新点去哈!”徐素贞回头说“晓得啦!”兰嫂又补充了一句“电视台要来人采访呢。”徐素贞已经上了山坡,走进她家里去了。

兰嫂就朝寨子外面走去。她走了一阵,没有听见那花狗的叫声,觉得有些奇怪,就回头看,才发现那花花跟在她后面。它焦急不安的望着她,那摸样好像有话要对她讲。兰嫂就蹲下身搵着它的头说“花花乖。快回家吧,你家主人很着急呢!”花花好像听懂了她的话,它摇了摇头,张着嘴巴,发出呜呜的叫声,两只前爪还猛烈的抓刨着地面。

兰嫂不明白它的心情,站起身就要走,花花见她要走,就扑上去咬着她的裙边不放。“花花。你疯啦!我这是条新裙子呀!”兰嫂急不可耐的骂。花花见她生气了,就松开嘴,两眼直瞪瞪的看着她,汪汪的叫起来。“花花乖。快回家去嘛!”兰嫂说完就赶紧离开了。

“这狗儿今天也真怪哪。”她边走边想。她急急忙忙的朝寨子外跑,跑几步又回头看一眼后面,生怕那花花又追上来。那花狗没有追她,只远远地盯着她叫唤。

她就放松了脚步,长长地松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今天出的怪事真多呀!”又在心里想“女儿丽丽古怪的神情,俞大师神秘的测算,奇怪的天气和这条情绪反常的花花。这一切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灾难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