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八章 与死神搏斗的官兵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260 2013-07-10 14:10:25

  临时医疗站已经转移到河谷上面的半山腰上。姜玲玲追上那个武警战士,在旁边扶着马文兵的手臂。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冰凉了,“快点吧!他好像不行了啊!”她边跑着边对武警兵说。那个武警兵几乎是在飞跑了,他边跑边说“放心吧。小姐。他不会有事的,我,感觉得到他的,心脏还在跳呢。”

很快到了医疗站。王军却站在医疗站门口,他好像早就料到玲玲会来这里似的,“那边,快背到那边去,急救室在那个帐篷里。”他对玲玲说。玲玲没有理他,径直跑向那个帐篷,见了秦医生就惊呼的说“秦医生。快救救他,他又昏迷了呀!”

秦医生刚刚做完一个手术,她才把口罩从脸上取下来,想到帐篷外面呼吸一下空气。“快背进来。”她又戴上口罩说。战士把小马放在手术台上,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玲玲就出去了。秦医生查看了一下小马的眼珠和脉搏,脸上就紧张起来。“赶快挂氧。”她对护士们说。

玲玲焦急地站在手术台旁边,望着躺在上面的马文兵。他身上还在滴着雨水,那张英俊而又苍白的脸上沾满了水珠,他的衣服和裤子也都是水淋淋的。“你到外面去等候吧。我们会尽力抢救他的。”秦医生边紧张地给他准备打针,边对玲玲说。

玲玲眼里噙着泪水走到外面,王军一脸木然地站在那里。他正在擦眼镜上的雨水,那张瘦削的脸上也满是水珠。“哦。你没事吧?”他重新戴上眼镜,盯着玲玲那张痛苦的脸容问。玲玲真想靠在他的肩膀上哭一回,她走到他的身边,把雨衣脱下来,和他一起遮着头上的雨水。

王军感觉到了她身上的芳香和温暖,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不住地哆嗦。“我去指挥部了。”王军说。玲玲想起刚才中队长的话,就问“你跟台里通话了?”王军试着把一只手伸到她的腰上,紧紧地搂住她。玲玲没有拒绝,反而把头靠在王军的肩膀上。

“领导们都很关心我们,一直在打听我们的消息。我把老苏遇难的事讲了,”“他们怎么说?”玲玲眯着双眼问。她实在太困倦了。王军叹了口气说“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要我们注意安全,尽快返回台里。”玲玲抬起头,盯着王军问“你没有问一下家里的情况吗?”

王军看着她那两片充满诱惑的嘴唇,他真想吻她一下,那嘴唇与他太近了,只要他一低头就能吻到。他正在想入非非时,兰嫂从风雨中走过来了,她身边是年轻貌美的春桃。春桃背上背着那个婴儿,手里还握着一束杜鹃花,那花朵上还在滴着细细的雨珠。

兰嫂听说马文兵又昏迷过去了,就带了春桃过来看望。春桃是来感恩的,她的命是马文兵和他的那些武警战友救出来的,她冒着风雨去摘了一束羊角花,特地来看望她的救命恩人。

王军把搂着玲玲的手抽了回来,指着帐篷里面说“他们还在抢救小马。”兰嫂只好站在雨里等待。帐篷门口的布帘子掀开了。秦医生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大家说“怎么都在雨里淋着,快进来吧。”玲玲急忙从王军身边钻进了帐篷里,“文兵他怎么样?醒来了吗。”她急切地问。

兰嫂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来,放在帐篷外面,春桃收拢了雨伞,和兰嫂一起走进帐篷里。王军仍然顶着那件雨衣,站在那里没有动。他还来不及把一个最坏的消息告诉玲玲,是玲玲的父亲也在地震中遇难了,她父亲那个东汽厂也死了好几百人。如果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知会悲痛得怎样啊。

中队长和指导员也赶来了,他们走进帐篷里,就急躁地问秦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秦医生刚想给兰嫂他们说话,见了两位领导,就敬礼说“报告中队长。刚刚给他进行完急救治疗,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一定要尽量稳住他的病情。等到明天直升机来时,就立即把他送到总指挥部医院去救治。”

韦中队长说完,又问站在旁边的兰嫂“邱凤兰同志。你们寨子里的人员都安全转移到山上了吗?”兰嫂点点头说“全部都在山腰上的那片树林里。”她犹豫了一下又说“只有那个叫阿珍的女孩子不见了。”周指导员说“这件事我们正在努力追查。你回去告诉乡亲们。眼下的困难是暂时的,我们的武警战士正在连夜给大家搭建帐篷。也在加紧给乡亲们准备干净衣物和食品。”

