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六十一章 河谷上的奇迹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248 2013-07-10 14:10:25

  赵震海立即降低了飞行高度,“在哪里?”他问。他已经看见了那个堰塞湖,但没有发现有人影。小何回答“目标在那片堰塞体的水边。好像,好像是一具尸体。”他盯着机身下面,有些惊恐的说。

“立即下去。不管是尸体还是活人,我们都应该去处理一下。”赵震海镇静地说完,就瞧准了一个降落点,把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那片堰塞体上。他立即看见了那个目标,在一片乱石滩的水边,躺着一个遇难者。从那身衣服和头发上看,是个女人。

两人急忙跳下驾驶舱,跑到那个目标前,心里一下都沉重了。躺在那里的是个年轻女孩子。她的脸色苍白,嘴唇紫乌,一双清丽的眼睛紧闭着,身上的羌族衣裙上,绣着一朵朵鲜艳的花朵。那衣服里面却高高地挺着两朵还没有盛开的莲蕾。

他们望着那个年轻女孩子的身体,心情沉重地肃立了好一阵,两人才一起给她敬了个军礼。“我们,把她埋葬了吧!”赵震海无比悲痛地说。小何没有吭声,他已经悲伤得说不出话来了“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了她年轻的一生啊!”他心里感伤地想。

赵震海俯身下去,轻轻地把女孩子从水中抱了起来。他突然觉得女孩子好像还有气息,就把头贴在她的胸前听了听,他听到了女孩子微弱的心跳声。“她还活着。”他兴奋地说“快!把她送到机舱里去。”

他把女孩子递给了小何,自己又去四周查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情况。

小何把那女孩子抱上机箱里,把她平躺在地板上,他望着面前这个年轻又漂亮的少女,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还很年轻,又从未接触过女孩子的肉体,那张有些稚嫩的脸上,就呈现着一片羞涩的红晕。

“快给她做急救呀!”赵震海跳上机舱,看见小何愣怔怔的看着还处在危险中的女孩,就急忙俯身去给她做压胸。但费了好一阵功夫,女孩仍然没有醒过来。“你快给她做人工呼吸呀!”他向小何喊道。

小何知道什么是人工呼吸,那就是嘴对嘴的给她灌输氧气。但他面前是个女孩子,这不是和亲吻一样了吗?“机长。我,···还是你来吧。”他胆怯地说。机长知道小何在犹豫什么,他自己也不想给女孩子做人工呼吸,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大概也和这个女孩子的年龄差不多。

“我命令你!赶快给她做人工呼吸,不然她就没救了啊!”赵震海大声地说。小何怔了一下,才附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分开她的嘴巴,在女孩那个有些冰凉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才大口地给她灌进自己肺腑里的气体。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赵震海的心情极其紧张和难过,焦虑的脸上冒出一颗颗汗珠。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女孩子那张稚嫩的丽脸,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那张脸上仍然没有一点变化。“别停下来。要救活她。”他对小何说。

那女孩子的脸色慢慢地开始红润了,手指也动了几下。赵震海一颗紧张的心才松弛下来。“不要停。她快醒过来了。”他停止了给女孩做压胸,蹲在旁边对小何说。

小何的一张脸已经变得绯红了。他抬起头歇了一下,正要再给女孩做人工呼吸,那女孩突然咳嗽了几声,嘴里吐出几口带血的液体。赵震海急忙把她扶在怀里,给她轻轻地拍着肩背。女孩子喘了几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望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军人,又闭上眼睛昏迷过去了。

“得赶快送到医疗点去。她还没有脱离危险。”赵震海对小何说“你在这里看着她。”小何点了点头。他就走进驾驶舱,直升机的发动机没有停,他立即拉起操纵杆,很快就把机身提升起来,向白龙河下游飞去。

不到十分钟时间,直升机就又返回到二一三国道上。赵震海把直升机停在一片帐篷前面的空地上,那些帐篷上面都有红十字的标志。从附近各个乡镇转移来的伤员,在这里做了简单的抢救手术后,再运送到龙门山外的各个医院去治疗。

小何等直升机刚刚着地,就抱起女孩子跳下机舱。赵震海也走下驾驶舱,跟在小何后面,往帐篷里跑去。立即有几个军医迎了上来。“快!是从洪水里救上来的。”赵震海对他们说。他那紧张的脸上冒出许多汗水,那双有些疲倦的眼睛里充满了绯红的血丝。

