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十九章 血染的杜鹃花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63 2013-07-10 14:10:25

  陈宏春也赶到了学校,他望着面前的凄惨情景,吓得张着嘴许久说不出话来。兰嫂怀里抱着一个娃娃的遗体走到他跟前,她手上和身上都是血迹,“你快,快,快去幼儿园!”她极其沉重的说,就把那娃娃的遗体轻轻放在操场边的地上,那里已经摆放了十几具学生娃娃的遗体。

“老寨子也完了。”陈宏春声音低沉的说。兰嫂听了像一个炸雷打在头上,她双腿一抖,身子歪了歪差点倒在地上。陈宏春急忙上去护着她。“我没事。快去幼儿园救那里的娃娃。”她对赶来的几个人说,然后用沾满血迹的手拍着昏沉沉的额头,见崔洪就站在自己身边,就对他说“你快去下面的寨子里多叫些人来呀!”

崔洪脸上毫无表情,只是身子和手都在发抖“杜月兰还在里面。”他望着幼儿园的那片废墟,喃喃地说。兰嫂回头看了一眼幼儿园那边,想着那二十几个天真可爱的幼小生命,悲恸得泪水夺眶而出,“快去小寨子叫人来。”她颤声的对崔洪说。崔洪点了点头,转身跑下山去。

好些学生的家长从山下跑来,一见躺在地上的娃娃,都大声痛哭起来。有的找到了自己的儿女,就扑在遗体上面悲痛欲绝地哭喊。有的却在那废墟上面疯狂地寻找,拼命地去刨那些砖块,一声声地喊着自己娃娃的名字。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震撼着白龙河谷,震撼着这片被阴云笼罩的天地。

陈宏春站在幼儿园废墟的前面呆住了,这里比小学那边垮塌的更惨,竟然连一处残墙断壁都没有剩下,只有一堆被撕裂的楼板和砖头,像阴森恐怖的坟墓立在人们面前。那地面上有一条裂缝,把那个栽满鲜花的小院子塌陷成了一个大坑,那道大门和围墙全部陷进了坑里,那些开得正鲜红的羊角花,像被魔爪撕裂的少女,躺在那片残枝碎叶里哭泣。

这个像骑士一样刚强的汉子突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他几步跳过那个大坑,冲到废墟上面,在那些砖硌瓦片里刨着“小龙。小凤。快出来跟阿爸回家了!”他疯狂地喊。小龙和小凤是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女,他们才刚满四岁,是一对人见人爱的龙凤胎,是山寨里两颗璀璨的小明珠,也是陈宏春夫妻俩的命根子。

废墟上面寂静得让人胆战心惊,只有天地间还在发出一阵阵呜呜的哭泣声,那是在为被埋在废墟下面的二十多个幼小魂灵的沉痛的哀悼。“小龙小凤。快出来跟阿爸回家了。”他反反复复喊着,绝望地瘫伏在废墟上。

他突然听到一声细小的呼唤声,那声音很沉,像是从他身子下面的地底里传出来的,但他听得很清楚“是儿子,是小龙。”他猛地翻身坐了起来,绝望的眼光盯着面前几个也已经惊吓得麻木的人“我儿子在下面叫我呢”他说。没有人说话,都以为他是被极度的悲痛气昏了头。

“兴许还有娃娃活着,快些把这些砖头弄开。”陈宏强说,他是陈宏春的兄弟。他那张惊恐的脸上冒着汗水,他的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几个人就急忙去刨那些砖块。陈宏春又伏下身子去听,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了。他一边喊着儿子和女儿的名字,一边紧张地刨着砖块。一块被砸裂的半截楼板出现在他的眼里,楼板下面露出了一个娃娃的衣服。“快来。这下面有人。”他激动地喊。大家听见他的喊声,急忙赶过来把那半截楼板抬开,两个娃娃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认不出他们的模样了。一个娃娃的小手却还紧紧地抓着另一个娃娃的衣角,鲜红的血染红了他们身子周围的砖头和泥土。

所有的人都惊呆地望着两个娃娃的遗体,血液在每个人的周身上下猛烈地燃烧着。一张张惊恐万状的脸在扭曲,一双双眼睛里滚动着极度悲恸的泪水。

只有陈宏春还稍微镇定些,他从两个娃娃的衣服上认出不是自己的宝贝儿女,他怔了片刻,就小心翼翼的去把第一个娃娃的尸体抱起来,那娃娃的手却牵着另一个娃娃的衣角不放。“乖孩子啊!你阿爹来接你回家了。”陈宏春悲伤的说。那只小手就一下松开了,他流着泪水把那娃娃的遗体抱到一块平坦的草地上,给他揩了揩小脸上的血迹和尘土,又脱下身上的外衣盖在娃娃身上。

陈宏强也俯身去抱起第二个娃娃,却发现那个娃娃的小手也紧紧地拉着下面另一个娃娃的衣服。“快来呀!下面还有,”他惊叫着,用另一只手去分开那只抓着衣服的小手,下面果然露出另一个娃娃来,是一个小女娃娃的衣服。

陈宏春听见喊声,几步冲到这里,“快把上面的砖捡开哪!”他喊。山下又跑来十几个人,他们都是从死神嘴里逃出来的,有些人手上和脸上都淌着血,“完了完了。”他们绝望地跪在废墟前,泪流满面的失声哭喊“天神阿!救救孩子们吧!”

