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五十章 夜半惊魂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98 2013-07-10 14:10:25

  旅游车里的灯一下亮了起来,这给大家的心里增加了一些安慰。但是面临的困境仍然笼罩在人们心里,已经三十多个小时了,没有食品和水。饥饿,干渴和寒冷,在折磨着每个人。还有不断发生的余震,不断掉落在车子上面的石头,都在折磨着每个人的精神和意志。

夜深了,好些人都进入了梦乡。只有马蓉还没有睡意,她卷缩在车厢前面的座位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肩膀,极力地忍受着寒冷和饥饿。她紧闭着眼睛,耳边听着那些可怕的声音,卷缩的身姿在簌簌发抖。

突然。她听见有个人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还以为又是那个赵红刚,就一下抬起身子,却看见那个余大姐向她这里走来。“嘘!别出声。”余大姐示意她说,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和一包饼干。“你和师傅都吃点吧。别饿坏了啊。”她悄声对马蓉说了,就又轻手轻脚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马蓉心里非常感动,她知道他们一家三口带的食品也不多,在这种困境里,人们最需要的是保存自己的生命,而食品和水就是每个人的生命线,何况他们还有个十岁的小孩子呢。她把感激的目光投向他们,余大姐向她点点头,又示意她别出声。

她眼里的泪水一下滚了出来,就把那瓶水和饼干放到背包里。她要留着给王师傅吃,留到最艰难的时候用,明天他们能不能出去还不清楚呢。

王师傅也昏昏沉沉的睡了。马蓉心里有了余大姐的关爱和温暖,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恍惚听见有个女人奇怪的呻呤声。她一下睁开眼睛往后面看,就看见那个少妇光着上身坐在张震的身上,两人正在做那事。少妇不住的扭动着身子,嘴里还不住的发出骚情的惊叫声音。张震的双手却在少妇的身体上激情地揉摸着,嘴里也在发出像骚牛一股的嗷叫声。

马蓉吓得赶紧闭上眼睛,把头也埋得很低“这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她心里又羞又气愤的骂。那声音和那看到的情景,也使她无法控制自己青春萌动的激情,血液在她身上燃烧,脸上也热呼呼的发烫,脑子里涌现着她的恋人那个健美的身影。

她一动不动地萎缩着身子,直到听不见那骚鸡的叫声,好久她都不敢动一下。车厢外面出奇的安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她走近了,她仍然不敢把头抬起来。直到一双男人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才猛地睁开眼睛,却吓得浑身颤抖起来“你···你要干什么?”她惊慌的喊。

是那个平头男子,他的一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了马蓉。“美女宝贝。你别喊叫好吗。让我们也快乐一阵吧。”马蓉不想惊醒车上的游客,只好一边反抗,一边压低声音说“不!不行!你把手放开!”

平头男子的嘴在她的脸上激烈地亲吻,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身子下面,要去解她的裤带,他嘴里还冲动的说“宝贝。你就顺了我嘛。反正大家都会死在这里了,不如我们快活一阵,也好做一对鸳鸯鬼啊!”

马蓉已经感到无力挣扎了,但还是极力的保护着自己。正在这紧急关头,赵红刚突然走过来,一拳击在平头男子的脸上。“妈的,你想找死呀!”他厉声大骂。他就坐在马蓉的后面,是两人扭动的声音把他惊醒了。

平头男子的一只手还搂着马蓉,另一只手摸着被打得发烫的脸,两眼瞪着赵红刚说“你他妈的少管闲事。昨晚你小子跟她乐了,今晚就该让兄弟我快活一下了嘛。”

这话一下子激怒了赵红刚。他一把抓住平头男子的手臂,又是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头上。平头男子的身子向后踉踉沧沧的倒退了几步,他还没有站稳,赵红刚又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那男子一下就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车上的人除了司机还睡着,其他的都被惊醒了。杰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呆怔怔的看着两个男人打架。另一个男子见他的同伴,被赵红刚打翻在地上,急忙挥着拳头向他冲上来。赵红刚只一脚,又把那男子踢翻在地板上。然后一脚踏在那男子的身上,厉声骂道“你们他妈的还敢乱来不?”

平头男子恼羞成怒,他一下从狭窄的车厢过道上翻身爬起来,又挥着拳头扑向赵红刚。“你们都别打啦!”马蓉吓得惊呼起来。“来呀!看我怎么收拾你。”赵红刚说着,双手一把接住平头男子的拳头,使劲一摔,那男子就又摔倒在地板上了。

赵红刚又双手把他提起来,然后把他的上半节身子塞到车窗外面,“小子。你给老子去死吧!”他如果真的把他丢下去,那男子就会立即送命。那平头男子吓得直向他求饶。另一个男子也扑通一声,跪在他脚边求饶“大哥。都是兄弟们的错,求你千万别把我哥们丢下去啊!”

