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四十章 恐怖的停尸场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3 2013-07-10 14:10:25

  伤心了一天的太阳,又慢慢地隐藏在了绵延起伏的群山里,夜色随着凄凉和恐怖来到了山寨。山谷里又点起了无数的灯火,那是许多火把发出的光,还有一些是篝火燃烧的烈焰。好些人在自己的棚子外面烧起一堆火,用来驱除黑夜带来的寒冷和恐怖。

老寨子那边还在搜救失踪的人员。马文兵带着其他几个战士,每人举着一只火把,正一个废墟堆一个废墟堆地搜索。马文兵的手上牵着那只神狗花花,白天它又在废墟上发现了五个还活着的人。马文兵就又带着它,到剩下的十九个废墟堆上去搜寻。

最后一个废墟堆搜索完了,大家都很失望。按兰嫂手里那张统计表上计算,应该还有二十七个老寨子的人失踪。这就是说,这些废墟里还埋着二十七个人,而他们活着的希望已经极其渺茫。

马文兵望着那片黑暗中的废墟,心里感到一阵阵刺痛。“全体都有。敬礼!”他悲痛地喊了一声,九只手一起举了起来。这是他们的第五个军礼,是每个人向躺在面前这些废墟下面的亡灵的特殊悼念。

陈宏春领着几十个人等候在废墟下面,一旦那只叫花花的神狗发现了活着的人,他们就立即上去展开营救。这是马文兵的安排,他说是为了大家的安全。那些还没有倒塌的墙壁,随时都在掉落石头,地面上每隔几分钟又抖动一阵,这片废墟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危险。

马文兵带着战士们回到了他们面前。大家都知道那失踪的二十七个人,没有人还活着了。“我再带些人,到下面那个寨子去搜寻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马文兵对陈宏春说“也许,会出现奇迹。”陈宏春只默默地点点头。

这一天来,他对这些年轻战士的坚强勇敢和不怕苦的军人情操,从心底里佩服。这九个战士成了他们心中的主心骨,成了他们的希望和依托。如果不是这些战士及时赶到,村寨那些幸存活下来的村民,不知会遭遇到难以想象的后果呢。

邱凤兰手里举着火把走了上来,她把中寨子的每个人都安排妥当了,才背着娃娃,打着火把独自一人走回老寨子。她又挨着把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查看了一遍,看着那些老人和孩子都安顿好了,她才把背上的婴儿交给了徐素贞。“今晚,你帮我照看下这娃娃。”她对徐素贞说。“你就不能歇歇呀!”徐素贞关切地说“已经一天一夜了,你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啊!”“我不累呢。”兰嫂说完,就往寨子北边的搜救现场走去了。

“上面的情况怎么样?”兰嫂问陈宏春和马文兵。陈宏春一直阴沉着脸“活着的人都搜救出来了。”他说“今晚,我把这些壮汉子分成两组,轮流把失踪的二十七人,都抠出来。”兰嫂点点头,她望着那几十个本族的壮年汉子,正想说点鼓励和感激的话,突然。从黑暗的山梁上传来一声女人凄惨的哭声。

在这阴冷黑暗的夜晚,那哭声是那么悲戚,那么恐怖,大家听了都有些毛骨悚然。“是谁在哭啊?”兰嫂问。“听声音,好像是从那片草坪上传过来的。”陈宏春听了听方向说。

大家都知道,那片草坪上停着一百多具遇难亲人的遗体,如果这哭声是从那里传来的,那这个女人是谁呢?兰嫂心里也反复想着这个问题。“会不会是,有人还活着呀?”俞会计说。他一只手里捏着一把电筒,另一只手提着一把铁锹。崔洪和小鱼缸就坐在他的旁边,小鱼缸已经吓得浑身直哆嗦。“是鬼魂在嚎哭。”小鱼缸悄声说。

“白天我们都仔细检查了一遍,不可能还有活着的,除非,死而复生。”陈宏春说。兰嫂也觉得这种哭声很奇怪,时而像是从草坪上传来的,时而又像就在大家周围。好些人都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兰嫂说。

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敢移动一步。四周那些耸立在黑暗中的影子,那些在风中摇晃的树木,都好像变成了要吃人的魔鬼。“大家都不要怕。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魂。”马文兵见大家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就大声安慰说。但他的话却使几个胆小的人吓得腿一软,就瘫坐在地上了。

