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三十章 紧急结集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438 2013-07-10 14:10:25

  黄昏时的白龙镇仍然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一只没有番号的部队已经从空中降落在这里,那些年轻的军人们脸上都挂着悲痛的泪水,他们忍着干渴和饥饿,在废墟上紧张地默默地搬移着那些石块和砖头,救出了好些埋在下面的羌族儿女。

军用帐篷里既紧张又混乱,一部唯一的报话机接连不断地响着,几个军官脸上都挂着泪痕,严肃的脸色上有一种军人特有的镇定气质。“喂。喂!我要医务人员,药品,食品。还有大型挖掘机,直升机喂。什么?道路不通。直升机进不来,哎呀!这里的伤员很多,喂,喂!”

通信又一次中断,他失望地甩下话筒“糟糕。事情很严重,这里变成了一座孤岛。”他看着其他几个军官,指着一张军用地图说“更严重的恐怕是这里,老寨子村又成了孤岛中的孤岛。从这里通向山寨的唯一一条公路几乎崩塌了十几里,人进不去,车更进不去。”

他叫韦志军,中尉的军衔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相称,那张还带着娃娃气的脸上看上去显得有些幼稚,只有那双英俊明亮的眼睛,和他那高大威武的身材,才显示出他身上包含着一个年轻指挥官无穷的智慧和特有的精神气质。

“从卫星扫描图上收集到的情况看,这个寨子的灾情也相当严重。我们能不能先派一只小分队进去?”周指导员问大家,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苍白的脸上沾满了尘土和血迹。他刚刚从中学那里回来,那个地方死了许多学生和老师,还有许多需要急救的伤员。

“我们只有一个中队的战士,都分到抢险第一线去了,哪里能抽得出人来呢!”韦志军心急火燎似的说“再说,这条公路垮塌得成了悬崖,连鸟都飞不进去,别说是人了。”

“问一下当地政府,看看有没有另一条线路通向山寨。”周指导员说。“报告,我晓得一条路可以走到山寨去。”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把大家都惊了一下,都抬头望着门口。

他是个年轻汉子,个子矮小却长得结实,像一块铁墩子。他叫赵强。“几位首长。我的家就在老寨子那里。我晓得一条小路能进去,我本来想一个人回去的,只是这天快黑了,我害怕,”他走近大家面前,滔滔不绝地说。

“小伙子你说慢点,你是说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山寨?”韦志军打断他的话,指着地图问“你给我们指一下,是哪条路?”赵强看了一眼地图,“这个,我看球不懂。首长。我老婆她快生娃娃了,现在还不晓得怎样了呢,求求你们嘛!”他急得快哭了。

周指导员拍了拍赵强的肩膀,安慰了他一下,然后对韦中队长说“中队长,就派一个班的战士跟他去吧。”“可是,我们没有更多的人手呀!”韦志军有些为难地说。

许艳丽急匆匆地走进来。她身后跟着肖镇长和一个年轻士官。“首长们。”她哽咽着说“老寨子那里的灾情可能相当严重,我们要赶紧前去支援啊!”

周指导员问“那里有多少人?”肖镇长回答说“在家的大慨有七八百人,今天又进去了一辆旅游车。”许艳丽说“还有一辆电视台的采访车,有三个记者正在那里采访那!”她激动得快哭了,身上那件粉红暗花的衬衣上沾满了泥浆和血迹。

年轻士官听了很着急,他心里有一个牵挂的人,“报告!马尔康消防支队马文兵前来报到,请求去老寨子村救援。”那庄严又有些悲壮的声音让几个军官听了都很感动。“你们支队来了多少人?”韦志军问。

“只有我一人,还有一车消防器材。”马文兵回答。他刚刚走到半路就发生了强烈震动,但那个地方震动得不是很凶,他的车只是有些摇摆。他以为是车子出了毛病,就停在路边跳下车,才感觉地面和周围的山峰都在摇晃“不好。地震了。”他心里想着,就又跳上车急速往前开。

马文兵很快就接到通知,要他立即返回附近受灾最严重的乡镇去援救,“我们中队的人已经从马尔康出发,往这里赶来了。”他补充说。

“那还等什么。指导员。你去街上的三分队哪里抽调几个人,由你马文兵负责,从小路出发,一定要尽快赶到老寨子。”周指导员点点头就要走。韦志军又说“目前我们还不清楚那里急需什么,估计最缺的是药品,你去急救站搞点药品带去吧!”