杰利见了,也急忙过去劝说。但他的话没人听得懂,马蓉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口了。还是张震的话管用,“小赵。教训他一下就可以了。”赵红刚才把那个吓得魂飞魄散的男子放下来。“你小子再起歹心,老子就绝不饶你。快滚!”

平头男子和他的伙伴一起,灰溜溜的回到自己座位上,两人都捂着被打疼了的脸,一声也不敢吭。赵红刚揉着自己的双手,回到座位上“我俩的事就算扯平了。”他低声的对马蓉说。

马蓉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她看着赵红刚,心里却感到有些羞愧。她明白他说的是昨晚的事,脸上立即红扑扑的“谢谢你了。”她说。那明媚的眼里充满着感激的泪光。

张震对马蓉说“我们小赵,一个人可以对付七八个人呢。”大家听了都很惊奇。杰利却听不懂,目光盯着马蓉。她明白了,就把张震的话翻译给他听了,杰利就竖起大拇指赞扬赵红刚。“我读过武校。”赵红刚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场风波算是平息下来了。大家又交谈了一阵,饥饿和困倦又把他们带回了迷糊的梦乡。

这一夜又熬过去了。清晨的天空一下明朗起来,一朵朵乳白的云团飘忽在灰蓝的天上。马蓉第一个醒过来,她见大家都还在熟睡,就把王师傅轻轻的叫醒,悄悄的喂了他一点矿泉水,又让他吃了几口饼干,“天亮了啊!”王师傅睁眼看了看车厢里说“大家都没有事吧?”马蓉只“嗯。”了一声。

突然。安娜惊叫起来“杰利。杰利呀你在哪里?”

马蓉抬头在车厢里看了看,才发现杰利不见了。王师傅费力的说“也许到外面解手去了。”马蓉就把头探出车厢喊“杰利!”她连喊了几声,都没有杰利的声音。喊声惊飞了山谷中的一群白鹭,也惊醒了车厢里的人。赵红刚也把身子探出车外,在那些垮塌的山体周围看了一阵,回头对马蓉说“四周都没有人,会不会是去搬救兵去了?”

马蓉点点头,就去安慰安娜“安娜。你别着急,杰利很可能是出去给大家搬救兵呢!”安娜听了,情绪却很激动。她在车厢里急躁的走着,嘴里说着只有马蓉能听得懂的话。马蓉看见他们的旅行包还在,就去扶着安娜坐到座位上,用法语安慰她“杰利不会丢下你的,他非常爱你。你们的旅行包不是还在吗。他会很快回来的呀!”

赵红刚也说“杰利是好样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人们都称赞起这个外国年轻人,就连那个平头男子两人也说,杰利是大家心里的英雄。马蓉就把他们的话一句句的翻译给安娜听了,她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大家就只好耐心的等待着。马蓉心里却担心杰利会不会遇上危险,会不会顺利的到达白龙镇上。一直等到下午太阳落山,也没有杰利的音讯,人们的心里又恐慌起来了。安娜又急躁得坐立不安,泪水在她那张粉白的脸上流淌“杰利。你可不能丢下我呀!”她伏在车窗上,朝黄昏的山谷里喊。

谁知杰利的声音突然在山谷下面传过来“安娜,我回来啦!”车上的人都听见了。大家惊喜的都爬在车窗上高喊“杰利。杰利!”安娜更是激动的举着双手跳起来“杰利。亲爱的杰利!”

杰利很快就从车窗上爬进了车厢里。安娜一下扑上去抱住他,杰利却立即把她拉开,大家才看见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马蓉上去问“杰利。你这是去哪儿了?让安娜和我们大家都好担心你呀!”杰利用自己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水迹,用法语说“我本来是要到镇上去报信,可是出去不了,前面的路都被塌方堵死了呢。”

杰利又说“这场地震太凶猛,可能受灾的面积会很大,你们的白龙镇,还有我们刚刚去过的古山寨,都可能遭到了这场灾难。”马蓉把他的话翻译给大家听了,人们都很失望和灰心。杰利又接着说“不过,我发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那里至少可以让我们度过十天甚至半月。”

马蓉一字不漏的把他的话翻译了。张震问“那里能有吃的和住的吗?”杰利听了马蓉的翻译后说“虽然没有这些,但比这里要安全得多,至少不会让大家提心吊胆啦!”人们听了还是有些担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