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四十七章 惊险营救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36 2013-07-10 14:10:25

  寨子里的人们又忙碌了起来,明天就要离开这个恐怖又悲伤的家园了,大家都在做撤离前的准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了。吃的,穿的和日常用的,都被埋在废墟里了。

安埋了亲人和同胞的遗体,大家的心里得到了些许安慰,接下来想的是如何走出去的事情了。邱凤兰正在和几个村委会的人商量撤离的事情。马文兵代表救援小分队武警战士也参加了,大家正在商议撤离时的安排,他的对讲机突然急促地响了。

马文兵立即把对讲机打开,里面传来指挥部韦中队长的声音。“喂!是小马呀!你听着,现在给你们小分队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有一辆旅游车,上面有十三名游客。他们已经失踪三天了。经过我们分析,这辆旅游车很可能就在离你们山寨所在的位置不远。情况清楚了吗?小马。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辆旅游车,找到那失踪的十四个人那!”

“好!请中队长放心。我们立即就出发。”马文兵说完,那英俊的脸上就崩得紧紧的了。大家都听见了中队长的话,心情也都很紧张“我们也派出些青壮汉子去。”兰嫂说。她的怀里抱着那个熟睡的婴儿,那靓丽的脸上也显得有些焦急。

已经三天三夜了,如果那些游客还活着,也一定被饥饿,寒冷和惊恐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啊。兰嫂心里想着,就对大家说“我带些人跟着去吧!”她已经想好了,把婴儿交给杜月娥去带。陈宏春和俞会计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她的性格,她执意要做的事情,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夜色像压在人们头顶的一口锅,黑的让人心里产生恐惧。空气也变得像冬天一样的寒冷,可恶的是雨又落了起来,那冰冷的雨点打在脸上,像刀刺一样的疼痛。兰嫂只得加了几件从废墟里抠出来的衣服,然后又在腰上系了一条绣花腰带,又在头上戴了一顶用竹壳做的斗笠,那模样和身姿就像要出征的女兵。

姜玲本来已经睡了,她听见兰嫂要去搜救失踪的游客,也要跟着去,“不行。天黑路远的,很危险。”马文兵严肃的对她说。玲玲有些不高兴了,她去求兰嫂说“就让我去嘛。也好跟你做个伴呀。”兰嫂明白她是不放心小马,毕竟他还在病中,于是就答应了。她摘下自己头上的斗笠,给玲玲戴上说“夜里冷,你再去找一件衣服穿上。别淋坏了身子。”马文兵已经看见玲玲穿得很单薄,就把自己身上的毛衣脱了下来给她披上。“快去穿上吧。”他含情脉脉地说。

姜玲玲动情地看着她,心里感到一阵特殊的温暖。战士们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站成一排,手里都拿着救人用的工具,每个人的头上都戴着斗笠。寨子里的青年汉子也都在站在他们后面,陈宏强和崔洪也参加了,他们手里都举着火把。兰嫂和玲玲挨着站在一起,玲玲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她是第一次去参加这样的救援任务。

“出发!”马文兵喊了一声。这个由二十个人组成的救援队伍,就冒着蒙蒙细雨,走进了漆黑的山谷里。他们要绕过下面的寨子,那里的公路已经垮塌了好长一段,只有从山岭上的小路绕到前面的公路上,再沿着公路寻找。寂静的山谷中,一串亮光在慢慢向河谷深处移动。

兰嫂走在马文兵身边,她看见他的脚步有些摇晃,好像是身体支撑不住了。“小马。你能坚持吗?”她小声地问。马文兵点了点头,他觉得身上像火在烧似的发热,头脑里也疼痛得很厉害。他知道自己是病了,但他咬紧牙关坚持着。

玲玲借着火把的光,也看见他的脸色不太正常。“你要不要紧呀?要不,就停下来休息一下,吃点药再走吧!”她贴近他的身前问。马文兵挺了挺精神说“不要紧,我们···不能耽误时间啊!哦。玲玲。你没有走过山里的夜路,要当心点。”他的话刚说完,玲玲就差点摔倒在路上。她的身子往前一倾,就扑在了马文兵的身上了。

兰嫂想伸手去拉住玲玲,马文兵已经将她扶住了“看你。刚说你,就差点摔了。”他说。玲玲顺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又搂着他的腰,两人就紧紧地依靠在一起了。其实,玲玲是故意摔一跤的,她知道小马在生病,怕他支撑不住,才上去扶着他的,她感觉到了马文兵身上那股热烫的体温,也感到了他心里那股火一样的情。

