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二章 惊险大转移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31 2013-07-10 14:10:25

  指导员站在悬崖边上往下面看了一阵,然后回身走到马文兵身前,拿起他手中的对讲机,向指挥部的韦中队长报告了这里的情况“你能不能派直升机来搜索一下,对。这里地形复杂,人员搜索恐怕很困难。什么呀?哎呀。你就不能向上级请求吗?就这样,我们等着你的指示。”

指导员说完,把对讲机还给了马文兵“大家原地休息一下。”他对战士们说。兰嫂心里一直在想那些游客,她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如果,他们走出了这片塌方地带,那么会往哪里去呢?”她在心里反复的问自己。“我知道一个地方,他们很可能就在那里。”她突然惊喜的对马文兵和周指导员说。

马文兵正在和周指导员谈着老寨子的救援情况,听见兰嫂说,就惊奇的问“在哪里?”兰嫂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红杉林。他们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只有那片红杉林了。你们跟我来!”她心急火燎的带头就往山岭前面走去了。

“大家准备出发。”周指导员对战士们喊。马文兵向山寨的汉子们挥了挥手,就把玲玲搀扶着,跟在队伍里,向兰嫂说的那片红杉林走去。

天色已经大亮了。一团团的云雾在他们头顶飘浮着,似乎伸手就能够抓住那些云朵。兰嫂急匆匆的走在前面,她好像疾风一样地在飞跑。她心里既紧张,又牵挂着放在家里的婴儿,该到了喂她们奶的时候。整夜的奔波和困倦,使她的脸色变得很苍白,一连几天来的打击和折磨,使她一下子消瘦了许多,也好像苍老了许多。

到那片红杉林有两里多路,不到二十分钟,兰嫂就先走拢了。一片茂密的红杉林出现在大家眼里,“就是这片林子。”兰嫂指着悬崖下面的树林,对刚刚走来的马文兵和周指导员说。两人仔细的看了一下前面的地形,从这里望下去,隐隐约约地能看见那条小公路延伸到了林子里。

“有下去的路吗?”周指导员问。兰嫂摇了摇头说“这个山岭一直延伸到镇上,没有路能够下去。”

对讲机又急躁的响了,马文兵把对讲机递给周指导员,他没有接“你跟上级说说吧。一定是直升机来不了。”马文兵就听了一阵说“是直升机抽不开,中队长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现在情况紧急,又不知道那些失踪的游客在什么位置。这么一大片森林,怎么进去搜寻啊!周指导员那张端庄的脸上绷得紧紧的。“大家立即准备攀岩下去!”他对身边的战士们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快看呐!那里有炊烟。”崔洪突然高兴的喊道。他身边是陈宏强和那些山寨的年轻汉子,他们一直都在盯着山下这片森林。在大约三四千米的树林中,冒出一股浓浓的炊烟。“不会是农夫人家的炊烟?”周指导员问。兰嫂也一下兴奋了“一定是他们,错不了。”她说“这一带没有农家。”

“大家抓紧时间!”周指导员催着战士们说。他思考了一下,就转身对兰嫂说“邱凤兰同志。这里就交给我们来处理了。你们山寨的人要赶紧撤离到镇上来。记住,全国人民,以致全世界人民都在关心着灾区人民的灾情。好了。时间紧迫。我们在镇上指挥部见吧。”说完,他又握了握兰嫂的手。

兰嫂听了指导员的话,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泪水在她眼眶里滚动着“洪娃。你去给指导员他们带路吧。”崔洪回答了一声。兰嫂正要招呼山寨的汉子们离开,姜玲从马文兵身边走了过来说“我也跟你们回去。”马文兵见玲玲要回寨子,也对周指导员请求说“指导员。我们也要回山寨去。那里还有几十个重伤员,急需转移出来。”

指导员见他脸色不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知道他是没有休息好造成的“你能挺住吗?”他关切地摇了摇他的手臂问。旁边的小李说“指导员,小马已经四天没有睡过觉啦。”马文兵瞪了他一眼,挺起精神说“报告指导员!我能扛得住。”

指导员想了一下,然后对马文兵和兰嫂说“好。你们今天一定要把村寨里每一个人都安全的撤离出来。根据救灾总指挥部的情况,可能还有更大的灾难发生。”

兰嫂听了心里一震,“还会有更大的灾难?”她心里想着,就转身向来的路上走去“大家快跟着。”她向年轻汉子们招了招手。马文兵也对战士们喊了一声,就向周指导员敬了礼,急急忙忙地拉着玲玲,追兰嫂他们去了。