女孩子被送进了急救帐篷里,他和小何就站在帐篷外焦急地等待着。“去。找点水来喝。”他对小何说。小何看了看四周,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帐篷外,那里正在向灾民们分发食品和水,他就立即往那里跑去了。赵震海抬头看了看天色,一团团的云层在两边的山峰上飘移,一群黑老鸦盘旋在云层下面,凄厉的叫声让人听了,心里就更加沉重和难受。

小何怀里抱了一大堆矿泉水和干粮过来。赵震海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就咕噜噜地喝了半瓶。“你拿这么多干啥,能吃完吗?”他说。“是给她准备了一些。”小何有些腼腆的说。赵震海明白了他的心意,就拍了拍小何的肩膀。“好样的。”他说。

一个医生从帐篷里走出来,赵震海立即走上前问“她咋样啦?”医生是个女人,她摘下口罩,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飞行员说“好在发现及时,如果再耽误几分钟,可能就、、、、、、”她没有再说下去。“可以看看她了吗?”小何迫不及待的问。女军医点头说“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可以去看看她。”

小何听了,一下就钻进了帐篷。赵震海对那女军医说了声“谢谢。”也走进去了。那女孩躺在手术台上,她身上那件湿衣服已经脱了下来,上面盖着一张白被单,倩丽的脸上已经有了些红润。

赵震海默默地看着女孩子,心里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他已经快一年没有见过女儿和妻子了,那张凝重的脸上就呈现出难过和伤感。“走吧。”他轻轻地拉了拉小何的衣袖,就走出了帐篷。小何把几瓶矿泉水和干粮放在女孩的床前,又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女孩那张熟睡的脸,才悻悻地离开了。

那女军医手里拿着个医疗本站在帐篷门口,她打开医疗本,问走出来的赵震海“你们送来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赵震海没有停步,径直往直升机走去。“不知道。”他说。她又问小何“你晓得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吗?”

小何证了一下说“我们在白龙镇附近救上来的,你等她醒来不就清楚了吗?”那女军医也很年轻,她看着小何那身威武的飞行服,那张英姿勃勃的脸容,也显得有些腼腆“那你叫什么名字呀?一会儿她醒来,我们也好跟她说她的救命恩人是谁嘛。”

小何看了她一眼,说道“用不着了。”然后就往直升机那里走去。他走了几步,回头又看了看帐篷里,却发现那女军医还眼巴巴的望着他,就转过身来,恭敬的给她敬了礼,才向直升机疾步走去。

赵震海见天色还早,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还可以再往灾区送一趟救灾物资,顺便再去白龙河谷查看一下灾情。他就拿上公文包,到物资发放处去登记了一些物资,然后又回到驾驶舱里。小何已经给他泡好了一桶方便面,他端起来几口就吃光了。“你也吃点东西,今天要很晚才能回去了。”他抹着嘴巴,关切地对小何说。然后又跳下驾驶舱,到后面帮着那些志愿者装物资去了。

小何没有一点胃口,他的心里还牵挂着那个女孩子,还在回味着给她做人工呼吸时的情景。他那颗年轻的心扉里,已经萌动起了青春的爱意。“如果还有机会,一定再来找她。”他心里激动地想。

满满的一机舱物资装载完了。赵震海关好机舱门,走进驾驶舱里,小何已经开启了发动机。螺旋桨极快地旋转起来,他立即把直升机拉升到几百米的高度,然后加快速度,向白龙镇方向飞去。

被洪水和泥石流洗窃后的白龙镇,仍然处在紧张和危险之中。人们在绝望和惊恐中,又度过了一个白天。过早来到的黄昏,和天空那片厚厚的云层,又让每个人的心里增加了一份担忧,不知道这个即将来临的夜晚,又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灾难。

直升机又缓缓降落在草坪上,许多人不顾直升机那飞速旋转掀起的飓风把自己吹倒,都挤挤搡搡的围了上去。他们希望这个能给自己带来平安的空中雄鹰,把他们带离这个恐怖又危险的魔鬼之地。周指导员带着十几个战士跑了过来,他边喊着边分开推挤的人群,让战士们走进直升机前维持次序。

赵震海见如此多的人都在往直升机上挤,就把发动机停了下来。他站在驾驶舱门前,向人们喊“大家不要往前走了。让同志们先把机舱里的物资卸下来,我们还有另外的任务。傍晚再来载些人出去。”他的话起了作用。人们都停止了拥挤,眼巴巴地看着武警战士卸下机舱里的东西。

“看看每个油压表,还能飞多长时间。”赵震海对小何说道。小何检查了一下说“一个小时问题不大。”赵震海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和路程。“天黑之前,就能够返回驻地。”他怅怅地出了口气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