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七章 风雨中的情恋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228 2013-07-10 14:10:25

  正在这时,马文兵领着一队武警兵赶来了。姜玲也跟在他的身边,他们都穿着军用雨衣。玲玲的身上也裹着一件雨衣,那张清丽的脸上显得有些惊恐。“快啊!叫你们村寨的人赶快转移。”马文兵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细小,兰嫂没有听清楚。玲玲就补充了一句,“上游的山洪爆发了,很快就要冲到这里来了呀。”

武警战士们已经走进那些帐篷里喊着“乡亲们。大家赶快收拾好东西,戴好雨具,跟着我们离开这里。”兰嫂听了就有些慌乱。她朝自己住的那个帐篷跑去,却又担心东东和那些学生娃娃,他们在另一个帐篷里,由夏老师辅导学习。

“夏老师一个大人,他一定照顾不好那三十多个娃娃啊。”兰嫂心里想着,就转身走回来,对马文兵和玲玲说“那边帐篷里有几十个学生。哎呀!这么大的雨,娃娃们没有遮雨的斗笠呀!”

马文兵听了,就向战士们喊“大家把雨衣脱下来,给那边帐篷里的学生们送去。”玲玲见他要脱下自己身上的雨衣,就立即劝阻他说“你还在生病呀!”马文兵已经和其他的战士向前面走去了。玲玲就对兰嫂说,“他刚刚吊了瓶液,还没有吊完就出来了。”兰嫂就拉着她,向马文兵他们追去。

夏老师正在给学生们讲作文,看见兰嫂和几个武警兵朝这里走来,就对学生们说“同学们。大家把各人的书包收拾好,不要惊慌,排成两队站好。”他已经听见武警战士们的喊声,学生们很快排好了队列。兰嫂和玲玲就先走进来“孩子们,快跟着叔叔们往山上转移。”

马文兵把几件雨衣拿在手里,要给娃娃们披上,可是却看见这么多学生,又只有这几件雨衣,怎么能让所有的学生不被雨水淋着呢。兰嫂听见很多人在向山上跑,她知道情况已经很紧急了。就急忙拉着几个学生,用一件雨衣遮住他们的头和身子“你们拿一个人护送他们。”她对马文兵说。

河里的洪水在猛涨,地势低洼上的几个帐篷已经被淹着了。这个帐篷里还剩下几个学生,东东排在最后面。兰嫂取下身上的塑料布,给东东披在头上。玲玲已经把自己的雨衣脱给了学生们,现在只有马文兵身上还有一件雨衣。是玲玲坚持不要他脱掉的,现在情况危急,他立即将雨衣脱下来,极快地给那几个学生盖在头顶,“快!跟着叔叔朝山上走。”

马文兵顶着雨,护着学生走出帐篷,那河水已经淹没了外面的路。兰嫂见玲玲身上没有遮雨的雨具,就把自己头上的斗笠给了她,然后背起东东,急匆匆地跑出了帐篷。他们刚刚踏上帐篷后面的坡坎,身后那个帐篷就被汹涌的洪水淹没了。

马文兵把那几个学生护送到半山腰上,他没有停留,又顶着雨跑下山去了。这里已经有好几百灾民,大家都站在风雨里,一双双惊骇的眼睛,盯着山下那条激流咆哮的白龙河。兰嫂背着儿子艰难地爬上来,她看见村寨里人都在这里,就把东东放下来“你跟着夏老师别乱跑。”她叮嘱东东。

兰嫂走到俞会计面前,大声的问“寨子里的人都转移出来了吗?”俞会计浑身都在哆嗦“都,都在。只有阿珍,她一直没有回来。”兰嫂心里一怔。她看了一眼人群中的陈宏春,因为雨声和风声太大,她就只好大声的说了一句“照顾好村寨的父老乡亲们。”然后就转身又急急的往山下走去。

王军和玲玲也在人群中,玲玲急忙去追上兰嫂,她是担心马文兵。她看见他跑下山时踉跄了好几次。那天的雨一直落到黄昏也没有停。阿珍也一直没有音讯,兰嫂的心里也一直放心不下。“你快找个地方躲雨去呀!”她对玲玲喊。玲玲没有停,看见王军也跟在她身后,就对他喊“你跟来干啥呀?快找个地方躲雨吧。”王军抹了一把头上的雨水,仍然默默地跟着她。

玲玲把身子紧紧地靠着兰嫂说“我要去找小马。是秦医生叫我照顾他的,他的病很严重啊!”兰嫂看见马文兵就在前面,他正在风雨中,搀扶那些从帐篷里转移出来的灾民。“他在那里。我们过去吧。”兰嫂说。玲玲也看见了,就丢下王军,一个人往那里跑去。

兰嫂跟着过去,就看见秦医生和刘玉娇,两人在给伤员们盖上遮雨的胶布,秦医生指挥着武警兵,把伤员们从医疗室转移到高处的棚子里。“还没有找到阿珍吗?”秦医生看见兰嫂顶着雨走过来,她把兰嫂拉进帐篷里问。兰嫂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一直没有找到她。这么大的雨,她能去哪里啊!”

