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三章 奇特的篝火舞会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43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和村干部们都在小寨子前等候,一见采访车驶进了寨子,就都围了上去。李茂财先下车“各位村官们好呀!我给山寨带来贵客啦!”他大声笑着说。陈宏春开玩笑说“李老板很久没有回家了,你就快回去嘛,刘玉娇早就等不及了呀!”

一阵开朗的笑声在黄昏下的小坝子里响起来。姜玲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见面前站着个丰润漂亮的女人“你就是邱凤兰吧!”她惊喜的说。兰嫂也打起哈哈笑“哈哈!就叫我兰嫂吧。我们都在电视上见过你,今天终于能与你握手啦!”她亲热地握住玲玲的手不放。

坝子上已经围了好些人,他们都是来看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美女记者。崔洪和小鱼缸也挤在前面,小鱼缸附在崔洪的耳边笑着问“这个美人比起你的杜月兰,哪个更漂亮?”崔洪大声斥责说“狗日的!她能与这个比么?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呢!”小鱼缸就眯起眼睛笑。

老苏停好了车,就和王军走进农家乐里,宽敞的餐厅里摆了几张大圆桌,只有那些游客在高兴的吃着晚餐。兰嫂和几个村干部拥着姜玲走进餐厅,李茂财就像个主人似的招呼着老苏和王军,自己却在姜玲旁边坐下来,“俞老板。今天这顿我买单哈!”他说。

俞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他既是老板也是厨师,“要得。”他盯着兰嫂说。兰嫂微笑着对俞会计说“还是记在村里的帐上吧。”李茂财坚决的说“村长是瞧不起我李某,说了我买单嘛。”就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来。

陈宏春看出了李茂财的用意,他是想在电视台的人面前显示自己的阔气,尤其是想讨好那个美女记者,就对兰嫂说“既然人家有心请客,我们就不客气了。”

兰嫂点了点头说“那好。你们陪着客人,我得失陪了。”她向姜玲和老苏两人抱歉的笑了下,就起身朝餐厅外走“老俞师傅。把我们羌家人最美的佳肴端出来招待客人呀!”她朝厨房里喊。

李茂财追上兰嫂,想把她留住。兰嫂见了就一阵小跑,她已经跑到公路上去了“失陪了李老板。家里还有事等着我哪!”她说。李茂财失望地站在餐厅门口说“嫂子。那你跟玉娇带个口信,我今晚就不回去了。”兰嫂不明白他为啥到了家门口都不回去,只点点头,就急风火燎地朝上沟走去。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都是羌族人自家风味的农家菜。老苏看着那些香喷喷的菜肴,脸上露出兴奋的微笑说“我好几年没有吃过羌家菜了。想不到最后一顿晚餐是这样丰盛,就是死了也划得来啦!”王军听了又一惊“这个老苏,今天尽说些稀奇古怪的话。”

夜幕降临在山谷里,寂静的夜空中有几团灯光像星星一样在闪烁。吃过晚饭的羌民们举着用松油做的火把从家里走出来,一起朝学校的操场上聚集。星星点点的火把像两条火龙,从两边慢慢地向中间汇拢,火光照亮了幽静的山谷,照亮了人们欢笑的脸。

老苏开着采访车跟在那些火把队伍的后面,车里还是玲玲,王军和李茂财。王军喝了些酒,他就跟李茂财激烈地争论着奥运会中国足球队会不会赢。玲玲耐不住李茂财的盛情,也勉强喝了一杯,她觉得脸上热乎乎的发烫,老苏就递给她一条沁湿了的毛巾,她就用毛巾捂着脸悄悄的笑。

他们的后面就是那辆载着十三个游客的中巴车。那两个老外正叽哩呱啦地称赞着晚餐的美味,那个导游小姐马蓉就给其他的游客翻译,车厢里的气氛很是热烈,大家都在赞扬一天来所见到的稀奇事情。

奇怪的是火把队伍里多了好些狗,几乎三个寨子的狗都从家里跑出来,它们不声不响地跟在主人的身边,那条叫花花的神狗像狗王,它的后面跟着老寨子里大大小小几十条狗。花花时而在前面领路,时而又从前面跑到后面,见到那些小狗狗还特意停下来叫两声,好像在说“孩子们,快些跟着主人逃命哇!”

