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染的山杜鹃

第七十八章 大爱无疆

血染的山杜鹃 1747338245@qq.com 3178 2013-07-10 14:10:25

  刘玉娇望着陈宏春和那几个民警,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缠绕在她心里这些天的困扰和惊恐现在得到了证实。她反而一下变得平静了,“是不是要逮捕他了?”她淡淡地问陈宏春。

陈宏春只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很同情刘玉娇,也非常敬佩这个残疾的羌族女人。她能够选择把自己终生依靠的男人送进监狱,得做出多么巨大的牺牲和勇气啊!“已经关进拘留所两天了。我们来是想请你去处理一下李茂财生意上的事情。另外还有些他案子上的事也需要你协助调查。”

刘玉娇听了,心里难受得低下了头。“我还有个请求。你不要把他的事告诉阿珍,我怕她受不了。”她痛楚地说道。旁边一个民警听了,态度强硬地说“这不行!按照法律程序,必须得有受害人的诉状。也就是起诉书,这样才能按情节轻重定罪呀!”

“那,你们可以先不要告诉阿珍,让我亲自给她说吧。”刘玉娇说着,含在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陈宏春见了她那痛苦的模样,心里也很难受“让我单独跟她说几句。”他对民警们说。就把她拉到没人的墙角边,安慰她说“玉娇妹子。你也别太伤心,这事还有挽救的余地呀!”

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抬眼看着陈宏春问道:“都定案了,还有啥挽救头呀?”陈宏春看了看四周没人,就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去做做阿珍的工作,让她不起诉,让她说自己是自愿的。这样李大哥就会无罪释放了啊!”

刘玉娇也知道只要这样做,自己的男人就不会判刑。但她想起了可怜的阿珍,她才十六岁呀。阿珍今后将在羞辱中度过一生,而自己也将永远受到良心的谴责。“不行。我不能做这种昧良心的事。”刘玉娇说。“我这是为你好哇。”陈宏春有些急躁地说。

“我晓得你是为我好。可是如果我们放过了老李,他仍然会贼心不改,以后仍然会干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啊!”刘玉娇激动的说道。陈宏春也有些着急地说“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老李被定为**阿珍,这种行为是非常恶劣的,可能会被判无期或枪毙那!你得为你今后的日子考虑嘛!”

刘玉娇沉默了一阵,才哀叹了一声说“那是他应该受到的制裁和惩罚。宏春兄弟。你别为操心了。”说完,她就默默地离开了。陈宏春望着她艰难地扭动着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是真心想帮助她,是想报答她救活了他的一双儿女。在村寨里的几百人中,他没有对任何人有过好感,只有刘玉娇是他心里唯一一个非常尊敬和爱慕的女人。“这个女人怎么不知好歹呀!”他在心里喃喃的说。

刘玉娇走回刚才的地方,民警们已经把阿珍母女和兰嫂都带到了这里。她不敢正视阿珍,好像是自己做了亏心事似的,阿珍却走过去扑在她的怀里,激动得流出了泪水。已经恢复健康的陈大嫂一脸的愤慨,她盯着刘玉娇骂道:“真看不出啊!你男人竟然是一个人面兽心的流氓呀!”

这话像针一样刺进刘玉娇的心里,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像纸一般苍白。兰嫂看见她难受得浑身发抖,就过去拥着她安慰说“妹子。想开点啊!这种畜生不如的男人,用不着为他难过呀!”阿珍心里虽然感到很羞辱,但她知道是刘医生挽救了自己,亲手把糟蹋她的人送进了监狱。她心里百感交集,却又说不出什么表达感激之情的话来安慰刘医生。

陈宏春走过来,把兰嫂叫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你是第一个见到阿珍受害的,民警们可能要找你取证。为了玉娇的将来,你一定要注意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啊!”兰嫂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我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心里很难受,也很矛盾,说话的语气就有些生硬。陈宏春还想进一步开导她,那个民警就走了过来对二人说“时候不早了。邱书记,你也要跟我们去所里协助调查这个案子。请吧。”

兰嫂看了一眼陈宏春说“你就照顾好这里的乡亲们吧!我会知道怎样说话的。”说完,就挽着陈大嫂和阿珍的手臂,向停在场馆外的那辆警车走去。

刘玉娇望着她们钻进了警车,望着那辆警车开走,心里既担忧又难受。陈宏春见她的脸色很难看,就安慰她说“玉娇。别难过,兰嫂一定会帮着你和老李的。”刘玉娇心里明白,公正无私的兰嫂不会说假话,她自己也希望兰嫂不要因为自己而伤害了阿珍。

东东和几个学生娃娃在夏老师的带领下,从场馆里匆忙地走了出来。东东已经看见了那辆警车,看见了警车里的母亲。就焦急地问陈宏春“叔。我妈出了啥事呀。为啥被警车带走了?”

