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六十二章 飞向天堂的雄鹰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0 2013-07-10 14:10:25

  直升机上的物资都卸下来了。周指导员向赵震海打了个手势,又向两人敬了个致谢的军礼。赵震海向他和他身边的人们挥了挥手,对周指导员说“我们刚才在白龙河上游的岸边,救上一个女孩子。她可能是这镇上的人,请指导员去查一下,有没有失踪的女孩。”

周指导员听见后,对赵震海说“昨天老寨子村就失踪了一个女孩。她现在在哪里?”赵震海说道“送到213国道上的医疗站抢救去了。你们出去后可以在那里找到她。”他说完,就把直升机拉升起来,向朦朦胧胧的白龙河谷飞去。

由于天色太暗,直升机就只能在峡谷里低空飞行,这样才能看清白龙河下面的情况。赵震海凭着多年的飞行经验,全神贯注地操纵着直升机,很快就来到老寨子那个被掩埋的寨子上空。在朦胧的黄昏中,那片宽大又凄凉的堰塞体出现在两人的眼里。

“下面那片垮塌的山体里,据说埋葬着一百多位羌族难民。”小何看着机身下面,对赵震海说。赵震海已经发现了那个堰塞湖有险情“我们下去查看一下。”他说。就减缓了速度,把直升机停在那片宽阔的石头堆上。然后对小何说“你留在机上。”

他拿起一个登记表走向堰塞体前面的湖水边,在四周迅速地查看了一遍,发现湖水已经淹过了山体,还在不断上涨的湖水,正漫过那些凌乱的石头,涌向白龙河下游。他急忙在登记本上面做了简单的记载后,又返回到机舱里,让小何打开无线通讯机,把这里的险情直接向救灾总指挥部做了汇报。

“好了。返航。”赵震海汇报完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说。小何递给他一瓶矿泉水,他只喝了一口就又还给他“我们再去白龙镇,搭载一些伤员出去。”

小何两眼盯着那些油表说道“油量只能返回到213国道那里了呀。”赵震海明白他的意思,小何是想再去看看那个女孩“那就去那里过夜吧。”他说。那里也有个直升机的临时加油站。小何脸上就露出兴奋的微笑。

直升机的螺旋桨又飞速地旋转起来,掀起的巨风把机身下面的湖水激起一片浪花。夜色又笼罩在峡谷里,小何打开机身上所有的照明灯。一束晶亮的光芒划破山谷,慢慢地向远处的山岚飞去。

飞行了几分钟后,小何觉得直升机的方向不对,就对赵震海说“好像飞行方向没有对呀?”赵震海一直盯着那个罗盘仪,“怎么不对?”他惊讶地问道。小何侧脸看了看下面的山谷说“我们好像在往相反的方向飞。”赵震海心里正有些凝惑,那罗盘仪突然飞速地跳动起来。“不好!是地震波干扰。”

他的话刚说完,机身就猛烈地抖动起来,又是一次强烈的余震发生了,沉闷的响声在直升机下的四周响起。他紧紧地握住操纵杆,想把直升机拉升起来,离开地震波的干扰区。但已经来不及了,直升机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一团浓厚的云层里。立即就听见哗啦地一声巨响,是直升机的螺旋桨撞在悬崖上被折断了。

直升机失去了控制,沿着悬崖滚下了深谷里。紧接着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爆裂的响声和火光在谷底冲起的狂风,划破了寂静的山谷······

在白龙镇那片帐篷区周围,又燃起了无数的火把。那片草坪上还等候着几十个人,他们在盼望直升机返回这里。但漆黑的夜空中,连一点直升机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埋怨和失望使好些人的心情开始烦躁起来。有些人开始离开,悻悻地回到帐篷里去了。

周指导员已经把找到阿珍的事告诉了兰嫂。兰嫂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刘玉娇心里也得到了些许安慰。她和兰嫂住在同一个帐篷里,昏暗的火光照着十几个女人的脸。刚刚发生的一次余震,又把大家的心带到惶恐和不安之中,一个个都用被子蒙着身子,默默地坐着,帐篷外面有个风吹草动,都会吓得直哆嗦。

兰嫂像个哺育婴儿的母亲,她正在给怀里那个婴儿喂奶。许艳丽打着手电筒走进了帐篷,“兰嫂。快把孩子放下,跟我到指挥部去开紧急会议。”兰嫂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发生什么事了?”她把女婴交给刘玉娇,边扣着衣扣边走出了帐篷。

