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六章 女记者的惊悚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18 2013-07-10 14:10:25

  老芋头听着从各家各户传来搬东西的声音,心里就有些紧张。他担心邱凤兰会不会说他扰乱民心,把他往派出所送呢。他闷着头把那只烟抽完,就横下心来“处置我又咋样!人命关天哪。”就对儿子说“给你阿姐打个电话过去,叫他们也搬出来。”

他的大女儿嫁到山外的城里去了,儿子的床上没有响动,他就又喊“你娃娃听见没有哪?”小鱼缸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恼怒得抓头掐耳地说“老汉儿耶!你还嫌没有把大家折磨够,还要去折磨阿姐全家哪!”“你,你把手机给我。”老芋头走近儿子床边说。

小鱼缸没有理他,又一头倒下扯起被盖把头蒙着。老芋头就伸手从他枕头底下摸到了手机,回到自己床上摆弄了好一阵也没有打通,气得他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直到天快亮时,他刚迷迷糊糊的要睡着,却又被小鱼缸的埋怨声惊醒了。

那晚。古寨里好些人都没有睡着。兰嫂一整夜都睁着眼睛,寨子里发生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人们的议论和惊惶她也晓得,只是不想去干涉。一整天来发生的那些离奇事,的确让人感觉到很神秘。

天快亮了,兰嫂就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走到屋外。她一抬眼,就看见天空闪耀着几颗星星,“哈哈。今天是个好天气呢。”她妮喃地说,就放心地到厨房做早饭去了。

果然是个晴好的天气。鲜红的太阳从白龙沟下面朦胧的雪峰上升起来,把山坡上一片片羊角花染得更加艳丽。山谷里起了一层淡淡的轻雾,寨子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青纱。叫了一夜的鸡和狗都不声不响了,就连鸟的叫声和那黑老鸦的叫声也听不见,古老的山寨寂静得出奇。

姜玲晚上也没有睡好,她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那些幽灵似的老鼠在眼前晃动,她又总是觉得那间屋里有无数的老鼠在四处爬动。幸好房间里有马蓉和另外两个女游客,她才不至于吓得大喊大叫,只用被子把头裹得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地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老苏起得很早,他梳洗完后就去餐厅喝茶抽闷烟,然后给他老婆发短信。天大亮了。王军才伸展着胳膊走进餐厅,“啊。离奥运会开幕还有八十八天啦。”他在老苏身边坐下说。老苏没有理他,仍然埋头看她老婆回的短信。

玲玲也走进来,她身后跟着马蓉,还有那两个老外和其他游客。王军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肿,那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晓得她一定是整夜都没有睡着。“吓得一晚上都没有睡吧?”他关心地问她。玲玲瞪他一眼“睡没睡关你什么事哪!”她用普通话说。

老苏突然说“她昨晚一定没有在家里。”王军和玲玲晓得他说的是他老婆,两人都笑了。“哥子。才结婚三天,你就不放心老婆哪?”王军取笑他说。李茂财手上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走来,他后面跟着一个年青服务员。王军发现那女孩的脸上有一种暧昧的笑。

“这是我叫俞师傅专门为你们炒的菜。”李茂财说。他把菜放在玲玲面前,那个女服务员却把两盘菜放在王军面前。王军发现那菜是昨晚他们吃剩下的,就一下子倒了胃口。老苏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狼吞虎咽起来。李茂财又和那女招待走进了厨房,玲玲发现他的手搂着那女孩的腰,那个女孩却在嘻嘻地笑。

“这个李老板是个很开放的人。”老苏嘴里嚼着东西说。昨晚他们三人住在一个房间,王军发现李茂财乘他们睡着了就出了门,直到天亮也没有回来。

吃过早饭,他们就往上面的寨子走去。那些游客也跟在后面,他们在小声议论着什么。王军听见他们好像在埋怨早饭做得很差。老苏和那个司机走到前面去了。王军就和玲玲边走边讲着采访的步骤和提纲。

邱凤兰和几个村干部已经等候在采访车那里了。东东和一群学生娃娃唱着儿歌朝山坡上的学校走去。俞水根搭着他老婆秀秀从兰嫂他们旁边经过,兰嫂就开玩笑说“阿秀你要把水根贴紧点哪,不然他会被别的女人抢了去呢。”阿秀就说“那我就把他让给你吧!”

