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二十章 飘向天堂的花朵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18 2013-07-10 14:10:25

  杜月兰像往常那样,把二十五个娃娃都哄诓着,伏在课桌上睡午觉,然后就守在教室前面,为孩子们洗着毛巾。那教室边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小脸盆,她每天都一个一个地,把娃娃们的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的,盛夏天里还给他们洗澡洗衣服。娃娃们也养成了爱干净的习惯,一个个像春雨后的羊角花蕾那样动人可爱。寨子里的人说“把娃娃交给杜老师,比在自己身边还放心。”

天空一下子黯淡下来,她突然听见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在远处响起,那声音像惊雷,又像山洪暴发,听起来让人心惊胆战。“要落雨了。”她心里想,就走出教室,到外面去收几件娃娃们的衣服。

浓黑的云团滚滚而来,天色突然一下就变得极其昏暗,像一块黑幕一下子盖在了头顶。接着,地面开始猛烈地抖动,把她那苗条迷人的身姿都抛了起来。“不好。”她立即感觉到是地震,就偏偏倒到地冲进教室里。有些娃娃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剧烈响声惊醒了,吓得大声哭起来。

“孩子们。快站起来,跟阿姨到外面去抓小鸡哪!”她惊慌失措地喊叫着,以极快的速度把二十几个娃娃拉起来站成一排,娃娃们做惯了这种游戏,都一个抓着一个的衣角。有几个娃娃被强烈的抖动摔在地上,她几步冲过去把他们拉起来,又迅速赶到前面。“大家快跟着阿姨走啊!”她喊。

剧烈的抖动变成了天翻地覆似的摇晃,她和娃娃们都被摔倒在地上。墙壁和楼板被撕裂得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课桌,凳子和那些洗脸盆都在四处乱滚,被撕裂的墙壁开始往下掉落砖头,地面也在嚓嚓嚓地爆裂,有几个娃娃已经被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

她惊得喊叫一声,就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想把娃娃们抱出教室,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刚抱起身边的小龙小凤,就听见哗啦啦的一声巨响,头顶的水泥楼板一下子向教室里垮压下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飞快地将两个娃娃推在课桌下面,然后将自己的身子猛扑在那张桌子上。

“轰”的一声,她感觉到自己背上像压着一座山,也意识到自己身子下面有两个娃娃,就拼尽全身力气支撑着身子。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觉得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沉重的东西挤压得爆裂了出来,身体也在慢慢地飘忽起来,冉冉地升向了云雾缭绕的天空。

“我不能就这样走了,我得回去救那些宝贝们。”她迷迷糊糊地想着,就拼命地喊,拼命地挣扎。但她喊不出来,身子好像也被紧紧地捆绑着。“快放开我!我要回去救孩子们哪!”她拼命的呼喊着,使劲地挣扎着朝云雾下面跑去。

一群活波可爱的娃娃出现在她眼前,他们手里捧着鲜艳的羊角花,脸上露出欢乐的笑容围在她身边。她一个个的喊着他们的名字,却发现没有小龙和小凤。“他们还在教室里,我得去救他们出来。”她心里激动地想着,就带领着那二十三个娃娃,在那云遮雾绕的天路上奔跑,却怎么也跑不出去。

“阿姨。你是要带领我们去天堂吗?”一个小女孩抬头问。她才明白这是去天堂的路,“对。阿姨带你们去天堂。”她激动地说。娃娃们摇着手里的花束欢呼起来“好啊!阿姨带我们去天堂抓小鸡啰!”突然。一团浓雾围着了他们,眨眼间又变成无数像萤火虫一样的亮光,向遥远的天空闪去,消失在天际里了。

兰嫂取下头上的绣花帕子,轻轻地盖在杜月兰的脸上。她望着杜月兰和那二十三个娃娃的遗体,听着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们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嚎哭,心里像刀绞似的难受,泪水像溪流般的从她眼里淌出来,她抹了一把又一把,却发现流出来的是鲜红的血。那是她手上的血,那双手已经被砖头瓦硌划破得皮开肉绽了。

“现在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哪?”她极其痛苦的问自己。一眨眼就死了这么多人,还有两个寨子的情况还不清楚,小学那边的废墟下还埋着几十个学生娃娃。这些到底是一场噩梦还是现实啊!

