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四章 悲壮的援助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76 2013-07-10 14:10:25

  夏彩铃和几个志愿者匆匆忙忙地走过来,对兰嫂说道:“邱书记。你快去看看吧。我们给乡亲们安排了住处,可他们却不敢进去住呀!”兰嫂听了,就搀着儿子朝前面走去,又对刘玉娇说“妹子。你领着苏医生她们去吧。哦。对了,春桃你也跟着她们。”

那天的阳光格外明媚,孜热的光芒烘烤着体育馆外面一大群灾民。老寨子和白龙镇其他寨子撤离出来的人们都聚集在这里,他们望着眼前那高大的建筑,都惶恐地不敢向里面迈进一步。刚才的一次摇晃,使住在里面的一些灾民也搬了出来。尽管许多志愿者在诚恳地劝说他们,但人们心里的恐慌仍然没有消除。

“这个场馆里非常安全,请大家放心啊!”夏彩铃领着兰嫂走到大家面前,高声的说。然后又对兰嫂说道:“我们已经把馆内的几个训练场都腾了出来,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铺位。里面还有澡堂,卫生间和开水供应,应该比较舒适了啊。”

另外一个男志愿者接着说道:“其他乡村的灾民听说你们的灾情特别严重,就自愿将这几个场馆让给了你们呢。大家不要辜负了同胞们的一片诚心啊!”兰嫂和她身边的人们听了都很感动。她想说几句感激的话,但失去女儿的悲痛使她心里难受得无法开口。

陈大嫂的举动让认识她的人都感到很吃惊。她镇静自如的说道:“有啥可怕的嘛。我们都是死过一回的了呀!阿珍。把行李拿好。这位兄弟就带我们去吧。”阿珍点点头背起了行李。那志愿者脸上露出了微笑说“都跟我来吧!”

老俞头一家正站在人群前面,一动不动的望着头顶那雄伟的建筑,脸上都呈现出恐惧和呆迟的表情。陈大嫂就走过去拉起俞婶“还站到干啥。怕老虎吃了你们那。走吧!”老俞头怔了一下,才搀着俞老奶奶跟着陈嫂走了。其他一些人也陆续地背着行李向场馆里走去。

徐素贞背着俞翠萍的女儿走到兰嫂面前说“我们先进去给你占个铺位。你娘俩快进来哈。”兰嫂看了眼她背上的娃娃,孩子睡得正香“去吧。”她说。夏老师领着十几个没有亲人的孤儿也走了过来,她关切地为每个孩子理了理他们的头发和衣服。然后对身边的儿子说“东东。去跟同学们住在一起吧。”

东东的眼里一直滚动着泪花。他懂事地点了点头,就默默地跟在夏老师身边往场馆里面走去。兰嫂就镇定了一下难受的心情,看见那个心里医生苏婉婷正在人群里面做人们的安抚工作,就一边去帮着他们背好行李,一边安慰着他们。直到两千多人全部都走进了场馆,她才怅怅地松了口气。

兰嫂在人群中巡视了一遍,没有见到一个白龙镇的村民还遗留在外面了,就正要往体育馆里走去。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她背后传来“阿妹。”她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心里猛地一惊,急忙回头一看。一对中年夫妻正站在她的面前。

那男的背上背着一个大行李包,女人的肩上也挎着一个绣花包。两人的脸上都挂着泪痕。他们是崔洪的父母,是她的哥嫂。那汉子叫崔光耀,风尘仆仆的脸上已经有了些皱纹,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蓝色工作服。看上去像个在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他们夫妻在南方一个大城市打工,知道家乡受灾后,立即就坐火车赶了回来。

兰嫂的嫂子叫俞秀春。她和兰嫂同龄,但比兰嫂显得老了许多,一双妩媚的眼睛两边也有了几条细细的皱纹。她那有些肥胖的身上穿着汉族裙衫。她打扮得很时髦,脸上涂了点脂粉,嘴唇上也涂了点口红。裸露的胸脯上戴着一根金项链。那披散在肩上的一头卷发,还染成了金黄色。像个大城市里的阔太太。

兰嫂看见久别重逢的两个亲人,立即悲喜交加地扑向俞秀春,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把埋在她心里很久的泪水,一下像泉水似的喷出了眼眶。

兰嫂扑在她嫂子的怀里伤心地哭了好久,才控制住自己悲痛的心情,把家里和寨子里的情况告诉了她哥嫂。他们听了后,都伤心得泣不成声。崔光耀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脸上滚动着泪水说道:“我和你嫂子知道家乡遭了灾难,当天就往家里赶。没想到路不通,车子进去不了,就只好在城里住下来等。没想到却等来这么一个结果啊。我们连阿妈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啊!”