但这样的依靠没有持续多久,前面的路越来越窄了,只能够一个人独行。他们只得分开行走,但马文兵却紧紧地拉着玲玲的手,“前面是陡坡,你小心点。”他悄声的叮嘱她。

崔洪站在陡坡前,举着火把给后面的人照亮“从这里下去,就是那条小公路了。”他对兰嫂说。“这样陡峭的路,会有危险吗?”兰嫂望着那条黑黢黢的小路问。“姨。让我背你过去吧。”兰嫂说“不用了。我才多大点岁数呀!这点坡路难不倒我呢。”

前面有人像是摔倒了,响声传进兰嫂的耳里,“是谁摔了呀。要紧吗?”她关切的问。“是块大石头滚下坡去了。”是陈宏强的声音,他在前面带路。兰嫂就叮嘱说“大家小心点呀!”

玲玲几乎是靠在马文兵的肩背上,忐忑不安的溜下那段坡路的,到了下面的公路上时,她还依靠在他的肩膀上喘粗气。“玲玲你很累了吧?”马文兵低声的问。他心里很怕身边的战士们议论,就轻轻的抽开身子说“来。坐下歇歇吧。”他扶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你没有走过这样的夜路,多经历几次就习惯了。”

二十个人都齐聚在那条小公路上,十几只火把照在一张张被雨水淋湿的脸上。兰嫂用手电筒照了照公路两头,除了看见一根根歪斜在公路上的树木外,没有那辆旅游车的影子。“我们继续往前面走!大家多留神坡坎下面呀。”兰嫂大声的说。

大家都明白兰嫂的意思,这条公路的路面,已经被地震撕裂得坑坑凼凼的了,那辆旅游车也可能被掀到了谷底,但也有可能被埋在了垮塌的山体下面。

那辆旅游车开出了寨子,在那条弯弯曲曲的小公路上行驶着。车上的游客有些在打瞌睡,只有马容和两个年轻老外醒着。马容在和司机谈着下一个游览的地方。杰利和安娜在看他们一天来拍的照片和摄像,两人用法语悄悄谈着心里的感受,还不时地相互接吻。

安娜抬眼看了看车厢前后,见大家都在睡觉,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接吻,就一下扑在杰利的身上,抱着他就热烈地亲吻起来。年轻漂亮的马蓉瞟眼看见了他们,她的身心也有些萌动了,激情使她周身的血液在涌动,在燃烧,那一张像玉一样嫩白的脸上就变得一片绯红。

“这些老外真是,”马蓉心里羞涩地想着,避开眼光,尽量不去看他们。她把头埋得很低,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肩膀,才把她心里那股激情克制了下去。“哎!——”她抬起头怅怅地叹了口气,但那脸上仍然焕发着年轻女性的魅力风采。

马蓉也正在热恋之中,她感受过被恋人拥抱,亲吻和肌肤相融的那种无比甜美的幸福。这些天枯燥无味的导游工作,使她几乎把心里的恋人都忘记了。她拿出手机,想给她的心上人通通话,给他聊聊心里对他的思念。但她拨了好久也没有打通,手机里只有吱吱的声音。

司机在旁边看见她脸上的反常表情,就说“可能是山里信号不好,到了外面再打吧。”马蓉就失望地叹了口气。

她又回头瞟了一眼那两个年轻老外,他们还在激情地亲吻,杰利已经把手伸进安娜的胸脯里,在揉摸着那一对绽放的花朵。安娜的嘴里还发出一阵阵肉麻的哼哼声。“真是吻不够!”马蓉心里气恼的说。“该不会就在车上做吧?”她又紧张又羞涩的想。

突然。司机看见前方的天空中弥漫着一股滚动的黑云,那不是云,是从地底冒出的浓烈的烟雾。“糟了!不好!”司机紧张地喊。车上的人都被他的喊声惊醒了。那两个年轻夫妇也从爱河里猛醒过来,大家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车身就剧烈地颠簸起来。

司机已经感觉到情况危急,他只好将紧急制动刹车一拉,车子在颠簸中停下了“大家赶快趴下。是地震了。”他大声喊着,同时,目光在车外四处观看。但他什么也看不见了,浓浓的烟雾已经包围了整个车身。只有轰轰隆隆的强烈响声在耳边回荡。车顶上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得啪啪啪地爆响。车窗上的玻璃也被滚石砸的稀烂。

马蓉和一些女游客都吓得惊叫起来,大家都抱着头,一动不动的卷缩在车厢里。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司机从车子的前窗上看见了,他吓得惊叫一声,立即扑倒在马蓉的身上。只听哗啦地一声巨响,那块巨石砸在了驾驶台的前面。司机的一条腿被卡住了,他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