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八章 恶魔在吞噬生命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658 2013-07-10 14:10:25

  浓浓的烟尘还索绕在山谷里,轰隆隆的声音仍在耳边回响,无数的生命在瞬间被死神咀嚼,被魔鬼吞噬。慢慢消亡的灵魂汇聚成一团团烟云,向虚无缥缈的天堂里飘去。从死神嘴里逃出来的人,像做着一场噩梦,他们只剩下一个麻木的躯壳,一个失去魂魄的头脑。他们在惊恐和迷茫中喊叫,恸哭,发疯似地四处奔跑。

邱凤兰急匆匆地从诊所里跑出来,就看见那条小公路上,满是些滚动的石头和脏乱的衣物。公路边上的房屋已经倒塌了好几家,那景象使她腿脚发软,几次摔倒在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来。她的脸色由苍白变成了青紫,嘴唇和脸都在颤抖,在抽搐。那颗由于极度紧张和惊恐的心猛烈地跳动着,“一定要挺住,不能就这样倒下。”她一次次地告诫自己。

她刚这样想,脚下又被拌了一下,身姿一歪就倒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那是一个已经断了气的女人的尸体,一块石头刚好砸在她的头上,整个头和脸都砸变了形,脑浆和血水还在往外喷流,看样子像是在几秒钟前遇难的。兰嫂呆呆地盯着她,已认不出她是谁了,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裙子,一只脚上穿着拖鞋,像是还在睡午觉,是从屋里跑出来被飞滚的石头夺去了生命。

兰嫂默默地给她理了理身体上的衣裙,抬起头看了一遍周围,她没有看见人影,只有朦胧的烟尘和一片惨不忍睹的残墙断壁。她猛然想起学校,那是她最担心的地方,就不知从那里来的一股力气,翻身爬起来就向山坡上的学校跑去。

学校被一片烟尘笼罩着,崭新的教学楼全部不见了,只有一堆废墟躺在地上呻呤,那根旗杆倾斜着却没有倒下,那面国旗还垂挂在旗杆上,像是在为废墟下的几十个小生命默哀。

兰嫂跑到那个操场上,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瘫软在地上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身在阴森恐怖的地狱世界里,面前尽是些熟悉的,浑身沾满鲜血的学生娃娃。那些娃娃们飘忽在浓浓的烟云中,一个个伸出双手向她哭喊着“兰姨。快救救我们哪!”

“快救救孩子!”她无力地呼叫着,就被一阵哭泣声和喊声惊醒过来,看见夏老师和一群娃娃围在她面前。“惨了惨了。”夏老师指着那堆废墟面色苍白地说。他的头上受了伤,鲜血顺着脸流淌在身上,把那件雪白的衬衣染红了一片。

兰嫂望着他和那些惊吓得满脸惶恐的娃娃,浑身都在激烈地颤抖“还,还有多少人在里面?”她问。夏老师扑通一下跪在废墟前“除了这一个班三十二个学生,其他的老师和两个班的娃娃都没有跑出来啊!还有那个幼儿班也,”他悲恸得说不下去,眼泪已扑簌簌地流了出来。

有些学生也跟着跪在夏老师身边,一声声的哭喊着老师和同学的名字。兰嫂听见有人喊崔浩东,才发现儿子东东也没有逃出来。“东东。”她喃喃地呼喊一声,就不顾一切地向那教学楼的废墟上扑去。

夏老师跟在她的身后,悲痛地说“崔浩东本来在这个班上体育课,刚才才冲进去救出了两个同学,然后又去救已经跑到门口的女同学,没想到就···”“东东,东东。”她声泪俱下的呼唤着,在废墟里使劲地刨,就触到了一种沾糊糊的液体,那是血,是从废墟里流出来的血。那鲜红的血从那些砖头泥块里流出来,汇成一股股细小的溪流,在操场上慢慢流淌。

有些娃娃看见地上的血就哭得更伤心。夏老师摸了一把泪水,也跟着在废墟里拼命地刨。娃娃们一边哭着,一边走到废墟前,跪在地上去捡那些埋着同学们的砖头。坚硬的石块划破他们细嫩的双手,却没有人感觉到疼痛。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慢慢流逝,废墟里几十个小生命也随着这慢慢流失的时间停止了呼吸,永远离开了这个美如天堂的人间。