“崔洪在哪里?我要见他。”俞秀春啼哭着问。兰嫂安慰了一下哥嫂,说道:“崔洪跟着解放军去寻找失踪的飞行员去了。还没有他们的消息啊!已经三天了,应该快找到了吧。”

“母亲。兄弟。侄女。你们一路走好啊!”崔光耀哭泣着喊道。阳光烘烤着地面,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团乳白的云彩,天气变得很热了,好些灾民都躲进了棚子里。周围传来许多志愿者招呼人们领取食品的喊声。“大哥大嫂。我们到里面去休息吧。”兰嫂说。她把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就搀着嫂子,手上又提着他们的行李往场馆里面走去。

场馆里闹哄哄的,但比外面凉爽了许多。每个训练大厅里都住满人了,一张张陌生的脸上都写着惊秫和沮丧。很少有人说话,也看不到有人笑。人们都沉默地躺着或坐在铺着一床床被褥的地板上。只有一些志愿者在和灾民们在小声交谈,还有一些不知道悲伤和忧虑的孩子,在大厅里的过道上嬉笑玩耍。

兰嫂他们三人就小心翼翼地从这些人的铺位边走过去,好一阵才来到自己村寨的大厅里。这是一个体操训练厅,老寨子的两百多人和另外两个村寨的灾民都安置在这里。七八百个男女老少都住在一起,把这个宽敞明亮的大厅挤得像一窝乱糟糟的蜜蜂。

大家都在忙碌着整理自己的床铺和行李。女人们烦躁的骂声不时地在大厅里响起,有些人在为了争床铺和被盖发生了争吵。还有些人在大声地埋怨:“为啥莫得枕头呀?这叫我们咋个睡嘛!”兰嫂听见就过去对他们说“把自家的行李衣物放在头底下,可以当枕头,还不会弄丢啊!”

她望着这个乱哄哄的大厅就皱起了眉头,心里担忧地想“这种不分男女地挤在一起,会不会再出现像阿珍那样的事啊!还有就是,人员这么复杂,她自己寨子里的人都知根知底,其他寨子里的人就不怎么了解。许多人都随身带着一些贵重物品,会不会出现遗失财物这样的事情呢?”

兰嫂想到这里,正要把大家应该注意的事情讲一下,就听见夏彩铃和一些志愿者在挨个地叮嘱说“各位大叔大婶。你们的贵重物品要自己保管好呀!如果大家觉得不放心,我们还专门设置了临时贵重物品保管站。你们可以将自己的钱和稀罕物品交到那里去保管。”

兰嫂听了就稍稍松了口气。想不到这些志愿者为灾民考虑得这么细致周到啊!她望着那些忙碌在人们身边的志愿者,心里就涌动着一股感激之情。“阿妈。我们的铺位在这里。你快过来呀!”东东在前面喊。“哎。来啦!”她回答了一声,就领着她的大哥和嫂子走了过去。

夏彩铃忙得脸上淌着汗水,她正在帮杜月娥收拾床铺,正要把脸色苍白的杜月娥护过去躺下,却突然大声惊叫起来“血。她流血了啊!不好。大姐你流血了!”

听见她的惊呼声,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兰嫂几步就跑到杜月娥身边,往她身体下面一看,也吓得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了。血从杜月娥的两条腿上流下来,把脚上的云云鞋都染红了。“不好。是大出血。玉娇你快过来呀!”她回头紧张地喊。

刘玉娇背着药箱,跛着身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她俯下头检查了一下,惊吓得大声说“快点叫救护车呀!”夏彩铃也很紧张,她急忙转身向大厅外面跑去,边跑边喊着那些志愿者,“大家快去把医生找来,这里有个急救病人。快去!”

像听见一声号令似的,许多志愿者立即丢下手里的事情,向场馆外面跑去。很快就有几个医生拿着担架和急救器材,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人们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通路,医生们走过来,把杜月娥的脸和手看了一下,又掀开她的衣裙检查着。“她是惊吓和劳累过度,引起产后大出血。需要送医院急救才行。”一个男医生对大家说道。

赵强手里抱着孩子,已经急得周身冒汗,他惊慌的喊“那还等啥!快点送医院呀!”兰嫂心里也很清楚,这种大出血如果抢救不及时,杜月娥就会没命,“救护车来了没有啊?”她心急火燎的问。夏彩铃说“我已经打了几遍120了。他们正在往这里赶来。

刘玉娇把准备好的针药注射进杜月娥的手臂上,但由于失血过多,杜月娥已经昏迷过去了。医生们急忙给她挂上了氧气袋,然后把她抬上担架,两个志愿者主动上去抬起担架就走。兰嫂看了看身边的人,焦急地对俞秀春说“大嫂。你们照顾好东东,我去医院。”说完,便随着赵强一起去了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