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六章 孽杀生灵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28 2013-07-10 14:10:25

  兰嫂和秦医生又看了看那份刘玉娇和李茂财的生育检验单。她很敬重面前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她清楚一个做了妻子的女人,要做出这样一种选择,是要付出极大的牺牲和勇气的“不要太难过。事情还没有结果。也许,”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兰嫂就着急的撞了进来“糟了。阿珍不见了!”

春桃和徐素贞,还有几个女人也跟着走了进来。秦医生见大家都很焦急,就说“再找找看,不会走远的呀!”刘玉娇惊得一下站了起来。“她难道会想不开。”她不敢往下想“我去找她。”她说着,就要往外走。兰嫂说“这里都找遍了,没有人呀!”

春桃着急得流出了泪水“阿珍说她想出去方便,我要陪她去她不肯,她就一个人出去了。”徐素贞接着说“我刚刚去梳洗了一下,回来就不见阿珍了。我们去厕所那里找了,根本就没有人。问了她们,也说没有看见阿珍出来。唉。”

兰嫂心里一直很紧张,也极其担心,这里离河边那么近,阿珍如果想不开,那、、、、、、她急忙说“大家赶快再去分头找呀!”女人们就跟着兰嫂紧张地走出了帐篷。正好碰见陈宏春领着一些武警兵往这里走来。“阿珍不见了。”兰嫂跟他说。

陈宏春却说“哦。她一个大姑娘了,不会走哪里去嘛。上面布置的工作,我们得抓紧时间安排。”兰嫂问“什么工作?”“解决牲畜的事情呀!”陈宏春说。兰嫂想了想,对身边的徐素贞说“你领着大家在四周找找看,”又对陈宏春说“这件事情你去安排吧。我找到阿珍后就来。”

她没等陈宏春答应,就领着春桃朝河边走了。陈宏春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很不满。他也知道了阿珍昨晚出了事,他对这件事有些不以为然。一个村支书,竟然放着紧要的工作不做,却去为一个女孩子四处奔波呢。她把这么一个烫手的工作交给自己,这可是一个得罪人的事情啊!

还有,陈宏春也看不惯兰嫂成天背着个婴儿,根本不理解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完全可以把那个娃娃交到孤儿园去嘛。即使想自己收留,也可以让其他女人帮着带孩子。总之,兰嫂的形象已经在他的心里有些淡漠了。

“大家挨着每个棚子搜。除了人以外,一个活着的东西都别放过呀!”陈宏春大声地对身旁的十几个年轻汉子说。那声音很气愤,也很威严。

春桃沿着河边寻找阿珍,但连阿珍来过河边的一点痕迹也没有见到。兰嫂查看得很仔细,河边的每一个草丛,每一个脚印,她都要去看一看。春桃却一直在心急的喊着阿珍。静静的河面上,只有几只白鹭鸟在飘飞着,根本没有阿珍的影子。

河岸上的帐篷那里,突然传来鸡飞狗叫的声音,还有人们的苦苦哀求和大声骂人的声音。兰嫂听了那些声音心里就更加难受,好多人又要经受一次生离死别的沉重打击了。虽然那些都是些狗和猫,都是些不能说话的动物,但毕竟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阿珍妹妹。你到底去哪儿了呀?”春桃伤心地望着河面喊。兰嫂一直在思考着阿珍可能去的地方,现在看来她好像没有来过河边。那么,她会不会又返回寨子去了?她一个女孩子,是不可能回到那个伤心又恐怖的地方去。“唉。但愿,阿珍不会再出事了啊!”兰嫂心情沉重的说。

“我们回去吧。”兰嫂去搀着泪流满面的春桃,正要返回去,却看见徐素贞惊慌地朝这里跑来,她怀里抱着那只神狗花花。“快!快救救阿花。他们要打死它呀!阿花可是救过七个人的命啊!”徐素贞跑到兰嫂面前,惊恐的说。兰嫂看见陈宏春带着几个人往这里追来了,但她急得一点办法也没有。

春桃就过去抱着那只阿花,是它救了她一条命呀。“让我抱着它,看谁敢来动它一下!”春桃愤然地说。她见阿花吓得浑身发抖,就抚摸着它的头,伤心的说“花花你别怕。我的命是你救的,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

陈宏春已经追到河边来了。兰嫂看见他后面跟着的,不是武警兵,而是镇上的几个混混。“快把那只狗交给我!”陈宏春厉声的向春桃喊。同时又瞪了一眼兰嫂,他心里想,看你邱凤兰今天怎样来解决这件事情。

