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七章 死神袭来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698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很少陪客人吃过饭,就是县里州里来了领导视察,她也是让其他的村干部陪饭的,那天她就破了例,陪着记者们吃了顿午饭。这让村干部们都感到有些意外。

那十三个游客因为车坏了,一直快到中午,老苏才帮着把车修好,他们就只好吃过午饭才离开。兰嫂就端着酒杯去给每个游客敬酒,她的热情和她那爽快的笑声,扫除了大家心里的不愉快。

午饭后,已经是下午一点三十分了。老苏说要去山上摘一点杜鹃花带回去,就一个人走出了农家乐。王军一下来了灵感,就去车上拿起摄像机追上老苏,去拍那漫山遍野的羊角花。他一直有些闷闷不乐,始终没有弄明白上午拍的画面为啥会是空白的,就闷在心里不敢对任何人讲,是老苏的话提醒了他,这才想起拍一些羊角花来补充一下自己的失误。

兰嫂喝了些高度酒,脸上就更像开着两朵鲜红的羊角花了。“哎哟。看我只顾在这里吃喝,把正事给忘记啦。”她说“俞翠萍恐怕快生娃娃了呢。”“什么快了呀?”玲玲问。兰嫂就微笑着说“她要给我们寨子添后代啦呢。”玲玲笑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她说。

玲玲对今天的采访很不满意,她总觉得对这个传说中的女强人了解得还不够深刻,就想再与她深入细致的交谈一下。兰嫂也很喜欢和她说话,两个鲜花一样靓丽的女人就挽着手走出了农家乐。李茂财还在和村干部们喝酒,“各位失陪了。”他放下酒杯就追了出去。

兰嫂和姜玲走进诊所里,就听见俞翠萍那撕心裂肺的呻唤声。刘玉娇正忙得直喘气“哎呀。兰嫂你来得正好呐。”她说。兰嫂问“她快生了吗?”刘玉娇说“快了。羊水都破了。”玲玲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跛脚女人,发现她的确有些迷人,难怪那个大款男人会被她迷倒呢。

李茂财走进屋来,刘玉娇看了他一眼,很不高兴的说“你还晓得回这家门了。”李茂财笑嘻嘻地看着玲玲说“你这里有人生孩子,很不方便嘛。”他听见里屋俞翠萍那痛苦的叫唤声就皱起了眉头“我还是出去到老寨子转转吧。”他说完就转身朝门外走。

刘玉娇追了出来说“陈叔家的阿珍想出去打工,你帮她找个工作嘛。”李茂财头也不回的说“这点事好办。我就去找她谈谈。”

姜玲难得看见女人生孩子,听见里屋那痛苦的喊叫声就不敢进去看。兰嫂从里面出来,见她那羞怯又紧张的样子就笑了“妹子别紧张,你也会有这么一次呢!”玲玲听了就羞妮的笑。

兰嫂进了厨房,玲玲也跟了进去。厨房里很宽,相当于城里套房的客厅。一边是灶台,一边是饭厅,一架木梯通向楼上的卧室。灶台上有两口锅,一口是煮人吃的,一口是煮牲畜的。兰嫂就挽起衣袖,往那两口锅里舀水。玲玲四处找升火用的柴。兰嫂说“你不会烧这种灶,还是我来吧。”

兰嫂就用火捻子把灶里的柴点燃了,她笑了下说“城里早就烧起了天然气,我们将来也要搞。去年我们寨子才安装了自来水呢。”玲玲听着点了点头,“可以谈谈你们的远景规划吗?”她问。

兰嫂就高兴地说“我们的远景么,就是要在小寨子那里修一座发电站。有了自己的发电站,我们就不怕停电了,更不怕电压低煮不好饭呢。”玲玲抬头看了看屋顶那只昏暗的灯泡“这里的电压是很低呢。”“哈哈。低得连电冰箱也冻不起,有时连风扇也不转呢。”兰嫂说。

刘玉娇在外面喊“兰嫂。热水要得了不?快来帮我一下。”兰嫂听了笑的更响“哈哈哈。生了生了,”说着就跑进产房里去了“妹子。忍着疼努力呀!”她那激动的摸样,就像是她自己在生孩子似的。玲玲也跟着走进去,看见俞翠萍脸上淌满了汗珠,就拿起毛巾给她擦。“妹子。看看时间。”兰嫂对她说。