她想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就支撑着身体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朝小学那边走去。她走到那个操场的空地上站定身子说“党员干部都过来一下!”她的声音不高却刚强有力。立即从废墟上走下来几个人,他们一脸一身都是尘土和血迹。兰嫂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她,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悲伤的泪水。

夏老师突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天啊!这到底是什么灾难哪!刚才他们都还在欢欢喜喜的唱歌呀。咋个一转眼他们就,就,”他悲伤得昏了过去。

兰嫂本来已经忍住了眼泪,看见夏老师哭昏在地上,那泪水就止不住扑簌簌地流出来。她一边哭着,一边扶起夏老师,使劲地掐着他的人中。夏老师才慢慢缓过气来“快去救孩子。”他哭泣着说。一些学生走过来,默默地围着夏老师。东东眼里噙着泪水,无言地望着母亲,他一直都没有哭,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兰嫂看了他一眼,亲切地抚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对夏老师说“你先休息一下吧。”

“我们不能只顾悲痛伤心了,”她擦着泪水,对其他几个人说“得赶紧把人员组织一下,尽最大的力量把受伤的人从废墟里救出来。”“兰嫂。你就吩咐吧!”陈宏春在她背后说。他是刚刚从诊所跑来的。兰嫂回头问“小龙小凤怎么样了?”“已经醒过来了。他们的母亲在照顾。”

邱凤兰的心里得到了些许安慰“目前老寨子和新寨子那边情况还不清楚。我们分一下工,”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崔洪就从山坡下跌跌撞撞的哭叫着跑来“完了!新寨子完了啊!”他一下跌坐在大家面前,脸色变得死一般地难看。

所有的人都扭头往山谷底下看,平时从这里可以看见新寨子的全景,但现在大家看见的只是一团浓浓的烟尘。兰嫂立即感到事情比想象的更严重。“老陈。你带些人去老寨子,我去下面看看。其余的就留在这里继续救孩子!”她没等大家回话,就心急火燎地往山下跑去。

有几个人也跟在她后面急急惶惶的跑。兰嫂跑上那条小公路,正好碰上从诊所里出来的姜玲,她才想起还有记者在村寨里。“你那两个同伴呢?”她惊惶地问。“他们,他们还在沟底下那个寨子哪!”玲玲一脸惊恐的说。她的身子也在簌簌发抖,眼里噙着泪水。她已经晓得学校死了许多娃娃。

“糟糕。”兰嫂跺了下脚说“快。我们到下面的小寨子去!”她拉着玲玲就走。一路上的景象使他们几乎魂飞魄散。公路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和歪歪斜斜的树木,两边的石头房子没有一户是完整的,寨子口那座碉楼也倒塌了半截,剩下一堆残墙断壁在那里哀鸣。对面的山体上不见了葱绿的颜色,只剩下一片裸露的崖石,像被剥了皮的青龙躺在那里痛苦地呻呤。

那条小公路一边的山坡上,还在轰隆隆地往下滚着大块大块的石头。兰嫂他们胆战心惊地躲避着那些飞滚的石块,跳过那些横在路上的树木,他们走进了那团烟尘里。眼前的情景却让每个人都吓得几乎停止了呼吸。

那个景色秀丽的新寨子已经不见了踪迹,出现在他们眼里的,是一大片从两边山体上垮塌下来的泥土堆。那条通往山外的小公路,已经变成了十几米深的悬崖。河谷两边那座山峰不见了,白龙河被那些倒塌下来的两座山峰,堵截住流水,从上游流下来的河水,在这里形成一个不断上涨的堰塞湖。

“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在做恶梦。”兰嫂疯呆似的说。玲玲却吓得傻痴痴的说不出话来,她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兰嫂,就像落水的人生怕手上的救生圈失落那样。那几个跟着兰嫂跑来的羌家汉子,也吓得惊恐万状的立在那里发呆。

“苏大哥。王军。”玲玲突然惊呼起来。她的喊声惊醒了大家,“快找找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兰嫂说。那几个汉子就急忙在那些乱石堆里寻找。玲玲一边喊着老苏和王军,一边跟着兰嫂,战战惊惊地四处寻视着。“这里有人!”有个汉子在远处喊。兰嫂就拉着她向那边跑去。

有一个老汉趴在泥土和乱石上,用手拼命地刨着地下。他的身子下面已经刨了个大坑,那双青筋骨突的手流着血,布满皱纹的脸上,也沾满了尘土和血迹。那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是那干裂的嘴唇在不住地抽搐着。他是俞春祥,是那个吹得一手好唢喇的俞老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