“那我呢?”赵强问。“你当然就带路了。”周指导员说“快跟我去准备吧。”马文兵向大家敬了个军礼就要离开,韦志军把一个报话机交给他说“那里的通信已经完全中断。你一定要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系。”“请中队长和各位放心吧!”马文兵坚定地说完,又向大家敬了军礼,转身随周指导员离开了。

韦志军对许艳丽和肖镇长说“目前有许多问题需要立即解决。我们是不是商谈一下,把急需要做的再安排一次。“有啥好谈的,现在老崔和其他六个镇干部都遇难了,镇政府领导班子已经毁灭了,白龙镇各个村寨也都毁灭了,剩下的村民都在各自往外逃命。我也要赶到州政府去汇报情况哪!”肖镇长情绪激动地说。

大家听了有些气愤,许艳丽眼里滚动着泪花“肖镇长。你可不能走!你如果一走,整个白龙镇的领导班子就彻底瘫痪了呀!灾民们就更加乱了啊。”她眼里的泪水又忍不住流淌出来。“我又不是去逃难,我是去汇报工作嘛。”肖镇长也很激动,他刚才和许艳丽已经争吵了一阵,是许艳丽硬把他拉来见部队领导的。

韦志军心里虽然也有些不满,但人家是地方政府的党委领导,他要决定的事,他是不便干涉的,他想了想说“肖镇长。我们也不阻拦你走,只是现在通往外面的所有道路已经全部被垮塌的山体阻断了,外面的救援车根本进不来,里面的人可能也根本出不去。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把活着的领导干部组织起来,带领村民们战胜这场灾难。”

他的话说得字字铿锵有力,连许艳丽听了都含着泪水不住地点头。肖镇长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你们不是给大家说有飞机要来吗?不是说会运来帐篷,食品和粮食吗?为啥现在连个飞机的影子也见不到?”

许艳丽正要跟他争辩,头顶的天空突然传来一阵隆隆声,肖镇长听了,吓得一头往桌子地下钻“哎呀不好!地震又来了!”他浑身哆嗦着喊。

韦志军和几个军官早已听出是直升机来了,大家心里就像看见了救兵似的,都一齐走出了帐篷。许艳丽白了一眼桌子下的肖镇长“是救援的飞机来了。”她冷冷地说了一句,扭头就走了。

阴霾的天空上,一架直升机正在缓缓降落。地面下那些幸存活着的人们,都欢呼着从各个地方往那里奔跑。“大家不要靠得太近了!危险!”韦志军站在前面挥着手喊。他的声音被直升机的轰轰声盖住了,人们依然推挤着朝前跑。

直升机掀起的风,吹倒了几个跑在前面的人,大家才停住。从直升机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军官,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就径直走到韦志军面前敬了个军礼“你就是韦中队长吧?我们奉指挥部命令,前来接运重伤员。”他说话的声音很沉重,端庄严肃的脸上掩饰不住心里的悲痛。

韦志军与他握了握手说“情况紧急。这里的伤员有近千人,有好几百人都处在危险之中。希望机长回去向指挥部汇报,多派几架直升机过来。”机长听了脸上显得很为难,他回头向机箱里喊“小郭。先把里面的药品和帐篷卸下来!”又转过脸对韦志军说“我们中队的机组已经全部出动了,只是受灾的地方太宽,目前恐怕只有我能来这里了。”

“那,那就先把最严重的伤员送走吧。”韦志军心情沉重地说完,就领着几个士兵去抬伤员。许艳丽却已经领着一群村民,抬了几十个伤员赶来了。“大家快让开!”她急切地朝那些挤在直升机前面的人喊,她的背上背着一个还在昏迷中的伤员。

机长马上跑过去,帮着扶住她背上的伤员“只能上去八个伤员。”他对韦志军说。肖镇长从后面跑上来,朝直升机上挤。飞行员小张拦住他“你不是伤员,快走开!”

肖镇长不顾一切地朝机箱门口挤“我是白龙镇副镇长,我有紧急情况要到州政府去向领导汇报。”他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机箱,小张硬把他推下去“你就是省长也不行!”机长把一个个伤员护上了机箱“实在对不起。这上面只能装八个人,你如果上去了,就得少送走一个重伤员呀!”他对有些气愤的肖镇长说。

韦志军帮着把第八个伤员抬上了机箱。他探头看了看里面,对中队长说“机长。现在是非常时刻,多搭载一个恐怕没有问题吧?”机长看了看昏沉沉的天空,他没有吭声。“肖镇长对全镇的灾情比较清楚。他去向上级领导汇报,会多争取一些地方政府的支援。”韦中队长说。

机长盯着天空说“今晚可能会下雨。那你就上去吧。”他低下头对肖镇长说。肖镇长就二话没说,一下子钻进了机箱里。好些人都不满,却不敢吭声。

机长此时的心情就像那灰蒙蒙的天空一样沉重“乡亲们。你们的灾情牵挂着全国人民的心,”他站在机箱门口,望着面前的几百名灾民说“大批的救援部队已经往这里赶来,大量的救灾物资,也从全国各地往这里运来了。希望大家克服一下暂时的困难,和我们的武警官兵一起,战胜这场灾难哪!”

他的声音很洪亮,盖住了机车的轰鸣声。他说完后,庄严地向大家敬了军礼,就走进驾驶舱去了。小张也庄严地敬了礼,才关了机门。直升机慢慢升上了天空,很快就消失在阴沉沉的山峦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