两个女人朝指挥部那片帐篷走去。“好像是那架直升机失踪了。”许艳丽说道。兰嫂心里又是一震,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了指挥部。好多人都集中在这里,气氛显得格外紧张。中队长和其他几个武警领导的脸上都绷得紧紧的,他们正在查看着一张军用地图。

韦中队长看见兰嫂走进来,就放下手上的笔,对大家说道“现在都到齐了。时间紧迫,我就简单地分派一下任务。”他扫视了一下帐篷里的每个人,然后才心情沉重地说“有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大家。那架一直在给我们这里运送物资和伤员的直升机,就在半小时前,坠毁在这片山区里了。”

会场上一阵沉默,大家都低着头,心里默默地为那两个空中英雄默哀。周指导员哀伤地对大家说“总指挥部命令我们,无论如何,要找到那两个飞行员的遗体和直升机的残骸。”他指着地图上,说道“但这个任务非常艰巨,直升机出事的地点没有准确位置,总部只是告诉我们大概的区域,就是这片高山峡谷,也就是以老寨子村为中心的几百平方公里范围啊。”

韦中队长接着说道“邱凤兰同志。我们需要你们村的密切配合,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兰嫂坚定地说“没问题。需要我们做什么,请部队领导尽管吩咐。”

“我们只需要十来个熟悉这片山区地形的向导就行了。”韦中队长对兰嫂和许艳丽说“你们还有另外的任务。总部根据赵震海同志提供的侦查情况,白龙河上游那几个堰塞湖的险情非常严重,如果那些堰塞体一旦崩塌,那后果就不可想象。因此。你们要负责把所有的灾民,安全地转移到213国道去。到了那里,再乘坐军车离开龙门山区。”

指导员说道“我们中队的全体官兵,都要加入到搜索失踪直升机的任务中去。组织撤离的工作就只能靠你们地方政府来完成了。现在白龙镇政府领导班子还不健全,因此。你们要充分发挥各村党员干部的积极作用。把全镇三千多名幸存者,安全地带到目的地。”

中队长指着地图上的一条红色线路,说道“从这里出发,到213国道的大禹镇,有近一百公里的路程。而且,这条路上塌方很多,现在又余震不断,路程极其艰难,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撤离工作是非常艰难的啊!”兰嫂听了,心情既激动又很沉重。她不知道部队领导为什么把这样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那张凝重的脸上就显得有些紧张。

“什么时候出发。”兰嫂问道。指导员说“黎明时分就组织撤离。我们中队也在那个时候出发。”一个军官见兰嫂和许艳丽都感到为难,就对中队长建议说“是不是跟总部请示一下,叫他们派一个小分队在那边接应他们。”韦中队长点点头说“这个可以。那边还有从各地赶来的消防部队和志愿者。应该不成问题。”

指导员又对兰嫂说“我们经过全面考虑,这次的转移领导工作,就由你邱凤兰同志负责。小许。你们镇上幸存下来的领导干部,一定要配合好她的工作。”许艳丽激动的说道“放心吧。我们都会听邱凤兰同志的指挥呢!”兰嫂心里却沉重得好像压着一座山。

军官们见兰嫂沉默不语,都有些困惑,韦中队长问道“邱凤兰同志。你有什么困难吗?”兰嫂便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哦。没有,只是觉得这副担子有些沉重啊!”“那就这样决定了。时间急迫,你们去准备吧。”中队长说完,热情地握了握兰嫂和许艳丽的手。两人也握了其他军官的手,就走出了指挥部。

夜已经很深了。河谷里吹起了风,兰嫂觉得有些冷,就紧紧地靠着许艳丽。“是你让他们把这副担子,交给我来承担的吧!”兰嫂柔声地问许艳丽。“我只是建议了一下,再说,白龙镇今后也需要一个能人来领头呀!”兰嫂有些激动地说“我可没有挑过这么重的担子。要是老崔在就好了,他才是一个有能力挑重担的领导啊。”

许艳丽见兰嫂提起了崔书记,那颗心就悲伤起来。她瞄了一眼身边这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女人,见她的脸上显得很平和,没有一点点因想起自己遇难的爱人就痛苦的表情。其实兰嫂只是把悲伤深深地埋在了心里。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而她那个深爱着的男人却还躺在那片无法挖掘的废墟里。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不知不觉就走回到帐篷前。兰嫂说道“好冷的天气。今晚就在这里躺一下,我们把明天撤离的事情商量一下。”许艳丽点了点头,便跟着兰嫂走进了帐篷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