“天神救不了他们,快来帮着挖呀!”陈宏春对那些跪在地上祈求的人喊,他的手上捧着那个小女娃娃的尸体。大家抹了一把泪水,用铁锹,用锄头,用双手去刨那些压在娃娃们身上的砖块和残缺不全的楼板。

砖块和泥土刨开了,残缺的楼板被抬开了,从下面抱出来的却是一个个血肉模糊的,肢离体碎的尸体。那些娃娃们都是一个挨着一个,有的小手仍然还紧紧抓住前面一个娃娃的衣服,好像正在做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恶魔就这样无情地夺去了他们幼小的生命。

每当发现一个孩子,陈宏春的头顶都会轰的一下炸裂一声,周围的人们也会失声痛哭一阵。直到第二十三个娃娃的遗体从废墟底下刨出来,也没有他的那对宝贝儿女。“小龙,小凤。你们在那里啊!”他双手抱住快要炸裂的头,绝望地哭喊。

“杜月兰老师在下面!”陈宏强紧张的大喊。陈宏春抬起头,摸一把眼泪猛地跳过去,就看见一整块水泥楼板的下面,露出杜老师的身子。“快抬开楼板。”他声嘶力竭地喊。几个人就赶紧围过去,拼着全身力气将楼板抬开了。

一个让人魂飞魄散的场景出现在大家眼里,杜月兰的身姿伏在一张课桌上,两只手伸开,紧紧抓着两边的桌沿,那几百斤重的水泥楼板就压在她那瘦削的背上,整个上半截身子陷进了断成两截的桌面里,血还在一滴一滴地从她身体里流淌出来,而桌子下面,正是陈宏春的两个宝贝儿女。

空气仿佛凌固了,四周一片死寂。每个人的心脏好像也停止了跳动,都静静地肃立在那堆废墟上面。

陈宏春竟然忘记了上去救出自己的儿女,他扑通一下跪在破砖烂瓦上,无声地悲泣着。人们也默默地跪在废墟上,悲伤的泪水模糊了每个人的眼睛。

邱凤兰来到幼儿园这边,她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神魂出窍,扑通一声跪伏在杜月兰的遗体前,泪水顺着她那张俏丽而又苍白的脸,洒落在她面前的那滩血迹上。她的眼前浮动着杜月兰那张娇柔可爱的脸容,浮动着那一群天真可爱的,烂漫如花的羌家儿女的音容笑貌。她恍惚看见杜月兰带着那些可爱的娃娃,漂浮在头顶的云雾里,慢慢向天堂里走去。“杜老师。孩子们。你们一路走好啊!”她泪流满面地哭喊。

一团云雾从山顶上移下来,它也不忍心看着这凄惨的场景,就用乳白的面纱盖在那些娃娃的遗体上。风轻轻地摇着学校周围的树林,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呜呜声。那是在为惨死在这场灾难中的无数个生命的沉痛哀悼,也是那几十个学生娃娃们生离死别的哭啼声。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离灾难发生已经过去了一小时二十五分。还有许多人被埋在废墟下面,奄奄一息的生命在痛苦中呼唤,在与死神拼命挣扎,在等待着活着的人们去救援。

兰嫂突然听见一声细小的呻呤,那声音是从杜月兰身体下面传出来的,“快!娃娃还活着。”她兴奋地跑过去,轻轻把杜月兰的遗体抱起来,那断裂的课桌下面,果然是两个已经昏迷的小龙和小凤。她既紧张又激动的喊“快来救孩子啊!”

还跪在一边的陈宏春冲上去,惊狂地几下掀开破烂的木桌,一对宝贝儿女像睡着了一样,卷缩在四周被砖块挤压的窄小空间里,两个娃娃的身上都是鲜红的血,那是从杜月兰身体里流出来的,她用自己的鲜血护住了山寨里两颗璀璨的明珠。

陈宏春一手抱起一个,紧紧地把他们贴在胸口“小龙,小凤。跟阿爸回家了。”他急切地呼唤着,把娃娃抱出了废墟。“快叫刘医生哪!”陈宏强跟在他后面焦急的喊。人们四处寻找刘玉娇,却不见她的人影。“刘玉娇还在诊所救人哪。”兰嫂哭泣着喊。陈宏春就抱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娃娃向诊所跑去。

兰嫂把杜月兰的遗体轻轻放在草坪上,她双脚跪在地上,给她整理着散乱的头发和沾满血迹的衣服。杜月兰那张已经变得乌紫的脸上很干净,那双秀丽的眼睛紧闭着,像睡着了一样安然祥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