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三十一章 挺进死亡谷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18 2013-07-10 14:10:25

  坝子上那些灾民们的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机长的话给了大家一些鼓舞。许艳丽望着那些绝望和失落的乡民说“乡亲们!大家别伤心,我们的家园虽然毁了,但我们羌民族的精神和意志不能垮呀!我希望是干部的,是党员的都振作起来,首先要带头克服困难。现在天快黑了,有好多亲人还埋在废墟下面,有好多事情还等着我们去做哪!”

这里的人都是镇上逃出来的居民,许秘书平时在他们心中,就像一个女神那样既崇拜又尊重。就有好些人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韦中队长虽然才与许艳丽接触几个小时,却已经对这个既漂亮又坚强的女人十分敬重了。“明天还有各个村寨的伤员和灾民转移到这里,现在我们急需要做的是赶快搭一些临时的避难帐篷,还有就是搜集一些食品和干净饮用水。”他对她说。

“这些都让我们来做吧!”许艳丽说。她极力忍着悲痛和劳累,极力让自己高度紧张的头脑冷静下来。“我们来分一下工作吧。”她对身边的几个党员干部说。

韦志军回到临时指挥所。小分队已经准备齐全,九个年轻战士都齐整整地站立在帐篷前面,每个人背上都背着几十斤重的背包。赵强也站在马文兵身边,他手上举着已经点燃了的火把。周指导员正在给大家讲话。马文兵觉得他的话有些啰嗦,就像兄长不放心出征的小弟弟那样再三叮嘱。

“中队长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周指导员问。韦志军望了一遍每个战士说“时间紧急。我只有一句话请大家牢牢记住。你们要去的地方,是个极其危险的山谷,可以说那是一条死亡谷。但无论有多少困难,有多么危险,你们一定要到达目的地,把全国人民的温暖带到那里,把活着的羌族同胞全部安全地转移出来!”

他走到马文兵面前,握着他的手叮嘱说“战士们的生命安全就交给你了!”“请中队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马文兵的脸色很苍白,就像刚从病床上下来的那样。

韦中队长又和每个战士握了手,也握了握赵强的手问“兄弟。天亮前能赶到山寨吗?”赵强挺了一下胸口说“首长。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最多三个小时就到了。”

“那好。出发吧!”九个战士齐整地转过身,迈着稳健的步伐,朝朦朦胧胧的大山上走去了。韦中队长和周指导员一直望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白龙镇上面,两人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担忧和牵挂。

夜幕慢慢地笼罩了被地魔撕裂得遍体鳞伤的群山,只有几点像星星那样的亮光,在朦胧的山林中闪烁着向前移动。自从白龙河谷岸边上那条公路修通了以后,老寨子的人,几乎已经忘记了这条崎岖不平的山路。树木和藤蔓早已经把路面掩埋了,根本辨认不出哪条是路,哪条是沟。战士们就像走在魔鬼的嘴里似的,时刻都有掉进山谷的危险。

山林中的夜又黑得像掉地狱般的恐怖,赵强手里那只火把发出的光,在这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大山里,就像一只萤火虫那样暗淡,已经有好几个士兵摔倒了,惊叫声和骂声时不时地在队伍中间传来。

“这到底是不是路呀!你认不认得路嘛?”摔倒在地的小葛从地上爬起来,埋怨领路的赵强。“他这是把我们往死亡谷里带啊!我们不去了,返回去吧!”

马文兵走在最后面,他扶起几个摔倒的战士,“快跟上。同志们挺起精神坚持一下,山寨里还有几百个灾民,等着我们去救他们哪!”他激昂地鼓励战士们。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背上又增加了一个背包,那是小李的背包。小李的个子瘦小,他当兵还不到半年,还从未走过这样艰难的夜路。他吓得紧紧地跟在马文兵的身后,被雨水淋湿的身子在簌簌发抖。

赵强背上也背着一个大背包,那里面装着他在城里打工挣来的全部财产。他此时的心情比后面的几个人都急,“明明这是一条路嘛。咋就看不见了呢!”他探着头,举着火把,望着眼前一片黑暗的灌木丛,不知往哪里走了。后面的战士都停了下来,马文兵走到前面问“为什么停下来不走了?”赵强张望着地上回答“不要急嘛。这里肯定有路的,只是为啥子就找不到了呀!”马文兵又问“你不是说走过这条路吗?”

