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三十八章 生死较量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88 2013-07-10 14:10:25

  邱凤兰很快就从诊所里走出来,她的背后跟着刘玉娇。兰嫂的步子迈得很沉重,像背着一座山。她走到大家面前,用低沉的声音说“消毒办法行不通,诊所里根本没有消毒液。”刘玉娇的脸上很难看,那挂着泪珠的眼睛有些浮肿。“平时诊所里就没有储备这种药品。哪里晓得现在要用呀!”她说。

大家听了都有些失望。马文兵看了兰嫂一眼,又把目光移向陈宏春和其他几个汉子。说道:“只有用简单的防范措施了。”兰嫂立即问“小马。用什么办法,你就给大家吩咐吧!”

马文兵挺起精神说“那,我就提几点建议。第一。必须立即把遇难人员的遗体隔离开,不能让活着的人与遗体呆在一起。包括那些动物,也不能让它们靠近那些遗体。”

兰嫂明白他这种办法的重要性。但陈宏春却反对说“小马。你这种办法行不通,我们羌家人的风俗是,亲人走后,要守孝七天七夜呀!”俞会计也支持说“这工作恐怕很难做。”

马文兵听了就有些着急了“这是防范疾病的关键。现在天气已经很热了,我观察到那些遗体已经被雨水淋过了,很快会变质腐烂,这会产生一种尸毒,人一旦中了这种毒就,就会引起疾病传染呀!”

兰嫂看见陈宏春和老俞都低着头不吭声,就说“好吧!这个工作我来做。我们得抓紧时间,你接着说。”马文兵点点头说“第二,得尽快把那些遗体处理了,不能露在地上太久。”

陈宏春又想反对,一看邱风兰那沉重冷静的脸色,就不吭声了。兰嫂也知道他心里想说什么,“同志们。在这非常时刻,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呀!就定在明天吧!送我们的亲人们上路。”

“第三,大家,我说的是包括所有活下来的,无论男女老少,都必须进行自身的防疫保护措施。”马文兵激动地说。刘玉娇见大家都困惑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军人,就补充说“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要进行消毒。”马文兵又说“对。一是每个人都要带着口罩。二是每个人都要用热水洗一次澡。三是要把身上的脏衣服全部换掉。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大家不会染上疾病。”

他说完,扭头望着玲玲那身染了血迹和污泥的衣服。玲玲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但出门时只穿了这一身衣服,现在她又哪里去找一身干净衣服来换呀。她想到这里,就为难地低下了头,那脸上立即浮起两朵淡淡的红晕。

“玉娇妹子。诊所里还有多少卫生口罩呀?”兰嫂问。刘玉娇想了想说“大概只有三四十副吧。还在屋子里面压着呢。”“这咋个够嘛。”兰嫂着急地盯着马文兵。“那就想另外的办法。把毛巾和干净的布帕子,用开水煮过消了毒,捂着嘴也一样有效。”马文兵建议说。

“那,先把口罩给那些伤员带着,还有那些娃娃。玉娇妹子,这个事情就交给你来完成。我再给你调派一些人手帮你。”兰嫂说。刘玉娇点了点头,就转身回诊所去了。“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她注视着每一个人的脸问。马文兵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还有话要讲。”

他没等兰嫂同意,就接着说“我们一定要做好这次防疫的宣传工作。还有,不要让大家喝冷水。对井水和饮用水,都要进行消毒处理。哦,对了。最好是别让大家用河里的水。不能让大家吃被砸死砸伤的牲畜!”“这些都很重要呀!”他补充了一句。

“就这样吧。”兰嫂说“我来安排一下。宏春,你就组织一些人,挨家挨户的宣传刚才小马讲的这些防疫办法。老俞,你带一些人去,把能吃的粮食,蔬菜和肉,都清理起来,集中堆放在一个地方。再把锅灶架起,煮点东西给大家吃。”

她正说着,背上的婴儿哭了起来。她拍着婴儿诓她,又说“老天叫我们活着,我们就得好好活下去。”但那婴儿却哭得更厉害了“哦。可能是又饿了。”兰嫂说。就把孩子放下来,又解开衣襟喂着婴儿的奶。然后又抬起头,对大家说“要吃点东西,让大家都吃饱了,才能战胜眼前的困难那!”