兰嫂又气又羞的就跟着他们的摩托车追,“阿秀你给我下来!”她红着脸喊。水根就加大车速,两人笑哈哈地已经跑了很远。兰嫂跑了一阵,就看见姜玲他们走过来了,她就打起哈哈笑着迎了上去。“妹子。你昨晚睡得好嘛?”她亲热地握着玲玲的手问。

玲玲微笑着悄悄的说“邱姐。不瞒你说,昨晚是我一生中睡得最不好的一夜哪!”兰嫂听了就不笑了“山里的条件是不能和城里比,好些人到了这里都不习惯。”她说。玲玲见兰嫂误会了她的意思,就把昨晚看见老鼠搬家的事给他讲了。兰嫂和几个村干部听了都感到很惊奇。“寨子里从未发生过成群的老鼠搬家呐。”俞会计担忧的说。兰嫂心里那个结就拎得更紧了,“哈哈。昨晚老寨子好些人家都把床铺搬到屋外了。”她勉强笑着说。陈宏春抬头看一眼晴朗的天空说“原以为要下暴雨,现在看来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了。”

兰嫂点了点头。王军提着摄像机走来,玲玲去帮着拿了些设备。老苏去帮那旅游车司机修车去了。那些游客都上了车,等车修好了他们就要离开山寨。“先看看我们的学校吧。”兰嫂说。大家就往山坡上的学校走去。

操场上已经排列着学校的一百零八个娃娃,杜月兰正把幼儿园里的二十五个小娃娃领出来,站到队列旁边。小娃娃们很不听话,蹦蹦跳跳的到处乱跑。杜月兰就追了这个逮那个,忙得直喘气。兰嫂走拢来就笑哈哈的喊“乖娃娃们都站好排排,要给你们照相的啦!”

小娃娃们都乖乖的跑拢来站好队。那一百多个活波可爱的娃娃都穿着羌族服装,鲜艳的服饰衬托着一张张花朵似的脸,像一片盛开在晨露中的羊角花。

王军把摄像机扛上肩,调整好镜头,向玲玲打了个手势,玲玲就站在学生们前面开始主持。兰嫂和村干部们站在队列前,两边是学校的老师,玲玲那流利清脆的声音使他们的脸上都显得很庄严。接着,升旗仪式开始了,东东手里捧着一面国旗,两个小女孩跟在他两边,三个娃娃迈着端庄的步伐,走到那根旗杆下。

国歌的音乐响了起来,大家就随着音乐唱起了国歌。嘹亮的歌声在山谷间回荡,那面国旗就在国歌声中慢慢升起。早晨的太阳也随着国旗升了起来,鲜红的霞光映照着国旗,映照着学校周围的山林,也映照着操场上每一张情绪激动的脸。

升旗仪式结束了,兰嫂只简单的讲了几句,就让各班的老师把学生们领回教室里去了。大家都觉得兰嫂今天有些反常,她平时会对学生们讲许多鼓励的话。或许是王军的摄像机镜头一直对着她的原因吧,她的神情总是那么不自在。

兰嫂也感觉她的情绪有些紧张,并不是因为有记者在采访她。“我今天为啥这么心慌意乱呀?”她在心里问自己。不仅兰嫂感觉心情紧张,就连玲玲也感到很不舒服,她在主持节目时就有几次把话说颠倒了,她以为是昨晚没有睡好觉的原因。

他们走进幼儿园里。杜月兰已经把小娃娃们带回了教室,她正领着他们唱儿歌。王军刚把镜头对准那些娃娃,有好些娃娃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欢乐的歌声一下就变成满屋的哭叫声。杜月兰很是惊慌,又很尴尬。这场面使所有的人都很尴尬,王军只得关了摄像机。

兰嫂就去帮着杜月兰哄诓那些哭得很伤心的娃娃。王军和玲玲只得退出到门外,“看你把他们吓的。”玲玲埋怨说。王军无可奈何的说“不能怪我嘛。山里的娃娃没见过世面,”他边说边把刚才摄下来的画面回放一下,“哎呀。糟糕。”他失声地喊。

玲玲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听见他惊叫就骂“眼镜。你掉了魂啦!”王军急忙关了机器,无奈地坐在花台上,停了好一阵才说“玲玲。来,坐下休息。我们把采访重新策划一下。”原来。他刚才费了大半天拍摄的画面,竟然全是空白。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更不敢对玲玲讲,那会招来一顿不可饶恕的埋怨和臭骂。

兰嫂从幼儿园里走出来,脸上很是愧疚的说“真抱歉。山寨的娃娃本来是不怕生的,今天不晓得是咋个的了。走。去看我们古老的山寨去。”屋里的娃娃们还在哭。玲玲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就挽着兰嫂的胳膊走了。王军默默地在那里坐了好久,他始终没弄明白,自己拍摄的画面为什么全部是空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