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四十六章 从地狱里逃生的姑娘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58 2013-07-10 14:10:25

  葬礼仪式只得停下来了。兰嫂也急忙跑过去,东东丢下手里的皮鼓也跟在她的后面跑。其他的女人点亮了几只火把,也都向那个地方跑去。

花花扑伏在地上,用前爪拼命地刨着泥土,看那样子很是着急。“它发现了下面有人。”徐素贞对跑过来的兰嫂说。“快。赶紧来挖呀!”兰嫂紧张的说,就去搬动那些石头。玲玲也上去抱起那些小石块,递给刚刚走来的王军。

可是没有工具,这样速度太慢。兰嫂就对东东说“儿子。你快回去喊人来,多带些工具呀!”东东点点头就跑回去了。王军也打起精神来“大家还是站成两排吧,这样相互传递要快些。”他说。他就亲自把那些女人和娃娃们组织成了两队。

李茂财也加入到前面的队列里,他从玲玲手里接过石块,然后传给王军。他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的积极和能耐,也可以近距离地接触玲玲的肉体,那双眼睛却色眯眯地盯着玲玲那个迷人的身子。

一层层的石头被搬开了。但没有工具挖那些泥土,兰嫂就用手去捧,去抠。她的双手被石块划破了皮,鲜血染红了她的十根手指,钻心的疼痛使他紧紧地咬着牙关。终于,那个已经有半人深的土坑里,露出了一截被埋在下面的树干。

“怎么是一根树干呀?”徐素贞惊奇地问。大家也觉得奇怪。东东这时领着陈宏强和崔洪,还有十几个年轻汉子跑拢了。兰嫂对他们说“快!想办法先把这个树抬起来。”

那棵树干足有两人怀抱那么大,要抬起来谈何容易。“姨。你们上去,让我们来吧。”崔洪跳下土坑里说。兰嫂和玲玲还有几个女人都站到上面去了。几个汉子看了看那个被埋得很深的大树,要把这根树抬起来是办不到的,陈宏强就说“先把树两边的石块再挖宽一点。”

大家也赞成他的建议,就一齐动手,把那些泥土和石块往土坑外面搬运。很快,那棵树干就全部露出来了。大家都认得是小寨子口那棵几十米高的银杏树。

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在大家眼里,就在那棵树干的枝桠下面,压着一个人,是个女人。“快!快把她救出来呀!”兰嫂和好些女人都焦急的喊着,要往土坑里面跳。“姨。你们别下去,还是让我们男人来吧!”崔洪激动地说道。

他一下子就跳进坑里,钻到树干的一根枝桠下面,用他那结实的肩膀把那根树枝抬起了一点。“快,把她拉出去呀。”他吃力地喊。陈洪强就抱着那女人的身子,把她救了出来。大家借着火把的光,认出了她。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春桃。

大家都又惊又喜,兰嫂和玲玲急忙从土坑上面跳下去,帮着把春桃扶了上来。兰嫂激动地说“她还活着,还活着呀。春桃,春桃。”这真是个奇迹,三天三夜了。她被埋在几米深的泥土里,竟然还活着。她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兰嫂看了看她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俞春祥听见救出来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儿春桃,一下子激动得哭了起来。他扔掉了手上的拐杖,哭喊着向土坑那里爬去“春桃。我的女儿啊!是天神把你送回来了啊!”马文兵带着几个战士也赶来了,他看见俞老汉悲痛得那样,就上去把他扶起来。兰嫂和玲玲已经把昏迷的春桃抬了过来。“小马,你们快把她送到诊所去。”兰嫂有些惊慌失措的说。姜玲玲和徐婶在为春桃清理脸上和身上的泥土。

马文兵恰好叫战士们带来了一副担架。他是听说这里发现了有人还活着,才急忙赶来的,紧张地对几个战士说“你们抬到诊所去,我留下来再搜索一下。”

兰嫂放心不下,也跟着两个战士把春桃抬往诊所去了。俞老汉拖着一条伤腿,也艰难地跟在后面走。崔洪见了,就上去把他背起来“叔。你别担心,春桃会活过来的呢。”他边走边安慰俞老汉,······

春桃那天睡了一阵午觉,她心里想着一个人,是镇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春桃背着家里人,已经跟他恋爱一年多了。她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胸罩和短裤,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身姿,和那圆润美丽的脸庞,像一朵绽开在芳草里的牡丹花。