赵强继续弓着腰在四周寻找“我是说,在十几年前走过这里。我记得那年,是我阿爸带我从镇上走过这条路,回到村寨的嘛。那年白龙河涨了好大的洪水,把公路都淹没了呢!赶集回村寨的人们就···就只有走这唯一的山路了。”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故事。

大家听了心里更紧张,天空又下起了小雨,如果再找不到路,就只好原路返回了。他们出发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马文兵算了下路程,他们走了还不到五里路。从山岭上往下看,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白龙镇上的火光。他望着黑暗中的那几点火光,焦急地思索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找到了!找到了!”赵强惊喜地喊。马文兵借着火把的光,看见他钻进了密不透风的灌木丛里。“原来这条路被这些可恶的树藤遮住了呢,我原说这里有路的嘛。”赵强从树丛里钻出来,很得意地说。他背起放在地上的背包对大家说“跟我来。”就又要往里钻。

马文兵急忙拉住他“别忙。”他已经考虑到回来的事情了,要把几百名山寨灾民安全地转移出来,就必须开辟一条安全的生命通道呀。“你有刀吗?”他问赵强。“有倒是有,只是我这把刀是我祖爷爷传下来的呢。”他有些不情愿地从腰里摸出一把很精致的短刀。

“你在后面给我照着亮。大家就原地休息一下。”马文兵说。他抽出刀来,把刀销还给赵强,就挥手向两边的树藤砍去。“当心点。别把刀弄缺口了呀。”赵强两眼直瞪瞪地看着马文兵手中的刀,心疼地说。“现在是啥时候,你还心疼一把刀。”士兵小郭说。他也上来帮着把砍下的树枝和藤条推到路边。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被藤蔓遮掩的山路,在马文兵的左劈右砍下,一点一点地向前延伸。他的手背上已经被划破了一道一道的血口,小郭就关切地要去给他包扎,马文兵推开小郭“这点伤不要紧,得抓紧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哪!”

赵强举着火把站在旁边不停地唠叨,其他的战士也都过来帮着板树枝,扯藤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那段两百多米长的山路终于呈现在大家脚下。马文兵回头望着后面的路,长长的松了口气。火把的亮光映照着他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他把短刀还给了赵强“看看你的宝贝没有弄坏吧!”他微笑着说。

赵强把短刀贴近火把正仔细地看着,突然就觉得脚下猛烈地震动起来“哎呀!地下又开始摇动啦!”他恐慌地喊。“是余震。大家不要慌!”马文兵紧张地喊道。

一阵阵轰鸣声在黑暗中响起,就像白天那次大震一样,尤其是在这样的深山里。这样的黑暗中,每个人的心里,都惊吓得好像掉进了死亡深渊似的恐惧。

赵强吓得浑身直哆嗦,手里的火把也掉落在地上了。马文兵赶紧过去捡起来举着,他突然发现地上裂开了一条很大的地缝,好像脚下的山体在往下倾覆。“不好!大家快往上面跑呀!”他声音不高,却很有力的喊。围在他身边的战士们还没有从惊恐中回过神来。“这地方要崩塌了,快往前面走呀!”

马文兵的话刚完,就听见哗啦啦地一阵巨响,他们所站的地方已经开始往下滑落了,有几个战士摔倒在地上,并随着移动的泥石流往下沉陷。马文兵一步跳过去拉起一个战士。“快拉住他们!”他大声喊着,然后又一个猛跳,跳进泥石流里,抢先拉住了最下面的战士“小李。抓紧我!”

漆黑的山谷在吼叫,像魔鬼狂怒的声音震撼在每个战士的身边。马文兵极力在那些滚动的泥土和石头之间挣扎,但他和战士小李都在极速地往山谷里滑动,眼看就要滚进深谷里了。在着万分危急时刻,战士小郭从背包里拿出一条索子,挥手丢给马文兵,“快拉住绳素!”他大声喊“你们别傻站着,快些拉着绳子,把他们拉上来呀!”

其他的战士急忙抓紧了绳索,拼命往上拉。马文兵一只手抓住了绳子,又伸出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小李。战士们一起努力,终于让两人艰难地爬出了那处滑坡。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们面前的山体,一下子塌进了黑黢黢的深谷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