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二十五章 失去的爱恋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2030 2013-07-10 14:10:25

  通往老寨子那条窄小的公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有些地方还裂开了很宽的缝。俞水根背着阿秀的遗体,驾驶着摩托车在那些石块和裂缝之间穿梭行驶。强烈的震动虽然已经停止了,但还有些石头,从山崖上滚落在他的车前车后,他躲避着那些飞滚的石块,拼命的往老寨子赶。

只行驶了一段路,那条公路就被一大片塌方堵住了。水根望了一阵那片被撕裂得满目沧桑的山体,只好丢弃了摩托车,背着阿秀走进那片还在移动的乱石坡里。

他爬过了那片几百米长的滑坡地段,就已经累得热汉淋漓了。从这里到老寨子还有十多里路,前面不知还有多少危险在等待着他。但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也忘却了恐惧和伤痛,他一遍遍地呼喊着“秀秀。阿哥背你回家了!”

水根回忆起两年前他们相恋的那段日子。他和阿秀是在一次偶然中相遇的,那天水根把在山外打工的阿秀搭回她的家。阿秀的家在离白龙镇十几里远的另一个山寨。却不想在半路上遇到了故障,他的摩托车后胎突然爆裂了。他急得有些手脚无措,盯着阿秀只是憨憨地笑。阿秀也看着他,虽然心里有些失望,却爽朗的笑起来“没关系。我走回去就是了。”

她从包里摸出一张十元的钞票“才搭了我一半的路,就减半,给你。”阿秀挺认真地笑着说。水根没有伸手去接她手上的钱“这是我的责任嘛,哪敢收你的钱。”他既愧疚又腼腆地说。阿秀又笑了起来“那就不客气了哈!”她说,就把钱放进那个很好看的小挎包里。

水根看着公路前后心里想,这里隔她的山寨还有好几里路,他不能把她丢在这个荒山野林上,况且她还有那么沉重的行李。“要不,我给你背行李,送你回去吧。”他试探地说。阿秀心里正在为难,她当然高兴了“那我再给你加十块。”

他没有吭声,只是憨厚的笑了下,就去把摩托车上的行李解下来背在背上,然后把车子推在路边就默默地上路了。阿秀一直望着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感撞击着她的心扉。“你,你就不怕你的车丢了么?”她跟在他后面问。“丢不了。”水根回答。他心里却说“如果真丢了,但愿一部车子能换回一个美女吧!”

他想着脸上就露出愉悦的笑。阿秀发现了他那诡秘的笑“你偷偷笑啥?”她问,脸上升起两朵羞怩的红晕,她从他的脸色上读懂了他的心。水根看了她一眼,心里却像一下子泼了一盆冷水“人家是一朵娇艳的鲜花,我只不过是一棵路边的小草;人家是天上翱翔的凤凰,我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麻雀。别痴心妄想啦!”

他变得沉默了,一路上都没再说一句话。那天也是个郁郁葱葱的春天,是个让他们情窦初开的日子。

他们走拢阿秀的家时,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了。阿秀的父母,哥嫂见她领着个英俊的小伙子回来,那脸上的热情和笑容就像天空的太阳那么温暖。但水根放下背上的行李,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了。

“喂!喂!我还没有给你钱呐!”阿秀追上他,一把把他拉住,她有些生气“你这个人咋个啦!”水根头也不回地说“我的车还在路上呢。”阿秀就只好把钱塞给他,水根却推开她手上的钱“这回,算了吧。”他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却不知道他已经带走了一个姑娘的芳心。

阿秀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的委屈和失落使她真想哭。但就从那天起,她没有再到外面去打工了。她几乎每天都要走十几里山路,到白龙镇去找到水根。两人就开始了一段甜蜜的恋情。

他们相恋了一年就结婚了。结婚那天,十几辆摩托车搭载着阿秀的嫁妆,水根搭着阿秀,风风光光地把她接回了村寨。娶亲的队伍到了寨子口,按照羌家人的习俗,他要把新娘背进屋。水根就用红腰带背着新娘阿秀,从新寨子一直背到他们的新家。

那天村寨里的人都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寨子里的乐队为他们奏响了欢乐的喜庆音乐,为他们跳了一天的喜庆锅庄舞。那气派,那欢乐的歌声和笑语,至今还回响在他的耳边,浮现在他的眼前。

······震动很快又停了。水根抬起身子,望着妻子阿秀的面容说“秀秀。你没有吓着吧!你别怕,阿哥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他边喃喃的说着,边拍去阿秀身上的尘土,然后给她盖上被子,又把自己那条深蓝色的,上面是阿秀给他绣着五色图案的头帕折叠起来,盖在她的脸上。

他又去找来几跟蜡烛,点燃后放在床脚边,一共是九根。这是羌家人的风俗,那是给阿秀照着通向天堂去的路,据说那条阴间的路很黑很难走,如果阳间的人不给他们点着灯,他们就走不拢天堂。“秀秀。我给你照着路呢!你慢慢的走吧,路上要当心点,别摔了筋斗啊!”

水根坐在阿秀身边念叨着,他是怕她路上孤独,就不停地讲着,哽咽着,哭泣着。夜深了,屋外的雨越下越大,雨水从破烂不堪的屋顶上滴落下来,把地上积起了一滩水潭。阿秀的遗体上也淋湿了,水根就找来一张塑料布,遮住了妻子的身体。

山坡上不时地传来人们的惊叫声和悲痛的哭声,那声音撕裂着水根的心,他知道是兰嫂带领着人们,在小学那里紧张地抢救那些被埋在废墟里的学生和老师。“秀秀。你晓得不?学校垮塌了,好多娃娃都还埋在下面。我要去帮忙救他们哪!你就在家里好生睡吧。等我把那些娃娃都救出来,再回来陪着你!”

他哽咽着对妻子的遗体说完,就在屋里找到一顶斗笠,一件蓑衣披在身上。然后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提着一把铁锹,出门朝山坡上的学校那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