兰嫂很快就刨到一个女娃娃的身体,她吓得惊叫一声,一下把那满身都是泥土和鲜血的女娃娃抱起来,跑到操场边上,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才发现那娃娃已经停止了呼吸。那孩子的脸变成了青紫色,乌黑的秀发上还在一滴一滴的流着血,一只变得青紫的手上还紧紧地捏着课本。

夏老师也抱起一个娃娃走过来,他浑身都在战抖,“没救了。”他呆呆地看着那个鲜血淋漓的学生说。“俞小强。陈娟娟。”他哭喊着两个学生的名字,泪水模糊了那双布满皱纹的眼睛。

烟尘在慢慢散去,留下一个让人魂飞魄散的场景,摆在邱凤兰的面前。她已经暂时忘记了儿子和家里的亲人,心里只有一个意念在支撑着她的灵魂“快救人,一定还有活着的孩子!”她激动地说。有几个学生在惊慌的喊“夏老师快来呀!这里有人。”她就不顾一切地跑过去。

在废墟上面,有一只小手从砖块下面伸了出来,接着,那堆砖块动了一下,就呼的一声从砖头里冒出来一个男娃娃的半截身子,他背上还背着一个女娃娃。他是兰嫂的儿子崔浩东。东东一身一脸都是尘土,眼里却流露着坚毅和刚强。“东东!”兰嫂一把抱住儿子,激动的喊。夏老师和其他娃娃们也都拥上来,把东东和他背上的学生弄下了废墟。

兰嫂把东东背上那个已经昏迷的同学抱下来,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东东却转身又朝废墟上跑“那里面还有同学呀!”他边跑边喊。夏老师追上去拉住东东说“上面还很危险哪!”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摇晃和可怕的轰响声,把娃娃们又惊吓得抱着头哭叫。兰嫂紧张地喊着“孩子们。快到操场边上来呀!”学生们惊慌失措地跑拢来,“大家别怕,都蹲下来!”她一个个的安慰他们说。

夏老师一把抱起东东跑到兰嫂面前,“你看着他们,我去救里面的学生。”他说,转身就朝废墟上面冲去。兰嫂揩了一下儿子脸上的尘土,颤声说“东东是个坚强的男子汉,你留在这里照顾同学们,妈去救其他的同学。”东东只默默的点了点头,那双刚毅的眼里滚动着泪水。他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血迹,头上被砖头砸伤了,一股鲜血顺着脸庞流淌在肩上。他不知道疼痛,脑子里还浮现出刚刚发生的噩梦······

夏老师正领着三十多个娃娃在操场上跑步。突然。东东看见一股浓烟,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从山谷下面直冲上来。“夏老师。快看!那是什么呀?”东东大声喊。夏老师和同学们都停了下来,张望着那片恐怖的烟云。但顷刻间,地面就剧烈的摇晃起来了。恐怖的浓烟和巨响霎时就笼罩了整个学校。

“不好!是地震。大家快抱住头蹲下!”夏老师大声喊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剧烈的震荡把他和学生们都推到在地上。恐怖的响声和同学们的惊叫声在浓烟中回荡,只见一个幼小的身影,像闪电般的冲向摇摇欲坠的教学楼。他是崔浩东。他抱起两个倒在楼梯上的同学,立即跑回操场,把那两个同学放下后,又飞快地朝快要崩塌的教学楼冲过去。无数的砖头和泥块,已经从教学楼上滚落下来。他不顾自己被砸伤的危险,看见一个女同学正哭叫着,倒在了楼梯口,就冲过去背起她,还想再去抱起身边的同学时,一声剧烈的轰鸣,教学楼倒塌了,把他和几十个同学,还有四个老师全部埋在了废墟里。

······东东望着变成一片废墟的教学楼,想到还有同学和老师被埋在废墟里,就揩了一下脸上的血迹,然后向废墟上面冲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