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六十七章 顽强的女村官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48 2013-07-10 14:10:25

  指挥所里,师长和几个军官都一夜未睡,他们一直在焦急地等候白龙镇那批灾民的消息。派出的部队已经出发两个多小时了,竟然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师长和政委都守在通讯机房里,“这个张团长怎么搞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呀!”师长生气地说。

“那是一片深山峡谷,也许是无线对讲机信号接收不了。”政委说道:“这片峡谷地势险峣,又是在黑夜行军,他们一定遇上了很大的困难那!”政委的话让师长心里更加担忧。在他这个师接收的灾区范围里,这是一只最让他牵挂和担心的灾民队伍。他们不断接到救灾总指挥部发来的消息,在这片区域里的几个堰塞湖,险情十分严重。一旦那些堰塞湖崩溃,那这两千多人的灾民队伍,就处在不可想象的危险之中。

政委见师长脸上忧虑重重,又建议道:“要不再派一个连上去。”师长仍然没有吭声,他在思虑着那只派出的部队,一路上可能遇到的种种危险。正在这时,报务员惊喜地说道:“政委。张团长他们有消息了。”师长立即走过去拿起话筒,他生气地说“张团长。你小子怎么搞的,这么长时间不跟指挥部联系?”

那几个军官听着对讲机里张团长的灾情汇报,每个人的脸上都绷得紧紧的,那两千多人的灾民中,就有近一千人连走路都困难了。师长听完情况汇报,就果断地命令说“张梁你好好听着。第一,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能让一个灾民饿着,冻着。第二,要用生命保护好每一个灾民,让战士们时刻观看着周围的情况,发现危险,要把大家转移到安全地方。第三,让灾民们就地休息,等待天明后,我们再派直升机来接应他们。听清楚了吗?”

师长放下话筒,才沉沉地松了口气。然后望着面前的几个军官,又给他们下达了命令。他斩钉切铁的对政委和几个师部的军官说道:“你们都下到各个连排去,督促他们把帐篷,衣物,被盖,食品,开水和热水都准备好。被盖和衣物不够的,就把战士们的腾出来。帐篷不够,就把部队的帐篷腾出来。还有,让每个炊事班准备些好一点的饭菜。一定要做好细致的接应工作那!”

师政委和军官们一起转身走出了指挥部。师长那严肃的脸上才松弛了下来。“给我接飞行大队。”报务员很快接通了。他又拿起话筒,想了一下才说道:“是葛大队长吗?那架失踪的直升机有消息没有啊!哦。我这里有一批灾民,需要你们支援一下。啊?有多少人吗?一千多人,都是老弱病残和一些伤员。对啊!好。等会儿我把地址和方位告诉你。记住,多安排些。那里非常危急呀!”

师长放下话筒,“不要切断。”他对报务员说,然后走到地图前面找到位置,又查看了一下坐标,在一张纸上记了一下,又去拿起话筒,把直升机要飞去的位置,报告给了飞行大队。然后。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张团长接到师长的命令后,心里有些激动。师长的话正解了他的难题,他已经查看了一遍这批灾民,发现有好几百人连走路都很困难,还有三十多里的路啊。他带来的官兵还不到两百人,就是每个战士背一个,也不能把他们安全地送出去。

“就地休息。等待天明再行动。师部要安排直升机来接应大家呢。”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然后向班排级干部分派了任务。就又走到邱凤兰这边来,“明天。你可以坐直升机出去了。”他盯着兰嫂那张温润的脸说。兰嫂已经喂好了两个娃娃的奶水,正在扣胸上的纽扣。她抬头看着他,觉得这张面孔好像很熟悉似的,但又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我为什么要坐直升机呢?”兰嫂问道:“我这不是很好的吗?”她说完就站起身,脚上和手臂上的疼痛却使她身子摇晃了几下。张团长一把护住了她,“看看你。还能走三十多里吗?”兰嫂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倾倒在了他的怀里,但她马上又抽开身子,勉强地站稳了。那张苍白的脸上就显出点点红晕,心口也扑扑的跳个不停,那眼光就情不自禁地瞟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又碰撞在一起,那目光里闪烁着一股神神秘秘的温情。他们这段一见钟情的曲折而又传奇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那片燃起的篝火发出的火光,映在两个似曾相识的脸上。他们默默地注视了片刻,张团长才说道:“能走得就行。还有些工作需要你们配合呢。”兰嫂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看了身旁一下,就去拿起那个公文包。从里面拿出纸和笔说道:“是登记乘坐直升机的人员名单吧?”