刘玉娇手里举着一个吊瓶,她的身边是两个武警兵抬着的担架,那上面的伤员正在输液。秦医生说“我已经把阿珍的情况汇报给指挥部了,他们也正派人去寻找。你就放心吧。”兰嫂点了点头。她见刘玉娇举着吊瓶很吃力,就过去把吊瓶接过来说“让我来吧。你快去棚子里照顾其他的伤员。”

刘玉娇望着兰嫂那被雨水淋得透湿的身姿,那阿娜多姿的身影像刚刚从水里冒出的美人鱼。“我怎么就没有她那种,坚强的意志和魅人的身姿啊!”她心里感慨的想。

姜玲玲跑到马文兵面前,一把将他拉到旁边的帐篷里,“马文兵。你还要不要命啊!”她激动地说。马文兵全身上下的军装上都在滴着雨水,像刚刚从河里爬上岸那样。“我是军人。”他抹着脸上的雨水说。玲玲忍耐不住,一下扑在他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他,柔情满怀的说“你就不能顾一下人家的感受吗?”

马文兵心疼地捧起玲玲那张布满水珠的丽脸说,“你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淋着雨乱跑,让我也为你担心呀!听话,去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这身湿衣服换了。”玲玲娇媚地说“我不。除非你跟我一起去。”“我是军人,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去做。”马文兵说。

玲玲有些生气了“什么工作比自己的命重要呀?你已经吻了我,就是一吻定终身那!我的一身都属于你的了。你要是有什么······叫我怎么办呀。”马文兵听了很激动,他一下捧着她的头,把一个颤抖的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额头上吻着。

“我这一生,有你这颗心,就是死了也值了。”他边吻着她边说。玲玲被他吻得升起了一片激情,她感到马文兵那颗极力跳动的心,感到了他身体上像火一样的温暖。她那青春的激情也燃烧起来,就把嘴唇贴近他的嘴里,热情地,冲动地吻着他。

帐篷外面的雨还在下,雨声和风声在他们周围轰鸣。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一个黑影站在帐篷门外,是王军,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帐篷里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的很清楚。当姜玲玲和那个武警兵接吻时,他才默默地转过身,消失在风雨里了。

两人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玲玲已经解开了自己的上衣,又伸手去解马文兵身上那件湿漉漉的军服。“你,快把我胸罩后面的,扣子解开。”她喘着粗气说。她想把自己的身子给他,也急切的想要他的爱。两个人的上衣都脱下了,玲玲那身嫩白的肌肤,在昏暗的帐篷里发出迷人的光彩。

但马文兵的手突然松开了,身子也在往她面前滑。“我···不行。胸口,堵得,出不了气。”他大口地喘着气说。玲玲正在等待他那狂热的柔情,见他慢慢地跪伏在地上,就俯身去抱着他,才发现他的整个身子都在抽搐,在颤抖。“文兵。你怎么了呀!”她低声的叫着他。

他的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了。玲玲吓得倒退了一步,急忙把那件湿衣服披在身上,就跑出帐篷朝昏暗的雨夜中喊“快来人啊!他又昏过去啦!”但她连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听见。她又惊呼地跑进帐篷,对人事不省的马文兵说“文兵。你要撑住呀!我去叫人来救你。”

她冒着风雨在坭砱的路上奔跑,就看见有几个穿着雨衣的武警官兵,打着手电筒朝这边走来。是韦中队长,周指导员和几个战士。他们是来查看医疗站的伤员转移情况。“首长们。快去呀!马文兵又昏过去了。”玲玲惊喊着跑向他们。

周指导员疾步走向玲玲,看见她全身淋得透湿,就把自己的雨衣脱下来给他披上。“不要慌。我们也正在找他。他在哪里?”“这个小马,就是不顾自己的身体。”韦中队长说。玲玲把他们带到那个帐篷里去,大家看见马文兵昏倒在地,已经不省人事,都非常惊讶。

“快送秦医生那里。”韦中队长说着,抱起马文兵那软绵绵的身子。一个武警战士走过来说“中队长。让我背他吧。”就把马文兵伏在背上,急忙向山上的医疗站跑去。中队长又对身边的几个战士说“你们到前面去查看一下,还有没有转移出去的人。”

他又回头望着玲玲问。“你就是电视台的姜玲同志吗?”玲玲只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消失在雨中的马文兵的背影,心里格外焦急。“电视台领导来电话问你们的情况,快跟我们去指挥部吧。”玲玲像没有听见似的,一下冲进风雨里,朝前面那个背着小马的武警战士追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