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六十九章 回忆失去的初恋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025 2013-07-10 14:10:25

  ······在一所山区小镇的校园里,一个弱小的女孩正在被几个调皮的男孩子欺负。一个男孩的手里提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小老鼠,在小女孩的脸前晃动,小女孩吓得闭着眼睛,萎缩在地上哭泣。那几个男孩却乐得哈哈大笑。这时,那个叫梁子的男孩子突然冲进几个男孩中间,一把夺过那只小老鼠,扬手一挥,就把小老鼠丢在远处的地上摔死了。“不许欺负女生!”梁子怒目圆瞪地说道。

男孩子们先是一怔,接着就仗势人多“梁子。你敢摔死了我们的老鼠。揍他!”一个年龄大一点的男孩厉声说道。那几个男孩就一涌而上,把梁子围在中间。梁子毫不示弱,凭着一身过人的力气,几下就把那些男孩摔倒在地了。“你们几个记住。以后不许欺负小兰!”他双手叉腰地怒道。

调皮男孩们从地上爬起来,吓得各自跑了。小女孩却仍然萎缩在地上流泪。梁子走过去扶起她,“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他安慰她说。然后拉着她的小手,把她送到她的教室里才默默地离开了。小凤兰的心里感激地望了他好久。

还有一件事,是发生在上学的路上。小凤兰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脚跟摔伤了,疼得坐在路上哭泣。梁子正好也去上学,他俯下身子去看了看她的伤,就毫不犹豫的说“小兰妹妹。你别哭了。来。我背你到学校。”小凤兰擦着泪点了点头,就让梁子背着她,走了几里山路。

梁子把她背到学校的医务室,就一声不响的走了。好多往事在邱凤兰的脑海里一一的涌现出来,她从那时起就感受到了男性的温暖和关爱。“梁子。真的是你吗?”她在心里反复地问。陈丽萍见她一直沉默着,以为她困倦了,就打了个哈欠,伏在床边正想眯一会儿,兰嫂睁开眼睛说道:“妹子。你也累了,来躺一下吧。”

陈丽萍看了看瓶里的液,还有一个多小时才滴完,就点了点头,脱下军衣,摘下军帽,一头黑黝黝的秀发就像瀑布般的披散在她那秀丽的肩上。兰嫂见她的胸脯挺起很高,匀称的身材充满着女性青春的魅力。“谈恋爱没有呀?”她低声的问。陈丽萍把身子紧紧地偎依在兰嫂的怀里,她感到了兰嫂身体里那股温暖的心在平和地跳动。

“还没有遇到合适的男人呢。”她悄悄的说。她们谈了好久的悄悄话,直到那瓶液滴完。

清晨。火红的太阳在绵延起伏的山岭上升起,一团团的云雾飘浮在山峰。岷江河谷那条弯弯曲曲的公路上,几十辆军车排成一条长龙,每辆军车的后面,灾民们正在部队官兵的照护下,排成队一个个地登上车厢。

邱凤兰穿着一身干净的汉族衣服,脚上穿着那双运动鞋,头上却仍然戴着绣着花朵的瓦盖头帕,整个身姿又恢复了她那丰润靓丽的魅人光彩。“看见张团长了吗?”她问正在护送一批伤员上车的陈丽萍。她已经在人群中寻找了好一阵她想见到的人。陈丽萍把一个伤员扶上车,才回过身来说道:“听战士们说,张团长昨晚就带着部队到山寨去执行任务去了。”

兰嫂听了有些失望。她知道这次离别后,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他了。陈丽萍见兰嫂的脸上升起一团迷雾,就低声的安慰她“兰姐你放心。到了外面,我帮你问一下他的手机号,你们可以用通讯的方式联系嘛。”兰嫂帮着她把伤员扶上车厢,叹了叹气说道“算了吧。我只是想当面谢谢他啊!”

陈丽萍知道她的心思,正要说点什么,几辆军用小车开了过来,“嘎”的一声停在她们面前。许艳丽和从车里走了出来,她走到兰嫂面前,激动地握着她的手说道:“邱书记。你身体恢复了吗?真对不住,昨晚我没有来看望你啊!”兰嫂也感激的说道“我已经完全恢复了嘛。妹子。听说你的一双脚都肿得连鞋子都穿不上了,哪能来看我呀。你怎么样?脚能走吗?”

许艳丽试着走了几步后,说道:“邱书记你看看,这不能走了么。还多亏了秦医生呢。哦!对了。等一下你就和我坐这辆车吧。这是首长的车,是特别为我们安排的呀!”

