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二十六章 恐怖的山寨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575 2013-07-10 14:10:25

  漆黑的夜笼罩着山寨,也笼罩着学校那片废墟前一百多个活着的人的心。十几只火把在风雨中挣扎着艰难地燃烧,昏暗的光把那片废墟周围变得像地狱一般地阴暗和恐怖。原来的操场变成了停尸场,近百具遇难者的遗体被雨水淋着,只有那些有亲人的遗体旁边,才有人用找来的床单或塑料布,为死者撑起一个遮雨的篷。

老苏的遗体旁边只有姜玲在那里守着,王军去帮着搜救那些还埋在废墟下面的学生。老苏的胸前还捧着那束鲜花,脸上盖着一条羌族人的青布帕子。玲玲就跪在他的头前,她用双手把一块破旧的,上面沾着血迹的花布,给老苏遮着雨水。她自己却已经被雨水淋得透湿,那脸上和头发上都在不住地滴着水珠。

她的心早已经麻木了,连刺骨的寒冷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她那苍白的脸和身姿都在簌簌发抖,她像一尊塑像般地跪立在那里,任凭雨水冲洗,任凭轻风吹拂。

旁边就是幼儿教师杜月兰的遗体,她的脸和身子都盖着一条花被单。那是崔洪从幼儿园的废墟上找到的,是杜月兰生前用过的,那上面是她亲自绣的羊角花朵。崔洪就守在她身边,他已经在那里守了十几个小时了,泪水和雨水顺着他那张彪悍朴实的脸一直流着,他就不住地抹一把脸,痛苦地哀叹一声。

兰嫂几次过来劝他,安慰他,他都没有离开。他的家也被摧毁了,好在他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才躲过了这次灾难。他那颗伤痛的心已经忘记了一切,脑子里只有恋人杜月兰那张温柔漂亮的脸容和娇娆的身影。

不远处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棚子,那里能暂时遮挡一下风雨。邱凤兰把那些还活着的老人和小娃娃们安排在里面。那间窄小的棚子里挤得一点空隙都没有,两只摇晃的火把映照着一张张麻木又呆痴的脸。杜月娥就躺在里面,她怀里是那个在猛烈震动中出生的婴儿。

废墟上的搜救仍在紧张地进行,几十个人顶着小雨,已经把那片垮塌的教学楼挖出了一半。那挖出的废墟上面丢满了娃娃们染着血的书包,课本和砸成木块的课桌。淅淅沥沥的雨水就在浑浊的灯光下冲洗着那些书包和课本上的血迹。

几十个忙碌的人浑身都湿透了,一个个都变成了泥人。邱凤兰也不例外,她那身展新的衣裙上尽是血水和尘土,脸上和手上也沾满了泥土,只有那双哀伤的眼睛还闪着晶莹的光。她变得沉默寡言了,更不用说听见她那爽朗的笑声,也许从此以后她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的心里像插着无数把锋利的刀,每挖出一个娃娃的遗体,她的心里就插进去一把刀。那些刀刺得她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在冒血。她一阵阵地感到头晕目眩,好几次都差点晕倒在废墟上。“我不能倒下,不能丢下这些还埋在下面的兄弟姐妹呀!”她在心里一次次地告诫自己。

其实每一个幸存活下来的人和兰嫂的心情是一样的,他们的心都在流着血,极度的恐惧和哀伤已经把他们摧惨得只剩下一副还能走动的躯壳了。就连刚刚发生的几次剧烈晃动,他们都没有惊慌,也没有躲避,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还存在,死神还在虎视眈眈地盯视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

夏老师已经悲伤得瘫在废墟上了。他手里拿着一本学生的名册,那上面写着学校所有学生的名字。是他从废墟里刨出来的学生登记表。他用颤抖的手捧着那本名册,用心里流出来的血和泪水,数着上面还活着的,已经遇难的,还不知下落的学生和老师们名字。他的两腿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从废墟里搜出一个娃娃,他就爬过去辨认,好些娃娃的遗体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他就仔细地从那些遗体上的衣服,鞋子和手脚上去辨认。他记得起一百另八个学生穿的是啥样的衣服,记得清他们穿的鞋子和他们的模样。

学校里有五个老师,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有两个老师的遗体已经被刨出来,还有两个被埋在那堆废墟里。时间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了,看来他们活着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从废墟里搜出来的三十五个学生,都没有一个还活着。夏老师想到这里,那脸上的泪水又流淌下来,两片眼镜上面被雨水和泪水覆盖着,他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王军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他心里有失去同伴老苏的悲痛,有看见这么多死难学生的哀伤和震撼,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和惊吓,还有对家里亲人的担心和牵挂。但更多的是饥饿和口渴,以及无法忍受的寒冷。他每隔几分钟就掏出手机往家里打,往单位里打,他知道打不通也照样不断地拨着手机上的一个个号码。

他就那样带着一颗复杂的心,在那堆废墟里面捡起一块块砖头,搬开一根根房梁。他根本看不清面前的东西,只是凭双手的感觉来辨别接触到的是什么。他的脸上尽是雨水和成的泥巴,周身上下都像个泥塑的木偶那样机械地活动着。

夜深了。下了大半夜的雨终于停了。但刺骨的风却吹得废墟边上那面旗子哗哗地响。这响声把人们的身心拎得更紧,更悲恸,更麻木。大家忍受着心灵上和身体上极大的折磨,顽强地搬动着那些罪恶的,夺去无数个生命的建筑物。

王军摸索着捡起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就贴近眼镜看,“喔。是个书包。”他心里说。就丢到一边去,伏着身子又去摸,又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又拿起来看“像是只手臂。”他心里猜测了一下,也随手丢在身后。“不对。怎么会是手呢?”他模糊地想,就反身去摸。

他摸到的却是砖头和他刚刚丢的书包,“一定是错觉。”他想。他又附下身子去摸索,突然又摸到一个圆圆的,粘糊糊的东西。他把那分辨不清的东西抱起来细看,就吓得“啊!”的一声惊叫,一下子跌坐在废墟上了。

那一声惊叫像一个霹雳在夜空中炸响,都吓得像木桩那样立着不能动了。只有兰嫂反应得最快,她就挨着王军不远,她几步跳过来,看见王军瘫在那里,像是昏了过去。他的手上却还捧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那是一颗女人的人头。

“快把火把拿过来!”兰嫂惊得魂飞魄散地喊。人们从惊悸中醒来,一齐跑了过来。火把的光照亮了所有人眼前的一切,都认出那个遇难的女人,是学校的老师,她叫刘丽。她是刚刚从西南师大毕业来到这里的,“快把他搀扶上去。”兰嫂从王军手上捧下刘丽老师的头,对身边的人说。

几个人把王军扶起离开了废墟。“你们把刘老师的身体抬出来。”兰嫂战惊惊地说。她的身子和双手都在发抖,泪水又一次模糊了眼睛。场上所有人的身子都在抖动,悲恸的血液在周身上下沸腾,怦怦跳动的心似乎要蹦出了胸膛。

刘丽老师的身体很快就从废墟里抬了出来,兰嫂把她的头和身子合在一起后,就把她抬到那些学生的遗体旁边安放。但更让大家震撼和悲痛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就在刘老师遇难的地方,还有十几个娃娃的遗体。他们都紧紧地挤在一堆,那极其惨烈的状况,使每一个人都失声嚎哭了。

那片痛切五脏六腑的哭声惊破了茫茫的黑夜,在夜色笼罩的天地间回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