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六十六章 在鬼门关上挣扎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20 2013-07-10 14:10:25

  在白龙河峡谷的那条崎岖曲折的公路上,缓慢地行进着一只难民队伍。他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行走整整三天了。艰难的长途跋涉,把每个人的精神和意志都摧残殆尽了,只剩下一点点坚定的信念在支持着大家,那就是邱凤兰经常对他们喊的一句话:“走出龙门山,活着才有希望!”

但也有一些人被艰苦的路程和遇到的一些危险,吓得不敢往前走。他们吵闹着要返回村寨去,是邱凤兰和秦医生,还有一些党员干部的说服和安慰,才使他们放弃了回去的念头。

兰嫂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她背上背着儿子东东,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包袱。她的脚上那双云云鞋已经磨破了底,是用树皮扎起来的鞋底。好多人的鞋底也磨穿了,他们就学着兰嫂,用树皮捆在脚上继续走路。东东和好些娃娃的脚上都打起了血泡,连路都不能走动。大家就舍弃了一些行李,把娃娃们背着往前走。

“我的老天爷。照这样走,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呀!”杜月娥累得喘着气,一下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埋怨说。赵强背着她那出生才几天的儿子,肩上还扛着一个包袱。他走过去扶起妻子,说道:“你看看人家兰嫂。她还背着个娃娃,还要跑前跑后的照顾其他人。她比你更累啊!”

兰嫂走了过来,安慰她说“你不要埋怨妹子,她还在坐月子,不能太劳累了嘛。妹子。再坚持一下,到前面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就休息。”她也累得直喘气,脸上的汗水直往眼睛里流。杜月娥拿出一条手巾给她擦了一下,“我们这么多人出去,外面的人会不会不管咱们那?”她担忧地说。

兰嫂心里也有些担忧,这一路上看见的那些情景,一直在震撼着大家。许多砸坏的车辆都摆放在路边,山坡上和公路边那些倒塌的房屋,这一片片荒凉的景象,说明这场灾难不仅仅只限于他们的老寨子和白龙镇那!

眼看天就要黑了,她的心里非常焦急,得赶快找一片安全的地方,让大家休息。可是他们正走在一段狭窄的河谷地带。两边都是陡峭的悬崖,中间是那条不断上涨的白龙河。而且,还时不时地从悬崖上滚落一些石头在大家身边。兰嫂已经组织了一些人,专门负责在危险地段观察那些飞石,这才使大家安全地通过了好些危险地段。

许艳丽带领着几百人赶来了,这使兰嫂那提心吊胆的心得到了些安慰。“前面的乡亲们怎么样,都还好吧?”她拥抱着许艳丽,激动的问道。许艳丽也非常激动,因为她看见了兰嫂坚强的心“大家都在前面的一片树林里等着。只有陈宏春和镇上的几个干部带了几百人走了。可能他们已经走拢了。”

兰嫂听了,心里沉沉地,像堵着一团棉花喘不过气来。许艳丽以为她是累得支撑不住了。就说“把东东给我背吧。”兰嫂看见她的那双脚上缠着卫生巾,哪里忍心让她来背。东东在背上喊着“妈。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秦医生从前面的人群里走过来,叫身后一个汉子把东东抱了过去。“这段路很危险,赶快走吧!”她对兰嫂说。兰嫂却去搀扶着杜月娥,又抬头对大家喊道:“乡亲们。咬紧牙关再坚持一下,走过这段路就休息了啊!”

她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头顶有一种轰隆隆的声音向她袭来。许艳丽和秦医生都大叫一声“不好!兰嫂你们快躲开那!”在昏暗的暮色中,兰嫂看见一片飞石从山崖上滚落下来,她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就猛地推开了杜月娥,那些飞石就从她周围滚滚而下,一块石头砸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身子一歪,就倒在路上了。

周围的人们都吓得大声惊叫起来。许艳丽见山上还在往下滚落石头,就丢下手上的木棍,急忙跑过去拉起兰嫂,有好些人也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帮着把兰嫂扶着离开了那个危险地方。兰嫂忍着剧痛站起身,惊恐地问道“其他人没有受伤吧。月娥妹子还好吗?”

杜月娥在旁边惊得说不出话来,赵强也看见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心里非常感动地说“她没事。兰嫂你救了她一条命啊!”秦医生招呼着大家,离开了那段危险的山崖,来到几棵树前,才发现兰嫂的手臂上流出了鲜红的血。“邱书记你受伤了呀!”她惊了起来,对后面的护士喊“快把药箱拿过来。”

刘玉娇跛着身子走了过来。她和秦医生一起,给兰嫂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兰嫂却说道:“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擦破了点皮,不要紧的。大家别耽搁了,继续走吧!”

