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一章 惊险救援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81 2013-07-10 14:10:25

  杰利见大家仍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就指着车厢外面激动的说“这个地方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来一次强烈的震动,或者再落一场暴雨,我们头顶上的悬崖就可能会崩塌下来,把大家埋在车里。还有,下面这条河已经被塌方堵住了,我们再不离开,也会被猛涨的河水淹没。”

司机老王听见了,他支撑起身子对大家说,“你们就听他的吧。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地方的确很危险哪!”赵红刚已经考虑了好久,他问杰利“我们怎样到达你说的那个安全地方?”

杰利等到马蓉把他的话翻译后说“从这里下去是河岸边,虽然没有路,也很危险。但只要我们小心点,会没有问题。从河岸边过去,只需走十几分钟,就可以爬上一段没有塌方的公路,再走几分钟,那里就有一片树林,我们就在那片树林里,等待救援。”

张震突然站了起来说“那还等什么,趁天还没黑,大家赶快走吧。”其他的人也都愿意走,只是司机是不能行走的,杰利又要照顾安娜,张震要照顾他的情妇,吴大爷两夫妻只能相互照顾了,余大姐一家虽然有个小孩,但他们也能够照顾自己。

现在能够背王师傅的,只有赵红刚和平头男子两兄弟三人了。赵红刚却说他要照顾马蓉,因此,背司机老王的任务就只好落在了平头男子两人身上。“大家把各自的东西都拿起,不要丢下了。”马蓉跟游客们说。各人急忙拿好自己的行李,平头男子去把王师傅背起,杰利扶着安娜在前面带路。大家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那辆快要倾覆的旅行车。

蒙蒙细雨一直下到天明,峡谷里又被一层乳白色的雾笼罩着,这给寻找失踪的游客带来了很大困难。马文兵和兰嫂他们已经在峡谷里寻找了大半夜了,却连那个旅游车的影子也没有见到。“会不会是被垮塌的山体埋着了呀。”兰嫂心里反复的问自己。

兰嫂观察了一下那段没有滑坡的公路,知道这里离白龙镇已经不远了。他们是沿着这条公路搜索过来的,就连滑坡地带也仔细寻找过,一直都没有发现旅游车的踪影。马文兵手里的对讲机一直开着,里面不时地传来指挥部的问话声。看来指挥部的人也整夜没有休息,也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搜索结果。

“姨,快看。”崔洪突然指着下面的白龙河说。兰嫂和大家都往那里看,在浓雾慢慢散去的河谷中,一个滑坡下来的山体堵住了河水,在这里形成了又一个堰塞湖。连老寨子那个堰塞湖,他们已经发现了三个这样的滑坡地段了。

马文兵又向指挥部汇报了这个情况。他观察着这个堰塞湖的情景,目光在周围巡视着。他突然看见在远处堰塞体前面的公路上,隐约有一辆车,但隔得太远,分辨不清是一辆什么车。“下面有一辆车。”他有些惊喜地说。

小分队的战士们已经往那里跑去。“报告首长。发现了目标,但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那辆失踪的旅游车,我们正在向目标靠近。”马文兵边跑边向指挥部报告。他的后面是九个武警战士和兰嫂他们。可是,前面的路被水淹没了。他们只好又爬上山岭,绕过那段塌方,再跑步来到那个悬崖上面。兰嫂认得,这个悬崖就是有名的老虎嘴。

好几个人都贴近悬崖边往下面看。他们看见了那辆旅游车,“在下面,旅游车在下面!”崔洪和陈宏强都兴奋地喊。兰嫂和玲玲都不敢往下面看,太高太陡了,望着下面的山谷就头晕。

马文兵在四周查看了一下,他想找到一条下去的路。兰嫂也和他一起在寻找,但这段悬崖的两边,都是垮塌了的山体,前后都形成了很高陡坡。根本下不去,即使用绳索把人吊下去,也不能接近那辆车。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从这个老虎嘴上下去了。

马文兵向指挥部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先想尽一切办法,弄清游客的安全情况。指挥部将派直升机来支援。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兰嫂和大家。兰嫂紧张的心情就松弛了一下“要尽快弄清游客们的安危呀。”她说。

“喊一下看看。”崔洪说。他就走到悬崖边上,朝下面喊“喂!下面的人听见了吗?请回话啊!”崔洪的声音洪亮,他的喊声在山谷里回响。大家闭着呼吸听了一阵,下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兰嫂刚刚松弛的心又悬了起来。“大家再一起喊喊看。”她焦急地说。