兰嫂把手里的火把一挥说“我上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在那里哭?如果真有人还活着,我们就不能耽误了啊!”马文兵对身边的战士们说道:“你们在这里继续搜寻遇难的人,我和邱书记一同上去看看。”他又对兰嫂说“我和小李跟你去看看情况吧!”兰嫂点点头。俞会计把手上的电筒给了兰嫂“那里阴气太重,你用这个方便些,你们都点上火把吧!火光可以驱散鬼魂那。“”他说。

“大家也不要停下,继续展开搜救吧!”兰嫂走了几步,又回头对陈宏春说。三个人就朝那个传来女人哭声的停尸场上走去。姜玲在那条小公路上站着,她是来找马文兵的,这一天多来,她的心里总是牵挂着他的身影。“我也去。”她说。兰嫂明白她的心思,就把电筒给了她。

玲玲没有打火把,她怕那熊熊燃烧的火苗烧着了自己的头发。离那停尸场越来越近了,那个哭声也听得很清楚,就是从那片幽深恐怖的地方传来的,她吓得紧紧地抓住马文兵的手,一股暖流立即传进了她的心里。

兰嫂走在前面,她后面是那个个子矮小的战士小李。他们刚走近那片用布帘子围起来的停尸场,那哭声就消失了。阴森恐怖的黑暗中,只有黑老鸦的鬼哭般的叫声。“有人吗?”兰嫂朝着布帘子里面喊。“里面有人还活着吗?”马文兵也喊了一声。但除了轻微的风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这就奇怪了。”兰嫂惊讶的说。他们又沿着布围子四处查看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寨子里的狗和猫都被各家栓起来了。黑老鸦也不会在晚上出来啄食尸体的,那么这个哭声又是从哪里传来的呀!兰嫂心里恐慌地想。

姜玲心里很害怕,身子在不住地哆嗦。马文兵感觉到她的手也在发抖。“你不要怕。这些都是死人呢!”他低声安慰她。兰嫂已经解开布帘子往里钻“我到里面去看看,你们就在这里不要进来。”马文兵也想进去,但又怕玲玲恐慌。就对小李说“你去给邱书记照着亮。”小李就走到围帘边,把手中的火把高高举起,眼睛却不敢往里面看,脚下也迈不开步子。

兰嫂刚走进去,一股冷风就扑面而来。她惊秫了一下,用电筒照了照躺在地上的一百多具遗体。这些人都是她非常熟悉的面孔啊。她真希望他们都能活过来“哪个在这里哭呀?有人还活着吗?”她这样连问了几声,但只有冷风习习,夜**。她望着眼前躺在地上的一百多具遗体,茫然而又痛心地在那里肃立许久,才挨个地把那些遗体的头布揭开,用手电筒照了照每个人的脸。

那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她哽咽着呼唤他们的名字。心里希望他们能活过来。但她看见的却都是一个个扭曲的,张牙咧嘴的死鬼。她揭开了崔奶**上的白布单,就一下子跪在自己公婆的面前。崔奶奶那张脸仍然是那样温和慈祥,兰嫂想着连最后一面也不能见到的老崔,那泪水就禁不住流了出来。“你们娘儿两个,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丢下我们母女三人,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她哽咽着说。

她轻轻地整理了一下崔奶**上的清布帕子,又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她那有些凌乱的头发。“婆婆。你和你儿子老崔,一路结伴着,走好啊!”她痛哭流涕的说。

兰嫂真想伏在崔奶奶身上痛哭一次,但她明白自己肩上的重任。她给崔奶奶盖上白布单,目光移向旁边的一具遗体,发现那遗体上的布单有人动过,就用手电筒照了照那张脸,才认出是陈大叔。突然。那个女人的哭声又在她身后响起,而且好像就在布帘子外面。她心里猛地一震,一下站起来就跑过去。“是哪个呀?”她跑到布帘子边上问。

一阵阴冷的风,把那凄厉的哭声带向了黑暗的山林里去了。兰嫂急忙从布帘子下面钻过去,用手电筒照看着四周。黑黢黢的山林里,传来一阵像鬼叫似的声音,还有一阵阵奔跑的脚步声。“你到底是哪个,快出来吧!”兰嫂又喊。她也不敢去追,怕遇上野兽,这大山里是有野兽经常出没的。马文兵听见兰嫂的喊声,就带着玲玲和小李,沿着布帘子走了过来。“邱书记。你看见人了吗?”他问。兰嫂惊栗地说“没有。但肯定是人不是鬼。”她说完,悄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也许是山下哪个人在哭,把声音传过来的,这山谷里会有回音。”马文兵说。兰嫂也觉得他的分析有些道理。“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她说。但她心里仍然相信,这奇怪的哭声一定是个活着的女人。她要先回到寨子去,把这件事搞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