张团长感到很惊讶,她怎么会知道要做这些事情呢?难道她会看出一个人的心思吗?他默默地想了一下,才点点头说“是这样,送出去的灾民都需要登记,以免造成混乱。你们知道外面的灾民有多少吗?几十万那!部队的车辆和运输机,一直都在运送灾民出去啊。”

兰嫂见他说话时,眼里滚动着泪水,就问道“北川怎么样?我们的县政府怎么样了?”张团长听了,好久没有说话。那双噙着泪水的眼睛里,一下滚出了两行泪水。他急忙扭开脸,声音低沉地说道:“哦。邱凤兰同志。我们开始登记吧!”

兰嫂看见了他脸上滚出的泪珠,心里有些困惑。一个相貌堂堂的军人,又是一个位居少校军衔的军官,心里怎么会如此脆弱呢?“玉娇。月娥。你们两个明天乘飞机走。”她对身边的刘玉娇和杜月娥说。然后在登记表上写下两个人名字。

张团长看见兰嫂那受伤的手写得很艰难,就从她手上接过登记表和笔,说道:“让我来写,你点着名字就行了。”兰嫂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就挨个地去查看每一个灾民的情况。一直到两千多人都检查完毕后,天空已经露出微微的乳白色,大灾难过后的第十二个黎明到了。

兰嫂刚刚坐下来休息,就听见从朦胧的天空传来一阵隆隆的飞机声,是直升机来了。张团长去指挥直升机的降落点去了。好些人都哄闹往那里跑去。兰嫂只得拖着又累又困的身子,急忙走过去招呼大家“让老人和孩子们先上去那!”战士们也拦住那些急于想离开的灾民,兰嫂就拿出登记表,对人们喊道:“乡亲们不要慌那!按我喊着的名字,一个一个的上去。”

有七架直升机降落在一块平坦的庄稼地里,张团长和几个军官走过来,兰嫂已经点好了第一批登机的人,他们排成一队,让官兵们搀扶着他们登上了那架直升机。那架直升机就立即升起,朝远空飞去。接着是第二批,兰嫂看见名单上有儿子东东,就犹豫了一下,没有把儿子的名字喊出来。

东东已经和那些失去家人的孤儿站在队列里了。兰嫂过去把他拉出来,小声的对他说“儿子。等着跟妈一起走。”东东两眼泪汪汪地盯着她,心里委屈得只想哭。

就这样,一批一批的老弱病残都送走了。一直到快中午,才把几百名无法走路的灾民送走完毕。剩下来的这些灾民,就由解放军官兵们护送着,直到天色接近黄昏,才全部安全地到达了那个临时安置点。

兰嫂和张团长是最后到达安置点的,张团长背着东东,肩上还挎着兰嫂那个包袱。当他们走进那片帐篷区时,兰嫂那紧张,悲痛,担忧和极度疲劳的心,一下子就松弛下来,她的整个身子就像瘫软似的,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了。

她立即被送进了临时医疗点。师长和政委以及好些干部都赶到医疗队去看望她。张团长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直到她醒过来,才默默地离开了。

兰嫂睁开眼睛,看见秦医生和几个护士守在床前,儿子东东就坐在她的头边。“我那娃娃呢?她一定饿了,快叫素贞把娃娃抱来吧!”她声音微弱地说道。秦医生告诉兰嫂“你的身子太虚弱,需要好好休息调养。那孩子有她们喂了奶粉,你就别操心了。”

“那···我得去找一个人。”兰嫂说道“那孩子太可怜了呀!”秦医生知道她说的是阿珍。就安慰说“你放心的休息吧。我去打听一下,如果她在这里,我就叫她到这里来。”说完,她问旁边的护士“你们有没有接收一个叫阿珍的女孩子?”

陈丽萍就站在那些护士中间,她一听就回答说“是不是叫陈丽珍的女孩子?她是我接待的,可是在三天前她就和一批灾民乘车走了。”兰嫂听了,心里感到一点安慰,但又有些牵挂。“她去哪里了?”她问道。陈丽萍感叹的说“她说是去寻找那个救她的恩人,还有她那个正在医院里治病的母亲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