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二章 逼近死亡线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683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正想着,一阵吵闹声传进她的耳里,把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她看见两个羌家小伙子拉拉扯扯地朝这里走来,两人吵得面红耳赤的互不相让。“崔洪。俞刚。你两个在吵啥?”她严肃的问。

那崔洪是她的侄儿。他长得威武彪悍,像个英俊的骑士。那个俞刚却像他老爸,长得矮小瘦削。寨子里的年轻人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小鱼缸。”“他狗日的欠我钱不还呐!”崔洪气呼呼的说。

“我昨天就把钱还你了嘛。”小鱼缸理直气壮的说。崔洪一把捏住小鱼缸的手臂,挥起拳头“你娃娃想赖账吗?看老子揍你哪!”小鱼缸吓得挣脱他的手,一步跳开,指着崔洪大骂“你,你崔洪别仗势欺人。我明明已经还了你钱嘛!”

兰嫂听了那话心里有些不愉快,她见崔洪气得跳过去要打俞刚,就赶紧上去拦住他,温怒的说“崔洪,你给我住手!”崔洪那个举起的拳头才松开了。兰嫂问“他欠你多少钱?”崔洪说“一百元。”“不就一百元钱吗?你范得着跟朋友翻脸么?”

她说完就从腰包里拿出一百元钞票塞在崔洪手里。崔洪盯着手里的一百元钱嘻嘻的笑了,“这是我姨妈帮你娃娃还的,走!到农家乐里去,老子要在麻将桌上收拾你。”小鱼缸脸上露出诡诈的笑“走嘛!哪个怕你呢么。”两个又嘻嘻哈哈的笑着,肩并肩的朝小寨子走去了。

兰嫂晓得他两人平时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洪娃子。你两个到山外去找点事做嘛!”崔洪和俞刚像没有听见她的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兰嫂就叹了口气,“已经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不务正业呐!”她心里感叹的想。

“兰嫂你上当受骗啦!”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她背后说。她回过头来,见是俞会计和陈宏春两人,就乐哈哈的问“哈哈。我上谁的当了?”陈宏春指着已经走远的两人说“还有谁。就是你那个宝贝侄儿嘛。”兰嫂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哎呀!这个崔洪,竟然骗到我头上了呢!”

两个男人都是村干部。陈宏春是村里管治安的,他当过几年兵,有一副健壮的身材和一张憨厚朴实的脸。俞会计手上抱着一叠账本,他穿着羌服,已经有些花白的头上缠绕着青色帕子。“仅凭他崔洪就想不出这个法子,一定是那个小鱼缸出的馊主意呢。”俞会计说。

兰嫂点了点头,就边走边说着寨子里的事,她没有把心里的忧虑说出来。她今天的话少了许多,笑声也没有以前的响亮了。他们走到寨子口那座碉楼前面,兰嫂就停下来,仰面望着那个祖先们用生命筑造起来的羌寨守护神,庄重地向他祈求着寨子里的平安。

“今天寨子里的狗叫得不寻常,好像要发生啥事似的。”俞会计说。陈宏春点了点头,两人也一起上前默默地祈神保佑。寨子里的狗叫声还在河谷上空回响,那声音听起来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白龙镇在一片狭窄的河谷上,几百间羌式风格的房屋就挤在半山腰的山林里。那条通往山外的公路在这里分成几条支线,又沿着白龙河的几条支流,通向白龙镇周围的十几个村寨。

天色已近黄昏,街上的人很少,只有几家商铺还开着店门。老苏把车开到街上,前面是几条岔路,他就在岔路口停下来,“我去问问路。”他下了车说。玲玲也下了车,“哇!好美的景色呀!”她舒展着娇娆的身姿说。她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是先观赏那里的风景。

一个陌生男人笑眯眯地站在她背后说“我们老寨子的风景更美丽呢。”他穿一身笔挺的西装,手上提着一大包药品,看上去像个大老板。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姜玲,笑容满面的说“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呀!真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我这是三生修来的福哪。”