陈宏春只看了眼东东,没有回答。他心里很烦恼,对兰嫂那种傲慢的态度感到生气。刘玉娇蹲下身子说“东东。你阿妈没事,别担心啊!”夏老师一脸茫然地说“这可咋办。有关学生们去外地学校读书的事情,需要邱书记决定呀!”

“难道我就不能决定这点小事吗?”陈宏春怒气冲冲地说。夏老师被他那气势汹汹的声音吓得怔住了,他不明白陈宏春为什么会发火,就拘谨地说道:“县教委的领导给我们白龙镇的学校下达了指示。要我们把各个村寨学校的学生人数报上去,好尽快安排到其他学校去上课。”

“这件事我已经晓得了嘛。”陈宏春说道。他立即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态度也不对,又看见许艳丽带着几个镇政府的干部向这里走来,就马上转变了语气说“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去找邱书记,大家要分担一些她肩上的压力。邱书记心里承受的痛苦太沉重了啊!”

夏老师和刘玉娇听了,都默默地点了点头。许艳丽走过来问“邱书记什么时候能回来。有些事情需要她才能做出决定呀。”陈宏春说“是学生娃娃们的事吧!不用等她了,她可能要耽搁好久。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研究一下。”

许艳丽手上捏着一份白龙镇各村寨学校幸存下来的学生人数名单。她把名单递给陈宏春说“我们刚刚把全镇幸存下来的八百一十七个学生划分了一下,把他们分派到几个就近的中小学去上课。”另一个政府干部说道:“现在的问题是,许多学生家长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陌生的学校去,他们不放心娃娃们的安全呀!这个思想工作就很难做呢。”

陈宏春也感到有些不好办,他看着名单上每个学校的学生名字,正在考虑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夏老师看见两个老外从一辆轿车里走了出来,他们正是那两个到老寨子参观的法国年轻夫妻。身后还跟着那个导游小姐马蓉。“他们怎么会来这里呢?”夏老师自言自语地问。

安娜挽着杰利的手,穿过人群向他们走了过来。“噢!终于找到你们了。”杰利高兴地握着陈宏春的手说“你们的村长呢?你们那个了不起的女书记呢?”杰利看着几个老寨子的灾民,一连串的问。马蓉给大家翻译后,东东才抢先说道:“我阿妈被警车带走了!”

陈宏春急忙说道:“东东。别乱说话。”又对马蓉说“你给他们翻译说邱书记有事不在,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们讲,这几位都是镇上的干部。”马蓉就把他的话翻译给杰利听了。他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说“噢!很遗憾。我们不能见到这位美丽的女神了。”

安娜说道:“亲爱的。我们可以等呀!一直得到她回来吧!”杰利点点头。马蓉在旁边给大家翻译。陈宏春听了就觉得很无聊,他对许艳丽和几个镇干部说“我们去商量一下学校的事吧。”正要转身离去,杰利急忙说“你们等一等。我还没有说正事呀!”

大家迷惑地看着杰利,安娜便从旅行包里拿出一张单子递给丈夫。杰利说道:“我受我们法国领事馆的委托,来与你们洽谈接送一批灾区学生去我们那里读书。这是领事馆的委托书。”

陈宏春接过那张委托书看着,那上面是用中文写的,脸上就露出了热情的笑容。他把委托书递给许艳丽,然后热情地握着杰利的手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呀!我代表白龙镇政府和全体师生,对贵国的支持和援助表示感谢!”许艳丽听了心里很不满,他陈宏春现在还不是镇级干部,怎么能代表政府呢?但她又不好说出来,只得沉默着不吭声。

马蓉把陈宏春的话翻译后,又补充说“杰利知道寨子里的学校遇难了很多学生,就费了许多周折,才说服了法国领事,给你们争取了两百个羌族学生到法国去就读的学生名额。并且已经征得了市委和外交部的同意了。还一直要求我去给学生们做翻译那。”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商量一下吧。”陈宏春说。“东东。你阿妈如果回来,就叫她到体育馆里的会议室来哈!”许艳丽对东东说道。然后就热情地挽着安娜的手臂,和其他政府干部向体育馆里走去。刘玉娇带着东东和那几个学生,也走进了大厅的安置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