指导员的话刚说完,许艳丽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气喘的说“不好了!有好多人,被洪水围困在一个孤岛上了呀!”中队长立即就往帐篷外面走去,“赶快集合所有的武警官兵赶往那里。”他对指导员说。兰嫂听了也很紧张,她看见许艳丽也跟着中队长走了,就说“春桃。你就留在这里,我招呼些人去支援他们。”

春桃只点了点头,她的脸上还滚动着泪水。兰嫂追上许艳丽,问了一些情况,就独自往山上的树林里跑去。“老寨子的青壮汉子们,快跟我去山下救人!”她还没有走拢就大声的喊。

崔洪和几个年轻汉子立即跑了过来。陈宏春也跟了上来问“邱书记。是哪里又遭难了?”他的话有些不冷不热。兰嫂急切地说“是上游一个帐篷区,有一百多人被洪水围困了,我们得赶快去支援。”陈宏春说“我们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啊!还去救别人。”

兰嫂听了心里一怔。她想不到陈宏春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树林里的乡亲们,他们都挤在一堆,用斗笠,塑料布,破烂的雨伞遮着头顶的大雨。她没有再说什么,只对身边的崔洪和俞水根,还有几个羌族汉子说“你们愿意跟我去救人的,就跟来吧!”

兰嫂心情沉重地转身朝山下走去,崔洪向大家挥了下手说,“不怕死的就跟我来!”便领头朝山下跑去。陈宏春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妥,就回头对他兄弟说“宏强。你带几个人去看看。记住要先保护好自己,然后再去救别人。”陈宏强点点头,大声喊了七八个年轻汉子,往山下追去了。

夜深了。帐篷里只有姜玲玲看护着马文兵。外面的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一根蜡烛发出的微弱的光,照着马文兵那张昏迷的脸。他经过秦医生几个小时的抢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玲玲偎依在他的身边,她睁着眼睛,静静地听着帐篷外面的风雨声。

马文兵在昏迷中,恍惚听见了韦中队长和许艳丽的谈话,他想站起来,却觉得身子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连动弹一下都不行。他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许久,才听见帐篷顶上的雨滴声,也记起了好像有很多人被洪水围困住了。他心里很急,一下睁开了眼睛,就看见玲玲一个人在他身边。

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玲玲那秀美的头发。玲玲猛地抬起头,见他醒了,就惊喜地说“你终于醒了。可把我吓坏了呀!”“对不起。我总是让你担心,还给你增加了许多麻烦。”他真诚的说着,就想坐起来,但他还很虚弱,便挪了挪身子说“你也很疲倦了,来。靠近点。好好睡一觉吧。”

玲玲心里轻松了许多,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困倦。她把身子靠近他,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别多嘴了。你也要好好休息。”她把头偎在他的肩上,咪上双眼,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

他隐约地听见那风雨声中,有许多人的惊呼声和杂乱的脚步声,就再也呆不住了。他轻轻地拿开玲玲的手,然后慢慢地站起来,把那件盖在自己身上的军用大衣,轻轻的给玲玲盖上。就穿了那件雨衣,悄悄地走出帐篷。向黑暗中的那片呼叫声走去。

夜空中,只有微弱的光,能够勉强看清坭咛的道路。他摔倒了几次,又艰难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朝前面那片火光闪烁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气氛很紧张,一百多人都在河岸边忙碌着,几十只手电筒在河面上晃动,奔流喘急的河中间,也有好些人在慌张地喊叫。一只木筏飘浮在急流中,缓慢地向河这边划过来。木筏上载着几个被洪水围困的灾民。马文兵走到那些忙碌的人群中,因为太黑,没有人认出他来。

木筏靠在岸边了。岸上的战士们立即围了上去,把木筏上的灾民一个个扶下来。马文兵也挤在战士们中间,他一只手抱起一个小女孩,另一只手又搀扶着一个妇女。他把两人送到岸上,就有兰嫂领着的羌族汉子们接过去了。“中队长。洪水太凶猛,用木筏已经不行了呀!”马文兵听见周指导员说。中队长焦急的说“不行又有什么办法?那个孤岛上还有一百多个人呀!”

指导员站在木筏上说,“只有这一只木筏,一次只能载七八个人,这速度太慢了呀!”中队长严肃的命令他“不能再犹豫啦。你们下来歇歇,换下一组上去。”说完。他向身后挥了挥手。四五个战士立即跳上木筏,硬把指导员和其他几个战士换下了。

但那些战士极尽全力划动木筏,才划出十几米远,就被急流打回岸边来了。中队长和岸上的武警官兵们见了都很着急。周指导员挽起衣袖又要跳上木筏。马文兵抢先一步跳了上去,他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后,才尽力稳住了。“快把缆绳拿过来!要两根一百米的!”他大声地对岸上的人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