兰嫂见镇上的几个干部都坐在其他几辆小车里,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不了。我还是坐大车吧,坐这种车会头晕呢。”她说。许艳丽正想再劝说她几句,一个军官在旁边说道:“这是张团长临走时特别叮嘱过的啊!再说了,大车里都挤得满满的了,你的身上又带着伤嘛。”

陈丽萍也劝说兰嫂“兰姐。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大车颠簸得很厉害。你就听首长的吧。”兰嫂环顾了一下前后的车辆,见俞老奶奶站在一辆大车前,犹豫着不敢上车,就喃喃的说道:“乡亲们不是都坐在大车里吗?我不能搞特殊啊!”说完,她疾步走过去,把俞老奶奶和老俞头扶着,来到那辆小车前,把他们扶上了车里。又去其他车辆前的人群里,招呼了几个老人过来,让他们坐在了小车里。

然后,兰嫂走到许艳丽面前,边把她拉进了车里,边说道:“你的脚还没有好,就坐这车吧。我去大车上挤挤就行了。”许艳丽还要推辞“嫂子。你坐上去,我去大车上。”兰嫂硬是把她按在了座位上,又一下关上了车门。对司机说道:“路上开慢些。老奶奶受不住颠簸。”

司机点了点头。几辆小车就从她面前开了过去。前面的大车也开始启动了。东东在一辆车上喊“妈。快上车啦!”兰嫂看了看前后的车子,灾民们都已经上了车,部队的一些官兵站在车前,向车上的人们挥手告别。她就放心地爬上那辆大卡车,目光却在救灾人群里,寻找着心里那个军人的影子。

“梁子。我们还能见面吗?”她心情沉重地想。载着灾民的几十辆军车驶出了山镇,向龙门山外开去。

姜玲和王军回到城里,已经是灯火明亮的夜晚了。大灾难的警报已经解除,但街道两边的空地上,还有些临时搭建的帐篷,人们的脸上还带着哀伤和恐惧。两人坐在一辆出租车里,王军还没有把玲玲的父亲遇难的消息告诉她。他望着车窗外流逝的一片片灯火,脸上露出窃后余生的兴奋和激动。“回家了,回家了啊!总算是死里逃生了啊!”王军不住地自语说。

玲玲的心里还沉侵在痛苦和悲哀之中,她那张就像雪上加霜似的脸上一直都挂着泪水。她的精神和意志已经彻底奔溃了,一路上,她的泪水就没有干过。她望着这个好像陌生了的城市,心里急迫地想回家,想见到母亲和父亲。“师傅。请你再开快点。”她颤声地对司机说。

出租车穿梭在大街上的车流里,司机从后视镜里望着玲玲那张苍白而又悲痛的脸容,回答道:“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哦。看来你们是从北川灾区回来的吧?”王军哀叹了一声说“是啊。从羌族山寨里逃出来的,真像他妈的做了一场噩梦呀!”司机听了没有说什么,隔了好一阵才哀叹一声问道:“唉。能活着就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哦。对了,你们在哪里下车?我送你们到家门口吧!”

王军看了一眼玲玲,见她一直望着车窗外面不吭声,就问她“是去台里还是回家?”玲玲想了想才低沉的说道:“你自己回家去吧,我去老苏家里。”王军知道她去老苏家里,把老苏的遗物交给他的老婆文娟。他心里想着,我怎么能丢下你独自回家呢?就说“那就一同去嘛。的哥。去香射莉大街。”

老苏的家在一片棚户区里。司机一直把车开到一条狭窄的小街上才停下来。王军把玲玲搀扶着下了车,掏着腰包问司机“的哥。车费是多少呀?”司机看着两人说道:“你们是从灾区回来的,就免费了。”王军费了好一阵,才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他说“怎么好意思嘛。你跑了几个小时了,油钱也应该收的呀!”

司机说道:“我们自发地组织了五百多辆出租车,专门接送从灾区撤离出来的灾民。怎么能收你们的车费呢?好了,我还得再去接送灾民了。两位保重!”说完。司机就关了车门,向大街上驶去了。王军看见那车身上立着一面红旗,上面还写着几个字。“灾区人民雄起”他喃喃地读着。

玲玲已经朝楼上走去了,她想起死去的苏大哥,那脚步就沉重得迈不动,眼眶里的泪水也在不住地涌动。王军跟了上来,见她那艰难的样子,就搀扶着她爬上了三楼。玲玲站在老苏家的门口,犹豫着不敢敲门。她心里想,文娟知道老苏遇难,不知会悲痛成什么模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