玲玲掏出手机看“两点二十五分。”她说。俞翠萍忍着疼,盯着玲玲说“我要是生的是个女儿,能像你这个妹子一样漂亮就好了。”兰嫂笑哈哈地说“那咱两姊妹就订个亲家嘛。”刘玉娇也笑着说“你们恐怕没指望了,多半是个儿子呢。”

她的话刚说完,突然就听见屋外响起呜呜哇哇的怪声。那声音由远到近,像魔鬼的怒吼,听起来很是恐怖。接着,天色突然变得像黄昏似的暗淡,那怪叫声又变成一阵阵哗啦啦的霹雳在头顶上炸响,像无数个大炸雷在周围爆炸,把屋里的四个女人吓得心惊胆战。“不好。要落暴雨了。”兰嫂惊惶的说。

顷刻间,随着霹雳似的炸雷声,地面开始抖动了,先是猛烈的上下抖动,很快就是一阵天翻地覆似的摇晃。俞翠萍朦朦胧胧的喊“你们别摇床嘛,摇是摇不出来的呀!”刘玉娇已经站不稳,摔倒在地上。姜玲感觉自己好像在狂风巨浪中的小船上颠簸。兰嫂把身子扑在俞翠萍身上大喊“别说话,是大地震。”

房子在剧烈摇晃中发出阵阵撕裂声,“不好。房子要塌了。”兰嫂惊慌的说。她一下子抱起俞翠萍,几步冲出门外。姜玲也反应过来,正想朝屋外跑,却看见刘玉娇还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就转身去扶起她,搀着她的胳膊,连拉带扶的跑出了诊所。

只听见身后轰隆的一声巨响,一股气浪把三个女人都推到在地上,无数的石块和断木在她们身边飞溅,兰嫂赶紧扑在俞翠萍身上,一根胳膊大小的木头砸在兰嫂肩上,她感觉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俞翠萍见了吓得“啊!”的惊叫一声。恰在这时,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她身子下面传出来,那清脆响亮的啼哭声冲破长空,盖住了四周的恐怖声音。

剧烈的摇晃嘎然停止了,但地面仍然在抖动。昏暗的烟雾笼罩着山寨,周围那轰隆隆的声音让人听了心惊胆战。刘玉娇听见婴儿的哭声就爬到俞翠萍身边,她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用颤抖的双手从地上抱起婴儿,“剪刀,热水,”她声音沙哑的说。

玲玲已坐了起来,她惊慌失措地四处观看,却只看见诊所的顶楼已经不见了,只有几段摇摇欲坠的残墙断壁粟立在烟尘里。“哎呀。好险哪!”她惊悚地想。兰嫂心里很清楚发生了极其严重的巨大灾难,那根木头上的钉子刺进了她的肉里,她一下把它拔出来摔在地上,就朝没有垮塌的屋里走去。

“不行哪,危险!”姜玲喊。就站起来想去拉兰嫂,兰嫂已经走进门了,她只好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屋里的药柜和家具全部都倒在地上了,房顶和墙壁还在抖动中往下落泥土和石块。兰嫂几步跑进厨房,匆匆忙忙地舀起一盆热水,端起就屋外跑。

玲玲正好走进来,兰嫂把热水盆递给她说“快出去,别再进来。”玲玲说“你也要当心点哪。”端了水转身就跑出门去。兰嫂在那间产房里抱起被盖,又四处寻找剪刀,又是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屋里的房梁突然掉落在她面前,她惊得啊呀的叫着,一下子跑出屋了。

“没,没有找到剪刀。”兰嫂把被盖盖在俞翠萍身上,吓得瘫坐在地上。刘玉娇双手还捧着婴儿,那婴儿还在放声啼哭。“没有剪刀怎么办呐?”她惊慌失措的吼道。兰嫂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她爬过去,双手捏着连接着婴儿和母体的脐带,用嘴一下子咬断了它。“玉娇。快处理好她们母子,这里还很危险。”她擦着嘴上的血迹说。猛烈的抖动仍然在继续着,兰嫂刚喘了口气,突然想起山坡上的学校“哎呀。不好!学校里的娃娃们!”她惊喊一声,站起来就朝山上跑去。玲玲却吓得浑身发抖,不知所措的站在旁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