许艳丽这才松了口气,对身边的人们说道:“都互相照看着点,赶快往前面走!”然后去搀扶着杜月娥,领着人们急匆匆地离开了。秦医生和刘玉娇给兰嫂包扎好伤口,就扶着她,继续往前面走。“后面还有人吗?”兰嫂回头,朝黑蒙蒙的公路上喊了几声,才放心地朝前走去。

有了许艳丽带来的几百个汉子,帮扶着那些走不动的老人和孩子,行进的速度就加快了。这只还有一千多人的队伍,摸着夜路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那片安全的树林里。这里已经燃烧起来几堆篝火。那温暖的火光照亮了山谷,也照亮了这些又饿又累的人们的心。

兰嫂和刘玉娇,还有老寨子的几十个村民最后走拢树林。他们刚刚放下背上的包袱。前来接应的部队官兵也赶来了。灾民们的心里就像那燃烧的篝火一样,顿时感到了极大的温暖和安慰。大家像见到亲人一样,拥抱着,握着官兵们的双手,有的激动得哭了,有的眼里滚动着泪水说不出话来。

浓烈的温情顿时在这些饱受折磨的两千多个灾民的心里升起,官兵们热情的问候驱散了大家疲惫不堪的身心。兰嫂也非常激动,但手臂上的伤痛和几天来的操劳过度,使她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站立不起来。她望着那些解放军官兵,长长的松了口气,眼前突然一晃,就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刘玉娇看见兰嫂晕倒在地,立即惊叫着去把她扶起来,吓得大声喊道:“秦医生。快来呀!邱书记晕倒了。”周围的人听见喊声,都围了上来。秦医生带着药箱急忙走过来,东东也从孩子们中间跑来,“妈!你怎么了啊!”他吓得扑在兰嫂身上哭喊着。秦医生看了看兰嫂那紧闭的眼睛,对东东说道:“孩子。你妈是累的,不要紧。”

张团长和几个军官也走了过来,他关切地问秦医生“她就是邱凤兰同志吗?不要紧张,赶快急救!”秦医生已经备好了针药,刘玉娇把兰嫂的衣袖揭开,她就在兰嫂的手臂上打了一针,然后才抬起头回答:“她是老寨子的村支书邱凤兰。有水吗?喂她一点水,她是饿晕了的啊!”

一个军官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张团长,他蹲下身子,给兰嫂喂了几口矿泉水。他盯着她那张苍白而又清丽的脸,心里有一种震撼和仰慕,还有一种情感在他的血液里升起。“多么伟大而又坚强的女人!”他心里感叹的想。兰嫂突然睁开了眼睛,看见一张男人的脸离自己很近,就惊得猛地坐了起来,却一下碰到了张团长的额头上了。两人都不好意思的看着对方,脸上都升起了红晕。

徐素贞背着那个婴儿,一直站在旁边,那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兰嫂从羞涩中惊醒过来。徐素贞紧张地问“兰嫂。你不要紧吧?”刘玉娇说“她这些天一直不吃不喝的,也没有好生睡一次觉。是累的啊!”兰嫂看了看儿子和周围的人,勉强支撑着说“哦。首长。大家放心吧。我没事。素贞。你把孩子给我,该喂她奶了。”她扭头对徐素贞说。

张团长就退到一边,“让大家休息一下再出发吧。”他对军官们说。然后去拿了几包饼干,又返回兰嫂身边来,把饼干放在兰嫂的手里,说道:“邱书记。你也要吃点东西,身体要紧呀!”兰嫂已经解开了胸脯上的衣扣,正把一只奶从衣襟里面露出来,把**喂进婴儿的嘴里。“谢谢首长!”她抬眼看了张团长一眼,两人的目光又遇到了一起,那目光里闪耀着神秘的火花。

兰嫂又听见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她知道是杜月娥的儿子,就大声的喊道:“月娥妹子。把娃娃抱过来吧。他是饿了呀!”赵强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搀着老婆走了过来。杜月娥眼里噙着泪水说道:“兰嫂你都累成这样了,我们怎么忍心再让你喂娃娃的奶水呀!”

张团长见了,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对几个军官说“我们去看看其他的乡亲们去。”然后就离开了。兰嫂望了一眼他的背影,那背影好像很熟悉似的,在她心里存留了起来。“妹子。我歇歇就没事了。”她接过婴儿,又把另一只奶喂进小震生嘴里。

这一幕,让刘玉娇,秦医生和所有的女人见了,都感动得流出了伤感的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