老寨子村幸存活着的三百多人,已经全部聚集在村小学校那个操场上。大家在等着邱凤兰和那些出去搜救游客的人们。场上的气氛有些乱糟糟的,人们把自家的牲畜和狗都牵在身边,有好些人连自家养的鸡,也用笼子装好,要带出去。那情景,真像是出去逃难的灾民。

兰嫂急风火燎的从小路上跑回来了,她后面是那些武警战士和村寨里的几个汉子。马文兵落在很远的路上了,他身边是玲玲。她有些支持不住了,走的很慢,还要马文兵时不时的搀扶着她。来回有二三十里路,又通宵没有休息,就连马文兵也快支持不住了。

“大家都等着你出发呢。”陈红春和俞会计见兰嫂回来了,就迎上去说。兰嫂走得气喘喘的,她看着操场上的情景,“这都像什么呀?”她惊呆的说。“邱书记,你怎么了?”陈宏春不解地问。“我们只是临时转移,又不是搬家嘛。看看他们,大包小包的,还有那些鸡呀狗的,哈!还有人带着几只猪仔呢。这怎么走啊!”兰嫂说。

俞会计说“我们也晓得这样不妥当,可是把这些牲畜留在这里,没有人饲喂,它们岂不被饿死呀?”“这不是个办法。要想法解决。”兰嫂有些生气的说,“我去喂娃娃的奶了。你们和小马商量去。一小时后必须出发。”

马文兵搀扶着姜玲也走拢了,玲玲累得一下跌坐在地上,王军走过来关切的递了一瓶水给她喝。“这个滋味不好受吧?”他冷笑了一下说。玲玲知道王军话里的意思,她瞪了他一眼,就一把夺过他手上的水瓶,拧开瓶盖咕噜噜地喝了几大口,“这水好甜,是那里弄到的呀!”

王军正要讲,玲玲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把剩下的半瓶水拿给马文兵喝了。王军气得直瞪眼“我都还没有喝嘛。”他是在李茂财那里弄到的这瓶凉开水,里面还放了一点白糖。王军还舍不得喝,就给玲玲留着,他知道玲玲累了一晚上,一定是又渴又饿了。

兰嫂坐在一堆妇女们里面,身边是杜月娥和阿珍。她敞开着自己的胸怀,两个婴儿正允吸着她身上的奶水,她一边看着两个娃娃吸奶的模样,一边想着心事。东东和一群学生娃娃也站在她的身后,东东脸上绷得紧紧的,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旗杆上的那面红旗。

喂饱了婴儿的奶水,兰嫂的脸上就平和了许多,一夜的劳累和疲倦也恢复了一些。她把俞翠萍的女儿又背在背上,然后问了刘玉娇一些伤员的情况,就朝陈宏春他们那里走去。

马文兵正和陈宏春他们在争论着处理那些牲畜的事情,马文兵也坚决不同意村民们把牲畜带走,有好些人都在反对他的意见。兰嫂过来就对他们说“现在没有时间再争论这个事情了,叫乡亲们都放下那些厢厢柜柜的,大家轻装出发。我们还要腾出人手抬那几十个伤员啊。”

“可是。这些牲畜不能带,尤其是这些鸡娃和狗狗们,这些都是传染疾病的呀!”马文兵说。兰嫂也知道这一点,但要大家放弃他们心爱的家畜,特别是那些离不开族人的狗。他们一时会接受不了的“大家愿带就让他们带着吧!到了镇上再处理。”

马文兵也无话可说了。他转身去向武警战士们安排抬伤员的工作。正在这时,从云层中突然飞来一架直升机。人们都停止了准备工作,仰望着那架越来越近的天空救星。直升机越来越近了,它在人们的头顶盘旋着,掀起的风把操场上吹起一片尘土。

马文兵知道直升机是在找降落点,他急忙把大家疏散到操场的另一边,然后向直升机打着手势。直升机在他的指挥下,缓缓降落在幼儿园那边的废墟上。从机箱里走出那个机长和两个年轻军医,“我叫赵震海。我们奉指挥部命令来接运重伤员。”机长对兰嫂和马文兵几人说。

赵震海的话很沉重,好像心里堵着满腔的泪水,凛冽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些惊惶中的羌族灾民,然后庄重地敬了个军礼。马文兵和他的几个战士也向他回敬了军礼。“这是村里的邱书记。他们也是村委会没有遇难的成员。”他向赵震海介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