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三十六章 保姆村官(上)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7 2013-07-10 14:10:25

  四个战士抬着俞翠萍的遗体来到这里,他们把她安放在草坪的最上面,那里有一丛盛开的羊角花。马文兵和其他的战士退到草坪边上,惊呆地望着这些遇难者的遗体,每个人的心里又一次被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又情不自禁地一齐举起了右手,这是他们来到山寨,来到这个像死亡谷里,敬的第四个军礼。

阿珍走到俞翠萍的遗体前,揭开她头上的白布,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她惊讶了一下,就忽地哭出声来。她的眼前浮动着俞翠萍生前那张清丽而又和善的脸容,她曾经亲切地关照过阿珍,曾经给过她无数次的安慰和温暖。阿珍一直都把她当亲姐姐看待。“翠萍姐。你···你走好啊!”她啼哭着呼喊。

陈大嫂却站在女儿阿珍的身后,用一双呆痴的眼睛盯着俞翠萍的遗容,她突然疯狂地跑去摘那些羊角花,她把摘下来的花,一片片地撕扯下来,撒在俞翠萍的遗体上。她边撒边哈哈地痴笑,那笑声比凄惨的哭声还让人毛骨悚然。

“哎呀!陈嫂疯了”徐素贞惊恐地说。她走过去扶起哭得悲痛欲绝的阿珍“妹子。好了,你哭得再伤心,翠萍姐姐也醒不过来了。快去照顾你阿妈吧。她已经神志不清啦。”

阿珍听了才止住了哭泣,哽咽着盖上俞翠萍的脸,就去把她母亲扶着离开了。徐素贞也安慰着陈嫂,把他们母女送到草坪边上,那里静静地站立了好些人。

马文兵也站在他们前面,他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情景,也早就闻到了从那一百多具遗体身上发出的难闻气味。“这样很危险啊。”他心里焦急地说。凭他学到的救灾知识,他知道大灾之后必定有大疫,如果再不进行防疫措施,这些幸存活下来的人都会有危险那。

他想到这里,急忙走到邱凤兰面前,正要跟她商量,兰嫂却突然惊叫起来“哎呀!娃娃发高烧了。”她是发现怀里的婴儿一直都在沉睡,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才觉得不对劲,就揭开她脸上的绣花帕子,看见娃娃的脸红扑扑的,就伸手去抚摸了一下。

“赶紧送诊所去呀!”好些人都惊慌地喊。兰嫂才抱着婴儿,慌慌忙忙地向下面的寨子跑去。

姜玲一直跟在兰嫂身边,她也想跟着去,却又想留在马文兵这里。她抬眼看了看马文兵,正好与她的目光相遇。两人心里都会意,就一起往下面走去。玲玲看见王军在人群里,也拉着他,三人一起追兰嫂去了。

兰嫂心里急得像燃着一团火,恨不能立即飞到诊所里去。“孩子。你别吓唬阿姨哈,别跟你那狠心的娘去呀!她都丢下你不要了啊!”她边跑边对小婴儿说。她已经跑得很快了,像在飞。她的身后掀起一阵风,两里多路,她几分钟就跑拢了。

“快!娃娃,娃娃发高烧了。”兰嫂刚刚踏进诊所那间棚子,就急切地把婴儿递给刘玉娇。她正在清理马文兵他们带来的药品。她知道俞翠萍已经遇难,那俊丽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

刘玉娇很麻利地解开婴儿的布包,用听诊器给她听了听“还好,发现及时,要不就,就随她母亲去了啊!”她低声的说。兰嫂听了就松了口气。玲玲和马文兵也跑来了,看见刘玉娇正在给娃娃打针,就默默地站在旁边。王军也呆呆的立在棚子外面,闷着脸望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员。

“糟了。她的尿布湿了,得给她换换。”刘玉娇说。她看见了那部手机,看见了上面的字。“是翠萍妹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留给她女儿的遗言。”兰嫂悲情的说。

刘玉娇听了,一下就失声哭起来。她这一声哭,却把婴儿也哭醒了,她就边哭着,边给她换了尿布。婴儿那细脆的哭声,给兰嫂,玲玲,马文兵,和王军,还有那些正在伤痛中顽强挣扎的伤员们,心里带来了一点点安慰。

那婴儿却一直哭个不停,并且越哭越凶,哭得让人心碎。刘玉娇怎么诓她都诓不住。“她是不是饿了呀?”玲玲说。刘玉娇点点头,却皱起了眉毛“没有奶,怎么喂她呀?这么小的娃娃,喂粥是不行的。”

兰嫂也很着急,现在到哪里去找奶呢?她正在苦思冥想,猛然觉得自己的***胀胀的,“把孩子给我吧,”她伸手从刘玉娇怀里接过婴儿,就在那里找个地方坐下,解开衣襟上的扣子,把一颗樱桃似的奶嘴塞进小婴儿的嘴里。