她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脑子里尽是那个年轻男人的容貌,和他那结实健壮的身影。她的神情有些兴奋,身体里涌动着想被男人拥抱,亲吻,甚至堕入爱河的那种激情。“东文哥,你快来呀!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好想见你呐!”她默默地在心里呼唤着恋人的名字。双手冲动地揉摸着自己那两朵像荷花似的花蕾,她已经完全沉侵在爱情的幸福里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春桃激动地说,她一下翻身坐了起来,那脸上红得像天空升起的两片彩霞。

她轻轻地下了床,穿好一件很薄的,有些透明的白底蓝花衣裙。然后在镜子前面梳理了一下散乱的秀发,又往嘴唇上涂抹了一点口红,就开开自己房间的门,轻脚轻手地走下了楼。

她的阿妈和哥嫂都还在睡,只有阿爸俞春祥没有在屋里。春桃就悄悄出了家门,寨子里这时候很安静,没有人看见她,只有一群狗在惊慌地往寨子外面跑。春桃准备去赶班车到镇上,下午还有一趟班车要开到寨子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是两点二十五分。离班车来还有半小时,她就在那棵银杏树下焦急的等着。

她想先给她的心上人嘉民哥打个电话去约他一下,但想了想又放弃了,她想给他一个惊喜。“干脆今晚就不回来了,就睡在他那里,和他···哎呀!”她美滋滋的正在那里遐想着。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地面就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霎时就浓烟滚滚,山摇地动。

春桃立即感觉到是地震了,以往这里也经常有地震,但几秒钟就过去了。开始她还不觉得惊慌,直到抖动变成了剧烈的颠簸,把她一下摔倒在地上,耳边那山崩地裂的响声,眼前浓黑的烟雾,使她才感到危险和恐慌。

她吓得萎缩在那根银杏树下,双手紧紧地抱住头。地面在开始撕裂,在往河谷下面倾斜,那根银杏树也在嚓嚓嚓地发出可怕的声音。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她同那根银杏树被埋在了垮塌的山体下面了。就那么几十秒钟的时间,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只有地面还在轻轻地颤抖。

春桃好久才从恐慌中平静下来,但她的身子一点也动弹不了了,眼前也一片漆黑。稀疏的空气从石头缝里透下来,她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但还能支持得住。“救命哪!”她喊。那声音却很细小,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喊出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细小。

更加难耐的是时间和饥饿,口渴还有恐惧。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又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醒过来时就喊“嘉民哥。阿爸。你们救救我呀!”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春桃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诊所的手术台上,眼前是她的阿爸和好多熟悉的面孔。她知道自己得救了,自己从死神嘴里逃了出来。“阿爸!”她一下抱住满脸泪痕的俞老汉哭了。

“是我这只花花救了你呀!”徐素贞站在旁边说。她的怀里抱着那只神狗,它已经救出了七个人。所有的人,包括兰嫂,都把它当成是神灵的化身了。兰嫂还在它的脖子上系了一条绣着图案的红丝带,也算是给它记功的特殊奖励。

春桃想抱抱那只神狗,但她身体太虚弱了,她只抚摸了一下它的头。兰嫂端了一碗稀饭过来“来。喝点热稀饭,你很快就恢复了。”玲玲上去扶起春桃,兰嫂就一口一口地喂她。

诊所外面站了好些人,他们都是来看望春桃的,在下面那个寨子的人都撤回来了。他们没有再找到一个生还者,春桃能奇迹般的活下来,这给他们心里带来了些许的惊喜。阿珍走进诊所里,她手里捧着一束羊角花,她把那束鲜花放在春桃的头边“春桃姐。”她激动得热泪盈眶“我好想你啊!”

阿珍和春桃是很好的姐妹,春桃就紧紧地拥着她哭泣起来。李茂财走到阿珍身后,伸手把她扶起来安慰她“好了。别哭了,你母亲已经醒了,快去照顾她吧。”阿珍听了,就抽泣着对春桃说“春桃姐。我等会儿再来看你哈!”说完,就和李茂财走出去了。

兰嫂和刘玉娇望着李茂财把阿珍劝说走了,两人的心里都有些困惑。尤其是刘玉娇,她心里更是不舒服。她觉得自己的男人对这个妙龄少女太过于关心了,这几天来他都围着阿珍的身影转,甚至比在她的身边还要多一些。“也许,他是出于一片好心吧。”刘玉娇在心里安慰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