学校前的坝子中间然起了一堆篝火,熊熊的火光把那幢教学楼照得透亮,几间教室里的电灯都亮着,提前到来的娃娃们像吵闹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在教室里耍闹。

人们陆陆续续的走进了操场坝子,举着火把的就在坝子边上熄灭了火把,然后把火把放在一堆。越来越多的狗在坝子里欢叫着到处乱跑。兰嫂看着那些狗就乐得哈哈大笑。“你们快把自家的狗招呼好呀!别让它们扰乱了次序嘛!”她兴高采烈的喊。

好些人就去把自己的狗赶到坝子边上。徐素贞去牵起那只花花“今天不知是那股水发了,这么多的狗都来参加聚会。”她自言自语的说,就把花花领到离操场最远的一棵树下栓起来,大声斥责它说“你好生在这里蹲着,把你那些狗朋狗友都招呼好呀!”

那花花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就汪汪的叫了几声,操场里好几十条狗听见它的叫声,好像听见指挥官的命令似的,就都跑拢来,相互打声招呼,然后乖巧地蹲在它的身边,不声不响地望着操场上的人群。许多人都回头看着那些听话又神奇的狗,“哦呀。这可是从未见过的奇怪事啊!”有人赞叹说。

山寨上只有逢年过节才搞这样的欢乐聚会,今天村寨里除了有急事在家的外,尽都来了。东东搀了崔奶奶早就到了操场里,崔奶奶和那些老奶奶老妈妈们聚在一起。东东穿着崭新的羌服,他今晚要和同学们一起表演皮鼓舞。

那根旗杆下面用课桌摆了个临时台子,上面铺了几张绣着花朵和花边的桌布。后面就用凳子摆了几排座位,那些游客和寨子里的长辈们就坐在台子后面。马克、杰利和路易丝、安娜举着相机不住地拍那些穿着漂亮服装的姑娘和小伙子。马蓉就跟在两人后面指指点点的翻译。

老苏手里举着一盏照明灯,王军已经扛起了摄像机,正调试着镜头里的画面。姜玲手里拿着话筒,她试了几下声音说“好了。我准备讲了。”老苏就把灯光打在她脸上。兰嫂笑着走过来说“记者大师们准备好了吧。哈哈!今晚的山寨可比过年还热闹呐。我们村寨共有八百二十八人,有一百三十八人在山外打工,不光在家的六百多人几乎都来了,就连寨子里的八十多条狗都来凑热闹啦!”

玲玲笑着点了点头,她心里真佩服她对寨子里的事掌握得如此清楚,就挨着兰嫂的肩膀,朝着前面的镜头说“观众朋友们!我们这是在龙门山上的老寨子村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我们羌族人值得骄傲的女强人邱凤兰。”她那清脆动听的声音立即引来了娃娃们的围观,李茂财就去拦住那些推推挤挤的小花朵。“让开让开!别碍着老师们摄像呀!”他用生硬的普通话喊。

王军刚把镜头对着兰嫂,她吓得转身就跑了,王军就扛着摄像机追,场上顿时响起一阵欢快的笑声。兰嫂跑到台子后面,对陈宏春说“今晚还是你来主持吧。”她那张端庄靓丽的脸被篝火映得绯红。

像骑士一样的陈宏春穿着羌服,崭新的羊皮褂和他头上的蓝色头帕使他显得更加英俊威武。俞会计伏在桌上写着什么,他鼻梁上那副老光眼镜上反射着两团篝火的光。“现在,请大家各归原位!”陈宏春说,他那洪亮的声音一响起,嘈杂的场上立即静寂下来。

大家就退到坝子边上,围着中间那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的微笑。陈宏春亮开嗓子说“现在举行第一项仪式。饮咂酒。”他的话音一落,就听见响起几声咚咚的皮鼓声。

人们随着那鼓声一起用羌语唱起了酒歌。一个年迈的老汉头上戴着鸡羽帽,手上拿着皮鼓,边敲边跳的走进场子,还用羌语唱着祭祀神灵的歌调。他是山寨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他后面跟了四个抬着大酒坛和开水缸的羌家小伙,他们的脚步也随着老人手上的鼓点扭动着,那摸样像川剧舞台上抬轿子的轿夫。

老人领着他们绕场子跳了一圈,老苏举着灯跟在旁边,王军就从前后左右各个角度摄下了整个画面。到了台子前面老人就停下来,嘴上仍然扯破喉咙地唱着歌调。大酒坛和那开水缸放在了桌上,兰嫂就严肃地揭开了酒坛上的盖子,从里面舀起一碗酒举过额头,然后端给老人。

老人放下了手上的弯捶和羊皮鼓,边唱边把碗里的酒撒向天空和地面,然后把剩下的酒倒进篝火里。饮咂酒前的祭神仪式就在大家的一声吆喝中结束了。那堆用干树枝涂上松油的篝火烧得很猛烈,火堆里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十几米高的火柱冲向夜空,照亮了那片沉寂的山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