娃娃果然就不哭了,还拼命似的吸着兰嫂的奶水。兰嫂心里宽松了许多,刘玉娇也放下心来。玲玲望着兰嫂那张平静的脸,心里既激动又敬佩。马文兵只好走去跟王军搭话去了。

棚子外面又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杜月娥抱着她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儿子,着急地走进来问道。“玉娇妹子,你这里有奶粉吗?我这娃娃像是饿了,他哭的很。”刘玉娇难过地摇了摇头。杜月娥看见兰嫂在喂婴儿的奶,就走过去看了那孩子一眼,心里一下明白了“翠萍妹子啊!你走得好狠心呀,丢下这个娃娃,今后谁来养活她啊!”她哽咽着扭开了脸。

邱凤兰这时的心情平静了一些,“这时候,到哪里去找奶粉。快把娃娃递给我吧。”她对杜月娥说“我这只奶也胀的疼呢。”

“那么你就收个干儿子吧”杜月娥说。她把儿子递给兰嫂,看着她把另一只**喂进她儿子的嘴里,那幼小的娃娃果然就不哭了。“我这两只奶就不争气,挤不出一点奶水来。”她揉着自己的***说。

“没有那么快,要等好几天呢。”兰嫂说。她的眼睛盯着两个娃娃吃奶的模样,心里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杜月娥在她身边坐下来,用手里的绣花帕揩着两个娃娃小嘴上溢出的奶,她的手触摸到兰嫂那两只圆圆的,胀胀的,像两朵绽放的红莲花似的***,心里突然升起了对兰嫂的敬慕之情。她把身子紧紧地偎着兰嫂,把头靠在她的肩上,昵喃地说“要等那么多天?恐怕我这两只奶,会长不出奶水来啊。唉!这娃娃真有点奇怪,还不到一天,他就睁开眼了,还哭闹着要吃奶呢。”

兰嫂抬眼看着她“不要担心,我的奶够这两个娃娃吃呢。”在她那敞开的胸脯上,两个婴儿吃饱了香甜的奶,嘴里还含着**,就在她怀里安静的睡着了。

“哦。都睡着了。”兰嫂细声地说。她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心里平静了许多。她轻轻地把自己的**从两个婴儿嘴里拉出来,然后把杜月娥的孩子递给她“我去烧点水,给娃娃们洗个热水澡。”

她把衣襟上的纽扣扣好,把婴儿递给姜玲“抱抱她吧,我去烧水。”玲玲正要伸手去接过孩子,刘玉娇走过来说“还是我去。那个懒猪还在里面睡觉。”她说完就独自朝棚子里面走去。从她那张苍白的脸上看得出,她心里隐藏着无尽的痛苦和忧伤。

姜玲玲还是接过婴儿“就让我抱抱她吧。”她看着娃娃那张熟睡的脸蛋说。兰嫂只点了点头,她向马文兵走去,她知道马文兵一定有事要给她说。“兰嫂。来帮我一下。”刘玉娇却在里屋喊。兰嫂只好对马文兵说“等我一下,我去给娃娃洗澡。”

李茂财伸着懒腰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见玲玲,又看见她怀里抱着个娃娃,就好奇地走近玲玲跟前,盯着婴儿问“谁家的娃娃呀?这么小。”玲玲的眼前又浮动着废墟上的那一幕“她母亲···也遇难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唉。可惜了。”李茂财摇了摇头。他盯着玲玲那个高高挺起的胸脯,就伸手过去“让我也抱抱这可怜的娃娃吧。”玲玲急忙后退了一下。兰嫂从屋里出来说“水热了。把娃娃给我。”玲玲这才急忙抱着婴儿,跟她去了屋里“我也去帮帮你。”

李茂财望着玲玲那个倩丽的背影,失望地叹了口气。他又看见杜月娥抱着娃娃,在旁边跟几个受了伤的女人说话,就凑过去,挨着她身边坐下来“这娃娃长的乖么?”就伸手去摸婴儿的脸。杜月娥拍了一下他的手“别动他。他正睡觉那!”李茂财就笑了笑,抽出一只香烟点燃,独自慢慢吸着。

马文兵心里有些着急。他本想从王军那里了解一些这里的灾情,可王军的神情淡漠,完全像个陌生人一样,很使他难为情。他只好离开王军,走到那些受了伤的山寨羌民面前去,能握手的,他就紧紧地握握他们的手;能说话的,他就问问他们的伤势情况。他眼里噙着泪水,对他们说“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放心,指挥部一定会派人来救大家出去的啊!”

他激动地说完,又向这些伤员敬了个慰问的军礼。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五个军礼。那些伤员们身边都放着一瓶矿泉水和一包干粮,那是马文兵和那九个战士,从白龙镇上背进来的。兰嫂就把这些干粮和水全部分给了这些受伤的人。但谁也没有吃,惊恐和悲伤使他们难以咽下这些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