他说话时怪声怪气的,并且四川话里夹带着生硬的普通话。他向玲玲伸出一只手,玲玲礼貌地跟他握了握手,就回到车上了,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眼光很刺人,像看见了猎物的狼。

老苏让那人上了车,就坐在王军旁边。老苏说“我遇上了贵人,他能把我们带向天堂呢。”他嘴上叼着香烟,脸上露出奇怪的笑,把车开出了白龙镇,驶进了一条更狭窄,更幽深的小公路。

“师傅你说的对啰!我们羌族山寨就是美丽的人间天堂哪!”那陌生男人说。他拿出一包名牌香烟,抽出一只递给王军,“老师您请!”他恭敬的说。王军在玩电脑,他只摇了摇头说“不会。”他又把那只烟从玲玲的肩上递过去“姜小姐您请抽只烟解解闷儿。”他那只手差点挨着玲玲的脸。玲玲惊了一下,急忙把头偏开说“哦。不会不会。”

他就把那只烟递给了老苏,自己也点燃一只吸着,“我叫李茂财。”他自我介绍说“李世民的李,茂盛的茂,发财的财。哈哈哈!”那笑声让玲玲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呛鼻的烟味填满了车厢,王军有点不耐烦,就打开车顶上的天窗。“这个老苏,从哪里弄来个酸不溜秋的家伙呐!”他心里想,“你是做药品生意的吧?”他问李茂财。“我老婆在老寨子开诊所。这些药是给她带回去的,我开了一家中介公司呢。”李茂财说。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玲玲的倩影。

“你不是羌族人吧?”老苏问。李茂财说“哈哈。师傅您的眼光不错,我这模样哪像羌族人嘛。我是正宗的CD人呢。咱们都是老乡哪。”他的声音很大,让王军的耳朵有些受不了,他只好关闭了电脑。“李老板。你在CD发了不少财吧?”他冷淡的问。

李茂财没有顾及王军和玲玲的感受,又点燃两只烟,递一只给老苏,趁机瞟了一眼玲玲那张端庄秀丽的脸说“谈不上发财,只是有车有房,还有点存款罢了!”王军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慢慢地擦拭着“虚伪!CD人的虚伪是世界出了名的啊!”他感慨的想。

车里增加了个陌生男人,玲玲就一直沉默不语。她听了李茂财的谈话,一个疑问在她心里油然升起“这么一个大城市的老板,为啥会和一个深山里的羌族女人结婚呢?”

李茂财把手里的烟头丢到车外,又想再点燃一只,王军见了就皱起了眉头“哥子。你的烟瘾还不小嘛。建议你还是少抽点吧。”李茂财只好把烟放进包里。“嘿嘿。老师你不晓得,回到家里就不敢再抽啦。我那老婆是搞医的,她见我抽烟就不让我上床呢。嘿嘿。不瞒各位,她还是个跛脚美女呢。”

玲玲听了就更加好奇,“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竟然娶一个跛脚的羌族女人,这里面一定有一段离奇的故事。”她想到这里,就回头向李茂财笑了笑问“李老板大慨不只一个老婆吧?”李茂财听了就有些脸红“这个嘛,嘿嘿,呵呵!”他不知道怎样说了。王军见玲玲一句话就戳穿了李茂财的真实面目,心里很是高兴“唉!如今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这是我们CD人的悲哀哟!”他自嘲自讽的说。

李茂财听了有些尴尬,只是痴痴地笑着。老苏突然看见朦胧的白云上有一片灯火“快看,天上有好多灯光呀!”他惊奇的说。李茂财伸头看了一下说“那不是天上的灯光,是咱们老寨子的灯火呢。”玲玲也高兴地问“山寨咋会修在云层里呀?”

“嘿嘿。羌族本来就是一个云朵中的少数民族嘛。”李茂财说。玲玲就沉默着遐想,王军开始收拾着东西,老苏看见了隐在半山坡上的山寨“好呀!终于到家了。今晚我要好生吃一顿羌家人的美食哪!”他高兴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