兰嫂此时也六神无主,只呆怔地站在河岸边,望着春桃怀里的那条可怜的神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有两个混混已经一步步向春桃走去,他们要去夺她手上的狗。春桃见了,就一步步往河边上退,她的两只脚已经踏进了河水里“别过来!你们再向前走一步,我就往河里跳。”春桃边退边说。

“哈哈!美女。你跳啊!跳啊!”那两个混混步步逼近的说。兰嫂看见春桃已经退进河水里了,如果再往后退,她身后就是深水区。“危险!”她惊骇得喊了一声,就跳进水里,一把抓住春桃。“陈宏春。你想逼出人命来吗?”兰嫂转过身,厉声的斥责说。

那两个混混也不敢再往前走了,都盯着兰嫂那张愤怒的丽脸。陈宏春站在岸上冷冷的说“不是我们狠心,这是上面交代的嘛。再说,寨子里所有的狗都交出来了。”兰嫂说“这个花花可是救了七条人命啊。是你亲眼看见的,就不能放他一条生路吗?”

陈宏春向那两个混混使了个眼色说“是狗的命重要,还是我们这两千多人的命重要?邱书记你自己考虑吧!”兰嫂一时也没有话说。一个混混说“给你们三分钟,好好想想。是你们自己交给我们呢,还是我们动手。”

徐素贞见兰嫂如此为难,就跑进河里。一把从春桃手里夺过那只花花,痛苦地对它说“阿花。你记着是哪个没良心的把你逼死的啊。来世你投胎做人,一定去找那个人报仇呀!”说完。她一狠心,就把阿花丢进河水里面去了。“不要啊!”春桃惊得大声的喊。

花花惊叫了一声,就落进了激流滚滚的漩涡里。它在水里拼命地挣扎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泪水汪汪地望着它的主人和春桃,兰嫂。它嘴里在不住地惨叫着,似乎在向人们求救。“花花啊!”徐素贞和春桃都极其伤心地喊着。喘急的河水已经把它冲到河中间去了,花花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一个大漩涡立即把它卷进水底不见了。

岸边的三个女人,眼睁睁的望着河里,身子都在颤抖。陈宏春和他带来的几个男人,也静静地看着河面上。直到那条狗没有再冒出水面。他才领着那些人扫兴地走了。“唉!可惜。你不是说要卖很多钱吗?”一个混混低声地对陈宏春说。“闭嘴!”陈宏春骂了他一声。

兰嫂听见了他们的话,心里立即明白了,也从此和陈宏春结下了解不开的心结。她安慰了一阵徐素贞和春桃,把他们劝到岸上,三个女人在那里默默地望着河面,望着河面远处的龙门山脉。阿珍不见了,阿花又被逼死在河里了,这一个个的打击,把三个柔弱的山寨女人的精神和意志彻底摧毁了。

她们在河边默默地站了好久,痛苦了好久。直到天空突然落起了大雨,直到凌厉的狂风,吹起河面上的水浪扑向她们,直到一声声霹雳似的惊雷,在河谷上空炸开,三个心力交瘁的女人才挽着手,一步一步的走进帐篷里去。

雨一直下个不停,雷声和雨声无情地敲击着每个人那已经破碎的心。灾民们都躲在帐篷里,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悲伤的和麻木的。兰嫂把俞翠萍的女儿抱在怀里,又喂了她的奶,就把娃娃交给春桃带着,“你看着孩子一阵,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呀!”春桃担心的说。兰嫂已经戴上斗笠,又在肩上披了一张塑料布。“我去四周查看一下,顺便找找阿珍。这么大的雨,她如果没有走远,一定回不来啊!”徐素贞也拿起一个斗笠说“我们几个也陪你出去,有啥事大家也好帮衬着点。”

兰嫂走到门口,回头对徐素贞说“你们哪里也别去,我是去指挥部了解一些情况,很快就转来了。”

一个炸雷在帐篷顶上响起,把里面的女人们都吓得直哆嗦。兰嫂已经冒着弥漫的风雨走出了帐篷,她那矫健的身姿立即被倾盆大雨包围了。“你要当心那!”徐素贞在她后面喊。

帐篷外面的地上已经积满雨水,“这雨如果再不停,恐怕要发生山洪呀。”兰嫂心里想着,就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去查看,有些帐篷里已经进水了,兰嫂就去帮着把里面的雨水扫出来,又铲一些泥土把帐篷四周填高。但地上的水从山上涌下来,好多帐篷都被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