一缕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射下来,刚好照在兰嫂那丰满迷人的胸脯上。她身边那几个男人,包括马文兵,都避开了目光。但眼角的余光仍然瞟着那个洁白如玉的地方。俞会计先站起身说“我这就去喊些人,先把今天的两顿饭搞起来再说。”马文兵说“我们小分队的战士分成三个小组,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兰嫂对那几个汉子说“你们跟老俞和陈宏春去吧。再喊些人去帮刘医生,她那里也需要人。哎呀!这娃娃拉尿了。”

玲玲急忙走去帮兰嫂解开婴儿的襁褓。“你们先去,要抓紧时间那!”兰嫂说。陈宏春和俞会计各自带着几个汉子走了。马文兵的目光一直盯着玲玲那高高隆起的胸脯,他知道那衣服里面藏着和兰嫂那样迷人的东西,那苍白的脸上就情不自禁地升起两团羞涩的红颜。

玲玲正在给兰嫂扣着衣领上的扣子。她对兰嫂这种大方和毫无顾忌女人羞涩的做法,心里既钦佩又感到羞愧。她一抬头,发现马文兵正一脸绯红地看着自己,那颗被惊恐和悲痛缠绕了很久的心,猛然间就扑扑咚咚地沸腾了。“还不去做事,看着我干嘛哪!”她羞答答的用普通话说。

马文兵拘谨地转身走开了,他很懊恼地拍着自己的额头“我他妈这是怎么的了!”姜玲望着他那高挑的背影,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他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兰嫂把婴儿又背好了,她看见玲玲正痴痴地盯着马文兵的背影,凭女人的直觉,她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已经恋上了。如果不是这场灾难···唉!这场灾难不知给多少人带来心灵上和感情上的伤痛啊。她悲戚地哀叹了一声,对玲玲说“妹子。我们回诊所吧。”

她们走进诊所那个棚子。刘玉娇已经在倒塌的屋子里,找出来一堆卫生口罩。她正分给那些伤员,看见兰嫂和玲玲进来,就递给她们一人一个口罩。“只有几十幅了,刚好够这些伤员用。”她说。

兰嫂把口罩还给了刘玉娇“还是留给其他的人用吧。”她就从身上找出一条绣花帕子戴上。玲玲也把自己的口罩还给了刘玉娇。“你就戴着吧。”兰嫂说。玲玲只是摇了摇头,她看见王军也戴了口罩,他正和那个李茂财坐在棚子的角落上谈话。

玲玲走过去拉起王军说“我们到上面去看看苏大哥吧。那里要隔离了。”李茂财犹豫了一下,丢掉一只烟头,站起来戴上口罩说“我也去。”就急忙紧跟在玲玲身后出了棚子。兰嫂背着孩子已经走到前面去了。玲玲紧跑了几步跟上了她。

兰嫂见玲玲没有带口罩,就把自己的绣花帕子解下来要给她戴上。玲玲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一条手巾“我用这个就行啦。”她把手巾折叠起来,兰嫂亲手给她戴好,又关切地问“这样能行吗?”玲玲就说“能行。我的身体抵抗力强,没事。”

学校那里传来一阵哭声。两个女人的心又拎紧了,就加快了脚步,朝学校上面走去。阳光炙热地烘烤着山谷,空气又开始闷热了。

陈宏春和好些人都在劝说那些遇难的亲人们,他们哭泣着就是不愿离开。兰嫂走来看见了,就想过去劝,有几个妇女拦住了她。“你带着个幼小的娃娃,就别过去了。”她们眼里都滚动着泪水。兰嫂就只好跟着她们,在操场的另一边,帮着把一块块白布连接起来。那是用来隔离那些遇难亲人的布帘子。

马文兵正领着几个战士在遗体周围打木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玲玲看见他没有戴口罩,就把自己的手巾取下来,走过去给他戴上。马文兵推辞说“我用不着戴,还是你戴着吧。”玲玲望着他的脸,命令地说“听话!”

他就没敢再推辞,乖乖的让玲玲把手巾给他戴上了。他闻到了手巾上一股淡淡的芳香。“我们去看看苏大哥。”玲玲说。马文兵的心情好了许多,脸上也有了些淡淡的红颜。“你先找个口罩戴上再过去。”他关切地说。

玲玲点了点头,看见王军站在学校那堆废墟边上不敢走过来,“你忙吧。”她对马文兵说。就走到王军那里,“你怕苏大哥吃了你呀。”她有些生气,拉起他就走,却又转身走到李茂财面前“把你的口罩拿下来。”李茂财望着她那张矜持又诱人的脸,急忙解下口罩递给了她。

“你用不着,自己再去找一个吧。”玲玲接过口罩就走了。“好霸道的美女哦!”李茂财咽了口垂涎说。玲玲刚把口罩戴上,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她见王军还等着自己,就把他脸上的口罩解下来,“你戴这个。”王军只好戴上。

他们走到老苏的遗体旁边,两人都肃静地站了一阵,玲玲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流淌了出来。王军只是唉声叹气。老苏亲手摘的那束杜鹃花,还摆放在他的胸前。玲玲扑通一下跪在遗体前,揭开他头上的白布,老苏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黑色。但模样还是那样温和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