二十个人又齐声朝悬崖下面喊了几声,但仍然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每个人的心里都紧张起来,“莫非都遇难了。”兰嫂心里想着,悲恸又使她眼里的泪水差点流出来。她把玲玲紧紧地拥抱着,生怕自己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小张。把绳索给我。”马文兵向战士小张喊,他要亲自到下面去弄清情况。小张的肩上扛着一捆绳索,他跑过来说“还是我下去吧!”马文兵把绳索从他肩上拿下来“你别跟我争了。我以前攀过悬崖。有经验。”玲玲在旁边替他担心,她看见他的脸色很苍白,“这条绳索可能不够那么长呀!”她说。

玲玲的话提醒了大家,兰嫂说“这个老虎嘴到下面公路的距离是七十三米五。”马文兵惊奇地看着她,大家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准确。这条绳索却只有不到五十米,就是说,还差二十几米,根本到不了旅游车上。

大家正在为难,一阵隆隆的声音从天空上传来了。“是直升机来了。”战士们说。所有的人都抬头期盼着天空,不一会儿,一架直升机出现在大家眼里。它飞得很低,几乎是擦着山岭飞过来的。战士们都向它挥手。但直升机在河谷上空盘旋了一阵,就又掉头飞走了。

兰嫂和山岭上的人都很失望。“也许。是河谷太窄小,直升机无法降落。”马文兵说。他也很失望,没有直升机的支援,救人的难度就太大了。而且,还会冒极大的风险。“小伙子们。把你们的腰带解下来。”兰嫂对寨子里的汉子说。她已经把自己腰上那条绣花腰带解了下来。

马文兵明白她的用意,也叫战士们把皮带都连接起来,再和那些羌族汉子的腰带连接在一起。这样,一根近八十米的绳索就弄好了。马文兵正要把绳索的一端栓在自己腰上,他的对讲机又急促地响了。兰嫂向崔洪说“洪娃子。你下去。”

兰嫂知道崔洪的攀岩技能,他能够像猴子一样徒手攀上几十米高的悬崖。崔洪早就想在这些武警兵面前露一手了,他二话没说,就在马文兵手里夺过绳索,几下就拴在自己腰上。兰嫂上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又叫两个战士拉了拉绳索的每个连接处。这才放心的对崔洪说,“小心点!”

“指挥部马上派人来支援我们。”马文兵对兰嫂说。兰嫂心里稍稍平静了些。崔洪已经走到悬崖边,那剽悍朴实的脸上显得很镇静。下面是几十米深的河谷,如果不小心掉下去,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你们把绳索放快点。”他对拉着绳索的武警战士说。然后身子往后面一倾,就像蜘蛛吐丝一般梭下了悬崖。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崔洪就安全地站在旅游车的车顶上了。车里静悄悄的,他觉得很奇怪,车里的人会不会都逃出去了啊!他心里想着,就大声喊:“喂!里面有人吗?快回答呀!”但车厢里仍然是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崔洪又喊了一声,仍然听不见车厢里有响动。他把腰上的绳索解开,从车窗上爬进了车里,一看里面的情景,使他惊呆得半天都不敢动弹一下。车厢里空无一人,而且,河水已经漫进了车里。他又在车厢外面的四周查看了一下,除了垮塌的一大片山体,连一只鸟都没有看见。

他急忙又攀着岩石回到了悬崖顶上,大家都在期待着他的回音。“车里没有人。”崔洪说。兰嫂上去替他解开身上的绳索问“你都看清楚了?”崔洪累得满头大汗,“看得很清楚。河水都已经淹到车厢里了啊。周围也都是塌方的石头,他们根本走不出去呀!”

马文兵立即向指挥部汇报了这个情况。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指导员就带着十几个武警战士赶到了。“情况怎么样?”他问马文兵。“车里根本没得人。”兰嫂替他回答。周指导员看着兰嫂,“你就是邱凤兰同志吗?”兰嫂点点头。

周指导员立即走上去紧紧地握着兰嫂的手,激动地说“你辛苦了!”他又扫视了一眼其他的羌族汉子和几个武警战士“大家都辛苦了!”“指导员辛苦了!”战士们齐声说。“我们带来了一些救人工具,但怎么会都失踪了呢?”周指导员说着,就在四周查看了一遍,他也感觉到奇怪,这个地方根本无法攀爬上来呀。那么,这些游客又去了哪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